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坐下聊聊吧

第一百四十二章 坐下聊聊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了其他的男人,竟然用他的孩子做威胁,光是这一点儿,贺青就已经不可饶恕了。

    抱着贺青走上楼梯,站在自己的卧房门口,浑身都是冷到冰窖的感觉,抬起自己的腿,一脚踹在了卧房大门上,‘嘭’的一声,大门重重的撞在了墙面上,甚至还反弹了两下,巨大的声响,直接让楼下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秦墨铁青着一张脸,甩手将怀中的女孩掷在了床上,望着昏迷的女孩,秦墨望见矮柜上一杯清水,气疯了的男人直接将那冰冷的水给泼在了贺青的脸上。

    “咳咳”

    在冷水的刺激下,昏迷的贺青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幽幽的睁开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在望见床边上的秦墨时,眼中的惊恐显而易见,小小的身体,一咕噜就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不顾秦墨的恐怖表情,就要下床去找欧阳瑞。

    结果,小小的身体,因为太过急切而在走到床沿时,踩了个空,身体朝着一歪,脸就朝着地面扑了下去,在即将要跟地面打上Kiss时,一双强而有力的男人臂膀,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搂入宽厚的胸膛,头顶上,极力隐忍着怒火的低沉声音缓缓传来:

    “就这么担心他吗?”

    望见小姑娘这么担忧的表情和动作,秦墨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那边,都是突突的涨的生疼,那一直压抑在胸口的怒火,就像活火山一样,已经处在了喷涌而出的边缘。

    “你放开我,我要去见欧阳瑞,我要去见欧阳瑞……”贺青身体扭的跟个麻花一样,小小的嘴里溢出的永远都是秦墨最不想听到的话。

    “贺青,给我听清楚了,你是我秦墨的女人,再让我听到你嘴巴里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我就让那个人,从此消失在你的面前,我说到做到”

    秦墨将怀中的女孩再一次扔在床上,然后,自己也俯下了身体,双手紧紧的扣着贺青的手腕,钳制住扭动着的身体,在贺青的头顶,秦墨就这么冷冷的望着贺青,声音冷到了零下的几十度。

    “秦墨,你是个暴君,你这个法西斯,你是独裁者,你没有心……”贺青不可置信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被秦墨的话,吓的面色苍白的可怕,大大的眼睛,就像小白兔望着吃人的老虎一般,害怕到了极点。

    “呵呵”听着贺青的话,秦墨怒极反笑了起来:“暴君?法西斯?贺青,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暴君?什么叫法西斯?”

    说完这句话,秦墨直接从她的身上站了起来,然后,站在床沿边,双手握紧成拳头,青筋暴露,那泛白的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一脸阴郁的盯着贺青很久之后,忍着想要将贺青扒开柔体,看看她的心的冲动说道:

    “听好了,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够放你出这房间”

    秦墨说完这句话,连看都不看一眼的朝着卧房门口走去,还在床上的女孩,一听秦墨的话,浑身一震,几分钟之后,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之后,就朝着门口的男人扑去:

    “秦墨,你不能够这样,你放我出去”

    可惜,贺青的动作还是晚了,听着‘咔嚓’一声,屋外房门落锁的声音,贺青的心也沉了下去。1gsT1。

    秦墨这个BT,再一次将她关在了房间内……

    ~~~~~~~~~~爱枝枝的分割线~~~~~~~~~~~~~~

    房间内的小女孩一直担心着欧阳瑞的情况,却没有想到,在她和秦墨上楼的时候,秦家老夫人在下人的搀扶下,已经从花房内出来了,跨入大厅的那一瞬间,望着这狼藉的地面以及奄奄一息的男人,秦老夫人也是大吃了一惊。

    连忙唤来站在旁边的管家,了解了事情的大致内容后,就让下人扶着地上的欧阳瑞,往车库走去,送他去医院了,所以,当怒火冲天的秦墨下楼时,就只见到了大厅外,一辆商务车从车库内开了出去、了是饶腿了。

    人去楼空的大厅内,只有一些下人在打扫卫生,秦墨一问之下,才知道,是秦老夫人将那个人给送去医院了,气的秦墨直发抖,却也是无能为力。

    “少爷,还去意大利吗?”秦墨的手下,恭敬的问道。

    “过几天再说”秦墨伸手往后摆了摆,叹了一口气说道。

    回想起刚刚的一切,秦墨知道,自己是发火的一些过大了,其实,贺青跟欧阳瑞能够在这里干什么呢,那么多下人,那么多双眼睛,他们又都是理智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么出阁的事情呢?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他就是见不得自己的女孩跟别的男人亲近,况且这个男人,还是带着这么强烈的目的性,当然,秦墨是不可能承认自己吃醋的。

    家庭医生在下午的时候,来到了秦宅,得到秦墨的同意,进入了卧房内,给贺青做了个大致的检查,并且,将她的手上的手也给消了毒,然后,用纱布小心翼翼的包扎了起来,再三的嘱咐不能够碰水之后,才出了卧房。18700627

    “怎么样?她的身体如何?”

    家庭医生才从房间内出来,就见楼梯口的男人,旁边放了一个烟灰缸,里面是十几个散落的烟头,证明着这个男人的焦虑和狂躁。

    “秦先生放心,那位小姐没什么大碍,就是好像受到了过大的惊吓和刺激,虽然有些流产的迹象,却也不是太糟糕,只要静心的调养,多让她开心点儿,吃些有营养的东西,不出半个月,就会好了……”

    医生望着秦墨越听越难看的脸色,最后只能够硬着头皮说完这些话。

    静心调养?让她开心点儿?在医生眼中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啊,可是,在他耳朵中,却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啊?此刻她最开心的事情,那就是离开自己,跟着欧阳瑞回到中国,可是,放她走,他做不到。

    事情怎么会弄到这般的田地呢?过去两人的如胶似漆呢?过去两人的甜蜜时光呢?回想起在中国时,两人的温馨瞬间,秦墨顿时一种无力感充斥着全身,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好好的两人,怎么就弄到了这般的田地呢?

    ~~~~~~~~~~~爱枝枝的分割线~~~~~~~~~~~~~~~

    这几天,秦宅之中浮现着一股让人喘不过起来的低气压氛围,每一个宅子中的佣人都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办事情,深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秦宅中的每一位主人。

    “秦墨,让丫头下来吃饭吧,你这样将她锁在屋子里,对孩子也不好啊”秦宅的餐桌上,秦老夫人放下碗筷,对着这几天来,脸色一直不太好的男人,劝道。

    “孩子?”秦墨听着秦老夫人的话,就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一双重瞳之下,却是冷酷到底的颜色:

    “她都不想要这个孩子了,我又何必去担心呢?”

    餐桌上的男人,只要一想到那一天,大厅内的姑娘,用着自己的枪,指着自己的肚子,用她和孩子的生命威胁自己时,原本大手握着的筷子,啪的一声,应声而断。

    象牙的筷子,直接被折成了两半,细小而尖锐的断痕处,刺入了秦墨的手指皮肤内,一滴滴的血液,顺着筷子,流淌了下来,吓得秦老夫人连忙握住了他的手指,尖叫着声音,让下人拿来医药箱。

    而就在这个时候,佣人匆匆的来报:

    “少爷,贺小姐还是不肯吃东西”

    自从秦墨将贺青关起来之后,这个丫头就以绝食的方式,来抗拒秦墨对她的软禁,这都已经第三天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就是不为自己考虑,那贺青肚子里的孩子,也肯定是受不了的啊。

    听着佣人的来报,秦墨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推开跪在自己面前,要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佣人,秦墨脸色冷漠的阻止了下人的动作,缓缓的推开自己的座位,随手扯过餐桌上的纸巾,捂住那流淌血液的伤口,淡淡的说道:

    “没事”

    说完之后,便往楼上走去了,望着秦墨的背影,透着萧瑟和孤寂,秦老夫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别扭的孙子啊,还有楼上那个傻丫头啊,明明各自都在乎着对方,怎么就弄到这步田地呢?

    秦墨伸手,轻轻的打开房门,昏暗的房间内,落地的窗帘被拉的紧紧的,大中午的太阳在遮光步之下,竟然没有一丝的光线透露出来,这间房间,秦墨自小就住着,即使黑暗一片,他都能够来去自如。

    不一会儿,这个男人就来到了落地床前,‘哗啦’一声响起,厚厚的窗帘被人从两边拉开,昏天昏地的黑暗立即被明媚的阳光所取代,满室都是金光闪闪的冬日骄阳之色在跳动。

    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孩,因为这一室的亮色而皱了皱眉头,微微的伸手挡住了眼前极为不适的亮光,一张小脸因为这几天的绝食而瘦削了不少,原本水嫩的唇瓣也干涩而有些裂开了。

    望着床上萎靡不振的女孩,秦墨的脸色黑沉的能够滴的出水来,脸上的僵硬线条让人心生畏惧,因为愤怒而紧握了双手,那原本已经不再流血的手指也正因为如此的动作,再一次的流下了红色血液,晕染了整一张厚厚的纸巾。

    “起来,吃饭”秦墨走到床边,将女孩从床上拽了起来,然后,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势,端起下人放在矮柜上的白粥,用着依旧流血的右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的粥,放到了贺青干裂的唇边。

    床上的姑娘,被他提了起来,当她看到秦墨手指上的红色时,小小的脸上一阵的惊讶和担忧,但是,一想到她目前的处境,负气的丫头再一次撇开了脸颊,紧抿着唇瓣就是不吃他喂过来的东西。

    “你打算用这种方式来反抗我吗?”秦墨见贺青这样的一种冷暴力反抗,‘咣当’一声,就将勺子直接摔进了碗里,狰狞着一张脸,周身都是徘徊在暴怒边缘的戾气,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你再不吃东西,那么,我就把欧阳瑞吊起来打,你一顿不吃,我就打他一顿,一直到你吃饭为止”

    秦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压低自己的脑袋,几乎是贴着贺青的脸颊,双目冷冷的直视贺青惊恐的大眼,仿佛能够通过这双眼睛,望进这个女孩的灵魂深处。

    “你……”贺青被迫直视着秦墨那残忍到极点的恐怖眼眸,气的浑身打颤,肌肉僵硬一片。

    “用马鞭沾着盐水狠狠的抽,皮开肉绽之后,再用辣椒油泼上去,这么重的刑罚下去,我看他那个身体,能受的住多久”秦墨的嘴角闪现着嗜血的森冷和阴寒,一字一句的进入贺青的耳中,刺入她的肉中。

    “别说了,秦墨,别说了”

    贺青一想到秦墨所说的可怕场景,立即就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那浑身鲜血的欧阳瑞一幕幕的在贺青的脑海中闪现,小小的身体簌簌发抖,如掉入冰窖般的寒冷。

    “别以为我不敢,这世界上,还没有我秦墨不敢做的事情”秦墨如鬼魅般的残忍声音,低低的在贺青耳边回荡,让贺青再也受不了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秦墨,你凭什么这么对他,你这个魔鬼,你怎么可以这么威胁我”

    贺青捂着自己的耳朵,哭的声嘶力竭,哭的肝肠寸断。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秦墨,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温柔男人,那个宠她如骨的男人,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披着秦墨表皮的恶魔。

    望着嚎啕大哭的女孩,秦墨浑身的冷意顿时散发了不少,一颗原本担心的心也慢慢的放下去了不少,哭吧,哭吧,努力的发泄吧,哭出来了,总比压在心底好,哭出来了,那就好了。

    原本大哭的声音渐渐转化为抽抽搭搭的哭泣声,最后,只剩下了哽咽的声音,此刻怀着孩子的女孩,本就身体比一般时候都来的差,而又在刚刚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心情后,脸色更是疲惫不堪了。

    “丫头,别试图反抗,因为你如何的伤害自己,我就在欧阳瑞的身上,十倍的追加在他的身上,所以,乖,你只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就保证,欧阳瑞,也将会平安无事”

    秦墨另一只手,轻轻的从矮柜上的纸盒内抽出软绵的白色餐巾纸,一边给贺青温柔而仔细的擦去脸上的泪渍,一边却带着十足威胁的口气对着贺青说道。

    望着面前这个安慰自己的男人,贺青只觉得从心底升起一股可怕的感觉,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自己过去所想的样子,原来,当他发火时,竟是这么一副样子。

    那是不是,以后,只要她跟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他就要把那个男人也狠狠的打一顿吗?那是不是,她以后都不可能有男性的朋友了?

    贺青不是个特别爱玩儿的人,但是,有些个感情比较好的男生,她还是会联系联系的……

    望着已经被秦墨这样的威胁着,贺青还能够怎么办呢?如果换做平常,贺青会被秦墨这温柔的举动所感动,但是此刻,贺青吃下秦墨喂过来的粥,望着面色已经有些缓和的男人,贺青一口一口的吃下秦墨喂到嘴边粥。

    中午那明媚的阳光散落在被单上,跳动起一曲漂亮的舞蹈,而在欧式的卧房内,高大的男人,面色温柔的用着勺子一口一口的给女孩喂下碗中的食物,除去女孩的悲伤表情外,似乎一切都显得和美而和谐,温暖而温馨……

    ~~~~~~~~~~~~~~爱枝枝的分割线~~~~~~~~~~~~~~~~~~~

    自从秦墨那一天的威胁之后,原本绝食的贺青也不在抵触一日三餐了,但是,想要外出的请求还是被秦墨给否定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贺青的肚子,也开始慢慢的显怀了,每天晚上,秦墨等着贺青睡着之后,都会睁开自己的眼睛,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得以感受那小生命的跳动。也只有在那个时候,秦墨才能够感觉到自己即将为人父。

    其实他们的房间内,有壁炉,还有空调,但是,只有当这些东西都没有开的条件下,小丫头怕冷的体质,才会在睡梦中自然而然的缩进自己的怀中,安安稳稳的睡到天亮……

    望着躺在自己臂弯中,因为寒冷,下意识的为了寻找热源而靠近自己的小小身体,秦墨的眼中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柔情。

    贺青,你是我的,永远都只能够属于我……

    深情的吻,重重的落在熟睡的女孩的光洁额头,含着浓情和蜜意,更含着宠溺和纵容……

    虽然现在这丫头因为欧阳瑞的事情而对自己不理不睬甚至有些绝望的,但是,秦墨相信,只要她的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

    只要等那个孩子生下来,那么,她跟他之间,便有了某种不可能再分开的关系,到那个时候,她就是再生气,也不能离开自己,而对于自己,她也将会再次敞开胸怀的接纳……

    可惜,秦墨的这一切想法,在后来爱丽的到来之后,慢慢的开始被瓦解了,最后,这个男人的想法,成了幻影,成了泡沫……

    因为意大利的事情,秦墨这段时间,一直很忙,秦世明虽然也在m&h集团帮忙,但是,没了秦墨坐镇的m&h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秦墨不是一个为了儿女私情就将这么大的集团弃之不理的人,在他的身上,还有使命和重担。

    所以,忙的连喝口水都来不及的男人,在这几日里,便有些疏忽了贺青,每天秦墨起床上班时,嗜睡的姑娘,还在好眠之中,而当秦墨回来时,嗜睡的姑娘,早已经上床睡觉了。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贺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秦墨了,渐渐的,心底竟然开始延伸出了一丝思念的感觉,有时候在晚上的时候,她是想要等秦墨回来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才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上下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然后,不超过五分钟,她就跟个小毛毛虫一般,蠕动着身体,慢慢的缩进了被子中,沉沉的睡去了。

    有时候在半夜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旁边的人回来了,想要张开眼睛看看他,可是,眼皮就跟灌了铅一样的,重的连抬都抬不起来,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每天早上旁边枕头上的痕迹,贺青都快觉得,晚上的那一切,都是一场梦了。

    怀孕快两个月的贺青,没有什么特别的严重妊娠反应,这一天,借于这一段时间来,贺青的乖乖表现,秦墨早上上班时,特地吩咐了管家,让贺青醒来后,带着她出卧房去外面走走。

    所以,当管家告诉贺青这个消息时,正在吃早饭的贺青听到这个消息后,开心的不得了,飞快的吃完饭,就嚷嚷着要出去外面了,管家望着跟个孩子差不多的贺青,有些莞尔,最后,还是带着贺青,出卧室往花园内走去。

    却在花园内,好死不死的遇到了陪着冷霜出来的爱丽。

    原本还满心欢喜的贺青,在见到了冷霜和爱丽之后,开心的小脸立即就耷拉了下来。

    “呦,这不是被我们的秦少爷给囚禁了的贺小姐吗?怎么,终于得到赦免,被放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

    爱丽自从上一次,挑拨贺青和秦墨的关系失败之后,就一直耿耿于怀,她是高估了贺青的能力啊,还以为这个女孩会跟秦墨翻脸,然后,闹的秦宅鸡犬不宁,最后,让秦老夫人都厌烦之后,那么,这个该死的女人,也将被人赶出秦宅。

    可惜啊,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懦弱的丫头,竟然没几下,就被秦墨给收拾的服服帖帖,连蹦跶的机会都没有了,看样子,她是不能够指望这个女人一个人能够在秦宅搅出点儿动静了,那么,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她决定只能够自己出马了。

    “贺小姐,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坐下聊聊吧,反正,我跟爱丽,也是说说家常而已”冷霜坐在石凳子上,望着贺青时,语气带着半命令道。

    枝枝拓展回来了,不好意思亲爱的们,前几天枝枝公司拓展,去了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网络,所以,都是预存好了,系统发的,字数也有些少,现在,枝枝回来了,对于以前落下的字数,枝枝会想办法补回来的,最后,谢谢亲爱的们,对枝枝的不离不弃,枝枝会努力码字的。。。。。。。

    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

    1:在app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节省流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枝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枝并收藏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