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谁许情深误浮华? > L w x s . O R g第60章

L w x s . O R g第60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啊!”

    此时此刻的蒋令晨正身处蒋家持股的酒吧,他坐在吧台旁发完了短信,悠哉地把手机往兜里一揣。

    震耳欲聋的音乐还在继续,他身旁高脚椅上的沈沁的醉话也还在继续,蒋令晨屈指扣一扣吧台的台面,准们服务他的那位酒保立刻帮蒋令晨把酒续上。

    蒋令晨喝了一口,偏头看一眼趴在吧台上的沈沁,见她嘴巴还在自顾自地嘚啵着,不由得凑近了去听,果然这女人三句不离时钟。

    “不都已经分手了么,怎么突然又求婚了呢?”

    “不要结婚……”

    “不要娶她……”

    她嘴里这三句话,蒋令晨今晚听了不下十遍了。他最近心情不怎么好,虽然官司是撤了,但还是被自家老爷子禁了足,只能在B市待着,夏初时节正是玩乐的最佳时机,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和狐朋狗友们包了游轮,拉一帮十七八线的嫩模去公海逍遥,至于今年又出了什么新玩法,蒋令晨明令禁止朋友们告诉他吊他胃口——

    这一切都是他面前这个女人害的。

    而他今晚本来是安安分分待在家里玩着新到货的虚拟游戏的,半路却接到电话:“那个啤酒妹竟然跑我场子来买醉了,需不需要哥叫几个人招待招待她?”

    蒋令晨立刻就出言阻止了该损友心底那点黄暴小心思:“你丫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玩点你情我愿的东西行不行?滚一边去,别动她。”

    损友连声笑着挂了电话。

    蒋令晨重新戴上眼镜,拿起游戏手柄,又玩了一会儿,心思却已经不在这儿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最终猛地一把摘掉眼镜,拿了车钥匙,穿了双人字拖就出了门。

    现今出入这间酒吧的都是穿的人模狗样的人,穿得人模狗样、大排场龙准备过安检的人,看着蒋令晨这么个踩着双人字拖的年轻人,队都不排,直接被前台经理毕恭毕敬地请进了酒吧的安检,尤其是还在排着队的女人们,难免对着蒋令晨频频侧目。

    蒋令晨目光却偏都没偏一下,从这群烈焰红唇、齐臀小裙的大妞们身边走过,直接让前台经理带他去总经理办公室。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蒋令晨顿时连敲门都嫌来不及了,猛地踹门就进。

    顿时,正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纠缠得跟藤蔓似的俩人,瞬间陷入了静止,两双眼睛齐齐的看向门外的蒋令晨。

    损友正跟个一个他看着眼生的姑娘做着你情我愿的事,蒋令晨悬着的心平顺了下去,朝吓傻了的两人抬了抬下巴:“你们继续。”平静的好似刚才踢门而入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说着就拉上了门。

    可转瞬又想到有件事忘了问,蒋令晨又把门推开了:“啤酒妹呢?”

    啤酒妹呢,还在地下一楼买醉。

    蒋令晨一直觉得这啤酒妹挺不识抬举的,之前那样对他倒打一耙,他还没跟她算账,如今她已经喝懵了,连他都不认得,也就算了,看她喝这么廉价的水果酒都能喝得这么起劲,蒋令晨也要了瓶水果酒,尝了一口就不愿喝了,让酒保把自己的存酒拿来,给自己倒上一杯,也给她换了一杯。

    结果这女人喝水果酒都没事,一喝他友情提供的好酒就捂着嘴巴,跌跌撞撞地跑去吐了,蒋令晨看了就觉得气愤。

    可十五分钟都过去了,那女的还没吐完回来,蒋令晨的两杯酒都喝完了,一看旁边的高脚椅还空着,没忍住就招了个服务生过来:“去女厕看看有没有个没化妆的女的,看她是不是在吐,别让她闷死在马桶里。”

    这个要求对服务生来说略显奇葩,可服务生还是领命去了。

    放眼整间酒吧,素面朝天就敢来嗨的女人,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果然不一会儿服务生就回来了:“蒋先生,我已经帮您把那位小姐送到休息室去了。”

    蒋令晨的脾气出了名的怪,现在更是莫名其妙地眉眼一横,指责道:“谁让你把她送到休息室去的?”

    “……”

    一帮认识的公子哥会时不时地来这儿逍遥,于是特意在顶楼开放了私人休息室,方便这些人酒酣耳热时打打斯诺克、玩玩桥牌什么的。虽然啤酒妹不比穿梭在酒吧里的那些妖童媛女,整个人素面朝天,淡的跟白开水一样,但万一哪个公子哥喝瞎了眼,饥不择食,那啤酒妹不等于是羊入虎口?

    等蒋令晨赶到休息室,偌大的休息室里倒是没别的险恶身影,只有那啤酒妹,背对着门口睡在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蒋令晨走近了自然就听到了她小声的哽咽声,翻过她的肩膀,果然看见啤酒妹闭着眼睛,一脸泪痕。

    喝醉了就哭,哭完了再喝,倒也不失为一种发泄方式。可在男女之事上从来都讲究你情我愿、好聚好散的蒋令晨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至于么?为个男人连形象都不要了……

    脑子里是鄙夷的,心里却不知为何微微泛起了酸,蒋令晨几乎要忍不住伸手替她擦去眼泪了,最后却只是猛地松开她的肩膀,由着她继续背对他、缩在墙角自个儿哭去。

    “你应该庆幸你逃过了一劫。傻。”

    蒋令晨丢出这么一句,也没指望啤酒妹能听见,她也确实压根没听见,喝醉了就只知道哭,不吵不闹其实也挺好,总比她刚才那样一口一句“不要结婚”“不要娶她”要来得好……

    ***

    任司徒是隔天在看到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的。

    只不过从这蒋公子口中听到“恭喜”二字,就跟从他那儿收到收到恐吓信一样的令人倍感不适,任司徒忍不住删掉了这条短信。

    除了蒋令晨那条不怎么让人愉悦的恭贺短信外,还有孙瑶发来的几条微信,任司徒回头看一眼还半趴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时钟——这好像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她比他起得早,想来他这些天真是折腾的太累了。

    再看他后背上那几条被她抓出来的红痕,任司徒心里又默默补上一句:他昨晚也折腾的够累了。

    不想吵醒她,任司徒听筒模式接听孙瑶的语音消息——

    “今晚我就不去打搅你们了,但是!你们俩给我节制点啊,我今晚就睡酒店了,明天一早去找你们,记得让你夫婿给我报销住酒店的钱,再给我包一封媒人红包。9999,少一毛钱我都不会让你嫁的。”

    任司徒边听边笑,而她刚把手机搁回书桌上,就落入了从她身后悄然伸来的一双臂弯里,随即一抹带着晨间特有的惺忪懒散意味的声音柔柔地渡进了任司徒的耳朵里:“一个人躲这儿傻笑些什么?”

    任司徒一回头就对上了时钟那双有些狭长的眼睛。她有傻笑么?任司徒摸了摸嘴角——傻笑就傻笑吧,反正她在他面前也不需要再维持什么形象了。

    时钟凑过来要吻她,被她伸手抵住了肩膀:“你赶紧去洗漱吧,孙瑶待会儿过来。”

    “她过来干嘛?”时钟明显不怎么乐意。

    “她昨晚特地从横店赶回来的,可惜还是错过了重头戏,让你包封媒人红包给她弥补下。”

    时钟欣然同意似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却又说:“那我给她包两封红包,你让她今天别过来打搅了。”

    说着就要弯身扛起她朝浴室走去:“走,洗漱去。”

    任司徒连忙笑着躲开,扛她进浴室只是单纯洗漱?任司徒表示自己绝不会再上当了,伸长了手臂抵住他,不让他靠近自己:“你不累么?”

    “时太太一大早就这么神清气爽,我怎么敢说累?”

    她那点抵抗的力道转瞬之间就被他化解了,他扣住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扯,她整个人就被他拥了个满怀。

    而他另一只手拿起了她的手机,举到彼此面前,一边解锁一边问她:“密码多少?”

    “0901。”

    时钟输号码的手蓦地一顿,带点惊奇地看她:“不是1217吗?什么时候换的?”

    任司徒也狐疑地眯起了眼,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怎么知道是1217?”以及,“……你都知道是1217了,干嘛还问?”

    时钟耸了耸肩:“听孙瑶说的,你拿和盛嘉言一起领养的狗的忌日做了密码,既然如此,那我宁愿假装不知道这事。”

    任司徒还是头一次听闻这个男人如此坦白心里的那点小心思,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时钟却没在这个略显丢人的话题上多停留,立即就问:“那……0901又是什么?”

    这回换任司徒有点欲言又止了,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他一眼:“额……我记不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那个雪天是几月几号了,然后我就想,我们真正意义上认识彼此,其实不是在那一天,而应该是在高二开学那天——正好是9月1号,又特别容易记住,就索性把那天当作相识纪念日了。”

    时钟哭笑不得,假装将眉眼一横:“有你这么随便指定纪念日的么?”

    任司徒撇撇嘴。

    算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时钟默默解了锁,一边说着:“待会儿在跟你算这笔账。”一边调出了她的微信页面,留了条语音给孙瑶:“媒人,我还有很多新仇旧账没来得及跟任司徒算,估计这一整天都不够用,所以今天不方便招待你,改天我包两封红包给你做补偿。”

    说着不忘意有所指地看一眼任司徒。任司徒被他搂在怀里,自然是第一时间接收到了他的目光,这令任司徒默默地胆寒了一阵:一整天都不够用……好大的口气……

    时钟却已经慢慢地把手机搁回了桌上,任司徒已经料到他下一秒就要扛麻布袋似的把她扛起了,正因此而欲哭无泪时,突然响起的微信铃声彻底解救了她——

    孙瑶秒回了。

    时钟的手还抓着手机没来得及收回,有点犹豫要不要收听,想了想,还是决定点开孙瑶的回信。

    下一秒,时钟就就听见了“噩耗”:“额……不好意思,我已经到门口了。”

    孙瑶话音落下的同时,时钟和怀里这个女人忍不住面面相觑起来,而彼此对视了不过一秒,卧室外就响起的那一声悦耳的门铃声,便清晰地传进了彼此的耳朵——

    “叮咚。”

    ***

    孙瑶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但显然,孙瑶的到来并不怎么受欢迎。孙瑶对着站在门内的时钟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明知故问:“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这个男人冷起脸来不说话的时候确实是有几分怖人的,那眼神分明在敬告孙瑶:识相的话就给我立刻离开。

    可孙瑶根本不当一回事,悠哉游哉地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本户口本,在时钟面前晃晃:“不过我给你带来了这个——”

    时钟接过户口本,垂眸翻开一看,稍微愣了愣,随后抬眼看向孙瑶,虽然他还是不说话,但眼神客气了不止一百倍。

    孙瑶得意地一笑,不客气地换了拖鞋,踢踢踏踏地走到客厅,一屁股坐了下去,正好一扭头就看见任司徒从卧室里出来。

    任司徒还没走近孙瑶,孙瑶就突然作势皱了皱眉,紧接着伸手挡住了眼睛:“赶紧的,把你那戒指摘了,我眼睛都要被晃瞎了。”

    不愧是女演员,真被她的钻戒刺得睁不开眼了似的,举手投足间都那么逼真——任司徒失笑着走向孙瑶。

    孙瑶瞅着那鸽子蛋,突然就改口了,对着还站在玄关、背对着她们、不知在翻看着些什么东西的时钟高声呼喊一句:“我后悔了,媒人红包我必须得加个零,99999。”

    任司徒赶紧让她打住。

    时钟本来就因为被孙瑶的突然造访而失了兴致,任司徒还真不确定他接不接受得了孙瑶的贫嘴,

    孙瑶见任司徒如此紧张的用眼神示意她别乱开玩笑,假意特别失望地上下打量了任司徒一眼:“不是吧你?还没嫁呢,就患恐夫症了?再说了,我这次来要红包是其次,真正目的是来送户口本的,他得客客气气地给我端茶送水表示下感谢才对吧。”

    任司徒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什么户口本?”

    任司徒话音一落,就看见时钟扭头朝客厅走来,真的如孙瑶预言的那样,虽然脸上没有什么殷勤的表情,但语气真的十分客气:“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任司徒震惊地看着时钟,孙瑶则得意地朝任司徒挑挑眉,一边回答时钟:“咖啡。”

    时钟还真的就行动了,直接调头进厨房,去给片刻前他还极度不欢迎的客人泡咖啡去了。

    直到时钟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孙瑶才悠哉的对任司徒解释道:“我觉得吧,以他这种求婚的效率,应该很快就会用到户口本了,所以我在B市下飞机之后顺便去了趟你家,顺道把户口本给你带来了。”

    “……”

    显然在这一系列事情上,任司徒是唯一慢半拍的人,她没来得及对此发表任何观点,孙瑶就扬声问时钟:“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去登记领证?”

    正在厨房里泡咖啡的时钟头也不回地答:“明天。”

    明天???

    这也太有效率了吧?

    任司徒被他说得云里雾里了。

    但显然时先生不仅在领证这件事上很赶时间——很快时钟就端着两杯咖啡出来,分别放置在了任司徒和孙瑶面前的茶几上。

    任司徒还在瞪着眼睛看他,无声的问他:明天?你确定?

    准新娘一副还在状况外的呆萌样,时钟自然就忍不住笑了笑,他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后,才在任司徒的身旁坐下,双手自然而然地圈住她腰身的同时,像对小孩子似的,点了点她的鼻子:“哦对了,忘了跟你说,两个小时后会有人上门给你量身。明天领完证,差不多下个月就办婚礼,今天量身之后数据送回巴黎,一个月之后正好能赶制出婚纱。”

    “……”

    “……”

    “你这也……”任司徒现在唯一能说的,好像就只有这么一句了,“……太有效率了吧。”

    “怎么?不想这么快做名正言顺的时太太?”时钟笑着揶揄她。

    坐在另一旁的孙瑶搓了搓胳膊,这才搓去了被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昵举止给闹出来的阵阵恶寒,站了起来:“我去寻寻房间看看他。就不在这儿受刺激了,你们慢慢腻歪吧。”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是……太太太,太腻歪了……

    clock终于荣登某色笔下的“史上最腻歪男主”宝座,想要和孙瑶一样忍不住搓胳膊的,请冒泡,哈哈!

    小贴士:不要轻易让一个闷骚的男人变得明 骚,顺便小剧透一下,甜蜜过后即将迎来最后一场暴风雨……

    -------又甜字数又多的章节,妹纸们还有理由潜水么------------

    依旧满25字送积分~依旧等待着妹纸们给某色一个送积分的机会,在线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