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86章

第8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饭完后,白新羽把燕少榛送去了部队,自己也回了家。

    他没喝几口酒,大脑很清醒,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以后还是和燕少榛适当保持距离吧,反正燕少榛平时呆在部队,他也忙,估计见面的机会不多,感情这东西一来二去就容易淡,他始终觉得像燕少榛那么聪明的人,不会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洗完澡,他坐床上看书呢,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是雪豹大队打过来的,不知怎么的,他直觉这是俞风城打来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果然,那天传来了俞风城微醺的声音,俞风城的声音本就好听,此时被酒气晕染,更凭添了一份慵懒地性感,“新羽,你干嘛呢?”

    “睡觉。”

    “这个点儿你不会睡觉的。”

    “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

    “有事。”

    白新羽耐着性子,“说。”

    俞风城道:“新羽,我军校的事办妥了,只等九月开学,我会把手里的事处理完,争取提前回去。”

    白新羽冷淡地说:“哦,恭喜。”

    俞风城低笑道:“老公要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白新羽倒不至于因为这句不要脸的话脸红,但这句话却让他突然想起了俩人在野外生存训练时玩儿的那次“野战”,不知道是不是今晚螃蟹吃多了,想到他们在山洞里翻云覆雨,他感到身体有些发热。他把脑海中的那些画面压抑了下去,皱起眉,“耍酒疯耍到长途电话上来了?别再浪费我时间了。”说着就要挂电话。

    “别挂!”俞风城叫道:“你挂了我还会打,除非你以后都不接雪豹大队打来的电话了。”

    “操,你发什么疯。”

    “没疯,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俞风城轻声说:“你见到燕少榛了吧,你们吃饭了吗,喝酒了吗,聊天了吗,你能不能不要理他?”

    白新羽看着自己的脚丫子,试图分散注意力,“俞风城,你他妈管得比机场跑道都宽了,你没忘了咱俩已经分了吧,还是喝个酒你就以为自己穿越了。”

    “分?我可没同意。”俞风城叹了口气,“上次净在你面前装孙子了,其实我装得不好,那不是我的性格,我这辈子就没跟谁服过软,下次我还是把枪给你,你看哪儿顺眼打哪儿,哦,把我的命根子留着就行,不然拿什么操你得直叫啊。”

    “操你大爷俞风城!你他妈耍个屁的酒疯!”

    俞风城低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声音居然有了一丝哭腔,“我不和你分,死都不分。”

    白新羽拿着手机的手一抖。

    “新羽,你知道……我最恨自己什么吗?”俞风城打了个酒嗝,喃喃道:“我曾经想过,我把你带进雪豹大队,我决不让你受伤,谁要是伤着你,我会把他撕碎了,可你却因为我受伤……我还……我还走了……”俞风城的呼吸声都有一丝颤抖,“想一想,你嘣了我的心都有吧,这哪儿是装孙子能解决的问题呢。我妈问我为什么突然提前回来上军校了,我说我回来追媳妇儿,白新羽,我会把你追回来的,你是我的人,谁都抢不走。”

    白新羽咬牙道:“滚犊子吧你。”他挂了电话,把手机摔床底下去了。大概俞风城上次真是太能装了,他都差点儿忘了俞风城是多不要脸的性格,这一喝酒又暴露了,气得他手都发抖。他真想雪豹大队给俞风城装个专线,然后他可以拉黑了,但是那电话是固话,陈靖他们打来也是这个号码,这可真像节日彩蛋啊,也不知道接了之后听到的会是谁的声音。算了,以后还是听到俞风城的声音就直接挂吧。

    那之后的一个月,俞风城很老实的没给他打电话,他和燕少榛一个月内只见了一次,俩人都很忙,但燕少榛每天短信不断,居然真的是在追他的架势,白新羽生平第一次被男人追,弄得好不尴尬。

    三月上旬,白新羽迎来了一个让他高兴不已的消息,冯东元退伍了,为了准备今年六月的高考,他要回家闭关冲刺去。白新羽不让他回家,他家事情多,回去肯定没法安心学习,就怂恿他来北京。

    冯东元在电话里犹豫半天,“我去北京干吗呢。”

    “来找我啊,我有空房子让你住,你一个人住,没人打扰,才好学习呢。”

    冯东元不好意思地说:“那多麻烦你啊,再说你房子不租出去吗。”

    “麻烦什么啊,我房子一直空着,我怎么可能租给不认识的人住,你来了正好帮我看看房子,我闲的时候过去跟你吃个饭、聊聊天,也不会太闷了,多好啊。你家平时亲戚多,又要干活,你还哪儿有时间学习。”

    冯东元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但还是很过意不去,“那……那……”

    “别‘那’了,让连里把火车票给你报销到北京的,你这么定了吧。”

    冯东元小声说:“新羽,谢谢你。”

    “多少年的兄弟了,还说什么谢,我等着你来啊。”白新羽心里那个高兴,这帮战友,除了陈靖,他就最想冯东元了,跟冯东元在一起最舒服,他当了一圈兵回来,跟以前的朋友都没共同语言了,燕少榛又忙,他真希望冯东元能赶快来北京陪陪他。他现在觉得,要是能左拥班长,右抱东元,那他就再也不会觉得寂寞了,光是这么想一想,就够他乐半天的,可是乐完了,他又感到有些空虚……

    几天后,冯东元到北京了,白新羽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北京站,终于在出站口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拼命挥舞胳膊,“东元,这里!”

    一年多不见,冯东元几乎没什么变化,清秀的五官,温和的笑容,还是一样地暖人心扉,白新羽现在还能时常想起他从上铺伸出个脑袋叫他起床的样子。

    “新羽!”冯东元扛着两个大帆布包,朝他跑了过来。

    白新羽上去接过一个包,俩人用力抱了一下,心里都兴奋不已。白新羽笑道:“靠,你带什么东西啊,把三连搬回来了啊。”

    冯东元拍了拍包,“都是特产,我估计你好久没吃,也该想了。”

    白新羽搂着他的脖子,一语双关地说:“想死我了。”

    冯东元笑得阳光灿烂,“北京真暖和啊,北京真繁华啊。”

    “第一次来?”

    “嗯。”

    “不急,我会带你好好转转的,其实好多你听说过的景点,我都没去过,改天咱们一起去。”

    “啊?你为什么不去啊?”

    “就在你家门口你反而没兴趣了。”

    冯东元大笑道:“我明白了。”

    “走,上车。”

    白新羽带冯东元往他二环那个公寓开去。一路上,冯东元好奇地看着街上的风景,不停赞叹着,“我真想来这里上学了,大城市真好,真漂亮,工作机会也多。”

    “当然了,所以我才让你来北京嘛,你毕业之后不用愁工作的事,我肯定给你解决了。”

    冯东元笑笑,“新羽,你越来越厉害了。”

    白新羽不好意思地说:“拉倒吧,别夸我。”

    冯东元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新羽,你……”

    白新羽故意动了动肩膀,“没事儿,早就好了,平时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就好,但是你的声音比以前低沉了。”

    白新羽轻咳一声,“我这是变声了。”

    “你都几岁了还变声。”

    “我是妙龄啊,我现在的声音比以前不是更有男人味儿了吗。”

    冯东元噗嗤笑道:“那倒是,这样也挺好的。”

    俩人聊起了三连的事,这一年三连又发生了很大改变,听说许闯要提副营了,梁小毛和大熊分别提士官了,以前懵懵懂懂的新兵,现在都成了厉害的老兵,白新羽听得很是欣慰。

    冯东元高兴地说:“我当兵这几年,攒了一点钱,第一年的学费应该够了,以后靠奖学金和打工,肯定能把大学读下来,虽然晚了几年上学,可我一点也不后悔,”

    白新羽道:“你做什么都努力认真,肯定能成功的,留在北京吧,咱兄弟俩一起奋斗。”

    冯东元用力点点头。

    把冯东元送到公寓,他一进屋就惊呆了,“这么大的房子,就……就给我住吗?”他虽然对房价没太有概念,但也知道北京房子贵,二环的高级公寓,里外都透着一股“贵”,让他感到特别局促。

    白新羽把他推了进去,看着冯东元无措的样子,固然有种包养小情的错觉,忍不住笑了。

    “新羽?”

    白新羽笑道:“空着也是空着,你住吧,附近有超市、地铁,这里安静,生活也方便,最适合考前复习了。”

    冯东元为难地说:“我就一个人住这种地方?”

    白新羽眨巴着眼睛,“你想让我陪你住你就说呗。”

    冯东元噗嗤一笑,“看你方便吧,你要是住这儿,两个人的饭比一个人的好做。”

    “我会来陪你的,我上班的地方离这里近,要是路上太堵我就不回家了。”

    冯东元憨笑道:“好。”

    白新羽帮他整理完行李,又带他去吃了饭,回家的时候,扛回一大包特产,这些东西他真是好久没吃了,晚上回去嗑巴旦木去。

    北京的天突然就热了起来,这种天让人的心特别容易浮躁。白新羽写论文写得头晕眼花,为了准备答辩,公司也暂时不去了,天天憋在房间里查资料,这期间他为了静心,手机一直关机,当兵的经历锻炼出了他那股韧劲儿,不把事情做完坚决不罢休,有时候碰上什么难题,他都会想起在昆仑上他们连续两天两夜雪山奔袭追敌的经历,那让他觉得,熬过了那一关,就再没什么苦是他吃不了的了。

    熬了一个多星期,论文终于定稿了,发给导师了,他也累出了青黑的眼圈。

    李蔚芝端了一碗莲子羹给他,温柔地摸摸他的头,“累了吧?”

    “啊,没事儿,总算把论文搞定了。”白新羽伸了个懒腰,心里舒坦不少。

    “写完了就好,前两天有个小事儿,怕你分心就没跟你说。”

    “哦?什么事儿啊?”

    “你有个战友把电话打到家里了。”李蔚芝道,“问你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是不是出事了,我说你忙论文呢,他就挂了。”

    白新羽奇道:“我没把家里电话给过战友啊。”会是谁呢,难道是燕少榛?还是……俞风城……

    “那就奇怪了,那个人声音听着有点虚弱,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白新羽皱了皱眉,拿起手机开了机,蹦出不少未接来电和短信,确实有雪豹大队打来的,他直觉那通电话是俞风城打的,别的战友不会把电话打到他家里,只有俞风城才会想办法查他就家电话吧。可是,找他干什么呢?想到他妈说那人的声音有点虚弱……恐怕是训练累了吧,要是真有什么事,就不会轻易挂电话了。可是,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安,想了想,是把电话打了回去。

    传达室的人找陈靖过来接了电话,白新羽笑道:“班长,是我。”

    陈靖道:“新羽啊,你怎么关机了好几天?我们都联系不到你。”

    “我忙论文呢,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陈靖欲言又止,“……现在没事儿了。”

    “怎么了呀?”

    陈靖犹豫了一下,叹道:“前几天……风城受伤了。”

    白新羽的心咯噔一下,狠狠漏跳了一拍,他喘了口气,故作平静地说:“受伤了?严重吗?现在怎么样了?”

    “当时不知道严不严重,所以急着联系你,只是没联系上……现在稳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执行一个任务,风城吸入了有毒气体,送去医院抢救了,现在没事了,不过当时……看着挺危险的。”

    白新羽脑子一片空白,足足愣了四五秒钟。

    “新羽?你没事吧?”

    “呃……”白新羽一直最害怕听到的,就是谁谁谁受伤的消息,因为这在雪豹大队几乎是无法避免的,虽然每次打电话,他们都不说,但是不说只是不想让他一个已经离开的人平白操心,并不代表不存在。

    陈靖叹了口气,“其实进医院什么的,早就是家常便饭了,风城这一年多,大伤小伤没有十处也有八处了,但他从来不跟你说,一般他不频繁给你打电话了,多半是在医院……那天我们是不知道毒气的严重性,把真的出大事,所以觉得应该通知你一下,是我决定通知你的,还好后来问题没我们想象的严重。”

    白新羽声音有点发颤,心脏传来一阵密密麻麻地刺痛,“没事……就好。”如果俞风城真的出事,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他完全无法想象,那么强悍的男人会残疾、或者死的可能,完全无法想象。

    大概是传达室没人,陈靖的话变得多了起来,“风城马上要回北京上学了,你知道吗?”

    “知道。”

    “嗯……你们……”陈靖欲言又止。

    白新羽知道,陈靖肯定对他们之间的事很好奇,陈靖虽然能忍住不八卦,但毕竟是个凡人,凡人都有好奇心,不过这一点他就无法满足亲爱的小班长了,他勉强笑了笑,避重就轻地一句,“结束了。”

    陈靖听到这句,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听说东元现在在北京复习高考呢?”

    “嗯,是啊,我让他考北京的学校呢,以后能一起有个照应。”

    “我真替东元高兴,上大学一直是他的理想,帮我给他捎个话,祝他成功。”

    “一定。”

    挂了电话后,白新羽依然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全是俞风城躺在医院,用手机一遍遍拨他手机却不通,最后打了个他家里电话,却是他妈接的……那个时候的俞风城,在想什么呢?如果俞风城当时真的……真的那个了,他会……

    “新羽?你没事吧?”李蔚芝担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这几天累着了。”

    “妈,我没事。”白新羽笑道:“妈,我睡一觉,你先出去吧。”

    “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跟妈说啊。”李蔚芝三步一回头地出去了。

    白新羽躺倒在床上,半天回不过神来,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过头了,俞风城明明已经没事了,他在这儿瞎想什么呀?他自离开雪豹大队的那天起,心里一直有一块阴影,那块阴影是对那种危险生活的担忧,因为他自己就是受伤退伍的,见识了残酷的死亡,他无法不担心这种残酷降临到自己在乎的人身上,而因为眼睛看不到,身在千里之外,这种担忧就更甚。这次听到俞风城吸入有毒气体,他那一瞬间就有种“噩梦成真”的错觉,虽然转瞬即逝,但那浑身发冷的感觉他现在还忘不了。

    他深吸一口气,拿着手机,翻出了俞风城的手机号,犹豫着要不要回拨,盯着那号码看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最后还是把电话扔到了一边。

    俞风城没事就好。爱情没了,战友情谊却永不湮灭,他只希望俩人安稳地度过各自的人生。

    电话在这时却突然响了起来,白新羽一个猴子捞月,抓过了手机一看,竟真的是俞风城打过来的,他无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这该叫心有灵犀吗?他叹了口气,接下了电话,“喂?”

    “喂,干嘛呢。”俞风城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既不像上次醉酒那么欠揍,也不像他妈说得那么虚弱,白新羽好像都能想象他靠在墙上,拿着电话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好像俩人只是异地情侣,打着日常的电话。

    白新羽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写论文。”

    “还没写完?”

    “快了。”

    俞风城想了想,“我想你了。”

    白新羽忍了忍,终究没有问他身体怎么样了,就当做他不知道吧,他不想对俞风城付出额外的关心,惹对方误会,可是,一想到电话那头的俞风城,也许现在正躺在医院里,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双目失神地看着天花板,他就感觉呼吸变得异常困难。他知道,在基地是不可能打手机的……

    俞风城轻笑道:“每次我说我想你,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想你。”

    白新羽轻声道:“我还要写论文呢,挂了。”

    “别挂。”俞风城低声道:“陪我说两句话都不行吗,我们好歹还是战友呢,你就这么对战友啊。”

    “……你想说什么?”

    “我给你说说我这次的任务吧,保密部分就不说了,我们……”

    “我不想听。”白新羽一口打断他,他不想从那只言片语里,拼凑出俞风城受伤的经过。

    俞风城沉默了一下,柔声道:“那你想听什么?”

    白新羽也沉默了。

    “你又想说,我们无话可说吗。”俞风城声音颤了颤,“我们以前有说不完的话,什么时候开始无话可说的?白新羽,要是没得说,是不是直接做比较好?真后悔上次回北京,没把你压床上办了,说不定能让你回心转意得快点。”

    白新羽眼圈微红,“放屁。”

    “我好想你,真的想……你一点儿都不想我?我不信。”

    “俞风城,你他妈磨叽什么。”白新羽几次想挂电话,想到俞风城可能躺在病床上,又狠不下心,他安慰自己,好歹是战友,好歹是战友。

    “我就是想跟你说会儿话。”俞风城笑了几声,却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边咳还边调笑着说:“说实话,被我上过的,还没有不想我的呢,不过我不稀罕,我只要你想我就够了,新羽,你说句话哄哄我不行吗,就一句。”

    白新羽哑声道:“我真的……有事,要忙。”

    俞风城顿了顿,小声说:“要是我死了,你也不会想我吗?”

    白新羽心脏如遭钝击,不知道如何回答。

    在他沉默的时候,他听到了电话那头俞风城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半晌,俞风城用极低的声音说:“你忙吧,挂了。”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白新羽一手捂住了眼睛,当真是心乱如麻。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月快要熬完了,胜利在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