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桃花开,香满城 > 069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1)6000字更新啊!福利啊同志们!

069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1)6000字更新啊!福利啊同志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桃花开,香满城,069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1)6000字更新啊!福利啊同志们!

    069

    听了李桃的话他不以为然挑了挑眉,想当初他为了讨李桃的欢心可专门报了个班儿学厨艺呢。舒悫鹉琻后来在美国,自己懒得去叫外卖便自己在厨房捣鼓,倒也没饿着。这么些年来,厨艺倒是没有退只是懒得自己去做菜了:“你就认为自家老公就除了外卖就不能给你弄出些别的吃的”

    陆城那句话穿入李桃的耳中,顿时小脸都皱到一块儿去了:“陆城,我不想吃方便面——”

    李桃柔软的声线传入耳中,被她这句话逗的呵呵直笑。笑米米伸出手轻轻捏住她的鼻翼两端,在灯光的照耀之下两人显得异常温馨:“你觉着我就只会给你弄那些没营养的东西嘛?”

    她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快,顺手还拍了拍那男人捏着自己鼻翼的手。

    薄唇凑上去吻了吻她的诱人的唇瓣,浅尝辄止。便将她身体扶正倚着沙发垫而坐,将阿玛尼的黑色大衣脱下随意丢在沙发上,白色衬衫随意解开两粒露出小麦色肤色满是不羁,双手插在还未来得及换的西裤口袋内趿拉着拖鞋朝厨房走去。

    刚醒来没多久她倒是觉着有些冷,一把拿起身旁他刚脱下的大衣就往自己身上套。双脚踏入米色家居鞋内,满满都是毛茸茸的触感。她走在厨房前斜靠在厨房推门的框边旁,视线随着陆城的移动而移动。双手环胸,好笑似的看着面前一米八几的男人却围在灶台边认真切菜的滑稽模样:“嗳你还真的做菜啊……能吃吗?”

    将袖口往内卷了几圈儿,转头轻睨了身后悠哉模样的李桃后又将视线重新移回到菜板上的食物上,浓眉一挑俊脸上充分表示了对她刚才那番话的不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她:“难不成你以前没有吃过我做的菜?”

    “我……”她想说些什么辩驳却发现从嘴中吐出来的词只有那简简单单的一个主语。九年前,陆城因为她发奋读书废寝忘食的原因而专门去报了一个美食班,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训练,效果特别棒做出来的菜特别好吃。于森还因为这事儿讽刺陆城变成了二十四孝好男友,结果被陆城一拳给揍了过去。她第一次尝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满脸的不相信,最后还是怕打击到陆同学学习的积极性冒着生命危险去尝的,结果没想到京城来的高干公子哥居然能做出这么一手好菜。

    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一样。

    陆城懒得费时间去想这个小女人的心中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规划为她在回顾着自己以前做的那些美味。娴熟的刀法迅速利落的将本完整的食材切成丁块儿和丝状放在菜板上,伸手打开油烟机的按钮一把扭转灶具上的开关,将食材和米饭放入油锅翻炒在此间还不忘耍帅颠勺和翻锅。将米饭乘出放置一旁,再将蛋打散加入佐料后缓缓倒入油锅,油锅中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

    蛋包饭弄好时李桃还处于神游状态,斜睨了她一眼双眸中满满当当写满了不满。骨节分明的双手打开水龙头开关,水从水管处奔涌出来淋在他的手上感受到丝丝清凉。“你搁那儿想谁呢,从冰箱里面拿点儿番茄酱涂在蛋包饭上”说完随手扯了张卫生纸抹了抹沾在手上的水珠后揉成一团丢入垃圾桶内,双手插口袋还是一副别人欠了他五百万模样的脸色走出了厨房。

    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瞅见陆城一副拽酷脸从她身旁走过,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怎么了索性懒得去想。披着大衣慢悠悠打开冰箱门将番茄酱倒入香喷喷金黄色的蛋包饭上,再从橱柜中拿出勺子往白色餐盘上一放,这才发现居然只有一份儿,揣着疑惑端着餐盘就如饭店小妹一般走了出去。将餐盘往菜桌上一放,一屁股坐在餐椅上素手拖着下巴偏头望着不远处窝在沙发上的陆城:“嗳怎么只有一份儿”

    伸手按着遥控器转换了好几个台都觉得乏味,将开关一按发着光的电视机屏幕瞬间没声。电视机遥控器被无情的扔在沙发的某个角落,旋身长腿朝餐桌那迈去。走到她身旁将她抱起自己坐在餐凳上将她放在自己的双腿上,环手抱住她的柳腰薄唇轻啄了一口她的后颈惹得她一阵酥麻:“我刚回来的时候吃了东西,不饿。”

    突然被横抱起她着实吓了一跳但不过发现自个儿又在那温暖的怀中,心安了许多。素手握住勺柄用力挖了一勺往口里送,唇齿间满满都是幸福的味儿。将饭咽下去后犹豫狼吞虎咽的猴急的要命饭卡在咽喉那儿不上不下,陆城见状连忙端起盛满白凉开的水放到她唇边,双手握住水杯刚好附上了陆城的大手。好不容易才将饭咽下去,想着陆城居然在自己在家痛哭的时候他自个儿还在外吃香喝辣的,说不定还左拥右抱呢。想到陆城那坐拥后宫三千佳丽的模样就心烦,杏眸瞪的圆圆的剜了他一眼,扭过头不理他埋头吃着蛋包饭。

    看着她被那饭给折腾的半死自己也被吓得不轻,看她慢慢恢复常态才安心的将玻璃杯放到一边儿,刚回头就瞅见自家媳妇儿用眼神剜了他一眼,他都觉着自己被那眼神给剜下一块儿肉出来:“怎么了你,那儿眼神想谋杀亲夫还是怎么着。”

    明知故问!

    她继续埋头吃着蛋包饭想象着盘中的蛋包饭就是身后那可恶的陆城,她吃饭就变得特别来劲儿。这股认真劲儿,当番茄酱沾在她鼻尖上都没有发现,转头顶着番茄酱轻哼了一声满是轻蔑的讽道:“谁是夫呢,我才没有你这种老公呢。自个儿出去逍遥快活留我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屋子里面,数羊呢!”尖锐讽刺的话在看到她鼻尖上的番茄酱上磨掉了所有棱角,少了蛮横却多了可爱。

    瞅见李桃鼻尖上的番茄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伸手从餐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巾便帮她擦拭着鼻尖上的异物。唇角向上挑着,难得的心情大好:“哟我不是你老公谁是呢,那儿结婚证上的本儿上除了你之外还写着谁的名儿呢,你那儿户口本婚姻状况上那一栏难道不是标记着已婚?”擦拭干净后心里约莫也明白了李桃那生气的源头,将餐巾纸捏成一团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内:“再者说了,谁告诉你我出去逍遥快活去了,我是打算去玩儿玩儿的可是没人陪我呢。陆太太我可是围着郊区飙车飙了好几圈儿呢,你可别冤枉我。”

    陆城那一脸冤枉的模样倒是逗乐了她,唇角缓缓像上一样。片刻后还是佯装出一副嫌弃的模样,学着他京城的口音倒是学的挺有模有样:“甭理我,一边玩儿去。”

    “哟这北京话说的够棒啊”听着她学着他说话的腔调心情倒是愈发愉悦起来。笑完后俊脸维持着一脸严肃模样,相比较起刚才的一脸嬉戏倒是显得有几分滑稽。但不过那一脸的严肃看着也不觉得膈应,毕竟陆城在公司的时候时常就是那副脸色待人,难得从他脸上看到几分笑容,就算签下了好几亿的单子也只是稍稍勾唇便罢。“媳妇儿,你得相信我,这次我真的没有出去乱混。以前都是于森那孙子带着老子去那儿些个地方的,其实我心里不知道有多膈应。”他想都没想就拿于森当挡箭牌,谁叫于森那孙子是他的发小儿呢。说着说着他咳了咳几声竟然捏着嗓子唱了起来:“我的心里只有没有她,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

    他还没唱完李桃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天知道陆城刚唱歌的时候吓得她差点儿从他的腿上跳下来。陆城唱歌时挺好听的声线挺有磁性的,但不过那是在他处于正常的唱歌水平内。刚才他捏着嗓子学着女人尖细的嗓音,甭说有多怪那声音像极了古时候被阉割了的太监。当然这话儿她不敢说出来,不然她敢保证,陆城立马横抱起她就往卧室走明早儿都起不来床。“陆城你正经一点儿,好歹你也管理着一家那么大的公司。要是让底下的员工看见你那模样,那不都一个个都炸翻了天。”

    说实话,她倒是有惊讶的一点儿,其实她刚才说出那句话就后悔了,她好怕陆城又变成以前那副嘴脸,唇角带着轻蔑和讽刺的笑对他说:“你管的也忒宽点儿吧,我去那儿关你什么事儿,真把自己当作陆太太,什么事儿我都要向你汇报是吧?”

    “难道我底下的职员都是陆太太?”他犯蠢卖萌的样子怎么可以让除了陆太太以外的人看到,笑话!当然陆太太犯蠢卖萌的样子也只有他才可以看见。见她笑脸上也有了精气神采估摸着肚子也不饿,大手又不自觉的掀开她的衣服往里钻。

    后背突然感觉到冰凉这才发觉陆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她后背了,眼看着就解开她bra后面的挂钩扣。她心下一惊,连忙一把抱住了陆城的脖颈,披着的黑色大衣也因为这一幅度稍大的晃动而跌落在地。

    避孕药没有看见去了。陆城这一阵子好几次都没有戴套弄得她每次做完后都提心吊胆的,她是准备去药店买来着,但不过这厮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这几天天天跟在她后面,根本没有机会去药店。

    陆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双眸里面含着深深的阴鹜和戾色,一副等待着她解释的模样。

    她也真是担当的起‘陆太太’这个称号,小两口倒是出乎一致的全将于森当作挡箭牌“呃——你知道于森今天来找我干嘛吗。”

    陆城浓眉一挑面上波澜为起,但心中直冒酸泡,自家媳妇儿在俩人快要翻云覆雨前提起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心里能舒服吗。他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望着他:“所以——”最好于森今儿来他家是做了一件利民利国利社会的大事儿,要不然——他没胆儿抽她媳妇可是他会卯足了劲儿抽死那孙子的。

    “他居然来找我要言开的电话号码!”小脸上的表情已经足够反应出当时她得知这个消息时内心的震撼。陆城倒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他还以为于森是去把马航给找回来了还是怎么着。瞅见自家媳妇儿一脸的兴高采烈他也不好打击:“他是喜欢做这种有挑战的事儿。”

    言开那女人,他只看一眼就知道这姑娘太强大,不是个孙悟空你就别想驾驭这个五指山。那姑娘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于森想去追估摸着也是寻个新鲜,到时候别把自己真的栽进去才是真。

    “是啊是啊,可是我还是把言开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给他了。我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说是我说的,说是他自己查出来的。”她可不敢说是自己爆出来的,除非是活腻了。说完柳眉一挑勾唇一笑,不忘打趣身旁的男人“反正你们京城来的公子哥去查几个电话号码家庭住址不是事儿啊。”

    陆城被李桃这句话哄的心情大好,旁人的敬畏谄媚恭维都抵不过自家媳妇儿的一句赞赏。

    等等——他怎么感觉那句话怪怪的

    耳畔中再次浮起李桃刚才说的那句话,他浓眉一皱转头望向身旁窝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的女人:“李桃,你什么意思呢!你把我当土匪弄呢!”

    ***.

    言开算是彻底折服于那个叫于森的男人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她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她估摸着这事儿和那个叫李桃的女人干系不小。那厮绝对是想报复她,她上次弄了那么一桌‘洗尘宴’让她尴尬,所以弄来这么一个叫于森的怪物来祸害她。

    S市秋风瑟瑟,烦闷的天气弄得她心烦。她这几天刚回国外国名校硕士学历证书还没捂热乎,就奔波在各大招聘单位企业。按道理她这学历工作应该特别好找,可惜她的眼睛长在头顶上眼光不知道有多么高,放眼整个S市都没有几个大企业是她看的上眼。对于商业龙头早已是金融垄断企业的陆氏集团,言大小姐是这么回答的:“我可不想到了你们那儿去当你俩的电灯泡,陆城不得用他那眼神给我杀死。”

    她抱着一叠简历背着双肩包走在街头,黑色卷发高高扎起梳成马尾辫,说是大学生倒是一点儿都不违和。她今儿只画了一个淡妆穿着牛仔裤立领白色衬衫就出了门,十足一副学生打扮。

    傍晚时分正是下班高峰期,街上人潮拥挤。她刚从那一大堆高楼大厦中的一家高级写字楼出来,环境是不错但不过那主管长的太惨绝人寰了,还有那主管旁边的俩人一个个的看着就觉着浑身变扭,身为处*女座的她真是受不了。她受不了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于森

    她猛地一回头玉颜上带着怒意,望向不远处路边儿缓缓行驶在街道上的一辆大红保时捷,骚包的颜色像极了车子的主人,同样的骚包。她沉着脸望着敞篷跑车内带着墨镜的男人,终是走上前去,她的问候礼就是对着他的车轱辘用力踹了一脚:“妈的,你有病吧!”

    她快要气炸了,这几天她都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工作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眼光高,另外一部分就是因为这该死的男人。某天早晨,她正准备出门去面试就看见了公寓门口斜靠在车门上的于森,灰色立领风衣敞开一脸的痞笑和不羁。她婉拒了他要送她去面试地点的好意,并且拐弯抹角对他进行了一番讽刺,没想到那厮越挫越勇。开着车一路尾随在她的身后,时不时的还骚扰她一下。

    如果说仅仅这样她忍一忍就够了,但不过那厮居然在她面试的时候直接抽了张椅子坐在了她旁边儿。起初还是有几个人上前说说的,后来那践人报上了他自个儿的名儿,吓得那公司的高管都来了,点头哈腰满脸谄媚只差没叫几个小姐来招呼他。

    看到言开缓缓朝他走来并猛踢了他爱车一脚倒也不怒,只是慢悠悠的取下墨镜放在手上把玩,一脸的戏谑嘴角仍旧是挂着那副痞笑“咦——小言言你又说脏话”

    对于于森那副欠揍模样她恨的牙痒痒只想一拳揍到那儿俊脸上“老子说脏话干你屁事儿,姓于的你要玩儿你去别处好好的玩儿别来祸害我,你一公子哥不愁吃不愁穿我还被生计所迫得去寻工作呢。”

    “我就想和你愉快的玩耍,别人我都不稀罕。再者说了怎么能说是祸害你呢,只能说是那些面试官的眼睛落娘胎里了,要我是那儿面试官你要是来面试,都甭提面试了都不用面了我直接把你给内定了。不是说什么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政aa府吗,你没找着合适的工作你也不能就怨我啊不是。”他说的一脸冤枉模样,到最后就差点声泪俱下的控诉着言开的可耻行为,弄得言开都怪不好意思的觉得自个儿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我也没有怎么着你啊,我就是觉着你这几天跟在我后面你不累的荒吗。嗳嗳嗳,没事儿吧你,哟——祖宗,您这是要哭还是怎么着呢”

    听到言开温润尖细的嗓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埋在大手上的俊脸露出狡黠一笑。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与S市今天大好的阳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就是觉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被于森这句话逗的噗嗤一笑,笑出声后连忙用素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美眸中透出惊恐还写许些匿着的欢悦。夕阳尚好余霞满满的全部洒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人潮拥挤每个人都步履不停的在街上走着,从未停止过脚步S市这种快节奏的步伐让人们觉得吃力,但不过却实实在在的拥有了存在感。

    在这拥挤的街头,唯独他俩格格不入。拉风的红色敞篷跑车大大咧咧的停在车头惹人瞩目,一旁一身休闲有几分学生模样的女子弯着腰一脸笑意的看着敞篷车内的男子,男子手捂着脸仿佛在哭诉着什么,俊男靓女的搭配在街头总是引人注目,回头率直直飚升。

    于森一抬头咧嘴一笑,不复以往总是挂在唇边的那抹痞笑,倒是有几分情窦初开青涩少年的味儿,那一瞬间言开都仿佛看的有些痴。

    余霞洒在了言开的身上,金黄色的如金子一般颜色加上一张略施粉黛但却依然倾城的玉颜令人感觉仿若仙子。那一瞬间言开身上所有的刺儿、尖儿都收敛了起来,放大般的玉颜全数落入于森的视线之中,唇边的温柔笑意以及她整个人他都感觉不怎么真切一般。

    可能就是那一刻,也可能是很久以前,言开迈着悠闲的步子推开了于森的心门钻入了里面。

    最后言开还是乖乖的上了于森拉风的敞篷跑车,傍晚的微风拂过她额前的透明薄刘海,倒是显得有几分恬静。敛去了所有身上尖锐的刺安静的窝在高级手工定制的车椅上,那一刻于森在想,希望车轱辘下的公路畅通无比他带着身旁的女子驱车行驶下去。

    岁月静好,莫过于此吧。

    在言开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去了国内外享誉盛名的S大——旁边的小吃街。她刚一上车的时候,看他行驶的方向就知道这厮指定是带她去那些个有名的餐馆吃饭,她便连忙叫停说是不想去那些个地方吃东西,便指挥着于森一路向左拐右拐的“嗳嗳嗳右拐,对就是这里。”

    热闹的S市人声鼎沸人潮拥挤游人如织,放眼望去都是成群结伴的大学生,脸上都洋溢着不一样的神采个个都如天之骄子一般。S大旁边的小吃街在S市颇负盛名许多人来S市第一件事就是蹦着小吃街去的,还有人说如果没有去过S大的小吃街就相当于没有来过S市。

    天已经黑了下来,陆地上的人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欢闹的气氛。耀眼的霓虹灯闪烁在不远处,她一蹦一跳的下了车,背着双肩包梳着马尾辫的她,明明早已过了大学生的年龄却感觉融入到了那嘈杂的氛围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桃花开,香满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桥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桥i并收藏桃花开,香满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