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九章 太子称心

第九章 太子称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恪走了,在他甩下那两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阳呆呆地坐在秋千上,只觉得李恪离去的背影似乎也透着伤心。她吸了吸鼻子,心下直纳闷:他不是来安慰自己的吗?怎么看起来比她还难过的样子?

    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高阳起身,就往立政殿走去。自从那日被李世民吓到,她便有几日是住在长孙皇后宫里的,再后来与李世民冷战,虽是得知了生母之事,但她反倒是更依赖长孙皇后了——十几年的情分,毕竟不是假的。

    高阳穿过花园,上了长廊,刚转过弯,就看见太子承乾正站在长廊的柱子旁,明显是在等着她呢。

    眼见着高阳的衣袂闪过花木,太子承乾脸上就扬起了一抹得意洋洋的笑,伫立原地等着高阳走过来。他得意的眼神在高阳微红的眼眶上扫过也只当没看见,只是笑着道:“又去找李恪了?他怎么也没哄着你啊?”

    高阳淡淡地看了眼承乾,脚下步子都不停,只道:“要你管!”

    “哎呀,硬气啊!”承乾起步跟上,嘴里说道,“难怪敢和父皇耍脾气!”

    高阳本就心情不好,闻言,当下沉了脸,道:“你究竟想干嘛啊?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话就直说!”

    太子承乾一噎,随后便开口道:“哥也就想问你拿样东西,我往日里也送了你不少玩意儿,这回问你拿一样,不过分吧?”

    高阳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承乾,道:“我有什么东西是你没有的?你竟然来问我要!说说看,什么东西?”

    承乾微微倾过身,有些遮掩地说道:“你宫里不是有个叫称心的小家伙吗?”

    高阳挑了挑眉,略一想,便是有些迟疑道:“小太监?”

    “对!就是那个小太监,叫称心的。”承乾神色欢喜地一拍手,点了点头。

    高阳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有些欢喜得过分了的承乾,疑惑道:“你要他干嘛?”

    “玩儿~”承乾撇了撇眼,露出一副“怎么这都不知道”的神色。

    高阳心下顿时就是一个咯噔,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遍太子,沉声道:“玩?你问我要个人去玩?你要怎么玩?”

    承乾被她问得有些张不开嘴,这问题怎么好意思和高阳这个小姑娘说?当下,便是有些支吾。

    高阳一看他那神色,心里那离谱的猜想就落实了七八分,当下就皱了眉,低声道:“你这会儿到不好意思开口了?那刚才怎么就说得出口了?”

    承乾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可是高阳仍旧往下说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太子吧?宫里宫外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呢?你今儿问我要个小太监,明儿这事说不定就人尽皆知了。你是嫌魏王他们……”

    承乾被驳了面子,当下就不耐烦听高阳再说教了,只道:“哪来那么多话!魏王怎么了?我是他亲哥!你就说,给不给?”

    高阳本是好意,被他的态度这么一激,当下就是火起,直接就回绝道:“不给!”

    她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太子,生气道:“我就看不得谁这么和我说话!谁都不行!就算是太子也不行。就算你将来当了皇帝,也不许你这么欺负我!那小太监还是我宫里的呢,你这是问我要还是明抢啊?啊?”

    “高阳,你……”承乾气得在原地转了转,挥了挥袖子,道,“你敢和我翻脸?”

    “翻脸怎么了?”高阳咬牙瞪回去。

    承乾的脸色愈加难看了:“你知不知道你是谁?你知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阳反击道:“你就知道天高地厚了?”

    “高!阳!”承乾咬牙切齿地看了眼不服气的高阳,抬手就往北宫一指,道,“你娘是个疯子,你也是个疯子!父皇和我母后,哦,还有我,给了你这么多年脸,是看你可怜,你懂吗?你别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我告诉你,以往是看在父皇的面上,没人跟你顶真,都让着你。我今儿问你要个小太监,那是我看得起你,你懂吗?”

    高阳气得眼都红了,胸口起伏着喘了几口粗气。就在太子以为她会气得失了理智时,高阳竟是硬生生忍了下去,甚至在脸上扯了个笑,道:“那我还得感激一下,多谢太子看得起了。”

    承乾被她眼里的冷意吓了一跳,紧接着就听高阳冷笑了一声,道:“太子看得起我,问我要个人,按理也不能不给,但实在不巧的很,那个叫称心的小太监福薄,前两天身子就不舒服,我看他这病蹊跷,得挪出去养养,怕是去不得东宫了。”

    承乾被高阳一连串的话弄懵了,细细一品,方才回过神来,当下道:“好你个高阳!从今往后,我承乾和你断绝兄妹关系!我没你这个妹妹!”

    高阳被他这句话气得个倒仰。她不过是气话,怎么也不会真的罔顾性命。可万万没想到,气话竟是招出了太子的这一番真话。为了个小太监,要和她断绝关系?可见他当真是从未把她当做过妹妹!

    高阳气得太阳穴一阵突突,脚下竟是有些站不住,扶着一旁的柱子就直吸气,瞪着太子承乾,一时间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可承乾却还嫌不够解气,转身指了指不远处的立政殿,道:“你是要去我母后那儿吧?你真有本事,就别去啊!敢和父皇耍脾气,倒是知道要扒着我母后的大腿了?你生母呢?高阳,你好本事!我都做不到呢。”

    话语落,高阳的脸色刷的就白了。她哆嗦着嘴唇,直直看着承乾头也不回地离开,心窝子就像被捅了一刀。她只觉得整个人从头到脚就像被浸在了冰水里。下一刻,她便是眼前一黑,哇的一声就呕出一口血来。

    甘露殿

    李世民怔怔地坐在龙椅上,看着一旁挂着的鸟笼子,里头是两只金翅鸟。他身边,李恪正低眉顺眼地站着,整个宫室安静极了。

    半晌,李世民方才又出了声,像是要证实什么一样,再问了一遍:“她就和你说了这些话?没再说别的?”

    李恪低头,恭敬地回道:“是的,高阳就说了这些。”

    “那我让你开解一下高阳,她如何?”李世民有些疲惫地按了按眉间,问道,“她今日心情好些了吗?”

    李恪斟酌了一下,有些犹疑地说道:“……比起前几日应是好上不少了。但……”

    “嗯?怎么样?”‘

    “但我见高阳近日眉头不展,似是憔悴了不少,下巴都尖了。”李恪想了想,不掩担忧地皱眉道。

    李世民长叹了一口气,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外头一阵慌乱,一个小太监竟是不顾礼节地冲了进来,一进来就涕泗横流地扑到了地上,哭道:“陛下,公主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

    乍一听见这话,李世民心里就是一阵慌乱,扬声呵斥道:“说清楚!哪个公主?!”

    小太监哭得不能自已,哽咽着大声道:“十,十七,公主。”

    此言一出,李世民、李恪都懵了。李恪再顾不上别的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哭得好像死了爹娘的小太监,一转头,就冲了出去。身后的李世民这才像是回了神,当下脚下便是一阵趔趄,扶着一旁的太监,这才站稳了脚,回过神,便是吆喝着备架。

    皇后的立政殿此刻忙成了一团,宫女太监忙进忙出,所有人的心都揪着。

    太子承乾正跪在殿外,殿内长孙皇后红着眼睛坐在床沿上,一边紧紧握着高阳的手,一边忐忑地看着太医把脉。

    老太医看了眼床上脸色惨白的高阳公主,眉头皱得死紧,左手换右手,连把了两三回脉,嘴巴闭得比蚌壳还紧,就是不说一句安心的话。

    长孙皇后急得眼泪直往下掉,颤着声音道:“公主究竟怎么样?你给句准话。”

    老太医沉着脸,长长地叹了口气:“公主这是怒极攻心,才呕了一口心头血。”

    “什么心头血?!”一脚刚跨进来的李世民就听见这一句,心肝都颤了,他整个人歪了歪,被一旁的李恪扶住,紧接着就瞪着眼看向太医道:“你给朕说清楚,高阳如今究竟怎么样了?”

    太医跪了地,诚惶诚恐地答道:“怒极攻心,再加上之前就已经郁结于心、忧思甚多,病情来势汹汹,怕,怕是会……伤了元气。”

    李世民的心一沉,跨过门槛,就往床边走去,嘴里询问道:“伤了元气会如何?”

    太医往一边挪了挪,也不卖关子了,直接道:“公主还小,说不准。可能会落下个气喘咳嗽的病根,也可能将养了几年就补回来了。不过,就算补回来,往后也得仔细着才行,到底不比常人健康。”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心总算定了定。李世民挥了挥手,示意太医去开药,便是坐到了皇后身边,细细看了看床上的高阳,脸沉如水,也不知再想些什么。刚放下心的众人,又在李世民阴沉的气场里提起了心,就连长孙皇后都几番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了嘴。

    半晌,李世民站起了身,大踏步就走了出去。

    长孙皇后惊疑地和身边的宫女对视了一眼,还没决定是留下照看高阳,还是出去看看陛下,就听得外头传来太子承乾一阵痛呼,紧接着便是李世民怒气磅礴的呵斥:“和高阳断绝关系!你要不要和朕断绝父子关系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