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93章

第93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WXC`P``P`*WXC`P`  车里陷入了长达五六分钟的沉默,冯东元坐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新羽突然打开音乐,笑着说:“来听听这个,是我一个玩儿乐队的朋友自己录的。”说着跟着那摇滚乐又摇又晃地唱了起来。

    冯东元伸手把音乐关了,小声说:“新羽,其实你和风城的事,我们在库尔勒军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一点了。”

    白新羽把车停在了路边,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冯东元,轻轻撅起嘴,“原来你那么早就看出来了啊,我还觉得我们藏得挺好的。”

    “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你们俩……怪怪的,但是我是小地方的,没见过那个……”冯东元抓了抓头发,“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就是挺意外的,因为一开始,你们俩好像不合来着。”

    白新羽想到俩人刚开始那两个月的相处,确实够乌烟瘴气的,后来怎么就变味儿了呢?他都忘了,他曾经特别讨厌和害怕俞风城。他笑了笑,“过去都过去了,今天吓着你了吧?”

    “没有。”冯东元想了想,也笑了,“俞将军确实有点儿吓着我了。”

    白新羽嘟囔道:“不愧是俞风城的爹,横竖不正常。。”

    冯东元眨巴着清澈的眼睛看着白新羽,特别小心翼翼地说:“你和风城吵架了吗?”

    白新羽看着他谨慎的样子,都有点不忍心了,恐怕对于冯东元来说,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本来就够离经叛道了,今天又被俞晨光吓得够呛,纯朴的心灵有点儿承受不住了,他叹了口气,笑道:“也不算吵架,我跟他掰了。”

    “那他为什么把你的名字写在背心儿上?”

    白新羽僵了僵,平静地说:“他还有个人刻在心上呢,写在背心儿上算什么。”

    冯东元露出了然的表情,“新羽,咱们是朋友,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白新羽抱着他的脖子使劲晃了晃,“我东元真好。”

    冯东元嘿嘿一笑。

    白新羽抬起头,戏谑道:“你不怕我是同性恋,看上你了?”

    冯东元摇摇头,诚实地说:“我觉得你看不上我。”

    “我为什么看不上你?”

    “你长得也好,家世也好,风城那样的才……呃,反正,不会喜欢我的。”

    白新羽捏了捏他的脸,逗他道:“那要是真看上了怎么办啊?”

    冯东元脸有点儿红,“不……不能吧……”

    白新羽低笑道:“逗你的,我本来就不喜欢男人。”

    “啊?那风城……”冯东元不解地看着他。

    白新羽想了想,“应该是在部队憋坏了。”

    冯东元将信将疑。

    “走,小爷带你见见世面去,说,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我给你叫几个出来。”

    冯东元一听,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们回去吧,我晚上还有点工作要处理。”

    “处理什么呀,明天再说,你这马上是大学生了,大学就是用来谈恋爱的,我给你介绍几个。”

    冯东元用力摇头,“不行,我现在不能谈恋爱。”

    白新羽噗嗤一笑,“为什么不能?”

    “我……我现在没工作没钱,女孩子跟我在一起受苦……新羽,别闹了,咱们回家吧。”

    白新羽捏了捏他的下巴,“等咱们东元成熟起来了,肯定有一堆好女人争着要嫁给你。”

    冯东元害羞地笑了笑。

    把冯东元送回家后,白新羽沿着二环绕了一圈,又绕了一圈,他心情太烦躁,顺手买了包烟,他已经很久不抽烟了,一抽就会想起俞风城怎么让他戒烟的,他抱着一种“以毒攻毒”的心态,硬是抽了起来,结果肺里太久没接收尼古丁,反而有些不适应,抽了几口他就扔了。

    都说部队改造人,他确实被彻底改造了,从生活习惯到作风,再也挥不去军人的影子,有时候他也会有些后悔离开部队,不过想一想,他没读军校,想转军官几乎是不可能的,几年之后,他必须退伍,早一点退也是件好事,他父母能安心,他也能有足够的时间铺设自己的后路。

    他原本以为,离开部队后,他和俞风城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没想到都一年多了,俩人还没扯白清楚,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什么东西留在部队了,怎么都带不走了。

    第二天上班,他跑到他哥办公室就坐下了,冲着他哥一阵讨好地笑。

    简隋英斜睨着他,“干什么呀大清早的,这么谄媚,一看就没好事儿。”

    “哥,有好事儿,我昨天见了一个人。”他把徐总的事说了。

    简隋英挑眉,“哦,不错啊,这人倒是真能帮上忙,不然这种类型的公司我也没做过,还真有点儿不好下手,这个徐总是谁介绍给你的?”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小声说:“我战友。”

    简隋英眯起眼睛,“哪个战友。”

    “就是战友。”

    “这个战友姓‘俞’吗?”

    白新羽道:“哥,你听我给你分析……”

    简隋英抓起桌上的皮质抽纸盒就朝白新羽扔了过去,白新羽一把接住,嬉笑着说:“哥,你听我说嘛,我没打算跟中伟合作,我毕竟不能白拿俞风城的股份,但我是真的想从徐总那儿得到一些经验。”

    “你他妈智商有没有点儿长进啊?”简隋英一副很铁不的样子,“俞风城是嫌钱烧手啊,非得往你卡里送?他这是趁机接近你你看不出来?”

    白新羽耸耸肩,“我知道,但我眼里看的是正事儿,我们俩战友一场,他就是帮我牵牵线也是应该的,哥,我是真想把这个公司做起来,这个考察的机会要是错过了,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了,我……我想去。”

    简隋英一拍桌子,“你以为只是帮你牵线这么简单?你办手续要不要求他?你不求他,他自己送上门儿来要帮你,你要不要?白新羽,你要是真想跟他断,就别掺和跟他有关的任何事情,否则你他妈这么藕断丝连的,你这是断给谁看啊?”

    白新羽脸色微微一白,不说话了。

    简隋英道:“白新羽,如果这事儿让我办,我能把姓俞的用完了再一脚踹了,你能吗?俞风城那小子一看就人精,你这两下子就别和他玩儿了,保全公司的事儿先缓缓,等你有实力有人脉了,再过个几年再运作也不迟。”

    白新羽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他哥说得对,他这智商,怎么都绕不过俞风城,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他其实感觉得出来,他哥不太赞同他做这个生意,一是他们从来没涉足过,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和经验,二是里面的门门道道太多,还不如做做地产来钱快,怎么想这都是一个不太值得投资的事情,他哥大概是不愿意打击他创业的积极性,所以不直接说反对,但听那意思,就是想让他过个几年知难而退。而他在部队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迎难而上,决定了的事情不可能轻易放弃,他心里还是想着保全公司的事,表面上却也不敢反驳他哥。

    如果他哥不想帮他,而他又错过这次机会,那以后只会越来越难……

    简隋英甩给他一份文件,“你看看这个,一块地产项目,让李玉带你做一做,其实怎么赚钱都是赚,你也别太较真儿了。”

    白新羽点点头,拿上资料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他靠在椅子上想了很久,觉得他哥说得有道理,他既然要和俞风城断干净,这趟就不能去,否则等于沾了俞风城的光,到那儿太被动了,他和徐总已经互留了手机,他自己也能把关系建立起来,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下午的时候,俞风城的电话打过来了,让他把资料给徐总的秘书,一起办商务签证。

    白新羽说:“哦,那个,我这边事情太多走不开,暂时先不去了。”

    俞风城沉默了一下,“你是不想和我一起去是吗?”

    白新羽顿了顿,“咱们也确实不合适一起出门。”

    “怎么不适合了?”俞风城勉强笑了笑,“你还怕我非礼你?我现在就是有心也不好得手啊。”

    白新羽笑不出来,“俞风城,你跟你爸解释了吗?”

    “没有,我说了,没什么好解释的,有一天我会把你当我们俞家的媳妇儿领回去。”

    “你别扯淡了行吗?我的态度已经这么清楚了,你看不着?”

    俞风城深吸一口气,“看得着,我的态度也很清楚,你看得着吗?”

    白新羽沉默了。

    俞风城把话筒贴近脸边,似乎那样就能让俩人靠得更近一些,他轻声道:“新羽,你还是从来没相信过,我有多喜欢你,这是我的错,从头到尾,我做的全是让你相信不了的事。所以我现在回来了,我在昆仑山上曾经放开过你的手,再不会有第二次了。”

    “俞风城,你怎么还不明白,昆仑山上的事,我已经释怀了,我很早就说过,你做得没错,我只是觉得我们该结束了,就是……该结束了,我白新羽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人身上,你也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我们不可能回去了。”

    俞风城哑声道:“你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我小舅?”

    “我不在乎,俞风城,你听清楚了吗?我不在乎了。谢谢你给我介绍徐总,但我……”

    “我不去了。”俞风城苦笑一声,“我不去非洲了,你跟他去吧,我承认,我去那儿没别的目的,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但对你来说,这趟旅行有很重要的价值,所以你去吧。”

    白新羽沉默了。

    俞风城轻声道:“白新羽,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儿留恋?咱们俩至少在床上很契合吧,你叫的样子、抱着我的样子、高-潮的样子,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都是男人,我不相信你就一点儿也不想?这一年多,你有碰过别人吗?”

    白新羽嘴唇抖了抖,“你觉得我闲得住吗?”

    俞风城似乎倒抽了一口气,声音嘶哑,“你说我们回不去了,可我做不到,我一想到你会和别人在一起,我就想杀人,你要是和别人谈恋爱了或者结婚了,我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新羽,你一开始就是我的,是我让你尝跟男人做-爱的滋味儿,是我看着你一步步从一个孬兵成长为一个精英特种兵,你从最开始入伍到后来耀眼的样子,你的所有改变和成长,我觉得那都是我的,因为每一步都有我的参与,所以我不能跟任何人分享。”

    白新羽咬牙道:“我的成长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你赶紧醒一醒吧!”

    俞风城淡道:“我一直都很清醒,你让我放弃,我做不到。我这辈子唯一想过一次‘放弃’,就是在雪豹大队最后的小黑屋考核的时候,那一次我跟你们所有人一样,几乎疯了,我们一直没讨论过彼此是怎么撑过来的,我现在想告诉你,我是想着你撑过来的,因为我后悔有些话没说,我想跟你说我们不能再当炮-友了,我们的感情已经已经越来越深、越来越复杂,我从来没谈过恋爱,但我想和你认真来一次,如果我疯了,我就没法说了,所以我撑过来了。后来在医院里,你先说了出来,我这人习惯装酷,其实我心里高兴得要命,我很早就喜欢上你了,你也是吧,你也喜欢我吧,只是我们都没说……我这辈子最错的,就是一开始没能分清我对副队究竟是什么感情,让你失望了,但我现在清醒得很,他是我小舅,永远都只是我小舅,你是我俞风城这辈子认定的人,我绝对不会放弃。”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颤声道:“你……”他觉得自己快要被俞风城强烈的意念逼到无路可退了,他虽然已经释怀了,可不代表他忘了昆仑山上发生的一切,他没办法相信俞风城,他在生死间徘徊的时候,俞风城心里装着副队这件事,已经深植进了他脑海,信任早在那个时候崩塌了,在那个时候做的决定,也是他一生从未有过的坚定,不管俞风城说得再好听,他都无法相信,他不能带着无尽的怀疑和一个人过一辈子,也不想以后见到副队,哪怕是看到他们说话心里都不舒坦,他怎么能让自己变得那么窝囊呢。

    俞风城柔声道:“新羽,你跟徐总去非洲吧。你为我受伤离开雪豹大队,因为我,不能再继续摸枪,不能当狙击手,我没办法替你受肩伤,但我希望在别的地方能补偿你,所以你想要的,我都想放到你面前,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尽全力帮你,你不用担心会欠我人情,我欠你的更多,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白新羽握着电话的手都被汗浸湿了,他脑子里一团乱,他生性就不是个果决的人,唯一做过的最坚定的决定,俞风城却一次次想要来动摇,他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他哑声道:“我……考虑考虑。”

    俞风城平静地说:“你想要的,我会尽全力帮你实现,所以给我一个机会吧,这次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白新羽感觉喉咙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轻轻挂掉了电话,抱住了脑袋,身体好像要炸开了。`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这部分的剧情是真的很难写,每句话都要斟酌半天,改来改去_(:з」∠)_ 如果还是不能让大部分人满意,那真的就是我能力有限,我也实在做不到更好了?_? 我也没想到这个文会引来这么多讨论,评论我是又想看又不敢看,现在完全不敢看了,因为看得越多,束缚越多,越不知道该怎么下笔,所以索性还是按照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写吧。这个月可能会更的慢一点,请大家见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