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一章 青桐树·凤凰仔(上)

第一章 青桐树·凤凰仔(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联邦历234年,4月19ri,十分平凡的一天。

    查克纳州鹿渊市北部的深山之中。

    随着砰的一记闷响,一头大棕熊痛苦的嘶吼了一声,眼睛翻白,带着万分不甘颓然倾倒,晕厥在聂岩重逾千斤的旋踢之下。

    抹了把汗,看着身上最后这套衣服也变得破旧不堪,聂岩终于决定结束这次深山修行,返回远在千里之外的格斗道场。

    天气很好,鸟雀们在林间欢快地鸣叫,似乎在庆祝聂岩这个该死的混蛋终于要滚蛋了。

    走出深山,得见天ri的聂岩认准了方向,开始发力狂奔,当他一口气跑出百多里路,弄得满头大汗时,这才停下来,缓缓爬上一个山坡,坐到一块大石头上稍作休息。

    有风吹过,吹动了不远处青桐树的叶子,哗啦啦啦。

    聂岩的耳朵轻轻地弹动了两下,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在青桐叶子的声响当中,还夹杂着一道细微而悠长地呼吸声,是个高手!

    在深山里苦修了百多天的聂岩,正觉得自己手痒得厉害,如果对方不是这样藏头露尾,自己肯定要做足了礼数,但是现在嘛,哼哼!

    聂岩的身体猛然一纵,就像一阵轻烟似地攀上了青桐树,然后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

    粗壮的青桐枝杈之间,正睡着一个全身**的小男孩,看他稚嫩的样子,最多也不过两岁,他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巴、草屑以及五颜六sè的植物汁液,一个活脱脱的泥娃娃。

    聂岩张着大嘴半天没有动作,他有些搞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孩子,怎么会睡在这里?而且,这孩子的呼吸……怎么会如此悠长,竟然把自己都骗过了?

    聂岩在心里把自己狠狠地鄙视了一顿,这才想起应该立即把这孩子抱下去,否则让他摔到树下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到这里,聂岩伸出双手,准备去抱这可怜的孩子,不过眼前的情形却让他再度吃了一惊,因为那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一双乌溜溜地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聂岩,仿佛他的脸上正开出一朵花。

    聂岩的脸上当然不会开出花来,他咧开嘴,假假的扮了个笑脸,把双手向孩子伸去,没想到,那孩子竟然躲开了他的双手,而且嗖嗖几下,爬到更高的一节枝杈去了,爬上去之后,他又探出头来,目光jing惕地看着聂岩。

    聂岩的眼瞳猛地一缩,眼中闪过一道jing芒,那孩子行动之间竟然如此谐调,筋肉张驰有度,手脚的落点也选得极好,那种进退有据的轻盈姿态,使他看起来像一头充满了jing惕地幼豹,呈现出令人心动的美感。

    聂岩在心中暗赞了一声,开口问道:“你一个小孩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有什么人跟你一起来吗?”

    这里靠近大山,地方偏僻,人迹少至,经常会有猛兽出没,将一个年幼的孩童带到这里又扔下不管,实在是一件相当不妥的事情,一念及此,聂岩的心中便对他的监护人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高踞树杈之间的孩子听着聂岩的问话,偏了偏小脑袋,眼中shè出疑惑的目光。

    虽然聂岩归心似箭,但是眼前这孩子的监护人不知去向,他自然不能放心离开,索xing便暂时放下回去的念头,呆在树上陪着孩子说起话来,只是对方一味jing惕,连声音都不发出一丝,弄得他跟个自言自语的傻瓜似的。

    然而三个小时过去,ri头已越中天,这孩子的监护人却仍然没有露面,无奈的同时,一个疑惑也在聂岩心头浮起,这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半点焦急,难道说,他根本就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聂岩似乎下了某种决定,只见他又问道:“你的家人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人来接你?”

    “唔?”那孩子依然没有动,但总算开了口,发出了稚嫩的声音,只是声音当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聂岩的嗓子有些发干:“就是你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他们在哪里?”

    “唔?”仍旧是疑惑与不解。

    聂岩的心中开始怦怦乱跳:“没有吗?一个人的话,一定很辛苦吧?走!跟我回家!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做你的爸爸!”

    “……”

    聂岩十分真诚地向着孩子伸出双手:“来吧,我们回家!”

    那孩子紧紧地盯着聂岩的眼睛,过了小半天,仿佛是被聂岩真诚地眼神打动了,这才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然后被聂岩搂进怀里。

    也许是很久没有被人抱过,那孩子浑身的肌肉都非常僵硬,跟一块人形木头似的,无论聂岩怎么安抚,他依然保持着那个紧张的状态。

    聂岩抱着他从树上下来,然后将自己的上衣脱了,把孩子裹在其中,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就算是再小的男子汉,也不能光着屁股。啊,应该先给你起个名字!”

    “……”

    “你老爹我姓聂,你当然也得姓聂,唔,给你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好呢?”聂岩抬起头来,望着孩子栖身的这棵青桐,过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定:“梧桐树上栖凤凰,嗯,凤凰……好,从今天开始,你就叫聂盘!”

    “唔~唔?”

    “嗯,就是聂盘!嘿,小凤凰,你放心,老爹一定会把你培养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

    聂岩把小聂盘扔到肩膀上,指着格斗道场的方向高喊一声:“凤凰仔,我们回家!”

    小聂盘抬起头,望着聂岩手指的方向,眨了两下眼睛,阳光有些灿烂……

    ……

    ……

    经过了大半天的跋涉,父子二人在傍晚十分进入了鹿渊市的地界。

    聂岩的格斗道场位于鹿渊市的北郊,虽然处在地价最为便宜的城市边缘,但因为联邦zhèngfu对个人占地和用地的严格限制,所以道场本身的规模并不太大。

    不过规模的大小,并不能代表其实力的高低,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自格斗道场创立以来,聂岩凭借着不俗的身手与随和的xing子,着实吸引了不少弟子。

    另外,因为格斗道场的存在,这一带的治安明显要比其他地方好很多,更是让聂岩赢得了周边民众的认可与支持。

    “哎哟,聂师傅,您这是去深山里修行了吧?看这衣服,又破的不成样子了……”买菜归来的胖大婶笑容满面地跟聂岩打着招呼。

    事实上,被称作聂师傅的聂岩,如今才不过三十岁,言谈举止之间,仍然会透出年轻的气息,因此这一声师傅,那可是周边居民们发自内心的尊称,弥足珍贵。

    “聂师傅回来啦……”

    “聂师傅好!”

    “哈哈,聂师傅的衣裳破又成这副模样了……”

    “……”

    还没等聂岩开口回答,街上的人们纷纷开口跟他打起招呼来,聂岩连忙笑着点头致意,多半都是熟悉的邻居和街坊,热情的很。

    以往大家和聂岩打过招呼之后,也就各忙各的去了,但今天不同,因为聂岩的肩膀上还坐着个年幼的小娃娃,大家伙儿的兴致一下子就被引了上来,至于回家做饭什么的就先扔到一边,晚吃一会儿饿不死人,瞧瞧聂师傅的八卦才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凑得最近的仍然是那位胖大婶,只见她惊奇的看着坐在聂岩肩膀上的小聂盘,替大家开口问道:“聂师傅,这孩子……”

    聂岩笑着拍了拍聂盘的小腿儿,因为众人的靠近,这孩子的肌肉又开始僵硬起来,一副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对小聂盘稍作安抚,聂岩微笑着对众人说道:“这孩子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不过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聂岩的儿子。”

    “啧啧,这孩子真是好福气!”胖大婶笑呵呵地伸出手来,准备摸摸聂盘的小脸蛋儿。

    小聂盘的眼睛紧盯着胖大婶的手,在她摸过来的一瞬间,小脑袋一偏,直接就躲开了。

    有些底子的胖大婶显然没料到聂盘会躲开,小愣了一下,然后喜上眉梢地说道:“聂师傅,您这儿子好像很了不得啊,我看他是块修行的好材料!”

    “恭喜聂师傅再添贵子!”

    “啧啧,果真是虎父无犬子!”

    “……养子也有这说法?”

    “呃……那你也得看看是谁的养子不是……”

    “我去……”

    听着围观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接受着人们恭喜,聂岩笑着朝四周拱了拱手,说道:“谢谢各位,改天我一定好好摆上几桌,大家到时候一起来庆祝一下。”

    艰难地穿过了两条街,再拐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弯,格斗道场便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停住脚步,聂盘拍了拍聂盘的小腿,指着格斗道场说道:“怎么样,老爹的格斗道场还不错吧?这里,将会成为你迈向远方的起点!”

    小聂盘抬头望去,只见那并不高大却颇具气势的中式门楼上,刻着两个漆黑地大字:“我流”!

    门楼之下,又有两只威武的石狮并立两旁,石狮口中各衔一枚石球,一刻曰“德”,一刻曰“仁”。

    聂岩的格斗道场并不传授特定方向的格斗技,对于近身格斗,他主张必须要贯彻“我”的坚定意志,无论是拳脚还是兵器,都是“我”之意志的强烈延伸,即舍我之外,再无他物,这便是“我流”之由来。

    虽然不到两岁的小聂盘并不认识“我流”这两个大字,但他清澈地眼眸里,却发出了微不可察地闪亮光芒,仿佛有什么东西深深地吸引了他,于是,他发出了一道短促地声音:“唔!”

    听见小聂盘的回应,聂岩顿时发出了一阵开怀的大笑。

    “爹!你回来啦!”聂岩爽朗地笑声还没有完全消散,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便从大门中飞快地冲了出来,男孩的眉眼之间,尽是聂岩的痕迹。

    原本想冲进父亲怀里的男孩,在大门前的台阶下停住了脚步,他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坐在父亲肩膀上的小家伙,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聂远,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弟弟了。”聂岩笑着走上前去,将小聂盘送到聂远的怀里。

    聂远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将聂盘接过来搂在怀里,然后兴奋地欢呼道:“太好了!我做哥哥了!我做哥哥了!”

    聂岩看着雀跃地儿子,不由的想起了当年与自己共同创立道场的心爱地妻子,一时间,心绪百转,思念万千。

    自古红颜多薄命,那位德才兼备的美丽女子,在为聂岩生下了聂远之后便撒手人寰,留下了这父子二人相依为命。

    不过如今有了新成员,这个家庭已然不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