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死,我不独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死,我不独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医院旁的两个男人,打的不可开交,大病初愈的欧阳瑞,很显然不是从小就被训练长大的秦墨的对手,几招下来,就已经开始呈现败落的局势了。  只见秦墨躲过欧阳瑞右手的一击之后,突然迅速的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摆动自己的右臂,撞击欧阳瑞肘部的同时抬起自己的右脚,乘着欧阳瑞分心时,直接将他撂倒在地。  贺青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男人因为大家而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急的额上都冒出了热汗,在这冷风呼啸而过的天气里,贺青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被汗湿了。  “秦墨,你住手啊~~”  瞧着秦墨竟然撑起自己的手肘,就要往躺在地上的欧阳瑞胸前揍去,贺青急的连忙大声喊道。秦墨的力道有多大,她贺青不是不知道,若是这一拳头下去,恐怕这欧阳瑞会再次住院不可。  女孩尖锐带着急切的声音,如破晓的阳光一般,划过这冬日里的冷漠天空,这一声喊叫,不仅引来了周围的路人,更让原本沉浸在暴怒中的秦墨,成功的收住了动作。  男人因为贺青的声音而慢慢抬起自己一双嗜血的寒冷双眼,那股子的磅礴凶残和熊熊暴力看着贺青生生的打了个寒颤,那样的眼神,简直比阿鼻地狱里吹来的阴森冷风还要让人惧怕上几分。  “秦墨,你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我跟欧阳瑞没什么的”  贺青望着面前的男人,小脸上是一副害怕和恐怖的模样,那样血腥的秦墨,是贺青很少见到的,一双冷酷到底的样子,让贺青只觉得想要退缩,女孩说话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低到了极点。  可是,就是这样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让徘徊在怒火边缘的男人,更加的恼火了,所有人都可以怕他,但是,唯独她不行。  秦墨厌恶贺青望着自己时流露出来的如小白兔见着大灰狼般的恐惧,那样只会让他觉得,他是在强迫她,这个可怜的孩子是因为惧怕自己而最后投降了,秦墨习惯了强势,习惯了占有,但是,却厌恶在感情他是用强势的。  “贺青,你说没什么?”男人听着贺青的话,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嗤笑出声,伸手一把抓住躺在地上挣扎的男人的衣领。  欧阳瑞想要挣扎的,却没几分钟,就再一次被秦墨给征服了,这一次后配齐直接就像拎小鸡一样的将欧阳瑞从地上拎了起来,然后,望着贺青时,冷漠的说道:  “没什么你会骗我偷偷溜出来见他?没什么你会跟着他打算跑到中国去,贺青,你当我是傻子吗?”  欧阳瑞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抑制不住的怒火。他厌恶贺青跟欧阳瑞见面,但是,他更恨贺青竟然用欺骗自己的方式和别的男人相见。  贺青,这个没有心的女人,他秦墨对她有多好,她难道不知道吗?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她,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秦墨发誓,他都能够给她,可是,他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这个女人还不知足,还想着要离开自己,还想着要跟别的男人走呢?  “秦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跟欧阳瑞是清白的,我没想跟他回去,我来只是跟他告别的”贺青急切的喊道,一口气就将心中的所有想要解释的话,都通通的倒了出来。  “好,既然是来道别的,那么,这别也道了,你也该跟我回去了”秦墨听着贺青的话,望着女孩直直看着自己的大大眼睛,手里拎着的男人直接甩在了地上。  背部受到种种的撞击,让欧阳瑞疼的一时间有些动弹不得,也是在这个时候,秦墨五指并拢,一张就朝着欧阳瑞的脖颈劈去,然后,地上的男人眼前一黑,便什么知觉也没有了。  解决完这个碍事的男人之后,秦墨就像一只发怒的豹子一般,大步朝着贺青走去。  望着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贺青身体一缩,一阵恐怖感油然而生,男人那深不见底的眼中,蕴含着满满的占有和霸道。  “秦墨,你干嘛,你别过来”  贺青不知道为什么,瞧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下意识的就是想要往后退,却也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激起了面前男人的所有愤怒,简单的动作,却而清晰的流露出了她内心对于这个男人的害怕和抗拒。  于是,朝着贺青走来的秦墨,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同时,也加深了脸上的怒火,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贺青只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后,仿佛一个来自黑暗世界的恶魔,即将张开了一双黑色的翅膀,浓浓的吞噬自己。  有时候内心的恐怖会让自己的做出一些无知的事情,比如贺青,当她恐惧到极点的时候,突然一转身,迈开了步子就仓惶的跑了起来。有时候,这种逃跑本不是因为想要逃离那个人,而是人的一种对于恐惧的本能反应。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反应,落在了秦墨的眼中,那就是逃跑,那就是为了逃离自己,贺青,我有这么让你想逃的**吗?我就这么不受你的待见吗?秦墨想着想着,怒气也是越来越大,那迈开步子的长腿也渐渐的加快了速度,从原来的走路,也直接变成了跑步。  然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娇小的姑娘在前面飞快的跑着,仿佛身后有着洪水猛兽一般,而秦墨则像一个来自地狱的使者般,紧迫的跟在后面。  医院的不远处就是一个十字路,往来的车流量那是十分巨大的,贺青被秦墨在后面追着,也不看前面斑马线前的红绿灯是红色还是绿色的,就直接踩着那白色斑马线跑了出去。  结果等到秦墨追到路口时,才发现,对面的红绿灯上,那大红色的禁止行人过马路的标志嚣张而醒目的在自己的面前展露·无遗,双脚刚想要从路上踩到斑马线上,突然,一辆转弯的车子,在自己的面前驶过,刺耳鸣笛,让秦墨止住了脚步。  站在十字的路口,秦墨皱着眉头,十分不耐烦的望着一辆辆从自己面前驶过的车辆,想要走到斑马线上的脚,也一直的不知道怎么踩下去,一张俊脸上,恼火之意,尽显无疑。  而当秦墨因为往来车子而止步不前时,已经行走在斑马线上的贺青,也同样是不知所措的,小小的女孩,孤零零的站在车来车往的斑马线上,一双杏仁儿的大眼睛中,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时,满满的惊吓和无措。  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因为女孩的无意闯入,而让给原本顺畅的道路变得凌乱和堵塞了。安静的马路上,刺耳的喇叭声不断响起,车子内,不断的有人探出脑袋朝着贺青用法语谩骂和叫喊,甚至有几辆车,还因为贺青而追尾了。  如此的贺青,孤独无依,就像落入喧嚣人间的天使一般,看的秦墨心一抽一抽的疼,原本是生气的心情,顿时就变成了心疼不已了:  “秦墨,你他妈的就是犯贱”  男人朝着自己狠狠的骂了一句之后,就迈开步子,朝着女孩奔去,可是,这才没走两步路,面前一辆白色的轿车突然横在了自己的面前。  如果你是开车的人,最讨厌的是什么,那就是明明行驶的很好时,路旁边突然窜出几个跟不要命的疯子一样的人物,而秦墨此刻,在马路上开车的眼中,就是个疯子。  “你他妈的不要命了啊”一个四十多岁秃顶的男人,探出脑袋,朝着秦墨狠狠的骂了一句。  车内的男人,原本还想在骂几句话的,结果,一双眼睛对上这个男人的眼睛时,突然就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那慑人心魄的寒冷让男人重重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说的话怎么也骂不出来了。  秃顶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将头伸入自己的车子内,心中不断的嘀咕,这个男人可真恐怖,一个眼神,就跟要杀人一样,嘀咕归嘀咕,男人刚想灰溜溜的启动车子走时,突然,嘭的一声响起,坐在车内的男人只感觉一阵的摇晃,当他再次反映过来时,一张肉脸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他妈的,他竟然被人给撞了,那是他花了自己的老婆本儿才买的大奔驰啊,车身都是崭新崭新的啊,平日里,他都不舍得开啊,可是,现在,他的大奔竟然被人给强上了。  秃顶的男人气愤的从车子里下来,才没走两步,却再次听到了嘭嘭的声音,原来,撞了自己的车辆,它的屁股也被人给强吻了,这下子,三车追尾啊,有木有……  原本,秦墨想要等着面前这辆车开走后,他就把女孩拉回来,然后,要好好的教育她,这丫头毛毛躁躁的毛病,怎么就改不掉呢。  可是,现在呢,三辆车,横在了自己的面前,秦墨根本过不去,男人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抬起头,想要看看贺青到底怎么样的时候,双眼突然被不远处的一辆疯狂驶来的大卡车吸引了注意力。  那蓝色的大卡车,就跟失去了控制的猛兽一般,疯狂的朝着贺青小小的身子驶去,似乎,那辆卡车是有目的一般,因为它仗着自己的巨大,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这一路上,已经毁了不少停靠的车辆了。  照理说,车上的司机应该紧急的踩着刹车让大卡车停下来,可相反的是,这辆大卡车不仅没有停下来,那冲撞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撞毁了停在贺青前面的追尾车辆后,大卡车直直的就朝着贺青去了。  马路中间的贺青,望着朝着自己飞速驶来的卡车,一双大大的眼睛惊恐到了极点,但是,早已经失去了判断能力的贺青,望着迎面而来的卡车,也只能够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即使内心不断的告诉自己,赶紧抬脚往前走,贺青想要跑、想要逃,可是,一双腿,就跟被灌了铅一样,重的她抬不起脚,双腿直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贺青,走啊,跑啊,赶紧跑啊”  秦墨站在斑马线的另一边,看着车子往贺青面前撞,那一幕的场景,看的他肝胆俱裂,此刻的秦墨就跟发了疯一样,抓住正在吵架的秃顶男人之后,直接一拳将他打到在地上,然后,又伸出腿,将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通通的给铲除了。  马路对面的男人,发了疯一样的朝着站在十字路口已经吓的不知所措的女孩拼命奔去,但是,有时候,即使你在拼命的奔跑,却还是换不回你想一直挽留的一切。  惊心动魄的碰撞声在空中想起,原本站在马路中间的贺青如一只残破的蝴蝶一般,被大大的卡车撞出了几米开外。  原本脖子上的红色围巾,随着女孩的撞飞而独自飘起,划过天空,最后和女孩一切,跌落在地上。在落地的那一刻,一道绝望而撕心裂肺的呼唤从马路旁响起,那是来自秦墨的口中。  高大如天神般的男人,双眼猩红的望着已经倒在地上如破碎的娃娃一般的女孩,他目睹了整个过程,那鲜艳刺目的红色,在女孩的身下,慢慢的蔓延开来,曾经那是最喜庆的颜色,曾经那是象征着美好的颜色,可是,如今,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可怕而悲伤。  秦墨血红的双眼是从未见过的可怕之色,不管马路上所有人的尖叫和惊呼,望着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女孩时,秦墨整个身体都冰凉一片,僵硬的仿佛机械一般。  男人轻轻的跪在已经闭着双眼的女孩身边,伸出的双手颤抖的简直无法抱住那个毫无知觉的女孩,小小的身体,白色的羽绒服,此刻已经被血染得通红通红,比一旁飘到地上的围巾都来的鲜艳和可怕。  贺青被男人轻轻的抱在怀中,小小的身体,僵硬的动弹不得,一双原本晶亮而会说话的大眼睛,如今睁得极大却在仔细观察时发现,那是无神而茫然的,一张小小的脸上,只有苍白却沾着血液的嘴唇在不断的颤抖着,想要拼命的说着什么,可是,到了嘴边,只能够听到她从喉咙处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根本连一个准确的发音都没有。  秦墨将贺青抱在怀中,左手轻轻的抚上女孩被鲜血染红的小半张脸,脸上是一片的痛苦、懊悔和绝望,秦墨从不是个喜形于色的男人,他的骨子里透着无情、冷漠和高傲,可是,现在,痛苦已经无法隐忍,强烈的情绪在那张冰川般的脸上清晰的表达了出来。  贺青僵硬着身体,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似乎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将自己的左手缓缓的伸到了秦墨的面前,苍白的手臂,沾染了鲜红的血色,但是,在一片红色之后,秦墨看到了女孩想要表达的意思,中指上,一枚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戒指,就这么展现在他的面前。  “丫头……”  秦墨出口的话语,沙哑而哽咽的可怕,他明白了,他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了,视线模糊的一塌糊涂,英俊的脸上,湿润一片,是下雨了吗?  秦墨望着怀中的小人儿时浑身都颤抖的可怕,原本抚着贺青脸颊的手,因为女孩闭上的眼睛而停顿了下来,最后,紧紧的将奄奄一息的小人儿揽入怀中,高大挺拔的男人,将自己的脑袋埋入她的肩膀处,猩红的双眼下,是从未有过的绝望,那可以称之为泪水的东西,竟然,在秦墨的眼中,缓缓流了下来。  医院  急救室前的红灯,一直亮着,那刺眼的红色,就像是被贺青的血液所染红的一般,看的人心惊。  长长的走廊过道上,秦墨高大颀长的身体背靠着白色的墙壁,孤寂的身体挺的笔直,可是,浑身却被抽干了生气一般,安静和沉默的让人心有余悸和惊慌害怕。  ‘吧嗒,吧嗒’寂静的环境里,想起来人仓促的脚步声,只见秦老夫人在管家的搀扶下,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秦墨,贺丫头怎么样了,她怎么了?”  秦老夫人一见自家的孙子,立即就放开了管家的手,半跑半向前倾的来到秦墨的面前,焦急的问道。  秦墨听着自己祖母的话,原本紧闭的大眼,微微张开了一下,却是黯然一片,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看着自家孙子这一副样子,秦老夫人内心也是咯噔了一下,那个可怜的丫头,昨天还在自己的面前笑的灿烂,可是,现在却躺在冰冷的手术室内,接受着命运给她的安排。  安静的走廊内,急救室门上方的红色灯盏似乎根本没有要熄灭的迹象。  时间流逝的让人心惊,气氛凝重的让人喘不过起来。  秦老夫人被管家扶着坐在了走廊上的长椅上,抬头望了一样靠着墙壁脸色十分难看的秦墨,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可是,动了动嘴皮子,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现在的秦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犀利和君临天下的霸气,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普通的男人,在焦躁的等待着急救室内心爱女人的消息。  儿孙自有儿孙福,秦老夫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在心中默念道。  秦墨的右手插入自己的西装裤口袋中,食指和拇指间,紧紧握着一枚小小的钻戒,那是昨天他向她求婚时,给她戴上的戒指。  就在刚刚,女孩倒在血泊中时,她抬手的那一刻,秦墨才意识到,原来,她根本没有想要逃的意念,她的手上戴着他送给她的戒指,就在她昏迷的前一刻,她支撑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告诉她,她并没有背叛他。  “哒哒哒”  更加的急促的脚步声,打破沉默的环境,秦老夫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嘴角带着乌青的男人脸色十分难看的来到急救室的门口,秦老夫人认识他,这个男人,就是上次来秦家找贺青的欧阳瑞。  沉浸在痛苦中的秦墨,衣领被人紧紧拽着,然后,狠狠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左脸上,男人出拳时,那犀利的拳风直接让秦墨感受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愤怒。  “秦墨,你这个畜生,如果贺青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欧阳瑞就是散尽所有的家财,我也要将你整的家破人亡”此刻的欧阳瑞,就像一只沉睡而醒来的爆发狮子,望着秦墨的脸上,是一片决绝和视死如归。  他从小就保护的女孩,他从小就不舍得说重一下的公主,却在秦墨的身边,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现在,望着手术室的刺目红灯,欧阳瑞发誓,如果贺青有什么不测,哪怕是豁出去他这条命,他也要跟秦墨同归于尽。  欧阳瑞越想越生气,一拳头下去的手,再次抬了起来,朝着秦墨,就又是一拳……  “秦墨,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不是刚刚还把我打晕了吗?现在,你倒是还手啊,你为什么不还手?”  欧阳瑞扯着秦墨的衣领,嘶吼着,一边吼叫着,一边哭的稀里哗啦,跟个孩子一样了。  被欧阳瑞用尽全力揍的嘴角流血的秦墨,缓缓的抬起头,望着欧阳瑞的时候,满满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揩去那触目的血渍,脸上却一点儿生气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展现出了释放般的淡淡笑容。  “如果她死了,我绝不苟活”秦墨望着欧阳瑞,发誓而严肃的说道。  两年前的一遇花开,连年后的跌跌撞撞,他跟贺青的爱情走得坎坷,昨天,他以为一切就要以美好结束了,从此之后,每天清晨醒来见到的第一张脸,便会是她的甜甜笑容,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天,他却和她,在这里饱受绝望之苦。  上天果真是跟他开了一个最让他受不起的玩笑啊,秦墨望着面前欧阳瑞眼中的熊熊怒火和不可置信,这个男人慢慢的阖上了眼眸,掩饰去一切的绝望和痛苦。  如果,她真的走了,那么,他绝对会生死相随……  这世间该留恋的东西都没有,那么,他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秦墨既然生前他不能够实现他的梦想,那么,死,他一定要跟她在一起……  高大的男人,脸上有着想通了的决绝和释怀,却看到一旁的秦老夫人,一阵的心惊,刚想要出口劝解时,突然,手术室上方的等红灯,熄灭了。  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  1:在app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节省流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枝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枝并收藏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