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十八章 注定无果的谈判

第十八章 注定无果的谈判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天的天气不错,只是秋风加重,颇有凉意。

    我流格斗道场的会客室里,来了一位与众不同的客人,之所以说他与众不同,那是因为他并非是向聂岩请教格斗的格斗家,而是代表帕斯特少爷前来与聂岩谈判的罗管家。

    在这两年里,帕斯特少爷大力疏通了负责城土管理的相关部门,得到了令他心满意足的土地使用权限,至于还呆在那块土地上的那些平头百姓,并未被他放在眼里。

    那些人追求的是什么?归根结底不过是金钱二字罢了,为了他向往已久的机甲格斗馆,他并不在乎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因为他是帕科齐的儿子,他的家里很有钱。

    于是,在帕斯特少爷的授意下,在罗管家的全权指挥下,那些忠实代表了帕氏意志的谈判专家们,根据己方掌握的居民资料,制订了有针对xing的计划之后,便开始进出一户又一户人家的大门,开出诚意十足的价码,相继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

    谈判工作在前期和中期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但是到了后期,工作进度渐渐变得迟滞起来,越是靠近道场,推进速度越是缓慢,虽然这种情况原本就在罗管家的意料之中,但仍然惹得帕斯特少爷怒不可遏,要知道,每拖上一天,他的愿望就要推迟一天,这种jing神上的摧残,令他无比痛苦。

    虽然等待攻克的目标已经只剩下六个,但是雇主对速度近乎偏执的强烈要求,让谈判专家们不得不改变进攻策略,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向了我流道场,他们认为,只要先将聂岩打动,那么其余的难题自然便会迎刃而解了。

    不得不承认,谈判专家们的眼光非常专业,只是他们低估了聂岩这块石头的难啃程度,无论他们制订有多么庞大细致的谈判预案,抛出多么美妙动人的诱饵,都不能让聂岩动摇分毫,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进攻,这不科学。

    然而再不科学的事情,也始终得有人去做。

    所有不相干的人物,都已经被请离了会客室,此刻便只有聂岩与罗管家相对而坐,因为交谈的时间太久,案几上的茶水已然冷却,不堪再饮。

    罗管家此刻的心情,一如几上冰凉的茶水,如果此次的谈判仍然无法取得成效,依照帕斯特少爷的jing神洁癖,只怕自己的这份工作也算做到头了,不过女儿的病情如今已经明显好转,即使失去这份工作,帐户里的资金也足以让他另谋出路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片安宁,起身告了个歉,去了一趟洗手间。

    等他返回座位上时,聂岩已经泼了残茶冷汤,重新泡起茶来,热腾腾的白水奔流而下,茶叶翻卷沉浮,弹指之间,香气四溢。

    “我不会泡茶。”聂岩放下水壶,微笑着说道。

    罗管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因为他浑然没料到聂岩竟然会抢先开口,要知道,这位在先前的那阵交谈中,几乎全程都是在用“嗯噫啊呀”来应对自己的。

    当然,对于聂岩不会泡茶的说法,罗管家是打心底里支持和认可的,绝不会认为这是对方的自谦之词,因为像面前这般极品的秋茶,竟然被他用那么粗劣的手法随意冲泡,实在无法令人赏心悦目。

    没等罗管家开口回应,聂岩又自顾自地说道:“我幼时所拜的一位师傅非常喜欢喝茶,他拥有一整套非常昂贵的茶具,他的茶叶全是上等货sè,连泡茶用的水也要徒弟们费时费力的从百里之外的一眼山泉上取来。”

    好茶之人难道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罗管家心中暗自思量,然而他生xing谨慎,因此并没有贸然出言打断对方。

    聂岩将大碗中的茶汤一饮而尽,用满布老茧的粗厚手掌随意地抹了一把唇角,继续说道:“我那位师傅每天用来泡茶喝茶的时间,是他修行时间的三倍还多,他对我们这些弟子们说,修习格斗的人,必须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泡茶喝茶最是能沉稳人的xing情意志,于修习格斗有大益处。”

    “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师兄弟们,除了修习格斗,最大的愿望便是观赏师傅jing湛的泡茶技艺,体会师傅泡茶时自然流露出来的云淡风轻,然后喝到师傅亲手为我们泡制的茶汤。直到有一天,师傅被一名寻衅而来的凶人击败,当场昏迷过去,没过两天就一命呜呼。”说到这里,聂岩轻轻叹了口气,摸索着茶盘的边缘不再言语。

    是想说明金钱利益于格斗家无用吗?罗管家将这个故事琢磨了两遍,以为这就是聂岩拒绝自己的理由,感觉与想象中的并无太大的不同,于是把杯中的茶水饮尽,便要开口。

    却不料聂岩停顿了片刻之后,竟然又继续讲了起来,原来先前的故事并未完结:“我们几个师兄弟跟着师傅,前前后后学了三五年不等,但是在那个家伙的眼里,顶多算是些花拳绣腿吧,当时我们全都发了疯的扑上去,但连他的衣角边儿都没摸着半片,反被他随手打翻在地,最后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埋了师傅之后,我们痛哭着砸了他那套昂贵的茶具,在他的坟前一直跪到天亮,彼此约好有朝一ri一定要抓到那个凶人,为师傅报仇,然后几个师兄弟就那么各奔东西,至今也没有再相见……”聂岩给自己倒了一大碗茶水,仰头而尽,如饮烈酒。

    罗管家此时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劝说,而是问向了故事本身:“那个凶人……”

    这四个字一说出口,聂岩的身上便突然爆发出一道恐怖的杀意,顿时让罗管家惊骇莫名,几乎以为自己此刻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心脏狂跳,几乎被吓出尿来,不过幸好那股杀意一放即收,这才让罗管家不至于当场丢丑。

    聂岩连忙告了个歉,又为罗管家满上茶水,这才面sè平静地说道:“那个凶人,我一直都没有再得到关于他的消息,依照他那种xing情,也许早被人杀了也说不定……”

    罗管家连忙灌了几口茶水,想要借此压下受了惊的心神,不过许是因为灌得太快,茶水竟然呛进了鼻腔,好一番狼狈的折腾,他偷偷地快速瞄了聂岩一眼,心脏不争气地开始乱跳,不对,不对!那个凶人,那个凶人一定是被他给杀了!在这一刻,罗管家真的很想喊jing察,联邦是个法制社会,不是吗?

    聂岩并未理会罗管家的凌乱,继续说道:“与师兄弟们满含对那套茶具的仇恨不同,师傅的死,给我的感触很深,但又并不是单纯的仇恨,还包括了对师傅泡茶喝茶的新认识……罗管家,如果你能够说中我的想法,我就主动替你们说服我道场周围几位固执的邻居,如何?”

    只要猜中对方的心思,就能够获得足够的条件,这样的事情,会有那么简单吗?所谓的新认识是什么样的呢?罗管家心思电转,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之后,他试探着说道:“其一,泡茶喝茶的心境培养,对于格斗家来说,是没有什么大用处的……”

    看着聂岩似乎并没有反对,罗管家的信心稍微恢复了一些,他又继续说道:“其二,泡茶喝茶太过浪费时间,对于格斗家来说,是一种舍本逐末的行为。”

    聂岩点了点头,微笑着问道:“说得不错,不过这两个切入点并不算深刻,还有吗?”

    罗管家面sè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却又不甘地反问道:“不知道聂师傅究竟有了什么样的新认识呢?”

    仿佛早就料到了罗管家的反问,聂岩再次为两人添上茶水,然后说道:“泡茶也好,喝茶也罢,说到底,不过是心神与口舌上的双重享受罢了,当然也仅仅只是享受而已,要说到对人的心境培养,甚至比纯粹的格斗修炼都还要差得远,因为很多人都不明白,又或者他们本身明白但又不愿明白,其实所谓的茶之心境,都是自己刻意营造出来的,用来欺骗他人和自己的玩意儿。”

    罗管家嗤笑一声,摇头问道:“难道这就是格斗家对茶道的深刻理解?照您的说法,莫非这数千年来,无数的好茶之人都只是在自欺欺人不成?”

    聂岩仿佛没有看到罗管家的不赞同,只是继续说道:“借助刻意营造的享受,真的能做到对心神和意志的磨练吗?在我看来,那绝对是瞎扯,最多不过是让人多蒙上一层虚假的面具罢了。所谓天赋,所谓禀xing,倘若没有大意志,绝大多数人都难以撼动。”

    虽然心有不甘,但罗管家不得不承认聂岩说得确实在理,此时他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成了一名格斗家,而不是一位修佛的禅师。

    然而,这些跟今天的谈判有什么关系呢?罗管家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不过很快,聂岩便为他奉上了答案:“我此生最看重的东西只有两样,其一为感情,其二为格斗。这间格斗道场,是我与亡妻共同创建而成,于我有深厚的感情寄托,因此,贵主的意愿,我无法成全;至于衣食住行的享受,就如同我们眼前的极品茶叶,可以有,但我从来不会沉溺其中,无论是一包,还是一万包,都是如此。”

    ……

    ……

    罗管家告辞而去,聂岩没有相送,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院子zhongyāng,望着早已开始凋落叶子的梧桐树,轻轻地说了一句:“天凉了……”

    大门外,聂远兄弟的声音传了过来,还夹杂着聂小妹欢快的笑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