69书吧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第一百二十章 乖,自己插进去

第一百二十章 乖,自己插进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地上的欧阳瑞,本就受了伤,现在,又被秦墨丝毫不带情面的拳头暴揍着,这让原来包扎的伤口,通通都崩开了,白色的纱布慢慢的渗出了鲜红的血色,染上地面,触目惊心。悫鹉琻晓

    可是, 就这样,秦墨还是不放过他,落下的拳头依如疾风暴雨一般,打的欧阳瑞最后,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了,只是躺在了地面上,嘴角流着鲜血,粗重的穿着气,任由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狠狠揍。

    “秦墨,你别打了,再打下去,欧阳瑞就不行了”

    贺青带着焦急万分的呼喊,在此刻满目猩红的男人耳中,变成了在为另一个男人祈求、怜惜和担忧的味道,所以,秦墨挂念在心头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去维护另外一个完全可以称的上情敌的男人,这样的行径,只会让眼前这个下手的男人,出手更重而已。

    旁边的护士见她们劝不住那发了疯一样的恐怖秦墨,傻眼之后,就立马跑了出去找外援了,只留下帐篷门口的贺青,独自干坐在轮椅上,眼睁睁的看着欧阳瑞被打的浑身都是血。

    最后,贺青自己摇着轮椅,走到了这两人打架的地方,虽然自己的双脚无法让自己行动,但是,贺青还是有其他的办法,此刻的姑娘,用手慢慢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离开轮椅,然后,又慢慢的用自己的膝盖跪在地上。

    忍着双膝的不适感,艰难的一步一步挪着,去靠近那两人,越接近秦墨这两人,贺青就越感觉到秦墨手下的狠劲,秦墨挥打拳头时的拳风,都能够冷冷的朝着自己扑面而来。

    “你走开啊”

    当双手能够触碰到这两人时,贺青救人心切的想也不想,就一把推开了骑在欧阳瑞身上的秦墨,没有任何防备的秦墨被贺青这么重重一推,身体虽然不会倒地,双手却还是撑着了地面上。

    “秦墨,你凭什么打他,你有什么资格打他?”

    贺青半个背部靠在欧阳瑞的胸前,然后,自己张开双臂,像母鸡保护小鸡一般的,紧紧护着欧阳瑞,望着秦墨的一双大眼睛,都带着敌视和愤怒。

    “这个混蛋把你带到这种地方来,还差点儿让你没了命,你说,我不打他,打谁?”秦墨果然好体力啊,打了那么久,也不带脸红气喘的,只见他解了自己的衬衫扣子,然后,撸了自己的袖子,就又想跟地上的那个男人干架了。

    “他带我来这儿,关你什么事情啊,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求着他带我来的”

    贺青听着秦墨的话也火了,她来这里,还不是谁的错,现在来这里,装好人,兴师问罪了,当初是谁跟别的女人上床,害得她无家可归,流落异乡,好不容易,欧阳瑞收留了自己,却还被秦墨揍了个半死,还口口声声说是这个可怜男人的错,望着秦墨的脸,听着秦墨的责备,贺青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关我什么事情?呵呵,贺青,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秦墨瞧着贺青护犊子的样子,心里一股怒火就烧的更旺了,结果,这姑娘还非得火上浇油,亏她这种‘关他什么事情’的伤人话都说的出来,此刻的秦墨,脸色黑的比墨水还要浓上几分。

    望着这个眼睛瞪的大大,满脸倔强的女人,秦墨只告诉将自己,别跟她计较,不然,他真的有种想要掐死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的冲动。

    “本来就是,你都跟你的爱丽小姐双宿双飞吧,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女孩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被面前的男人听到了。

    秦墨阴沉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猩红如血,浑身都带着狂风曝雨一般的可怕,有些粗鲁的将女孩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瞧着地上已经昏迷的男人,秦墨狠狠的抬脚,就要去踢地上的欧阳瑞,却被跪在身旁的女孩,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腿,傻傻的姑娘,使劲儿的搂着,嘴里不断的说着:

    “求求你,求求你……”

    眼前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地上的男人,朝着自己求饶,秦墨怒了,火了,一双深邃的眼眸中,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那不断起伏的满腔胸膛中,带着波涛汹涌的灭顶滔天怒火。

    “起来”

    “不要,你不打他,我就起来”语气中,带着坚决和不愿意:

    “秦墨,你这个法西斯,你是个暴君、你残忍、你没人性……啊啊啊啊……”

    贺青抱着秦墨大腿的呼话还未说完,就见已经完全失去耐心的男人不管她的挣扎,直接将这个破口大骂的女人,抗在了自己的肩头,往帐篷外走去了。

    “秦墨,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贺青趴在秦墨的肩头,扭动着身体,小脸涨的通红一片。

    “给我安分点儿,不然,我就在这里要了你,我秦墨说到做到”

    扛着贺青的男人,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肩头姑娘的小屁屁上,一听秦墨‘ying 荡’的威胁,贺青委委屈屈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最终,还是屈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

    这个该死的男人,只会用这个来威胁她,不过,却也是百试百灵的招数……

    秦墨一口气扛着贺青走到了不远处的酒店内,不等前台小姐的任何问题,这个浑身都散发着黑色气息,生人勿近的男人,把自己的钱包重重的拍在了柜台上,狠狠的朝着那年轻的姑娘说道:

    “最贵的房间”在有钱人的眼里,最贵的,才是最好的……

    那让人胆寒的气质,把原本就担心的年轻姑娘吓的不轻,连身份证都忘记问了,直接哆哆嗦嗦的将总统套房的房卡递给了秦墨,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9……999”

    被抗在肩膀上的贺青,一听这个男人竟然带着自己开房间,原本乖乖的身体,立马又扭动的跟个麻花一样了:

    “秦墨,你个BT,人家都在救灾,你竟然来开房间,你不要脸,你个混蛋”

    听着贺青已经生气的不经过大脑就说出来的谩骂声,秦墨黑的跟什么似的脸,此刻完全的可以和地狱的黑无常相比了。

    前台小姐一见这情形,总感觉是这个男人不是友善的类别,于是,乘着男人不注意,就拿起自己手边的电话机,想要让经理过来,结果,这电话机才刚碰到,就被秦墨一记犀利的狠光给震慑了:

    “呵呵,我就是让客房部的人,准备,准备点儿茶点给你们送过来”前台小姐勉强的露出笑容,说道。

    “不用,告诉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否则……”

    秦墨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小姐已经点头哈腰的说道:

    “是是是,好好好的”

    电梯下来,秦墨扛着身上的女人直接搭乘上了九楼,一进入房间内,高大的男人,就把身上的女人,往大床上甩去,虽然床很软,秦墨的力气也不像他表面上那么蛮力,但是,被扔下去的贺青,还是被撞疼了,有些不太灵活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气鼓鼓鼓的嘟着自己的嘴巴,愤愤的说道:

    “秦墨,你个野蛮人,你就不能温柔点儿吗?”

    听着贺青生气而责备的话语,秦墨突然不怒反笑了:

    “怎么,你的欧阳瑞对你很温柔,所以,我对你这样,你就受不了了?”

    “是啊,欧阳瑞可温柔了,他不像你,蛮横无理,还一点儿都不解温柔”贺青跪在床上,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秦墨,故意气他道。

    可是,这姑娘却没想到,秦墨不是别人,别的男人被惹急了,最多跟你吵一架,但是,他是秦墨啊,秦墨这个男人,被惹急了,那就不是吵架了,而是以做为目的了,一直做到你改口为止了啊,有木有。

    “是吗?他对你很温柔?唔,怎么温柔呢?”秦墨说着,如一匹黑暗中盯着自己猎物的饿狼一般,慢慢的朝着床上的目标走去:

    望着缓缓靠近的男人,贺青这下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惊骇的小脸,挪动着自己的膝盖,缓缓后退:

    “秦墨,你,你别过来啊,我,我是有伤的”

    “是吗?我看你好的狠啊”秦墨说着,就伸出自己的大手,往床上的姑娘身上抓取,结果,床上的丫头不配合,挥舞着自己的爪子,一不小心之下,就打在了秦墨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起,顿时,原本还响声四起的房间内,顿时,静的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到了。。。。。。。。。。

    脸上是火辣辣的感觉,秦墨脸色极冷的望着因为害怕而后退的某人:

    “过来”声音冷的让床上的女孩狠狠一颤,那浑身透出的可怕震慑力让贺青停下了自己蠕动的膝盖。

    “那是你自找的”秦墨长腿一跨,直接尚了床,然后,拉过微微后退的女孩,托起她的下巴,就朝着那纷嫩的唇瓣粗鲁的吻了下去。

    “不要试图逃离我,知道吗?”秦墨另一只手摩挲着贺青优美的漂亮脖子,语气中透着警告:

    “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贺青睁着的双眼,怯怯的望着那双深邃却冷酷无情的眸子,生生打了个寒颤,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对自己是这样的冷酷。

    “这样就乖多了”秦墨望着贺青怔怔的样子,掩饰去眼眸中的凶煞,露出一丝的满意和笑意:

    “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其实,秦墨哪里是在为贺青一不小心打到她而生气呢,被贺青打,也是头一回了,他是被贺青竟然妄图想要逃开他的动作而气到了。

    秦墨在说话间,已经捧起了姑娘的脸颊,痴恋的亲吻了起来,这几天来,贺青没有在自己的身旁,天知道秦墨到底有多想念这甜美的味道,重重的含住,剧烈的搅动,带着几许狂野,带着几许细腻和火热,让床上的姑娘,全身都如火烧般的热了起来。

    “呜呜,秦墨,我,我们不能这样做的”

    贺青气喘吁吁的挣扎着,外面刚刚发生了雪崩,所有的人,都在极力的寻找着那些失踪者,努力的救助着那些受伤的人,可是,她和秦墨呢,却即将要沉浸在肉·欲之中……

    “不能怎么样?这样,还是这样,唔,小东西,你告诉我,不能怎么样?”

    秦墨听着贺青的话,眯起了自己双眼,瞧着女孩潮红的面颊,秦墨原本卷着贺青香she的舌头,贪婪的刷过贺青的脸颊,然后,来到她的耳边。

    ‘刺溜’一声,秦墨的舌头就如一条灵活的小蛇一样,钻进了贺青的耳廓之中,舌尖慢慢的探进其中,去舔着贺青耳壳廓,湿滑的嘴巴甚至含住那耳朵下面的软肉。

    “恩……,啊……不要,恩恩……”

    敏感的耳朵,在秦墨的极致挑·逗之下,让贺青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内,一直被自己勉强压抑的最原始*,开始苏醒了过来。

    “不要,还是不要吗?恩,小青青?”

    秦墨一听贺青的话,嘴巴上的功夫没有减,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加入了,剥去贺青身上有些脏兮兮的外套,大手揪着她的毛衣,撕拉一声,就直接撕成了两半。露出了饱满的最圆润和饱满的胸部,看的男人浴火焚身啊……

    眼前的春·色,让一双大手,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小姑娘胸前柔软似面花般的两团,重重的捏着,食指还坏心眼的快速刷过那胸前已经硬起的两点。

    “啊啊啊啊……”

    秦墨的嘴和手,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女孩一直想要抗拒着,但是,那樱桃的檀口却不断地溢出让人酥麻的呻·吟,床上的贺青被秦墨这样甜蜜的折磨着,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一股热流喷涌而出,从自己的下·体,留了出来,湿润了下面的内库……

    “叫的这么浪,怎么,有感觉了?”男人的沉水黑眸望进女孩迷离的双眼中,第一次在床上,使用简直可以说是粗鲁的用语。

    “不是,没有,走开啊”

    贺青听着秦墨的话,小脸一红,立即就又开始反抗了,徒劳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死命的抵抗着男人的侵入,望着床上不断与自己唱反调的女人,秦墨嘴角一勾,脸上的兴致反而增加了几分。

    可怜的丫头啊,她难道不知道,这男女的床底只见,还有一种叫做‘欲拒还迎’吗?

    “身体都扭的跟蛇一样了,小东西,你确定让我走开吗?”

    秦墨说着,一条湿滑的舌头,钻出贺青的耳廓,沿着天鹅般的优美脖颈,直接刷到了她原本被自己大手包裹住的一对可爱饱满的酥·胸上。

    自己的双手重重的托起那滑腻软绵的一团,将他们送到自己的面前,嘴巴一张,就像嗷嗷待哺的小孩一般,将那原本就已经坚ying侹立的乳·头,含进了嘴巴里,重重的吸了起来,时不时的还用自己的舌尖扫过,牙齿轻咬……

    有些暴戾的刺激,掠夺的感觉胜过取悦,秦墨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发了狠的要叫这个女孩知道惹怒他的下场,到底是怎么样的。

    “啊啊!!!不要,秦墨,不要了!!!”

    无力的小手抵抗着男人的邪恶和入侵,痛苦却又带着一丝亢奋的脸上,让贺青发出了似求饶,又似娇喊的吟唱。

    “不要,真的吗?你哪儿可都湿了吧???”秦墨说着,就用自己的大手,直接伸进了底·裤下面,然后,大手才覆盖在隔着内·裤的软肉上,便已经有了湿哒哒的感觉。

    “小东西,你瞧瞧,这是什么?”秦墨摊开自己的右手放在贺青的面前,让她看看,那晶晶亮的水泽,到底是什么?

    “下流,无耻……”望着面前的水儿,贺青一张小脸红的似煮熟的虾子一般。

    “什么叫下流?那我就教教你,怎么样的才是真正的下流?”

    秦墨说完这话,在贺青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把她放平在了床上,然后,下面的厚实袜裤,揪着两·腿间的薄层,男人一把就撕开了那个口子,然后,粉色的内库,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啊!秦墨,不要,出去啊”

    贺青感受到自己下身的清凉,羞愧的想要闭紧自己的双腿,却被秦墨一手劈开了那紧紧夹着的两腿,带着粗粝的手指,不带一丝疑惑的进入了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的幽幽之地。

    “爱撒谎的小东西”男人的喉间低低的发出了一声轻笑。

    指尖的滑腻感觉,告诉秦墨,她已经春朝泛滥了,微微的进入,那软肉便会从四面八方的涌过来,包裹住自己,而在那紧致处,竟还会自动的收缩、蠕动起来。

    “秦墨……”感受着秦墨修长手指的进入,贺青的身体,开始异样了起来,残余的神智,也渐渐的变得恍惚而林乱了起来。

    “想要吗?嗯?丫头?”

    秦墨坏心眼儿的用自己的拇指慢慢的摩挲起颤颤流水处前的坚硬小核,揉、弄、捻、压……让贺青的意志完全崩溃,电流般的感觉,直接从脚趾头流传自己的全身,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酥酥麻麻的感觉,似千万只蚂蚁在爬。

    “秦墨……秦墨……”

    意志迷乱的贺青,只会张着嘴巴,大大的喘息,唤着秦墨两个字,一双大眼,此刻迷离而没有焦距,完全失神张着的樱桃的小嘴边,慢慢的流出了晶莹的液体……

    “乖女孩啊,说,我要,说了,我就给你”秦墨望着已经沉沦的女孩,继续邪恶的用自己的手指,不停的碾压着,抽送着……

    “我,我……我……”听着秦墨的话,贺青凄凄惨惨的哽咽着声音,可是,那个‘要’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呜呜呜……”

    最后,贺青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仅存的意志让她不能够将那个字喊出来,可是,身体却叫嚣着想要的*,最后,贺青没有办法了,只能够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秦墨原本还想要折磨这个不听话的丫头,结果,瞧着身下的女孩竟然低低的哭泣了起来,然后,原本的惩罚心态立即变成了心肝脾肺的心疼。

    用自己的舌尖舔舐着贺青从嘴角流出的透明液体,最后,勾了她的樱桃小口进入自己的嘴中,开始吸吮了起来。吞咽起她的所有呜咽和哭喊……

    “乖乖的,都给你,都给你……”

    秦墨一边轻轻的含着百般咂弄,而地下的一双手,也没有闲着,将贺青柔软细腻的小手捂住自己粗大肿胀的男性 gen 部,而另一只手,则缓缓的拨开那两瓣沾着晶晶湿润 ye 体的粉色柔软嫩 rou ,口气中带着十足的蛊惑,对着贺青说道:

    “乖,自己插进去”

    沉迷其中的贺青,听话的握着那滚烫的男性 gen 部,慢慢的在秦墨的指导下,插进入自己的幽幽深处……

    “啊~,恩恩……,好涨,秦墨,好涨……”当秦墨才进入了一个头部的时候,贺青的嘴边便开始溢出了逍魂的叫唤声。

    “青青最喜欢了,是不是?”一边爱恋的亲着贺青的唇角,秦墨一边忍着自己的一捅到底的冲动,慢慢的温柔进入。

    “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好深了……”

    越到深处,贺青的叫唤就越大,现在床上的女孩,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晴欲和块感之中,张开了双腿,只想让自己得到最快乐的舒服感觉。

    “乖,你可以的,没事的”额间沁出细细薄汗的男人,咬着牙齿,一边伸手去缓解两人结合处贺青的疼涨感,一边继续前进着自己的巨大……

    当秦墨终于全根没入,才没动几下的时候,贺青小小的身体便是传来一阵的惊鸾,那本就窄的让他疯狂的小 xue ,更是有了一种要将他绞断的逍魂感觉。

    “丫头乖,放松点儿,不然,我的快被你绞断了”

    可是,下身传来的阵阵酥麻和饱满肿胀感觉,让贺青完全的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够摇着脑袋,小臀部不断地摆动着,嘴巴里低低的传来逍魂申银:

    “好涨,好涨,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此刻省略了复杂的动作以及漫长的时间~~~~~~~~~~~

    在贺青的一阵比一阵逍魂的申银中,秦墨终于也引来了自己的最后搏击,狠狠的不带一丝怜香惜玉,秦墨将自己的巨大全根没入,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着,在最深的花蕊中,一阵炽热的滚烫喷薄而出……烫的身下的姑娘,再次进入了巅峰的高嘲……

    一场欢愉过去,秦墨靠在床头,望着身旁有些苍白的女孩,冷漠的神色闪过一丝的怜惜,回想起刚刚的自己,脸上更有了懊恼的感觉,修长的手指慢慢刷着贺青被自己吻的肿起的唇瓣,柔软的触觉,让秦墨的下半身,再次起了反应。

    感受着下腹的火热感觉,秦墨十分的懊恼,和这个丫头待的越久,自己的晴欲就越来越不受控制,只要跟她在一起,满脑子的就是小丫头白嫩的身体,柔软的紧致……

    一双大手,不受牵引的再次顺着锁骨慢慢向下,当即将攀上那最高峰的顶端时,突然,地板上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响起了吵闹的铃声,躲在被窝中的姑娘,疲惫不堪,听着嘈杂的声音,翻了个身,眉头皱的死紧。

    见姑娘有一种慢慢苏醒过来的感觉,秦墨立马就光着脚丫子和挺翘PP,飞速的将手机给掏了出来,想也不想的就滑动了接听键,然后,管家的急切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少爷,不好了,您快回来啊,老夫人看到电视里的报道,太激动,刚刚昏了过去,现在,我把她送到医院去了,先生正陪着怀孕的夫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快回来啊”

    听着顾叔从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秦墨脸色一沉,那个所谓的父亲,所谓的儿子,现在是为了那个女人,连祖母都不要了吗?抓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秦墨走进了浴室内,一番洗漱整理之后。

    当秦墨再次走出浴室时,就见原本睡着的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醒来了,而且,身上套了酒店里供应的睡衣之后,又把自己有些脏脏的外套给穿上了,瞧着姑娘这一副样子,是打算要出去了?

    “丫头,你想出去?”秦墨皱着眉头问道,当然,他绝对不会认为眼前的女孩是听到了自己的谈话,而打算陪她去看自己的主母。

    “欧阳瑞的伤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要去看他”贺青的话才刚说完,秦墨就立即出声阻止道:

    “不许去”秦墨现在一听到欧阳瑞这三个字,即使在前一刻是惷光明媚的心情,在下一刻,也会转为狂风暴雨。

    刚刚才和秦墨共赴芸雨的贺青,听到秦墨不善的语气,小小的身体就是一瑟缩,手里紧紧拽着自己身上的羽绒服,一想到刚刚在床上的痛苦、甜蜜折磨,贺青,大大的眼睛中,不自然的流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望着贺青此刻的表情,秦墨低低的咒怨道:

    “该死”他明明知道,这丫头胆子不大,却还是明知故犯的用这种方式逼迫她,看样子,刚刚的那异常的激烈,是有些伤害到她了。

    “我不像你,冷酷又无情,他是为了保护我而受伤的,我要去看他,我不能丢下他的”贺青不顾自己浑身的颤抖,咬着唇瓣一双大眼,望着秦墨时,写满了倔强和不甘。

    “我冷酷无情?贺青,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秦墨听着那句出口的话语,脸上是冷的掉渣,他无情,那么,是谁,当听到她不见的时候,满世界的找她,是谁一听到她在这里,就立马派了直升飞机过来,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口口声声的冲着自己喊无情,喊冷酷……

    “贺青,我告诉你,你今天,哪里都不许去,只能给我乖乖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秦墨残酷而冷漠的话音刚落,就见他拿起旁边的房间钥匙,就直接走出了套房的大门,然后,屋外传来一声‘咔嚓’的声音,门外的锁重重的落下了。

    “不要,秦墨,你给我回来,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当贺青从床上下去慢慢用膝盖挪到门口时,房门刚好落锁,小手覆在门把手上,心里不断的祈求着这个男人,千万不要给她上锁啊……

    结果是……门把手怎么拧,都拧不开。。。。。。。

    该死的男人,他竟然给他上锁:

    “秦墨,你个混蛋,我不是你的养的东西啊,你凭什么把我关起来啊……”贺青气的浑身都发颤了,垂着大门,喊叫道。

    当秦墨从酒店的电梯内走出来的时候,原本跟着秦墨跳伞下来的 黑衣男子们,已经训练有素的准备好了车辆,等在了酒店门外。

    “少爷”

    “你们留在这里,999号房间,给我看住里面的女孩子,她若是不见了,你们也别回来了”秦墨冷冷的对着手下说完,就上了车子,扬长而去……

    房间的贺青,跪在卧房的门前,有气无力的敲着被上了锁的门,大大的眼睛,有着湿润的泪渍,小嘴巴里,一句又一句,冲着秦墨骂的脏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内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沉浸在自己悲伤情绪中的姑娘,很久之后,才发现,然后,从自己的大棉衣口袋里掏出只剩下一格电的手机,忍了忍自己哽咽的情绪,缓缓说道:

    “喂?”

    “你好,请问是贺小姐吗?”

    “是的,你是……”对方说的是纯真法语,贺青不记得她在法国还有朋友啊?

    “你好,我们这里是援救中心的,救护车已经过来了,而欧阳瑞先生的状况不太好,我们打算把欧阳瑞先生送去市医院,请问,你作为他的家属,打算陪同吗?”

    贺青一听对方的话,眼眶的泪水差点喷涌而出,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贺青说道:

    “恩,我马上就会过来的,麻烦你们先送他去吧”

    挂了电话,贺青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小脸被泪水浸湿,不知所措的望着房间内的一切,她要出去,她马上就要出去啊……

    呜呜,好累啊,枝枝好累啊,又过了十二点啊,看在枝枝这么辛苦的份儿上,大家就支持正版,给枝枝订阅吧……

    亲爱的们: 手机看文也很方便,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当亲们不在家不方便用电脑或者在被窝里的时候都可以用手机阅读,随时随地关注作者的更新状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枝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枝并收藏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