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瑶如愿拿到了女二号的合约——

    所有人都以为她被那臭名昭彰的投资人睡了。

    孙瑶倒宁愿如此,那样总好过她像现在这样,被迫接受这个世界上最令她痛恨的人的帮助。

    她一辈子都会记得,当她站在车边,惊恐万分地看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赵总,徐敬暔一身潇洒落拓地走下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在徐敬暔眼里,她和赵总同样的低贱如蝼蚁。

    那是他们自当年的那场官司之后,第一次见面。

    孙瑶还以为自己已经从那场官司给自己带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见到徐敬暔的那一刻,她发现很多东西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相反,她单单是静静地看着徐敬暔,已经血气上涌,有种情绪几乎要冲破血管和皮肤,直接割裂面前这个男人的喉咙——那种情绪,叫做“恨意”。

    可是徐敬暔依旧好生生地站在她面前,甚至以一种极端失望的目光看着她,说:“这种人你也睡?呵……”

    那一声“呵”,如梦魇一样一缠她就颤了好几个星期,以至于孙瑶在这随后的几个星期里,每每夜不能寐时,徐敬暔的那副嘴脸就会从脑海深处冒出来。

    任司徒自然很快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可她能说什么?只能以一句“放心吧,一切麻烦都会过去的。”搪塞过去,骗任司徒,更骗她自己。

    只是孙瑶没想到,时隔一个月后,经纪人竟将原本在赵总手里的合同交到了她手里——

    孙瑶直觉地就要推掉:“我不接。”

    “你必须得接,这部戏指名要你做女二号,我们把琦琦姐推荐过去,人家也答应了让琦琦姐做女一号。你撂挑子了不要紧,万一影响到琦琦姐,你未来在我们公司还怎么混?别忘了上次是谁给你求情,你才没被雪藏的?”

    恩威并施地压她,孙瑶如今是连回绝的资格都没有了。

    但起码钱是好东西,拿到了预付金后,她起码能第一时间给母亲换个好一点的病房,改用进口的药。

    孙瑶回老家,意欲帮母亲办理病房的手续,不料母亲已经被匿名人士转去了单人病房,进口药物副作用小,孙瑶这次见到母亲,都觉得母亲的气色比原来好很多。

    不明状况的母亲苦口婆心地劝她:“瑶瑶啊,我还是转回公共病房吧,你赚钱辛苦,总不能全部贡献给医院吧?”

    孙瑶只得软磨硬泡地去求主治医师,主治医师最后只能松口:“你妈妈上一期的医药费,和这次转病房、换新药的钱,都是一位匿名人士资助的,我也不清楚这位匿名人士的背景,只给了我们一个手机号,说是你妈妈有什么意外状况随时都可以联系他。”

    孙瑶只看了一眼这个号码,顿时哑口无言——

    号码的尾数是0821,她的生日。

    这个号码已经有些年头了,孙瑶还记得那是她14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的是一对情侣手机,对当时的孩子来说,手机几乎可以说是奢侈品,她本不愿意收,可徐敬暔说:“我的手机号是你的生日,你的手机号是我的生日,我不管你要怎么处置这个礼物,扔了它也好,拿去卖钱也好,反正这个号码我会一直用下去,一辈子都不换。”

    彼时俊俏的少年说得那般信誓旦旦,如今的孙瑶再看到这一串号码,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其实孙瑶曾经无意间偷听舅舅和别人聊天、说起那场官司之后徐家的动向——徐敬延去了美国留学,徐敬暔则被安排去了英国,徐父担心他们兄弟之间再生罅隙,刻意将他们支得南辕北辙。

    “早知道他们徐家的家业发展的这么好,当初就该向他们多要几百万的。哎……当初怎么那么傻,一百万就被他们打发了,真是白白便宜了他们!”

    “这话可别让你外甥女听见,她上次知道了你收徐家的钱根本就不是要给她外婆治病,差点就拿菜刀把你给砍了,你还嫌那次闹得不够凶啊?”

    “要不是我,那小丫头片子刚出生就被她妈送人了,现在指不定在哪个山沟沟里种菜呢,我拿那些钱还还赌债改善改善生活怎么了?她还扬言要砍死我,真是白眼狼!”

    当时的孙瑶就站在屋外听着,但她自始至终都静静地站在那儿,没有说任何话,更没有做任何事,只是觉得很无力——

    她现在已经能够很坦然地把这一切都归结于“宿命”,如果不是舅舅托人帮母亲找工作,母亲就不会徐家做保姆,之后发生的一切也就统统不会发生,所以一切都是活该。

    归根到底就是,她活该碰上了这样的家人,活该碰上了……徐敬暔。

    那她现在重遇徐敬暔,是否也是活该?

    算算时间,徐敬暔这次应该是学成归国了,徐父送他去英国学金融,摆明了培养他做继承人,只是他好好的家族企业不去接管,偏偏来蹚娱乐圈这趟浑水做什么?

    徐敬暔回国才多久就投资了一部电视剧,徐家这是要转战娱乐行业?当业内人士们还在瞎揣测时,一个看似是真相的消息不胫而走——

    徐敬暔、徐敬延这次相继回国,实则是因为徐父突然病危,徐敬延一向更受宠,徐敬暔唯恐遗产的大头会落到徐敬延手上,才抢先发力,用徐家的资金去开拓自己的事业。

    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钱”字在作祟。

    而这个小道消息渐渐地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真相,还是在徐父逝世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后——

    不少人至今都还记得徐家兄弟二人在徐父灵堂外大打出手的那一幕。所有人都当平时文质彬彬的兄弟俩是为遗产翻了脸,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起因,是一个空置的神龛。

    徐家的每一位子嗣去世后,都会有一格对应的神龛放置骨灰,徐敬暔作为长子,在父亲出殡前,来到相应的神龛为父亲烧第一炷香,就是那时他发现,本该空置着的、属于孙辈的那一排神龛中,竟有一格已经被密封上了。

    徐敬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徐敬延不知何时悠哉游哉地踱到了他身后,用着他一贯的、慢条斯理的声音,对正对着那个神龛发呆的徐敬暔说:“你难道不知道么?孙瑶生过一个孩子……”

    那一刻,徐敬暔如遭雷毙,不可思议地回头,正对上的,是徐敬延无谓地一耸肩:“我也是孩子生下来之后才知道的。不过你放心,这孩子是我的,而且它也已经夭折了……”

    “……”

    “听说是被送到孤儿院之后没多久就死了,貌似林管家赶去孤儿院的时候,孩子的骨灰早就被处理掉了,所以这个神龛里是空的。”

    “……”

    “我是真没想到我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早知道是这样,那时候我就应该把孙瑶娶回家。”

    徐敬暔一瞬不瞬地看着徐敬延,眼睛里几乎要滴出血来,偏偏浑身都是僵硬的,连嘴唇都紧绷得不像话。

    徐敬延却是嘴角一勾,放肆地笑起来:“我不娶她,也是为了你啊大哥,毕竟是你喜欢她在先,到头来万一她成了我的太太,你面子上肯定挂不住吧。看我多为你着想,就像你当初不忍心看着我坐牢而没有为她上庭作证一样……”

    “……”

    “……”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从早上走向中午,天却渐渐地暗了下去,一派风雨欲来的模样——出殡的时间到了。

    ***

    而当晚,徐家兄弟就一同出了车祸。

    这一场横祸令徐敬延身故,徐敬暔终身残疾。出车祸的时机太过凑巧,一场意外也就难免被坊间传成了是有人故意为之——毕竟徐敬暔、徐敬延二人早已被传因争遗产而反目多时。

    但很快徐家的公关团队就做出了应急反应——将报道争遗产事件的杂志社告上了法庭,最终徐家胜诉,久而久之这场轰动全城的车祸,也就被普通民众当做了单纯的意外事故。

    只有孙瑶,无论媒体怎么洗白,她都无法相信那是一场意外,因为她绝不会忘记自己当晚接到的那则短信里写了些什么——

    “欠你的,今晚还你。在见。”

    短信发自那个用她的生日作尾数的手机号码。

    也是那个号码的主人,在曾经无忧无虑的年少岁月里,教会她“再见”与“在见”的区别……

    “干嘛把我这个字圈起来?还扣了我一分!本来我明明可以及格的!秦老师这是在针对我!”

    “哎……孙瑶同学,你上课是不是只顾着看我了,连老师讲课都不认真听。‘再见’,是还有机会再相见的意思。‘在见’则是再也不见的意思,意味着诀别,轻易不能用的,你用在这里当然错了。”

    在见,意味着诀别……

    诀别……

    作者有话要说:

    往事的面纱揭开,这么虐的过去,如何迎来一个好的结局?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