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作者:棒果榕Frucy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场诡异的、跌宕起伏的谈话。

    以为要经历分手的低潮,却因为最后时光的一段话将结婚提上了日程。

    周澹然还以为时光在开玩笑,问了好几遍:“你确定?”

    时光定定地看着周澹然很久,苦笑着说:“如果不结婚,你不是想和我分手。我还能怎么办?”

    “如果你觉得是我在逼你的话,你没有必要……”

    周澹然还没说完,就被时光打断:“我说了,我不是不愿意结婚。周澹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为我们的以后考虑。你一直都很清楚我到底有多喜欢你,你觉得光这些不够,那好,我就和你结婚。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决定跟你一起走进坟墓,如果你还有什么意见和不满,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周澹然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你再说一遍。”

    “嗯?”时光疑惑地问,“说什么?”

    “说你愿意嫁给我。”

    时光微微一怔,眨了眨眼,很想笑出声来,但此刻的气氛似乎不太适合笑,她只能尽力的憋住,清咳了两声,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要不要录音录下来?”

    他居然很认真的回答:“嗯,可以考虑,免得下次你不认账。”

    “……”

    他把手机抵在她的嘴巴下方,示意她可以开始说了。

    时光无奈地说:“我时光在此发誓,没人强迫我,没人威胁我,是我自己主动的、自愿的,我愿意嫁给周澹然为妻,一辈子不反悔。”说完以后,时光歪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周澹然,“OK否?够有诚意了吧?可以相信了吗?”

    周澹然退出了录音,把手机放了回去,脸上仍平淡没有波澜。

    他忽然拉起她的手,面无表情地说:“走吧。”

    “去哪儿?”

    “先去你家,再去我家。”

    时光困惑又惊讶的问:“你要送我回家?然后再回自己家?”

    “不是,去拿户口本。”

    “……周澹然,你疯了?你想现在去领证?”

    “怎么,不可以吗?”

    “现在民政局已经下班了……”

    周澹然眺了一眼壁钟,默默的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说:“今天去拿户口本,明天一早去登记。”

    “……一定要这么急?你录音都录下来了,还怕我变卦?”

    “我没时间跟你耗着,时小姐,我比不得你,你闲的每天都有空,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

    “你要忙什么?”

    “这些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去还是不去?”

    “我妈最近在欧洲旅游,马上就要回来了,等她回来吧。”

    周澹然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又要开始你的拖延战术了吗?”

    “我没有要拖延,难道在领证之前,双方父母都不用见一面吗?”

    “可以先领证,等你妈回来了再吃饭。”

    “你觉得这样合适吗?周澹然,领证不是儿戏,你真的要给我妈留下那么差的印象才甘心?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也就几天的时间,你在怕什么?”

    周澹然最终发出了一声冷笑:“你觉得我是在害怕?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时光,你可真没让我失望。”

    **

    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时光的意料,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面对似乎有些绝望的、冷漠的周澹然,时光选择在他家住了下来,希望能借此安抚他。但没想到完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时光因此而气馁了不少。

    她住在主卧,而周澹然故意搬到了客房去睡,除非某些特殊情况。每天早上等她醒过来去找他,发现他早就不在家。晚上也回来的很晚,几乎不在家吃晚饭,她总是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快睡着时他才会回家,有时候兴致高了,会横抱着她进主卧跟她温存几次。但大部分时候,他把她抱进主卧后,就会回客房去睡。

    有一天时光在失眠了一夜之后,在周澹然出门之前堵住了他,问他早出晚归的原因。

    周澹然却反问道:“你不知道?”

    时光说:“你没告诉过我我怎么会知道。”

    周澹然却露出一抹无情的笑意:“只能说明你太不关心我了。我上班要迟到了,先走了。”

    时光拦住他:“你不是辞职了吗?”

    周澹然瞥了她一眼,一字一顿的说:“在奶奶去世以前,我就已经复职了。”

    她赧然,他的眼神好像在说“说你不关心我,看吧,你还真不关心我”。

    可是她确实不知道,而他也没有跟她说过啊。

    她总觉得在发生了那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周澹然对她的态度变了,变得冷淡而疏离。

    这到底是她的原因,还是他自身的原因,时光无从得知。

    只是这样的态度终究令时光变得更加的患得患失,情绪又开始压抑了起来。

    时太太回来那一天,时光打了个电话给周澹然,让周澹然早点回来吃晚饭,晚上她准备做大餐。

    周澹然虽然感到奇怪,但是还是破天荒的没有加班,准点下班回家。

    回家后果然是一桌子的菜。周澹然坐下默默看着还忙进忙出的时光,等她忙完示意可以开饭了,他却没有动筷子,琢磨着问道:“你有话要说?”

    时光点点头。

    “你有什么就直说。不用故意讨好我。”

    时光皱了皱眉头:“故意讨好你?周澹然你说话非得这么带刺?今天我妈回来了,我跟我妈提了我们俩结婚的事儿,她同意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挑一天两家吃个饭吧。”

    周澹然意味深长的发出一个单音调:“哦……”然后便不说话了,低头拿起勺子喝汤。

    周澹然这样的反应令时光非常的不舒服,很是烦躁:“哦什么?我让你挑日子呢,你还有你爸妈什么时候有空?”

    “我不确定。”周澹然模棱两可的说。

    “……”

    这顿饭吃的时光都快要噎着,而周澹然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吃的很欢,还不时的略带讽刺的赞叹:“看来也不是光闲着,厨艺长进了不少啊。”

    晚上时光早早地躺到床上睡觉了。她的心情很不好,后来都没有跟周澹然说过话。她不太懂周澹然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吊她胃口还是在惩罚她。如果不是知道是自己造成的问题,她一定会直接跟他翻脸。只是刚开始确实是她不对,所以只能忍着。

    周澹然洗完澡后没有去客房,而是在她边上躺了下来,就像习惯性动作似的,手灵活地撩起她的衣角伸了进去。

    男性粗糙又不是温度的手掌在她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摩挲,引起她的阵阵战栗。

    时光被他j□j的身体极度敏感,呼吸声已渐渐重了起来,但她还是拼命压制住自己的生理反应,拉开了他的手,侧过身转向另外一边,冷冷道:“我今天不想要。”

    周澹然呵呵笑了两声,说:“心情不好?”

    “是啊,你才刚发现。我心情不好了很多天了。”

    “哦?是吗?”周澹然淡淡地应了一声,却又若无其事地从床上起来,“你不想要就算了,我去客房睡。”

    听着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时光实在是忍不住心中越烧越旺的怒火:“周澹然,你给我站住!”

    周澹然转过身来,“怎么了?”

    “你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请直说可以吗?”

    周澹然耸了耸肩,一脸轻松的说:“没有啊,我哪敢对你有什么意见,你这样愿意安安分分的在我身边我都高兴的笑掉大牙了。”

    “那你刚刚那是什么态度?你要是没空或者不想结婚可以跟我说,什么叫你不确定?”

    “我不知道我爸妈有没有时间,所以明天会去问一下他们,说不确定有什么不对吗?我也没有不想结婚,每次缠着你结婚的好像是我吧?可我记得,你前几次对我的态度可比我今天对你的态度差多了,我都没说什么。你就这一次就受不了了?现在能体会我的心情了吗?”

    “……”

    大概是因为这晚时光的爆发,周澹然稍微收敛了一点。至少晚归之前还会给时光打个电话,让时光不要等他。时光却还是每天数着时钟看着电视等他回来。

    不知道是被时光感动,还是因为每晚都有人等的感觉太过温馨,总之周澹然到底还是心疼了。

    这天他很难得的回家吃饭,吃饭的时候告诉时光,他父母这周周末有空。

    时光反应了半天才恍悟过来他的意思,慢悠悠的趴着饭,说:“行,我知会我妈一声。”

    就像双方达成了停战协议似的,两个人的心思都定了下来。

    对周澹然来说,虽然晚了一些,但是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有时候他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最后会是她,也偏偏是她。之前阴差阳错错过了她,但是最后兜来转去还是她。男人并没有女人想的那么多,正好的年龄遇到了正好的人,心中装下了这么一个人,基本也就认定了是她,并不是别人入不了他的眼,只是没有那个精力再花那么多时间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所以他才会想要结婚,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了让奶奶能够安心,但是奶奶去世以后,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俨然成了责任和心病。他烦恼过,心痛过,之前差点就要放弃,可是还是放不下,或许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时光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已经变得那么高。

    他之前抱怨一个人太累,现在时光愿意主动跨出那一步了,他还能奢求什么呢。

    就这样吧,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他也没必要再故意去折磨她,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从现在开始,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去工作,给她一个稳定的富足的家庭。

    尽管事情已经定了下来,但时光的兴致还是高不起来。

    晚上两人缠绵了多次,周澹然最后累得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时光看着周澹然的睡颜,却感到莫名的抑郁。也许是因为事情突然变顺利了所以不确定,也许是因为幸福唾手可得所以恐慌,也许是因为觉得好像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解决。

    **

    前面耽搁的太多的活,以至于周澹然最近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

    两个人和好的第二天,他又打电话回家说晚上不回家吃饭。时光对着一桌丰盛的佳肴,没有胃口地只扒拉了几口饭。最后全部倒掉。

    第三天也是如此。

    第四天时光想了想,深感自己应该尽一下未婚妻的责任,而不是无所事事的等着周澹然回家。她做了夜宵给周澹然送去。

    然而才到公司的移动大门外,便看到了在公司大厅闪耀的灯光照耀下清晰的两个深色的人影,一男一女。她没有在意,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一怔,迅速退了出去,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天知道她为什么要躲起来,只是她的动作比脑袋反应的要快得多。

    是周澹然和施涵。

    两个人站在玻璃自动门门口,周澹然似乎对施涵说了一句什么话,施涵点点头,随后周澹然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开,而施涵仍站在原地。

    时光的心跳越来越快,她捂着胸口安静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一辆熟悉的车开到了施涵的面前,施涵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时光又向后躲了躲,直到车子开远了之后才从道路旁的草丛中走了出来。

    时光到家之后周澹然也刚巧到家,周澹然有些惊讶地问她:“你出去了?”

    时光深深地看了他数秒,然后笑了笑,把手里的购物袋举了举:“嗯,出去买了点夜宵。要一起吃吗?”

    周澹然点了点头:“好啊,正好饿了。”

    之后那一天周澹然还是要加班,时光不敢再去他公司等他。

    她想起来那天和程旭去那家饭店喝粥看到周澹然,她如今可以确信无疑他旁边的女人是施涵。

    还有她无意中看到的他的微信和短信,有好多次通知栏里都显示着施涵的名字。

    时光积累了很久的情绪在那一夜过后全面爆发,她又开始整宿整宿的失眠,吃一两粒安眠药根本没用,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情绪持续低落,本来就不多话,现在更是越来越沉默,根本提不起兴致。

    周末两家父母见面,时光扑了很厚的粉底和遮瑕膏才敢出门。

    去接时太太的时候才发现她们母女两真是相依为命,都不约而同的落了单。

    到饭店的时候,周澹然的父亲听说了周澹然有事不来,立刻气势汹汹的要打电话给周澹然,被时光拦了下来:“他最近每天晚上都加班加到很晚,应该是公司里事情很多吧,他早上跟我说过了,是我让他去忙的,叔叔你就别打电话了。”

    “他是昏了头了,今天什么日子,工作再重要也不能忽略家里的事情,连家里的事都处理不好,怎么能管理好公司里的事,他难道结婚的时候也要因为公司太忙这样的借口不来吗?!不行,我得把他叫过来!”

    时光和时太太互相看了一眼,时太太握着她的手,轻声问了一句:“你们俩没出什么事吧?”

    时光摇了摇头,浅笑。

    “可是你的脸色不太好。”

    时光笑着安抚时太太:“妈,这样的场合他都不来,我的脸色能好到哪里去啊。”

    “如果是之前,妈妈肯定会劝你,男人是要以事业为重。”时太太淡淡的笑,“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妈妈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周澹然他能一直对你好,妈妈希望他的重心能放在你的身上,而不是在工作上面。这些妈妈以后都会找他好好谈谈。可以吧?”

    时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妈妈真的和之前很不一样了。今天去接她的时候,看着她一个人走出来的身影,时光觉得很不习惯,无意中幻觉都出现了,好像爸爸还在她的身边,她勾着爸爸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连她都不习惯,妈妈应该更不习惯吧。可是她却像无事人似的保持着柔和的笑容,笑得有多灿烂,心里应该就有多苦。

    离婚了之后,她整个人变得出奇的善解人意,再也不是之前那一个大嗓门唠唠叨叨的中年妇女了。

    她一直以为妈妈是很依赖爸爸的那种女人,没想到她那么坚强,而且还改变了那么多……

    如果她离开了周澹然,她能不能像她妈妈一样呢。

    八年前她花了那么多力气走出那个阴影,现在的她已经溺水,恐怕根本就没有力气再爬上岸了吧。

    周澹然最后一刻还是赶了过来。

    他向大家解释,因为之前旷工太久了,积淀下的工作太多,所以最近在补之前落下的功课,这一段时间过去了就会空下来了。

    尽管如此,周父还是狠狠地责骂了一顿周澹然。

    时太太劝了两句,周父倒越骂越猛了,最后还是周太太劝了下来:“老周,骂两句就够了,别上纲上线的,还要吃饭呢!”

    周父这才不做声了。

    周澹然在这过程中都没有出声,更让时光讶异的是,在周太太帮忙解围之后,他居然还说了声“谢谢”,让周太太愣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周太太眼中忽然积满了晶莹的水雾,她掩饰着吸了吸鼻子,用手擦了擦眼角,然后笑着大声招呼:“好了,小然你快坐下。时太太不必客气,多吃一点啊。”

    周澹然在时光边上坐下,第一个动作就是抓住了她的手,问道:“我爸有没有为难你?”

    时光扯了扯嘴角:“没有。”

    “那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大概是因为粉底涂多了,所以脸显得白了吧。”

    “以后别化妆了,你不化妆最好看。”

    时光笑了笑。

    周澹然对她的态度又回到了之前。时光应该高兴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还生我气吗?”时光问。

    周澹然挑了挑眉,捏了一下她的脸颊:“看不出来吗,我已经消气了。其实我挺后悔的,那时候不该那么对你的,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但实在是气过头了……因为奶奶。对不起,之前我态度太恶劣了,太过分了,希望老婆大人原谅我。”

    “没有,是我不好。”

    “不关你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我发誓以后再欺负你就天打雷劈……时光?”周澹然忽然叫了她一声。

    “嗯?”

    “笑一个好嘛?我好久都没见过你笑了。”

    不是一直在笑么,时光莫名地又扯了扯嘴角。

    “不是这样的笑。是真心的笑。”

    时光又摆了好几个,他却叹了口气:“算啦,越笑越假了。还是先吃饭吧。”

    她以为隔天周澹然就会和她去领证的,没想到周澹然却说忙完了这阵子再去。

    时光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又沉了下去,难道他已经忙到连一两个小时都抽不出来了吗,他到底在忙些什么呢,是工作还是女人?

    时光隐隐地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八年前……失眠失控,越想越多,不愿意说话,整个人都DOWN到了极点。

    她不能回家,回家了妈妈就会知道她又犯病了,也会自然而然的将过错推到周澹然的身上。他们两家刚刚吃过饭,谈的都是他们两个结婚的事宜,现在回家实在不合适。

    她只好又找到颜老师那里。

    没想到颜老师最近正在美国准备结婚的事宜,她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她,问候祝福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能帮她的只剩傅琢玉。

    只是她不敢找傅琢玉。如果被傅琢玉知道了这件事,她一定会找到周澹然把他臭骂一顿。而这是她不想看到的局面。因为周澹然什么都不知道。

    周澹然也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能感觉到时光的沉默寡言以及强颜欢笑,可每次问她什么她都说没事,他以为是婚前忧虑症,直到有一个晚上——

    他睡到一半,被一个隐隐约约的极其压抑的声音吵醒。醒过来之后发现旁边空无一人。

    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一出房间,声音便清晰明朗了起来。是啜泣声。

    最后周澹然在沙发的边上找到了蜷缩成一团的时光。

    周澹然打开灯,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他发现时光手上拿着一把刀片,而她的左手手腕上已经多出了一道细细的红痕。

    周澹然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周澹然一把抓起时光,大吼:“时光,你疯了?!”

    时光抬头看向他,眼神却很是茫然,她脸上满是泪痕,眼泪却还是大滴大滴地从眼眶中冒出来。

    周澹然还要说什么,只见她瞳孔急剧收缩,然后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晕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周澹然简直措手不及,幸好他的反应过来,立马把她抱起来狂奔到楼下放在了车里,一路飞驰到医院,挂了急诊。

    周澹然在急诊室外急得团团转。连忙通知了双方的父母。

    周太太和时太太很快就赶了过来。

    时太太着急地拉着周澹然问怎么回事。可是周澹然自己也是一片茫然,只能等医生出来。

    医生观察之后出来说:“暂时观测出来只是昏迷,没有大碍。具体的细节要CT结果出来再说。”

    周澹然问:“那她的手呢?”

    医生说:“手上的上没有伤及动脉,不碍事。”

    虽然伤是不碍事,但如果只是外伤那么简单,她就不会做出那一系列令人惊恐的行为了。

    周澹然不得已还是通过各种渠道要来了傅琢玉的电话。

    这个时候能解救时光的或许只有傅琢玉了。

    幸好傅琢玉在国内。

    她在天亮之前从H市赶了过来。同时跟过来的还有石晋阳。

    周澹然表示打扰了两人十分抱歉。

    傅琢玉却冷冷瞥了他一眼:“少来这一套,时光怎么会晕倒的?”

    周澹然犹豫地看了一眼来来回回踱步的两位太太,最后示意傅琢玉跟他出去说。

    他把晚上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全都告诉了傅琢玉。

    傅琢玉听后眉头紧锁:“之前有这种情况吗?”

    “应该没有吧。她手上只有这么一条伤痕。”

    傅琢玉鄙夷的眼神向他投了过来:“我问的是,之前你注意到过她情绪上的变化吗?”

    周澹然尴尬地咳了两下,说:“自从我们吵架了之后,她的情绪就一直不太好。”

    “你们还吵架?!”傅琢玉的眼睛简直要喷火了,“你知不知道时光什么情况,本来韩棠的事就已经把她弄得快崩溃了,你竟然还跟她吵架?!”

    “……我给她求婚她拒绝了,我一时气过头了。”周澹然扶着额后悔的说。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我说吵架之后!”

    “后来我们和好了,她还是这样。”

    “周大少爷,你为什么出事了才来找我?你之前都在干嘛?j□j吗?”

    周澹然还是头一次被除了周城之外的男人骂到一无是处。他心里有气,但无奈懊悔完全盖过了怒火,更何况傅琢玉是时光的朋友,他更不敢把她怎么样。

    周澹然解释:“我想给时光一个惊喜,最近一直在筹备重新求婚的事宜。再加上公司的事,忙昏头了,所以的确没有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她要是求婚吗?她要的是这种只有形式的东西吗?你只要把你花在这种无用的事情上的力气花在她的身上,她就不会这样了!”

    “……”

    “恭喜你啊,周先生,时光又再一次因为你抑郁症复发了。”

    他们两个人相对无言,正想回去。这时石晋阳突然出现。

    他分别看了两人一眼,最后拉住傅琢玉的手,对周澹然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你妈在找你。时光的CT出来了,她好像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补全啦~

    小包子出现啦~

    后面补的字数几乎是两章的内容了。。。

    咳咳咳= =

    顺便还宣传了一下新文的男女主。。。

    嘿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棒果榕Fruc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棒果榕Frucy并收藏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