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四十五章 笑闹礼物(倒V)

第四十五章 笑闹礼物(倒V)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言,高阳心里就是一惊,只笑道:“什么不堪大用?四哥不还写了《括地志》?学识在文人间都是有名的。”

    长孙皇后不可置否地说道:“可是你四哥没有容人之量啊。你九哥又那样……”

    提到晋王,高阳就沉默了。他的事还是她捅出来的。

    “母后不是别的意思,高阳啊,你也别多心。”长孙皇后轻声道,“母后就想着,你能不能去见见你父皇?朝堂上,储君未定,人心就不稳。但那么多老臣的心思,也要顾及……”

    高阳脸色就有些不好,只勉强笑道:“我知道了。”她眨了眨眼,忽然语气淡淡道:“我听说,大哥在黔洲过的很不好?”

    长孙皇后脸色一僵。

    高阳勾了勾嘴角,轻声道:“听说吃都吃不饱,穿也穿不暖,加上黔洲又是虎狼之地……”

    “高阳啊,你是想说什么呢?”长孙皇后疲惫地叹了口气。

    “母后。”高阳站起身,给皇后按着额角,“儿臣也许说的不太好听,但当初大哥谋反的事,毕竟只是一时意气,是长孙无忌血洗东宫逼得。大哥在东宫请巫医为母后祈福也是孝心一片,虽说可能做得不妥当。”

    长孙皇后心里动摇的很。她也放不下承乾,也时时刻刻担心着承乾。如今高阳一提出来,她的心也乱了。

    “最关键的是,大哥在太子的位置上坐了几十年,又是嫡长,若是父皇能不计前嫌,把大哥召回……大哥也能离开黔洲,下面的兄弟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心不稳了。”高阳垂着眸子,不急不缓地给长孙皇后按摩着。

    长孙皇后闭着眼,思揣了半天,不得不承认高阳说的太令人心动了,可是关键的是,陛下能不计前嫌吗?她终于叹了一声:“母后还得想想。”

    高阳乖乖出了宫,没去见李世民。长孙皇后的意图也明显,说是赞成父皇的意思,但还是想让她去劝李世民缓一缓立吴王恪的事。但她不乐意!她虽不在意李恪究竟是不是太子、将来会不会当皇帝,但她也绝不会去拉李恪的后腿。

    高阳也明白,李恪的阻力大得很。那些老臣才不管吴王有没有本事,他们就想着反正都是皇帝的儿子,为什么要让有隋朝血统的吴王上去?

    但李恪难道不是李世民的儿子?他上去又会阻碍什么?难不成还会复辟大隋?不会,除了阻了其他皇子党派的利益,别的就没区别。君不见,就是房家,都把筹码压了李恪。

    所以,高阳不会出头,她之前弄倒晋王的事已经算是鲁莽了。

    “高阳?你怎么来了?”李恪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

    高阳一抬头,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是走到了吴王府。她动了动脚脖子,眉头就是一皱,所说吴王府离皇宫不远,但她这么走过来,还真吃不消。

    李恪正好回府,一身骑装还带着风尘。高阳的小动作也被他看在眼里,他把马扔给一旁的小厮,就走了过来:“不是说进宫了吗?怎么过来了?车架呢?”

    看着他关切的眼神,高阳心里就松快了许多,但听到询问,她却也有点不好意思,只伸手挽上李恪的手臂,笑道:“才从宫里出来,就来找三哥了。”

    李恪宠溺地笑道:“难为妹妹惦记三哥了,三哥这些日子都不得闲,也没好好陪你,前儿我着人去寻了个好东西,给妹妹瞧瞧。”

    “先别急,我有事儿告诉你。”高阳拉着李恪的手摇了摇,嘟着嘴把在皇后那的事说了一遍,完了,有些心虚地说道:“我就是想着,大哥回京,好歹也能舒缓一下局势。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李恪快速权衡了一下利弊,一时也琢磨不出是好是坏,但却是半点不怪高阳的插手,只勾着手指刮了刮高阳的鼻子,取笑道:“心虚了?没事,三哥给你兜着呢。”

    高阳笑弯了眉眼,也伸出手去,要刮李恪的鼻子。

    李恪一甩头,逗着高阳就往里跑。他也看出高阳之前脸色不好,有意逗她开开怀。

    高阳腿酸得很,追着李恪,耍赖似的笑闹着扑到了李恪背上。李恪下意识一弯腰,双手向后就背住了高阳。高阳稳稳地趴在李恪背上,一伸手就揪住了李恪的耳朵,一脸得意道:“看我抓住了吧!”

    李恪回头,笑看着高阳的眼睛,玩笑道:“我这是背媳妇呢~”

    高阳的脸蓦地就红了,反击道:“那你可得背稳了。快,向前进!”

    “好嘞~”李恪故意往上颠了颠,吓得高阳“啊”得一声抱住了他的脖子,他勾着嘴角,笑道:“出发喽——可要抱稳哦,摔了可别怪三哥哦~”

    两个人一路笑闹着,高阳脸上轻松的笑容灿烂得像是三月的春光,银铃似的笑声清脆得悦耳。

    书房那儿等着的房遗直也听到了。他好奇地走到门口,远望处便是看见了两人前来的画面,心里便泛上了微微的苦涩。公主从未在他面前笑得开怀过……可下一刻,房遗直遗憾的脸上就又多了几分惊讶。

    那边,被李恪背着的高阳双手揽着李恪宽厚的肩膀。李恪托着高阳的手稳如磐石,偏偏步子走的东晃西斜的。临跨进门槛,李恪故作绊倒,吓得高阳“啊”的一声抱住了他的脖子。

    李恪大笑了起来。

    高阳气急败坏地咬了李恪一口,就咬在李恪耳朵上,印了个小小的牙印,羞恼道:“三哥你使坏!”

    李恪转头看他,眼底里翻转着略略暗沉的光泽,笑道:“是谁使坏?难道不是高阳你在使坏吗?”

    这一幕正好看在房遗直眼里。李恪和高□体说的什么,他听不清楚,但他们的举止都被他看着呢。房遗直下意识就皱了皱眉,虽说早就知道吴王和十七公主关系好,但兄妹间好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太过了还是因为他没有妹妹的缘故?

    房遗直满脸疑惑地摇了摇头,一脚跨出了房门,看向院门口的两人,行了个礼,道:“吴王,公主。”

    两人脸上的笑都僵了僵。李恪还背着高阳,有些尴尬地点头示意道:“是遗直啊。”

    高阳扒着李恪,不高兴地撇过脸去,不去看房遗直。

    李恪回头看了看她,好笑地看她赌气的模样,也没把人放下来,仍背着向房遗直走去,坦荡地寒暄道:“可是等久了?走,进去说,我那儿有上好的茶叶。”

    房遗直希冀地看了眼趴在李恪背上的高阳,却只见了一张安静的侧脸,便是有些失望,又有点想开口提醒眼前两人的不妥,却又开不了口,刚刚高阳有多开心,他也看见了。此刻听到李恪的话,他只得勉强笑道:“好。”

    高阳轻轻用手拍了拍李恪的背,道:“三哥,我回去了。”

    李恪一愣,随即把人放下,道:“才来,怎么就要走了?三哥要送你的东西还没给你看呢。”

    高阳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瞥了眼那边的房遗直,道:“三哥和房大人先聊吧,我先回公主府,晚点再来。”

    李恪为难地看了眼高阳,叹道:“三哥亲手在后花园给妹妹弄得礼物,晚了就不好玩了。”

    “什么好东西?”高阳好笑地看着李恪,“三哥亲手弄得?刚刚不还是说让人去寻得吗?”

    “东西是让人寻来的,可弄起来却是我亲手弄得。”李恪看了眼一旁垂着头、表情尴尬的房遗直,斟酌道,“遗直,不如你我就去花园煮茶,高阳也去看看礼物?”

    被隐隐排斥在外的房遗直,闻言,故作轻松道:“自然好。”

    花园里,高阳一见那红漆刷好架子的秋千,脸上的惊讶就收也收不住了:“我记得,这还是小时候在御花园里头……”她转头看向李恪,惊喜道:“三哥仿制的?”

    李恪有些隐隐得意地笑道:“那时候妹妹老是要三哥在后面推,妹妹出宫后就再没玩过了吧?怎么样?还要三哥推你吗?”

    高阳已经兴致勃勃地坐上去了:“要!当然要!”

    花园的亭子里,房遗直满心歆羡地看着那边玩得高兴的两人,饮着杯中茶,也觉得苦涩到心里去了。他以前似乎是真的太自以为是了。他觉得自己对公主很好,将来也会一直对公主好。可是,清冷的脸上在面对公主时多了温柔的笑意,便是好了吗?和公主说话时放柔声音,便是好了吗?用从前没有过的殷勤态度去看望拜访公主,便是好了吗?

    房遗直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从上次高山之上明白公主的态度,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苦恼非常。但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公主不信他爱她了。

    诚然,他面对高阳公主时放低了姿态、柔和了表情,可是,他从未想过理解、尊重、爱护公主的思想。他自以为是地放出自己的温柔,却困惑着为什么公主不接受……他是何等的自大啊!心灵从未贴近,又何来爱?

    房遗直长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眼那边细心询问高阳的李恪,心里便愈发挫败了。

    作者有话要说:房遗直的爱情观就是古人的,他对妻子就是敬爱,相处久了可能会有亲情

    他这样的思想本来是没问题的,无论娶谁,他给妻子的温柔都够让妹纸在婚后爱上他了,但偏偏遇上高阳

    所以,那个时候,高阳也疑惑啊,明明根本感觉不到他有多爱她,房遗直怎么就能那么郑重地说出那些话?

    高阳的爱情还是带着现代人观念的,房遗直才弄明白的东西,李恪不一定明白却做到了

    心灵的平等、尊重、爱护,感情的累积,最后变成了爱

    李恪对高阳是日久生情,然后才是由爱生欲,但爱总是高于欲的,所以在玳姬面前三叩首的那天,李恪只是送高阳回去休息=。=

    在碧落看来,古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前就没见过面的那种,其中婚后能相敬如宾的夫妻,除开一部分搭伙过日子的,真有爱的那些大概算是由欲生爱吧,到底落下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