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七章 冲突情长

第七章 冲突情长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武则天的脸色刷得就黑了,头一次语气冲冲地反问道:“陛下觉得媚娘是在故意宠坏太平?太平是我亲女,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宠爱一些,怎么落到陛下眼里就是存着坏心了?”

    李治被她那双染着怒火的眼睛看得撇过头去,喉头动了动,道:“朕不是……”他尴尬地闭了嘴,半晌软了语气,才道:“媚娘若不是故意的,又何必那么宠太平呢?太平如今已经够顽皮了……”

    闻言,武则天神色又是一变,她半垂下眼睑,掩去眼里的情绪。她了解自己身边这个男人,比李治知道的都了解他。什么太平顽皮,什么太过宠溺……不过是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心里先存了事,于是,一丁点事儿带上了三分影子,就能让他想起一段故事。

    就像是贤,有先皇风范?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该是想到当年的吴王恪了吧,心里又不舒服了吧……他看好弘,难道不是因为弘的性格像他,他在弘身上看到了他自己?

    当年面对吴王,他就总是自惭形秽,等到先皇立了吴王,他就更觉得自己处处矮了吴王恪一截。即使后来逼宫当了皇帝,他心底里都没自信起来。如今的弘和贤,立了弘,他大概就能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看哪,弘当太子也能做好!当年他比起吴王,也只是少了点先皇的偏爱而已……

    武则天抿了抿嘴角,心里连连冷笑。

    至于太平,只是作为皇后的自己给女儿的一点宠爱,就该让他想到当年的镇国公主了……太平能和当年的高阳比?武则天自己都觉得差远了。

    当年她做才人的时候,太宗皇帝给那位的荣宠哪里是如今的太平比得上的?皇帝亲迎,就是他,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太平有什么?除了她这个当皇后的母亲,她还能有什么?先皇的荣宠,再加上这么多年太后的时时惦记,若说李治心里不嫉妒那位,她都不信!

    武则天心里情绪翻滚,沉默不语,銮驾里便是静的惊人。

    李治在武则天面前,这辈子都没强硬过,见她不说话,他自己倒是先虚了三分。李治偷偷打量着武则天的脸色,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好了,这事是朕不好……”

    见他开口,武则天吸了口气,也回了神。不管她心里怎么想,以后又会怎么做,此刻,她只是抿嘴一笑,完全给李治面子,自己认了错:“陛下快别这么说,确实是我太宠太平了。”

    果然,李治的脸色好了不少。

    武则天笑了笑,眉宇间带了三分忧郁,叹道:“我只是想着,如今趁太平还小,我就多宠宠,等将来……唉——”

    李治果然吃这一套,比起刚刚开口时的不甘不愿,如今倒是真的软了语气:“皇后自己心里有数便好,太平一年年也大了,也不能再像她小时候那样纵容她了……”

    武则天笑着称是。

    一场冲突就在这你好我好间这么过去了。

    可等到第二天,上官仪在凌烟阁宣了立代王弘为太子的圣旨,武则天便是知道,李治的心思,她怕是都猜对了。她叹着气,告诉自己:没事,不管立谁,都是自己的孩子,你都该高兴……

    比起武则天,太平却是真的替弘高兴。

    “我还以为昨天的球赛被我搅和了,会坏了弘哥哥的好事呢。”太平扯着贺兰敏之就叽叽喳喳说了起来,“看贤之前多得意,昨天打马球乘人之危赢了弘哥哥,还不是就得了一柄球杆……说起来也好笑,你是没看见,宣圣旨的时候,弘哥哥的名字一出来,贤手里的球杆就折了……”

    贺兰敏之无奈地看着太平。他发现,公主在他面前是越来越不掩饰性格了。怕是皇帝皇后都不知道公主的这副模样吧。

    “那时候,我跪在后面,就听见声响、瞄见球杆折了,没看见贤的脸,真是太可惜了。”太平笑着说可惜,脸上却依旧开心得很,只随口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立太子的事会这么快,昨天才打马球,今天圣旨就下了……”

    贺兰敏之勾了勾嘴角,忽然道:“公主不知道里面的缘故吧。”

    “欸?这里面还有什么缘故吗?”太平惊讶地看向贺兰敏之,“你知道?”

    “我知道。”贺兰敏之得意地笑着,“很多人都知道……公主怕是一点都不知道。”

    太平咬了咬牙,冲着贺兰敏之就翻了个白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想揍你?”

    贺兰敏之笑得更开心了,他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再伸手拍了拍太平的脑袋,道:“你打不过我。”

    “我可以让人替我打你。”太平不甘示弱。

    贺兰敏之笑得更嚣张了:“那我就不告诉你了。”

    太平气结:“明明你就是要告诉我的,非要逗我才高兴吗?”

    “对啊。”贺兰敏之毫不犹豫地点头,见太平气得都快甩袖而去了,他才忽然道:“是南唐不久前立太子了,所以太子之位空悬两年后,陛下才会忽然急切起来。”

    太平一愣,眉头一皱又舒展了开来:“就这样?”

    贺兰敏之挑了挑眉:“当然还有皇后,朝臣……可能还有太后。”说到最后那句话时,贺兰敏之脸上流露出一种恶意的幸灾乐祸。

    太平心里一悸,警惕道:“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贺兰敏之飞快地接口,接着便站起身,随意拱了拱手。

    太平瞪着眼,看着贺兰敏之就那么潇洒地出门而去,半晌才回过神,自言自语道:“他是不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一脚进门的韦氏听到这话,笑道:“公主在说谁?刚刚出去的贺兰公子吗?他可真是越来越俊美了。”

    太平抬起头,揶揄道:“韦姐姐也越来越妩媚了。”她俏皮地眨了眨眼,道:“旦一直就追着韦姐姐,如今显也处处关注你,好姐姐,我两个哥哥,你都看不上?”

    韦氏被她说得臊红了脸:“好厉的一张嘴,就会打趣我。看将来,等你有了驸马,我怎么说回来!”

    太平根本不放在心上,等她有驸马,那还要很久呢。她只看着韦氏,笑道:“好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韦氏拍了拍手,道:“瞧我,快,陛下演皮影戏呢,我来找你一起去看的。”

    太平跟着韦氏进尊名殷的时候,屋里的皮影戏演得正热烈。白幕前已经坐着旦和显,太平和韦氏进来的时候,他们刷得转头看了她们一眼。

    旦很快就又回过头去了,显却是冲着韦氏不停地笑,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递给韦氏,低声道:“这是我新配制的百花香,你闻闻,是不是有早春的香气?贺兰姐姐今天用的就是这个香。”

    太平没去看韦氏的反应,径直坐到了旦旁边,低声询问道:“是父皇在演吗?”

    旦不置可否地朝她笑笑。

    太平看得出他似乎心情不好,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太平便也安静了下来。随着心思渐渐放到戏词上,太平听出了女角儿的声音是谁,她的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

    贺兰的声音越来越娇媚,带着诱人的味道,等她说到“你这邪恶的使臣,当空虚与幽怨已经把她击倒,你就想为堕落再加一把力,把她的贞洁彻底摧毁。你这样做不怕遭到上天的报应……”时,太平的眉头皱得已经能夹死苍蝇了。

    她转过头去,不太想再听下去。两年多前,贺兰就想着和皇后比美了,如今,她终于勾去了她父皇的心神。太平已经很努力去接受大唐开放的风气了,但她还是不舒服。里面是她的父皇和她母后的侄女,更要紧的是,她的姨母也是……

    “姨母?”太平眨了眨眼,目光定在了门口那道倩影上。她看了看一边暗自做着小动作、嬉闹着的显和韦氏,又看了看旁边目不斜视、完全就是在出神的旦,她敛起裙裾,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韩国夫人娇美的容颜带着哀伤,神色怔怔地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似乎已经失了魂。太平一步三回头地走到门口,见里面没人注意到这里,便是担心地看向武顺,小心翼翼地开口唤道:“姨母?姨母?”

    武顺终于回过了神来,她看向太平,一时间似乎没认出来是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太平好一会儿,然后眼睛一眨,神色恢复清明,便是一言不发地转身快步而去。

    太平被她的反应弄得一愣,神色怔忪地站在原地,半晌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她也说不清自己在叹什么。她转头回看,白幕里,坐着一对有情人,白幕外,还是一对有情人……哦,对了,白幕外,不止是韦氏和显,还有一个自己,一个出神的李旦,还有刚刚离开的韩国夫人。

    太平忽然想到,她的父皇在里面儿女情长,那她的母后呢?是不是正对着奏折,忙的焦头烂额?想到这,她心里的郁结便是一散。她的母后是谁?不管是贺兰敏月,还是姨母,恐怕都不在她母后眼里。甚至,按着历史,说不定,她的父皇也不在她母后眼里。用得着她这个做女儿的来操这份闲心?

    可等到晚上,她就发现自己错了。就算她的母后将来会是女帝,会踏着无数尸骨登上皇位,她终究还是个女人,也不是天生的杀伐果断。

    披散着头发跪坐在床上的武则天,带着白日里见不到的脆弱与惊慌。她看着太平,就像是想从女儿身上汲取一些勇气和力量。

    太平睡到半夜被抱到武则天这里,虽说还有些困倦,但大脑却也渐渐清醒过来,她疑惑又担忧地看着武则天,道:“母后,你怎么了?

    武则天爱怜地抚着太平的头发,轻声道:“没什么……没什么……母后心里惶惶的,只有看见你,才能定定心。”

    作者有话要说:嗯,很快长孙太后要露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