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78章

第78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元,哎呀,你怎么又给我洗衣服……”白新羽跑到水房一看,果然见冯东元在哪儿搓他的衣服呢,连他的陆战靴都给刷得干干净净的。

    冯东元头也没回,“没事儿,我今天正好闲着。”

    “我现在洗衣服比你还快,不用你干这些。”白新羽说着就要去抢洗衣盆。

    冯东元拿胳膊一挡,温柔地笑笑,“你又呆不了几天,以后你想让我给你洗都洗不着呢。”

    白新羽噗嗤一笑,“你这话说的怎么跟嫁女儿似的。”

    冯东元笑骂道:“去你的。”

    白新羽撸起袖子,跟他一起洗了起来,“我衣服怎么这么脏?”

    “你问我?”

    “哎,你不知道在雪山那几天……”

    俩人边洗边闲聊了起来,白新羽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三连,那时候他怎么会抱怨在三连累呢,这分明是轻松自在得不得了啊。

    门口突然闪进来一个人,“你在这里啊。”

    俩人回头,进来的人白新羽有印象,就是那个冯东元特别照顾的新兵,半年没见,好像更挺拔了。

    冯东元道:“你找我有事?”

    那人走过来,看了白新羽一眼,又看了看水盆里的衣服,眉毛立刻皱了起来,看白新羽的眼神就不太友善,“没事不能找你吗。”

    冯东元笑道:“我们聊天呢,你洗衣服吗?”

    “不洗。”

    白新羽挑挑眉,“你们一个班?”

    冯东元道:“没有,他在二班。”

    他们也没在意,继续聊着,那小子就在旁边站着,既不洗衣服,也不说话,就盯着冯东元的手发呆,弄得白新羽越来越不自在,洗完衣服就回宿舍了。

    霍乔病还没好,正靠坐在床上一边打点滴,一边跟老沙研究任务资料,白新羽一进宿舍,就听守在旁边的俞风城说:“你当兵这么多年,应该比我懂吧,发着烧能上雪山吗?不是找死吗?”

    霍乔不在意地摆摆手,“我明天肯定退烧了。”

    老沙也说:“等烧退了再说。”

    霍乔瞪起眼睛,“这伙人会等我退烧吗?”

    老沙也瞪着他,“你烧不退就我带队,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真想去送死?”

    霍乔撇撇嘴,“肯定能退的。”

    “就算退了短时间内也有复发的可能,小舅,这趟你别去了,太危险了。”俞风城把他手里的资料压了下来,认真地看着他。

    霍乔看了看四周,炊事班的人都去忙了,屋里只有雪豹大队的,他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知道我们这次面对的是什么人吗?上面已经确定是南非雇佣兵,这些雇佣兵是在美国受训的,除了我,这个队伍里没有人跟美国佬训练出来的兵交过手,韩卓和另外两个副队长都远在千里之外,有任务在身,更不可能回来带队。老沙,不是我不信任你,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是没有,而且我也不能让你承担这次的战损比。你听说过特种大队的副队长因为感冒不出任务的吗。”

    老沙粗声道:“那得分什么情况,发着烧上雪山,你还下得来吗。”

    霍乔拍拍他的肩膀,“我都说了,明天肯定退了。”

    “你……”

    俞风城看着霍乔,眼中满是担忧。

    白新羽在一旁听得也挺忧心的,如果霍乔不带队,他们的损失肯定会加重,但如果霍乔的感冒还不好,也是坚决不能上山的,这次的任务还没出发,已经是危机重重了。

    其他人还想劝,霍乔挥手制止了,“行了行了别说了,我心里有数。”

    俞风城烦躁地扒了扒头发,起身走了,白新羽连忙跟了上去。

    “风城。”

    俞风城走到凉亭处,一屁股坐了下来,深深叹了口气。

    白新羽跟着坐下了,“当兵的哪个没有倔脾气,劝是劝不动的。”

    俞风城握紧拳头,“如果到时候他还没好,我死都不会让他上山的。”

    白新羽拍拍他的肩膀,“大家都会阻止他的。”

    俞风城点点头。

    白新羽假装漫不经心地说:“你跟副队感情真好啊,你们算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吧。”

    “也不算,他在我家住了三年吧,但很多东西都是他教我的,怎么学习,怎么打架,如何做人、做事。”俞风城的目光飘向了远方,“我大部分的观念和想法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我小舅塑造出来了。”

    “所以你就一直以为他目标。”

    俞风城耸耸肩,“不止我,家里的小孩儿都被教育着要以他为榜样,但我跟他是最亲的。”俞风城口气中有一丝得意。

    白新羽心想,他要怎么跟一个人的“人生导师”竞争地位啊,再说这究竟有什么好竞争的,他笑道:“那跟我哥差不多嘛。”

    俞风城皱起眉,毫不客气地说:“别总拿我小舅和你哥比。”

    白新羽瞪起眼睛,“你什么意思啊。”

    俞风城冷哼一声,“我小舅是保家卫国的军人,为了守卫这片疆土,不知道流过多少血汗,你哥?不过是个市侩风流的商人,有什么可比的?”

    白新羽腾地站了起来,他怒道:“你他妈会不会说话!对,我哥在这方面比不上副队,可对我来说他也是我从小崇拜的人,他又精明又厉害,一大家子的生计都是他在扛着,在你眼里副队是你的目标,可在我眼里我哥也是谁都比不了的。”

    俞风城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他冷笑道:“你把简隋英当目标,结果你成他了吗?你除了学了一身游手好闲的本领,还学什么了?如果你不来部队,你一辈子也就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是部队改造了你,不是你那个哥。你看看自己,再看看我,你还觉得你哥能跟我小舅相提并论吗?”

    白新羽感觉俞风城的话夹着刀子,深深地把他刺伤了,他万万没想到,他心底无比崇敬的大哥,在俞风城眼里什么也不是,甚至不配跟霍乔比较,更让他难过的是,同样是把人当偶像,俞风城成长得那么完美,他却像棵营养不良的歪脖子柳,这么一比,简直就像他把他哥的分数拉低了,对于俞风城说的话,他竟然没法反驳,就算他现在改变了,也没法抹杀以前的那个自己的存在,在俞风城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瞧不起他吧,瞧不起他哥,更让他无法忍受。他紧紧握着拳头,眼圈都红了,腹腔翻滚着一股怒火,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

    俞风城看他伤心愤怒的样子,也有些后悔,拉住他的手,“好了,别吵这个了,我……”

    白新羽狠狠甩开他的手,口不择言地讽刺道:“至少我哥没把我教育成同性恋,你呢?这也是你小舅教你的吗?还是说霍乔自己就是同性恋,你成天小舅这小舅那的,你不会喜欢他吧?是不是这也是他教……”

    白新羽说不下去了,因为俞风城的表情好像要吃人。俞风城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到了树上,眼中闪动着熊熊怒火,整个人好像暴躁地野兽,随时可能把人吞进肚子里,他寒声道:“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

    白新羽也不甘示弱地掐住他的脖子,“你他妈的又胡说八道什么?你才不配说我哥。”这些天来压抑着的猜忌和妒意在瞬间爆发了,他脑子嗡嗡直响,肚子里的话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至少我哥没教我喜欢男人,霍乔教你喜欢自己的亲舅舅了吗?!”

    俞风城眼里一片血红,一拳击在白新羽的腹部,白新羽只觉得一阵剧痛,好像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他大吼一声,一把抱住俞风城的腰,把他扑倒在地,铁锤一般的拳头狠狠砸向俞风城的脸,俞风城用手一挡,小手臂被震得发麻,白新羽另一只拳头也过来了,正打在俞风城的脸侧,他脑袋顿时就有些发懵,他飞起一脚把白新羽踹了下去,然后迅速爬起身,又给了白新羽一脚,白新羽也从地上跳了起来,在朝他狠扑了过去。

    俩人都在盛怒之中,完全打红了眼,毕竟是最严酷的特种部队里训练出来的,格斗技能都是一等一的精湛,但白新羽还是逊了俞风城一筹,等一帮人过来劝架的时候,白新羽已经挨了几拳几脚,俞风城也没好到哪儿去,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他妈的的兔崽子,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干架!”许闯第一个冲了上来,一脚把俞风城踹翻在地,然后抱住了白新羽的腰,和陈靖合力把发疯一样的白新羽按在了地上

    老沙几个人把俞风城也给拽开了,期间也挨了不少冤枉拳。

    一群人扯了半天,终于把俩人拉开了,他们隔着好几米远,依然怒瞪着对方。

    白新羽大骂道:“俞风城我艹你大爷!”他一张嘴,腮帮子疼得他眼泪都飙出来了。

    陈靖啪啪闪了他两耳光,厉声道:“闭嘴!”

    霍乔也赶了过来,一脸阴翳地看着两人,气得咬牙切齿,“你们俩嫌不嫌丢人?啊?!叫人看到雪豹大队的就这素质?”

    许闯寒着脸,“关禁闭去。今天的事谁都不许往外说,赶紧撒了。”

    俞风城已经冷静下来了,他深深看了白新羽一眼,转身走了。

    白新羽眼圈酸涩,嘴唇颤抖,被陈靖硬拖着走了,走了没多远,他就一把抱住陈靖,委屈地哭了起来。

    陈靖还在气头上,被他这么一哭,也无奈了,“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你。”

    白新羽呜咽着说:“班长呜呜呜呜,我操他大爷……”

    陈靖拍拍他的背,“够了啊你。”

    许闯狠狠拍了下他脑袋,“你还操谁你,混蛋玩意儿,脸都被你丢尽了。”

    白新羽哭哭啼啼地被扔进了禁闭室里,当门关上的一瞬间,心理剥离考核时的恐怖记忆顿时袭上心头,他立刻顾不上哭了,大叫道:“连长,班长,要关我几天啊!”

    许闯没好气地说:“这辈子别出来了。”

    陈靖小声说:“三天吧。”

    许闯怒道:“别求我,滚犊子。”

    “连长……”

    声音渐渐远去了,四周只剩下黑暗和死静。

    白新羽靠坐在墙角,一摸脸,眼泪鼻涕一把,他心脏一疼,但却哭不出来了,现在四下无人,他哭给谁看啊,又没人心疼。他咣咣地拿脑袋撞着墙,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那么冲动,他究竟是因为他哥被人瞧不起,还是因为嫉妒霍乔,已经说不清了,应该说多有吧,他一肚子的怨念憋了太久了,只是没机会说、也不敢说,今天的事,正好给了他一个发泄口,他就彻底爆发了。

    刚才他打了俞风城几拳?三五拳吧,还踢了好几脚,真后悔没多揍几下,俞风城的拳头也没留情呢,混蛋玩意儿……下手真狠啊。

    白新羽慢慢躺倒在地上,被揍过的地方现在疼得他脑门子突突直跳,好像身上都要散架了,其实这跟他受过的那些训练相比也算不了什么,可因为是俞风城揍的,所以真是格外疼……他吸了吸鼻子,四周的黑暗和孤寂让他有种要窒息的错觉,他不仅想起那次的考核,他到底是靠着什么撑到最后的?俞风城肯定是其中一个原因吧,现在想想,真的值得吗?俞风城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喜欢他,下手还他妈这么狠,说他舅舅几句是戳他痛脚了吧……

    俞风城真的喜欢霍乔吗?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然后俩人就打起来了。

    白新羽抱着脑袋,用力大吼了两声,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等从这里出去了,他一定要找俞风城问个清楚,他这性格原本也不是能藏得住话的人,索性说开了干净利落!

    有了上次的经验,白新羽在小黑屋里显得淡定多了,而且这次的禁闭不严格,他还带着手表。他看着时间,两天半不到,禁闭室的门就打开了,一道光射了进来,他赶紧用手挡住了眼睛。

    陈靖靠在门口,“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赶紧出来吧。”

    白新羽跟着陈靖走了出去,眼睛一时还无法适应光线,只能半眯着,他抓着陈靖的袖子往前走,小声说:“班长,你别生我气了。”

    陈靖道:“这件事不该我生气,我早已经不是你的班长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班长。”

    陈靖叹了口气,“新羽,你和风城的关系,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有一点,你们之间无论出现什么矛盾,都不该发生直接冲突,往小了说,这只是闹点别扭,往大了说,你们是要一同上战场的战友,任何不安定因素在战场上都是要严格杜绝的,那可是生死攸关的地方,你们这么一闹,其他战友能安心吗?”

    白新羽低声道:“班长,我错了。”

    “你跟我认错没有用,这次的事可大可小,就看副队怎么评判了。”

    白新羽点点头,想起霍乔,心里一阵难受。他对霍乔本人是没有任何不敬的,甚至跟雪豹大队的大部分人一样对他很佩服,可他不知道这回还怎么自然地面对霍乔了。都是俞风城这个傻逼的错。

    回到宿舍一看,果然大家都在收拾东西了,俞风城一抬头,俩人打了个照面,均是微微一愣,然后都别开了脸。

    白新羽看着俞风城肿起来的脸,就可以想象自己的脸是什么德行了,他也懒得照镜子了,匆匆收拾了行李。

    霍乔背上装备往外走,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说道:“等这次任务结束了,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白新羽闷闷地嗯了一声。陈靖既然说大部分人都知道,那么霍乔肯定也知道,不知道霍乔是怎么看他们的,怎么说,霍乔也是俞风城的长辈呢……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烦死了。

    白新羽去跟武清、冯东元和钱亮告了别,这次几人都平静多了,没有像半年前那么伤感,但他们眼中的担忧却更甚了。

    冯东元不厌其烦地叮嘱着:“新羽,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白新羽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自己的命我能不小心吗。”

    武清表情严肃地说:“这次的任务听上去就很困难,没用的话我就不说了,祝你平安。”

    白新羽用力点点头,“武班长,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栽培。”

    武清笑了笑,“去吧。”

    白新羽依依不舍地看了他们一眼,扭身上了直升机。

    落座之后,白新羽偷偷看了看俞风城,他们俩平时总是坐在一起,现在却几乎隔得最远,他在心底叹了口气,经过两天黑暗里的思考,他人也冷静了很多,找机会把话说清楚吧,他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心悬在嗓子眼儿的滋味儿一点都不好受,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这么难受,那更是不值得,要是俞风城真的没把他放心上,他……他也不是贱骨头,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俞风城究竟喜欢谁这个问题上,俞风城只能喜欢他,或者俩人拜拜。

    燕少榛坐了过来,递给他半颗橘子。

    白新羽接过来,直接扔进了嘴里,结果他太高估自己的食道,那半颗橘子把他呛着了,他顿时咳得脸通红,燕少榛无奈地笑笑,给他拍着背,白新羽扒着他的胳膊,那手指头指着他,“你……咳咳……你想谋杀啊……”

    “我要是想谋杀,也不会用橘子啊。”燕少榛递给他,“来,顺一顺。”

    俞风城在机舱对角线的位置坐着,听到声音,身体和脑袋都没动,单单是眼睛斜了过来,冷冷地盯着他们。

    燕少榛抬头朝俞风城微微一笑,转身又去顺白新羽的背去了,俞风城眯起眼睛,拳头握得咯咯响。

    白新羽不放弃地把橘子吃了下去,喝了几口水,才缓了过来,“你从哪儿来的橘子?”

    “一个炊事班的老乡给的。”燕少榛笑笑,“你不是嫌自己晒黑了吗,吃这个美白。”

    白新羽嗤笑道:“那我要吃下一个昆仑山的橘子才能白回去。”

    “不用白回去也挺好的。”

    白新羽看了他一眼,总觉得那笑容有点儿不太对,不过他也没多想,低声道:“你是不是想来打听我为什么和俞风城打架?别问,我不会说的。”

    燕少榛失笑道:“你觉得我会猜不到吗。”

    白新羽斜睨着他,突然想起来就是这小子跟他嚼舌根,自己才会疑神疑鬼的,如果不是燕少榛告诉他那件事,就他这脑子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往哪个方向想,不过,他也该感谢燕少榛,否则他还要蠢到什么时候啊。他轻咳一声,“哦,也是。”

    燕少榛凑近他,轻声道:“不过我确实没猜到你们会真的打起来。”

    白新羽皱起眉,“你这口气听着怎么这么幸灾乐祸呢。”

    燕少榛眨巴着眼睛,“有吗?”

    白新羽烦躁地搓着手,“别跟我提这个了,烦。”

    燕少榛拍拍他的肩膀,“想倾诉的时候可以找我聊聊,随时恭候。”

    白新羽敷衍地笑笑,“行。”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你们俩好不了多久。”

    白新羽挑眉,“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由于俩人坐在机翼的位置,噪音特别大,几乎要贴着脸说话,旁边的人看起来尤为亲密,俞风城如坐针毡,几次想过去,却又生生忍住,表情越来越难看。

    燕少榛神秘一笑,“你在他心目中,永远比不上副队,你受得了?”

    白新羽脸色微变,紧抿着唇线,心里相当不舒服。燕少榛说得没错,就算俞风城对霍乔不是那种感情,他的地位也拼不过霍乔,这不是受不受得了的问题,而是……他凭什么受呢?他为什么要他妈的跟一个人的舅舅竞争啊!也许就像燕少榛说的那样,他们俩长久不了,他甚至不知道有一天离开了雪豹大队,俩人会何去何从,可是难道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吗?他不甘心啊,他这辈子第一次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为什么要碰上这么糟心的事儿?

    白新羽抱住了脑袋,心乱如麻。

    飞机降落在了一个边防基地,他们一下飞机,一阵风雪袭来,吹得人脸颊生痛。寒冬彻底降临了,这时候的昆仑雪山,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作者有话要说:满意你所看到的吗?(总裁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