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谁许情深误浮华? > 第1章 楔子

第1章 楔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周五下午,任司徒所在的心理诊所来了个有些不寻常的病人。

    其实早在上个星期任司徒已经拿到该病人从别的心理诊所转来的病例,这个叫做秦俊伟的老人家患有中度偷窃癖,虽家境优渥,但总是反复出现不能控制的偷窃行为。秦俊伟的家人对此基本上抱持的是放任自流的态度,甚至一度给秦老先生配了个司机,专门负责偷偷跟着老先生,他前脚刚偷了东西,司机后脚就悄悄给店主塞钱平息事端,直到某次司机一时跟丢了,秦老先生偷东西时被抓了个现行,随后还遭到了殴打,至此,秦老先生的家人才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这才强迫老先生来看心理医生。

    其实这位病人的情况,在任司徒收治过的所有病患中并不算最奇特,只不过他的病例是从国内最权威的心理诊所转来的,可见诸多业内名师都对他束手无策了。

    这位老先生当天下午很准时就到了,推门进来的是个特别意气风发的长辈,时值冬季,他穿一套普通的运动服,脚上蹬双运动鞋,外边却罩了件十分有型有款且看来价格不菲的羊毛大衣,围巾也是同品牌的羊毛围巾,他一进门,任司徒就不放过任何观察他的机会,只见他把大衣和围巾随意的往门边的沙发上一扔,自己落座时,却很小心翼翼地把运动衣的褶皱顺平了再坐下,显然很宝贝自己身上这套十分便宜的运动服,这种反差在任司徒看来很有趣,但一般人很难会把这么个人和屡教不改的盗窃行为联系在一起。

    “下午好。”任司徒微笑的看他一眼,按下桌边的电话机,准备切内线让人送茶水进来。

    老先生十分不屑地看一眼任司徒,又环顾一眼这十分标准的心理治疗室的格局:“我之前的主治医生应该已经跟你说了,我从来不坐那个躺椅的,躺那儿跟要被你们解剖似的……”

    任司徒依旧微笑无虞:“您怎么随意怎么坐吧,别把这儿当成诊所,就当是来和我这晚辈聊聊天的。”

    老先生立即反唇相讥:“那跟你聊天也太贵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儿一小时收费多少。”

    虽是这么说,但秦老先生随后还是在任司徒稍一引导之后,真的就不客气的大说特说了起来,显然对于他曾经的“光辉事迹”,他是十分乐于分享的。

    秦老先生年轻的时候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职业小偷,他不仅不屑于隐瞒此事,甚至觉得这是十分光荣的一段过往,带着一种近乎缅怀的语气告诉任司徒:“你知不知道,进口车刚进咱们国内的时候,完全没有人开得了德国佬做的车锁,而我,研究了三天三夜,就把这难关攻克了。当年我在我那个行当里,绝对是精英。”

    任司徒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里,一边悉心地听着,一边看着之前的诊所随秦老先生的病例一道发来的诊断结果:该患者是典型的虚荣心理及空虚心理引发的盗窃瘾。当年的刺激生活与如今的安逸现状形成强烈反差,令患者产生心理落差,渴望以偷窃的形式重新树立人格自信。

    光辉事迹听够了,轮到任司徒发问了:“秦先生,跟我说说您家里头的事吧,听说您一直是和儿子相依为命的,您和他的感情应该很好吧。”

    秦老先生顿时脸色就变了,之前的得意之姿瞬间就像倾颓的墙垣一样土崩瓦解。显然这个儿子,老先生一点都不愿提及。

    任司徒在记录本上写下“家庭因素”四字并重点圈注。可就在任司徒翘首企盼他会如何回答时,老先生狠狠的把脸一瞥,竟就这么猛地站了起来:“你到底行不行啊?这些问题我之前的医生全都问过了,我也已经回答千儿八百遍了,简直是浪费时间!”

    老先生一把抓起外套和围巾,这就要走,任司徒下意识的站起来,刚要开口挽留,却在老先生一把拉开门把手的同时,门外正有人要敲门进来。

    敲门的正是秦老先生的司机。

    司机手中还拿着手机,见门突然开了,稍微愣了一下,看一眼老先生拿在手里的衣物,又越过秦老先生的肩头看一眼任司徒,有些疑惑:“您这是打算走么?”

    “你给我找的这什么医生啊?没半点水平……”

    老先生立即向司机抱怨,这就要迈步出去,司机面露难色,堵在门边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可阿钟刚来电话,问您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吃饭,他待会儿下班,正好可以顺路来这儿接您。”

    老先生脚下猛地一停。

    从任司徒的角度看过去,老先生侧脸线条微微一紧。看来老先生的死穴,就是他那儿子了——

    任司徒正这么想着,就在这眨眼的功夫里,老先生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言论,“谁说我要走了?”

    说着立即把衣物抛回沙发上,“我还没聊够呢。”

    任司徒客气地望向小徐,做了个请的姿势,小徐这才关门退了出去。这时候的老先生已经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地坐回了沙发上。

    见老先生不自觉地望向窗外某处,眼中隐隐含着某种欣慰的神情,任司徒也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远处那栋最高的建筑物在阳光下折射着有些刺眼的光线。

    那是栋新落成的写字楼,任司徒低头略一思考,顺势换了个话题:“您儿子在这附近上班么?”

    老先生下意识地收回目光,微微敛了敛眉,这就调整好了表情,懒散得仿佛只是随口提这么一句:“就在隔壁街,那栋新建的写字楼。”

    虽然老先生恢复了一贯的傲慢样子,但他之前的目光已经出卖了他。

    看来这会是个有趣的治疗过程。任司徒不由得笑了。

    ***

    秦老先生的初诊就这样在任司徒试图突破老先生的心防、以及老先生拿腔拿调的做派中结束了,任司徒收拾东西打算提前下班,不曾想莫一鸣这么不巧的选在这个时间点敲门进来。

    “怎么样?那老先生难缠吧?”

    任司徒倒是诧异,“你不是在休年假吗,怎么跑回来上班了?”

    显然莫一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悠哉游哉地踱步到任司徒的办公桌对面,“听说孙瑶今天回国?”

    任司徒一听他这茬就笑了:“对,我正准备去接寻寻下课,再去和孙瑶会合,一起吃晚饭。”

    莫一鸣一米八几的个头,长着一双非常凌厉的眉眼,却偏要作一副小猫儿摇尾乞怜的样子:“带上我呗!”

    任司徒赶紧让他打住,拎了包起身,绕过办公桌准备去拿挂在门边衣柱上的外套:“早知道你会这样了,孙瑶已经提前说了,让我不准带上你。”

    此时不用回头,就知道莫一鸣已经恢复了那一贯的凌厉到有些吓人的表情,因为他的语气已经低沉到近乎阴沉了:“她真的就那么讨厌我?”

    任司徒这才回头看一眼莫一鸣,果然莫一鸣的表情不怎么好。

    莫一鸣心理执照拿的比任司徒还要早4年,脾气的自控能力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正可谓医人者不能自医。任司徒想了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是叹了口气:“下次吧,这次算是亲人聚会。下次一定带上你,行么?”

    莫一鸣这才缓了缓,来到任司徒面前,把一个小礼盒递给她,“年假出去旅游的时候买的,替我送给她。”

    任司徒犹豫了半秒,还是收下了,另一手从衣柱上拿下外套:“那我就先走了。”

    莫一鸣妥协地点点头。

    任司徒边穿外套边走到门边,莫一鸣双手插着裤袋,有些寥落地目送。可突然间任司徒又停了下来,直看得莫一鸣一愣。

    见她驻足在门边,低着头有些紧张的翻找起口袋来,莫一鸣不由得问:“怎么了?”

    任司徒顾不上回头,翻找完了口袋,又开始翻自己的包包:“我钱包好像不见了……”

    ***

    冬季时分,太阳落得早,此时已经有余晖斜映在了半边天空上,一辆泛着锃亮光泽的黑色轿车载着秦老先生,减速停在了新建成的写字楼外。

    秦老先生坐在后座,开始检视自己方才顺手牵羊来的成果,一个女士钱包。

    小徐坐在驾驶座,透过后照镜看着老先生那隐隐的眉开眼笑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先生数完了钱包里有多少纸币,又开始数有多少张银行卡,就在这时,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一个年轻男人面无表情地坐进车里。

    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冷眼亮如寒星,身上却是一套暗色调的西装,坐进车里时大衣已经脱下了,就放在手边,甚至衬衣领口也微微敞开,被窗外的寒冬一映衬,越发显得这身行头单薄。

    他身上唯一有点冬天气息的东西就是那双手套,他随后把手套也摘了,手指十分修长,不只是手指,他整个身形都显得十分倾长,本来很宽敞的后座空间,因他那双曲着的长腿、相对的也显得狭窄了。

    秦老先生见身旁坐进了这么个人,十分开心,倒是一点也没有要把钱包藏起来的意思,只暂时把钱包放在手边,笑眼看向对方:“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

    年轻男人的声音,倒是比窗外的寒冬更加料峭,略显冷淡地对小徐说了声:“开车。”

    他只说了这么两个字,便打断了秦老先生的话,摆明了不想和老先生有什么交流。秦老先生的表情僵住片刻,默默地一咬牙,索性破罐子破摔,扭头看窗外,也不搭理对方了。

    后座的这两个人互相视对方为空气,小徐只能无奈地看一眼,默默的发动车子。

    年轻男人低头看自己的文件,秦老先生扭头看窗外千篇一律的景色,车内的气氛十分尴尬,但很快秦老先生就找到了转移注意力的娱乐活动——继续去翻那个顺手牵羊来的钱包。

    “没想到她年纪轻轻的,孩子都这么大了……”秦老先生翻到钱包里的一张照片,不由得自言自语道。

    照片中的任司徒正抱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孩儿,笑着亲他脸颊。小孩长得十分可爱,表情却挺酷。

    年轻男人闻言,下意识的投来一瞥,只匆匆掠过那张照片,视线便回到了文件上,可突然间,他像是被猛地揪住了痛觉神经似的,蓦然僵住,转瞬间已再度抬起头来,看向那张照片。

    秦老先生完全没来得及反应,手里的钱包已经被儿子夺走了,老先生不满的一瞪眼,这就要发难:“你!……”

    老先生随后看见的这一幕,令他不由得噤了声。

    自己儿子正一脸错愕地看着照片,看着照片里的女人,还有那个表情酷酷的孩子,目光一瞬不瞬,可渐渐地,目光中的错愕被越来越多的失落所淹没。

    老先生不由得疑惑唤道:“时钟?”

    他这么一唤,时钟这才后知后觉的醒过神来似的,此时的他已没了一把夺过钱包时的冲动,而是恢复了一贯的冷淡,把钱包还给秦老先生。

    仿佛之前的一幕只是老先生的幻觉,时钟重新看起了文件,表情淡漠,身姿也是一贯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捏着文件边缘的手,已经僵硬到指节发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