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一章

    苏林看不到对方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的表情,他笑嘻嘻的打完招呼见他们没说话也不急,了解药师很珍贵,有点儿架子很正常,何况他和徒弟孤身落难此地,也不好意思和以前那样嚣张,稍有不顺就呛出去。

    苏林依旧保持微笑,扬手摆出一些点心,唐延山帮着倒茶,苏林道:“两位药师请坐,尝尝人间界的点心也不错。”

    伙计紧张的望着药师,心里七上八下,听了苏林的话,也忙跟着附和:“对对,两位大师请坐,咱们店铺有上好的灵茶,苏木木道友拿出的点心向来美味无比,不如坐下来边吃边说。”

    两位药师闻言再次动容。

    为首的率先坐下,他选了苏林身边的位置,苏林笑容满面的亲自为两人奉上茶水,态度好得无可挑剔。

    那人接过茶水,重重一叹,随即呵呵的低笑,在众人不解的目光,那笑声越来越大,慢慢的整个屋子里,全是他的笑声。

    苏林尴尬的望着此人,心里纳闷这是唱得哪一出?

    伙计紧张的吞吞口水,正式介绍道:“苏木木道友,这两位便是我们业火城最顶级的药师,两位药师,这位是从人间界下来的苏木木道友和唐延山道友,两人是师徒。”

    苏林笑容恭敬:“能见到两位顶级药师是在下的荣幸,不知两位贵姓,怎么称呼?”

    “咳咳!”伙计猛然一咳,冲苏林使眼色,苏林面上不动,心中腹诽,敢情问问姓氏也过了?要不然怎么称呼,药师?谁知道叫的哪位啊!

    “你先出去,没叫你不要进来。”药师忽然挥手对伙计吩咐,伙计一愣,忙乖乖的出去。

    “苏、木、木?”其中一位药师一字一顿的笑问苏林。

    苏林煞有介事的点头:“没错,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免贵姓苏,名木木。”

    唐延山不自在的挪了挪脚,对于落难地界,苏林提出‘出门在外就该备好马甲’的理论,他表示不怎么赞同。因此当苏林换上新马甲苏木木后,唐延山的立场更坚定了,死不肯改。

    苏林自我介绍完毕,忽然抬眼细看药师:“这位药师,咱们是不是哪里见过?”他这么一说,有个想法疯狂萌芽生长,这是地界,能碰到熟人并不奇怪,以前死掉的人都会在这儿。

    药师忍不住一笑,声音透过面具轻轻传出来,这一笑,苏林越发觉得熟悉,眯起眼睛使劲的回想死掉的他所认识的有哪些人。苏林一边想一边打量两位面具药师,眼前的药师声音属于五十以上的男人,而另一位从始自终没有说话,光看身形看不出什么,可是黑色金属面具下,唯独露出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苏林,那眼神让苏林感觉无比诡异。

    苏林直接回望过去,盯着那人的眼睛使劲瞧,你盯我也盯,比眼神谁不会?他还能输掉不成?那双眼睛终于眨了眨,好似不自在的微微垂下,妥协般的摘下了黑色面具。

    “……”苏林大失所望,这男鬼从没见过!

    苏林移开视线,重新注意最近的药师,也不想玩盯盯盯游戏了,“咱俩肯定见过,你别戴着面具玩神秘,快点露出庐山真面目。”

    “哈哈哈,苏木木,苏木木,哈哈哈。”药师念叨着苏林的马甲,笑容欢快至极。

    苏林撇嘴:“我的马甲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老头子我觉得苏木木这个名字真好,比苏林好听,比苏林潇洒,比苏林快乐。”

    苏林眼一瞪,豁然开朗道:“我想起来了!你是李教授!”

    “……孩子,我真伤心。”药师幽幽抱怨一声,哀叹着摘下面具。

    苏林吸口气,“你你你……”半天说不出来话来,他说李教授是想炸一炸这人,没想到真的炸出来了。李教授才死多久,苏林听声音就能确定。

    但是有个人在苏林的生命中至关重要,却很早的离他而去,最熟悉的陌生人,莫过于苏林的榜样,苏林的信仰,苏林的父亲,基因之父苏泽洋教授。这么一个人的精神牢牢刻印在苏林的心底深处,可是五岁的时候两人便已生死两隔。

    苏林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才犹犹豫豫的说了一句:“那啥……我也不瞒你,你儿子已经去世了。”

    这一刻无关冲动或理智,或许是苏泽洋对苏林教授的影响太大,此刻的苏林毫不犹豫的吐露了真相,但他若是有点理智,肯定是不愿袒露的,最起码不能有第三者在场。

    苏泽洋神色动容,点点头嘶声道:“我知道。”

    苏林愕然,随即释然,想想这是地界,苏林教授死了后灵魂会来到这里,说不定人家父子两早就见过。

    苏泽洋继续道:“是我亲自去接的。”

    苏林沉默不语,他能听出苏泽洋心中的悲伤和无奈,或许正如他之前所说‘比苏林好听,比苏林潇洒,比苏林快乐’,郁郁而终的苏林教授,不幸福不快乐,这才是一个父亲最难过的事情。

    “我去世后一直在业火城城主麾下学习炼药术,城主待我不薄,特意帮我查过他的寿限。城主也想让小林留在业火城。”

    苏林忍不住说:“这么说苏林教授就在业火城?我……能不能见见他?我有不少话想跟他说。”

    苏泽洋苦笑摇头:“见不到了。”

    “为什么?”

    “那孩子被伤透了心,就算是见了我也不想留下,一个灵魂如果想转生,就算是鬼王也拦不住的。”

    苏林大失所望,却又理解苏林教授的心情,“这么说他去投胎了?”

    “或许吧,下一辈子是人是妖还是花花草草,谁又知道?”

    苏林闷闷不乐,一时沉默无话。

    苏泽洋强笑着调动气氛:“生老病死循环才是天道,我们这些鬼灵保留着为人的**继续修炼,也是逆天而行。小林那样才是最好的选择,做人……也不一定好。他如果知道有人代他好好的活着,估计再没有遗憾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代他活着?地界还能看见人间的事?”

    苏泽洋淡淡一笑:“是李教授下来后我才知道的。”

    苏林了然点头:“原来是这样。”

    “是啊,要不然真不知道世上还有另一个苏林,最初我觉得不可思议和恼火,可城主说我儿子如果没死,你也占据不了他的身体,是我儿子死亡在前,你在后,并不是因为你才让他早死。后来我又听李教授说了关于你的事,也就释然了。”

    苏林尴尬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占用他的身体,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因为我们都叫苏林……”

    苏泽洋摆手道:“你不用道歉,我都明白,或许这是天意,缘分。我儿子如果像你一样的性格,也不至于郁郁早死……

    “上天让你代替他活着,一切都有因果。而且你该做的也做了。”

    “很多事,直到死后才觉得后悔莫及……”

    苏泽洋忽然呜呜哭出来,声音模糊的都快听不清。

    苏泽洋去世的时候年事已高,又因为一生用脑过度,满头的发丝雪白雪白,死前什么年龄,死后也是什么年龄,这一头白发让苏泽洋怎么看都是爷爷辈的老人。

    白发苍苍的老人哭得又压抑又愧疚,其中心酸悲痛,惹得苏林心里如同被什么东西死死堵住了,难受得要命。

    “我真后悔,后悔年事已高却忽然想要个孩子,丝毫没考虑到我离世后幼子可怜,与其让他变成孤儿无人照料,劳碌一生郁郁而终,当初还不如不生啊……”苏泽洋边哭边痛诉:“人活着总有各种各样的顾虑,生怕辱没了在外人眼中的样子,我如果能为孩子多考虑一些,就不应该在意脸面,没叮嘱他在我死后去做李教授的儿子,最起码他不会生无所依……”

    “李教授和我犯了一样的错,他眼睁睁看着孩子成了孤儿,可始终没有向他伸出手,如果不是我们的疏忽,他又怎么会被唐家有机可趁。唐浩然那小子心胸狭窄为人狠毒,我若知道死后会是他唐家抚养我的儿子长大,我就是死拖着一口气也不敢死啊!”苏泽洋悲伤痛苦恨不得捶胸顿足,一直以来满肚子后悔和怨气积压在心里,可是更让他悲痛欲绝的是这些话从没机会对儿子说,当年怀着复杂的心情见到了儿子,但是面如死灰的儿子却根本没说几句话就跳下了轮回井,那样毫不犹豫的决绝,直到见到李教授后,一切才找到了答案。

    “若不是这样,他又怎么会和唐家的小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日久生情。有其父必有其子,我若活着,就是打断他的腿也不会同意那段婚姻,可无论是天上地下,谁也没有后悔药!”

    苏泽洋咬牙收住了悲伤眼泪,忽然起身对苏林说:“我只有一件事想求你。”

    苏林忙说:“说什么求不求,我本就欠了苏教授一个天大的人情。”

    苏泽洋嘴唇颤动道:“我想看看三生镜。”

    苏林闻言明了,以苏林教授的性格估计什么都没跟他爸说,而李教授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恐怕他来到下界后见到苏泽洋才知道自己儿子早就死了,活着的是冒牌货。

    李教授能告诉的是他所看到的苏林教授的生平,如上了什么学校,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离婚等等。

    如果非本人去照三生镜,除非找鬼王,不然谁也看不到别人的前世。

    苏林无奈摇头:“我照过了,三生镜是根据灵魂来显示的三生,镜中的人是我的前世,而非苏林教授。不过我可以讲给你听……”

    苏林话音才落,一直没说话的药师上前道:“就算是你也可以。”

    苏泽洋激动的抓住药师:“你有什么办法?比起听说,我更想亲眼见到。”

    药师拿出一个玻璃瓶子,瓶中是幽蓝的液体:“这是渡魂水,苏木木和苏林联系紧密,苏木木喝下渡魂水就可以从镜中看见苏林的前世。放心,它的功效有限,只会让你一时之间以为自己是苏林,等药效过了,你还是苏木木。”

    苏林闻言点头:“我喝。”

    苏林再一次站在三生镜前,平滑的镜面慢慢荡漾出层层的涟漪,等涟漪散去,随着响亮的哭声,一个婴孩降生到全新的世界。

    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在父亲的怀中嘤嘤啼哭,笨拙又苍老的父亲手忙脚乱的跟着护士学习怎么喂奶粉,怎么换尿片,怎么安慰啼哭的孩子。

    那么脆弱的小生命在大人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分分秒秒都是小心翼翼的,一日一日的时光流逝,当他学会了笑,当他学会了喊爸爸,当他开始跌跌撞撞的走路,摔跤了会有人立刻将他扶起来,哭了会有人心疼的给他擦眼泪。

    这些久远又幸福的父子天伦画面,让苏泽洋再次痛哭失声。

    孩子五岁那年,父亲突然病逝。

    一切幸福的颜色都变成了黑白色的灵堂。

    没有了父亲的双手,能给与他温暖的还有谁?

    唐轩昂,同样是天真懵懂的孩子,这一刻,幼年牵手的真挚,没有半丝虚假。

    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当幼年的孩子慢慢长大,伤痛逐渐遗忘,他身边有了各种各样的人,但他心中所剩下的家人,姓唐。

    幼年相识,少年相爱,笑过吵过,最后幸福的牵手走进婚姻殿堂。

    没有欺骗,没有虚伪,没有锥心之痛。

    这一切似乎在告诉作为孤儿的苏林,即便没有父母,可他活得很好。

    人生总是有很多坎坷,过去就过去了,过不去就结束了。

    这短暂的人生,他一直活得真挚,没有欺骗过谁,没有为谁而虚伪,也不会为谁而屈服。

    宁可早死不肯苟生。

    只需要一颗子弹而已。

    用一瞬的时间,结束一生的悲欢喜乐。

    死了,他不后悔。

    没有后悔,没有犹豫,没有丝毫的波动……

    “你该醒了。”

    有人在耳边吼了一声,分不出真假的苏林陡然苏醒,喘着气慢慢让神识归位,他是苏林,不是苏林教授。

    可是如同亲身经历的一生,让苏林许久没有说话,情绪低落的难以自拔。

    “师父你没事吧?”唐延山忧心上前。

    苏林呆呆不语。

    那药师走到苏林正面,手掌轻轻抵住苏林的心口,不知运了什么气劲,精神不济的苏林逐渐缓转,慢慢的终于恢复神采,对陌生药师笑道:“谢谢。”

    “不必客气,渡混水你以后不可用第二次。”

    “明白了。”

    苏林走向苏泽洋,现在最难受的是苏泽洋。

    亲眼见证了儿子的一生,明白了儿子死亡的真相,那一声枪响,似乎击碎了苏泽洋最后的温暖。

    苏林沉默了许久,握着苏泽洋的手轻声说:“他没有后悔,一点也没有。”

    苏泽洋身体一颤。

    苏林微笑:“谁说苏林不潇洒?”死的不后悔,不犹豫,苏林不潇洒谁潇洒?多少人死了才知道后悔,死了才觉得遗憾,死了才愧疚。

    苏泽洋恍然大悟,抱住苏林痛哭一场,明白了他所迷惑的一切,忽然间再也没有留念,没有遗憾。

    苏泽洋哭够以后,神色宁静的站起来:“我儿子转生了,李教授也转生了,我一直留念,或许就是执念,能看到你很高兴。”

    “你也要转生吗?”

    苏泽洋点头。

    苏林微笑:“恭喜。”他也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地界有这么多人还‘活着’,或许真正做到没有留念没有执着的一天,他们也会去转生。

    那药师似乎看出来他的想法,解说道:“轮回井是地界唯一没有守卫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去,长年累月都有鬼魂在附近徘徊,但是唯有没有任何留念的灵魂才会跳下轮回井,若是稍有犹豫和迟疑,谁也跳不下去,你们人界有句话叫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话在我们地界理解为出生不带杂念,死亡不带执念,唯有灵魂干净,才会通过轮回井。”

    药师这么一解释,苏泽洋再也没有疑虑了,道:“原来是这样……哈哈哈……”

    药师道:“所以老师你不用为他伤心难过,他都放下了,你又何必背负?”

    苏泽洋笑着点头:“你说的对,以前是我没放下。不过你放心,在我的学生毕业之前,我不会去转生。”

    药师莞尔:“学生一定发愤图强,争取早日毕业。”

    苏林讶异的看着二人,疑惑道:“还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药师正色道:“在下免贵姓鬼,名奈何。”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今天写的好快~~先发一章~第2更也快写好了~~~~

    yoyo~扔了一个手榴弹

    13675911710.sdo扔了一个地雷

    13675911710.sdo扔了一个地雷

    13675911710.sdo扔了一个地雷

    13675911710.sdo扔了一个地雷

    13675911710.sdo扔了一个地雷

    八月桂花香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亲们╭(╯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未来]都市仙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嘀并收藏[重生未来]都市仙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