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 > 34一个裤扣引发的血案

34一个裤扣引发的血案

作者:棒果榕Frucy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光今年二十六岁,二十六年以来,她一向奉行做人要光明磊落安分守己,哦,或许更应该说是安分守妇道。

    虽然心里非常清楚身为女人更应该为自己留一手,阴险狡诈才是生存之道,但若为了生活而放弃自己的心意,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所以,大概再给时光半辈子,她也不会想通,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被人抓了现行,这个人还是她现任男朋友。

    对,男朋友,她差点就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男朋友。而周澹然,若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她的情夫。

    看见韩棠的那一刻,她在周澹然的背后用实心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若不是太难堪,她还想扇自己两个耳光。

    全怪她。她应该是全世界最自私的女人——一头栽在自己失而复得的爱情海洋里,竟然把自己的男朋友都给忘了,是真的忘了。不是韩棠太没有存在感,而是她把上次定下的“一个月”期限自动延长成了“永远”。

    用这样的方式甩掉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女人像她这样贱得也很少了吧。

    时光在心里暗骂自己。

    韩棠黑沉着脸,仿佛下一秒暴风雨就要猛烈的来袭。

    他看到了站在周澹然身后的时光,压抑住心底蹭蹭蹭直往上窜的怒气,冰冷地叫她:“时光,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房子里除了我还有其他男人吗?”

    说完这句话,他似乎看见了什么,用狠戾地眼前狠狠地剜了她一眼,那目光仿佛无数把箭直接穿透时光。然后他死死地盯着时光身上的某一处地方。

    时光顺着他的视线低头往下看,一怔,呆滞在原地。

    后悔莫及,很不得把周澹然揍一顿。

    他把她的裤扣都解开了!居然还不提醒她!

    时光虽然很瘦,但她将近一米七的个头骨骼还是不小的,况且她买的是紧身的牛仔裤,所以根本没在意到这点。

    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但这个时候退缩,那她就一辈子抬不头来了,虽然的确是她的错。

    她悄悄地收拾好自己,从后方上前,但是周澹然却伸出左手挡住了她的前行。他的眼眸异常幽深,明亮的眸中是她不知是因为余温未退还是心虚而脸红的面容,他微微摇了摇头,眼神警示她不要过去。

    时光停住,愧疚而心虚地说:“周澹然来陪我过元旦。”

    韩棠一阵冷笑,“时光,我就弄不明白了,到底我是你男人还是姓周的是你男人,为什么他会来找你过元旦?还是——你特别厉害,脚踏两条船?”

    周澹然听见韩棠说到“姓周的”这三个字时,微微蹙眉,表情已有些不悦,听到他说最后一句时,双手紧紧攥成了一个拳头,骨骼分明指节泛白,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时光站在他的身边,都感觉到了氛围陡然僵直零下,就连刚刚吃火锅的火热都无法溶化这种冰凉,战争一触即发——

    时光连忙握住周澹然的手,他回首,她分明看见了他瞳孔中正在燃烧着的越来越旺的火焰。她用唇语告诉他:“冷静。”

    时光挂着一丝尴尬的浅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对不起,我承认是我的问题。但我之前反复跟你说了要分手,但是你始终不同意。”

    “你也知道我还没同意?!那你还记不记得我还是你男朋友?!你有男朋友还能这样随便乱来了?”韩棠的声音越发响亮尖锐,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时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分手?因为心仪的男人找来了是吧!你那次晚回家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是和你的奸夫在一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哪个朋友的奶奶生病了吗?!他!就是他!你的奸夫!我就弄不懂了!我不分手是为了提醒你收敛点,没想到你竟然变本加厉!还直接正大光明地请他到家里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和你的奸夫上过床了!”

    “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男人?!嘴巴放干净点!”周澹然听不下去了,猛地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另一手的拳头跃然于眼前,直直地向韩棠的脸冲过去。

    “不要!”时光心急如焚地抱住周澹然,抱着他往后退。

    周澹然看见时光这样终于收起了拳头,眉头皱的很深,两眼凌厉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韩棠。

    面对这样的周澹然,韩棠像是完全不害怕的样子,责骂声掷地有声,“我还以为你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孩儿,没想到看错了你!上次亲你看你反应冷淡还以为你是初吻,我看你的初夜也早没了吧!呵呵,我竟然喜欢上一个连初夜都没有了的女人!你手段真高明,竟然装纯情欺骗了我,想让我对你死心塌地是吧,想同时享受两个男人是吧?!没了他还有我是吧!高,真是高!还以为你是个纯洁的女人,其实就是个绿茶婊!”

    “时光,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贱吗?脚踏两条船不去说。喜欢的男人才稍微对你表现了一点点兴趣,你就来不及等待马上热脸贴冷脸去了,你忘了他以前对你多么不屑对你干了些什么吗?!你能给自己一点脸吗?!你能有点儿自尊心吗?!”

    “还有你,周澹然!别以为自己了不起!我就不信时光没跟你说过她有男朋友!你这人安得什么心?明知道她喜欢你,还一次次诱惑她,诱导她出轨是吧?!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在想什么,看见她现在变漂亮了就回心转意了是吧?!你要真喜欢她以前怎么不早下手,还勾搭其他女的啊?!你以为时光傻,我就跟她一样傻,看不懂你在搞什么手段了是吧?!”

    韩棠站在门口,一个个数落他们两个的罪行。邻里们听到了声响,都不由地翕开了一条门缝,偷偷窥探着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他们看不到,欢乐地在一旁看着正在上演的越来越精彩的好戏。

    时光连头都抬不起来,只用力地挡住已经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的周澹然。他身上的肌肉绷得很紧,脸上的线条锋利如尖刀,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愤怒到微微地颤动,眼神越发地犀利。

    女人的力气毕竟没有男人的大,时光很快就抵不住他的怒气。就在他冲上前去的一瞬间,时光翻过身来,用尽全力把他往外一推。

    接下来,时光的头顶就被一个重重的拳头砸中——

    一阵晕眩的感觉,时光捂着头顶,眯起了眼,有点站不住叫。

    “时光——”

    “时光——”

    同时有两个男人的声音,时光看向直接抱住她的周澹然,他的口型似乎显示着他正在声嘶力竭地跟她说着什么,但她的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只能听到细微的声音,好像产生了耳鸣的症状。

    “时光你疯了?!居然替他挡拳头?!你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吗?!他信口雌黄,把真的变成假的,假的变成真的,你竟然还帮着他?!事实是他自己不肯分手,却把这个帐算在你的头上!”他这话像是说给时光听的,更像是说给韩棠和正在看好戏的邻居们听的。

    时光扶着一旁的柜子,咬着牙忍住疼痛带来的天旋地转,皱着眉头对周澹然说:“周澹然……其实韩棠说的没错,是我一直不想去承认。我的确很贱,喜欢你到连自己的自尊心都不顾了,你随便一忽悠我就上钩了,而你,也的确是发现我较之以前焕然一新所以才会暂时喜欢上我,如果我还想以前那么胖以前那么土你一定不会喜欢上我。”

    她的声音淡淡的,表情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周澹然不禁有些诧异,觉得她好像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他不由地板着脸问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承认,我追你的时候确实包含着那么一点外貌的因素,但是……”

    时光打断他的话,轻声说:“周澹然,你先走吧。”

    周澹然明显的一愣,双眉拢在了一起,眉间是深深的“川”字,“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时光无力地看了他一眼:“我说,你先走吧。我有些话要单独对韩棠说。”

    “你在跟我开玩笑?你还要跟这种不稳定因素单独谈?而且还要我先走?”

    “是,我有话要跟他说。”

    “我不走。”周澹然坚定地摇摇头,脸上又露出了纠结的神色,“时光,你不会真相信这变态说的话了吧?如果我只看上你的外表,不喜欢你,我根本不会花心思来追求你,你以为我时间这么多?又不是没有碰到过美女主动贴过来?我没这么肤浅!而且我跟施涵分手之后,我就没跟其他女的谈过了,一回国就来找你了!你以为那个聚会随随便便一个人能搞起来?你知道我为了重新遇见你花了多少心思吗?!你就这么被别人的一句话一糊弄就不信我了?难道我这一阵做的努力你都视而不见当不存在吗?”

    周澹然说到最后,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意,笑自己花了这么多功夫但其实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

    时光快要忍不住,她觉得脑袋越来越疼,眼前的事物越来越黑,甚至似乎整个房子都在极其剧烈地晃动,她的力气越来越小,快要支撑不住自己,头重脚轻,脑袋也在跟着摇晃。

    她深深皱着眉头,冷冽的声音停在耳朵里音量越来越小,“你先走可以吗?我求你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很贱,我喜欢你喜欢到无视自己的底线脚踏两条船,有时候我觉得我不是喜欢你,只是想拥有你。我错了,我大错特错,所以我要好好想想,真的要好好想想,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行不行?”

    时光的话听在周澹然的耳中就像是笑话。什么叫“我不是喜欢你,只是想拥有你”?都是狗屁,喜欢一个人就会想要拥有一个人,什么放他幸福只是安慰自己的话而已,他们两个明明现在是两情相悦,为什么还要分辨这些只能用来唬人的东西?!他们在一起好好的怎么了?!她有什么需要想的?想了以后她就能不喜欢他了吗?想了以后她就准备放他跟其他女人幸福了吗?如果想一想就能有这样的好方法,那他早就想过无数遍了!

    周澹然想用这些话来反驳她,但是看她不耐烦的样子还是收了回去。反复提醒自己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他锋利的目光瞥向眼中满是关切眼神的韩棠,料想着他喜欢时光的话,应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想了想,还是满足她的“心愿”,转身离去。

    时光看见周澹然的身影终于消失在楼道口的那一刻,天旋地转,身子完全软了下来,倒在了地上。韩棠冲过来抱起她的一秒,她撑着最后一口气说:“……等他走远点儿了再送我去医院。”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大果纸也不知道如果人很晕的话是不是可以撑着= =

    照大果纸自己的经验。。。是可以的- -

    但是这种被人砸的情况没晕倒过啊。。。有木有菇凉可以给大果纸一点见解?

    PS.大果纸要替小韩解释一下哈,小韩刚开始也是可以忍着的,但是看见时光的裤扣开了就肯定明白了两个人在干坏事,所以肯定气不过,后面那样问只是为了讽刺时光。

    小韩的故事就此具体展开。。。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小韩是个苦逼的孩纸,性格酿成了一系列的悲剧~

    PPS.大果纸还是很爱小韩的,没有小韩就没有时光和周少爷的将来啊~

    PPPS.30章中奖的还是芒果布丁小叶同志。。。(大果纸没有留言这点终于可以被发现了吧。。。= =没人留言的大果纸从此只能与几个读者为伴,那几位可爱的少女们,大么么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棒果榕Fruc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棒果榕Frucy并收藏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