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天井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战天音容司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战天音容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承让!”古元抱拳,知道对方是没有拼尽全力,否则这一战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他过了,心中承了他这份情。

    “第一战,古元胜!”

    嗷,嗷,嗷...新生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愉快兴奋的氛围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小子怎么就进阵符系了呢?这么好的战斗天赋应该来我们尚武系啊!”霸拳一砸桌子,恨自己当初没能好好争取,要知道当初古元可就是他们尚武系的,一时间大为后悔。

    “你别叨叨,这小子的阵法天赋也不弱呢,我给他授课这么长时间深知他的天赋惊人,往往能提出很多建设性的问题,简直就是天才,想从我手里抢走他,你想也别想。”多拉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母鸡,斗红了眼。

    “好了,你们都安静一点,师叔还在这看着呢,也不嫌丢人!”美斯打笑道。

    两位也知道现在不合适,各自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下面进行第二场,古元对阵天音盟副盟主容司!”

    话音一落,容司微笑着从位子上飞身出去,空中白衣素裹,长带纷飞,发丝宛若黑瀑倾泻下来,看台上无数学员弟子一下子不由得痴了。

    轻盈落地,古元微笑地看着仙子般的容司,道:“又见面了。”

    容司盈盈一礼,落落大方,“公子的实力比之当初又有增长,小女子佩服。”

    古元微微一笑。知道对方说的是他的实战实力并非是境界实力,也不解释,“不知道容大家要跟在下比试什么?”

    容司一捋身前的青丝,水袖轻挥,一把古琴已然横于身前,轻抚琴弦,“铮...”清明之声动人心弦,有宛若凤鸣直穿云霄。

    “天音盟自然是以音律对阵!”

    古元看着眉眼含笑的容司,道:“据我所知你们是以乐音战斗,如今却用音律。这不是故意刁难吗?”

    场下顿时哄笑声起。“看来天音盟摆明了要让古元败落啊,比试音律,在这内院除了他们盟主还有谁比得了容大家!”

    古元摊手,“你看。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你这是在欺负人。”

    “确实有点强人所难。”美斯颔首。“在音律上不少导师都要逊色容司一筹。如今她提出比试音律,真有刁难之嫌了。”

    “哎呀,姐姐怎么能这样。她明明答应人家不为难古大哥的。”容芷神色着急,小脚直跺,一脸的怒气。

    “放心吧,容大家不会无的放矢的,既然她选择和古元比试音律必然认为古元能赢。”四风拉着容芷宽慰道。

    “怎么可能呢,我姐姐的音律琴技这么厉害,学员中除了舒姐姐,无人能越的,即便是导师也很难有人能分出高下!”

    “咯咯,你这人还真是会装,要不是我曾经见识过你的琴技,今日恐怕还真要被你给蒙骗过去了。”容司笑得花枝乱颤,一时风华万千,不可方物。

    “那日是我误打误撞,怎可以此定论?”古元无奈,虽然他和乾闼婆以及云梯圣人学习良久,但他还真没多少信心,尤其是现在他和乾闼婆的联系被阴阳源神给切断了之后。

    “怎么,你怕了?不依仗当日的情绪就难以抚琴了?”

    容司连环炮似的攻击让古元霍然一震,仿佛被惊醒了什么,是啊,当初他让阴阳二神封印他的识海修为不就是想重新体悟,打好根基吗,这和实践他其他所学不是同一个道理吗,以前他过于依赖乾闼婆,完全不是主仆,反而有些让乾闼婆喧宾夺主了,当然乾闼婆没有这个意思,但古元的所作所为却是如此。

    古元回过神,定睛看向容司,向她躬身一礼,“容大家当头棒喝,在下受教了。”

    古元反常行为反而让有些咄咄逼人的容司慌了手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

    “他们在搞什么,不赶快一较高下怎地还聊起来了。”

    旱三七有些摸不清头脑,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也有些看不懂,“他们彼此好像早就认识了。”多拉若有所思道。

    “嗯,是有点猫腻。”欧阳老头啃着水果,笑眯眯地在古元和容司身上来回瞄。

    在少盟所在的区域,瑰洱早已脸色铁青,眼神中尽是阴毒,显然他也看出来古元和容司早就相识,而且看这样子关系还不错,对于一直痴心于容司的他来说,他决不允许任何男子和他心中早已认定的伴侣如此亲昵。

    “盟主不值得因此动怒,这一战那小子必然败落,如果侥幸胜了,那更好,正好给您亲自蹂躏这小子的机会。”苏何振谄媚地向瑰洱讨好,使得达奚牧冕、轲少恒、於悍戚等人一阵鄙夷,不过他们更恨的是他们怎么就没能抢先苏何振一步呢。

    “这把凤头琴你先前已经见过,也弹奏过,如今我用它和你较量算不得欺负你吧。”容司眼神狡黠的微笑道。

    既然已经知道容司是想找回那日的场子,古元也就不再计较那么多,索性放开了,嘿嘿一笑:“当日没能收你为徒,如今看来还真是一大损失。”

    容司俏脸一红,薄怒道:“那日你的琴技确实远超我,一时鬼迷心窍,不过现在看来,幸亏没有,要不然我可就亏大了,呵呵。”

    旋身坐下,素裙宛若盛开的百合花瓣席地展开,清新脱俗,当真是圣洁如水。

    “自那次之后,我也准备了点小玩意儿。”一支长箫握在古元手中,戏谑的眼光挑逗地看向容司,后者双腮蓦然攀上一抹红晕,自古以来,琴箫就是情侣绝配,象征着爱情,如今古元在容司用凤头琴之后拿出长箫显然是在报复她刚才的为难之举,可这副动作落到看台上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在所有学员眼中,古元这是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求爱,这是亵渎,**裸的亵渎,他们决不允许,顿时巨大的风波席卷而来,一股莫须有的杀气猛然而生,弥漫在诞盟台上空。

    古元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气吓得一个踉跄,转眼看向看台上一个个杀人的眼光,脖子忍不住一缩,滑稽的模样看得容司一阵轻笑。

    “咳咳”欧阳老头适时出声,压下了场上众怒,对于这些低微境界的学员所爆发出来的惊人杀气也感到心悸,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彪啊。

    “比赛开始,不得延误,否则宣判古元输,古盟不得成立!”

    “铮...”

    凤鸣翱天,春意盎然,容司纤纤玉指起落琴弦,时而紧凑,时而舒缓,扣人心弦,无限美好让人不禁沉迷其中,情随音而动,旋律再转,夏风灼灼,焦渴难耐,情燥之音,靡靡不绝,男女绯红,尤其是呼延噬,蛇性本淫,竟差点在琴音中幻化出原形之后,不知何故让他突然惊醒,打坐调息,压下腹中邪火,脸色难看地盯着战台上的容司。

    离得最近的古元首当其冲,身形摇摆,但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那么不济。在这琴音中他清楚地感觉到了针对性的攻击,此音已经超出一般音律的范畴,看来在境界上她又有新的收获了,即便当初他就已经领教了容司的厉害,如今再次体会,还是忍不住对面前的佳人感到惊讶。

    “这丫头最近又有进境,真不知道她是如何修炼的。”美斯美目涟涟,欣慰地看着宛若仙子的容司,毫不吝啬的表达自己的赞赏。

    其余人也都是赞同的点头,以他们的境界自然不会被容司的琴音影响太深,因此能保持一些清醒,对容司的琴音有着更为直观的认识。

    “这个小丫头确实不简单,这么快就能够摸到乐理的边缘了,了不得啊,我虽然不懂此道,但也听过不少,纵然不能和那些老家伙相提并论,但也很厉害了。”欧阳老头赞赏道。

    “呜...”

    低沉婉转的箫声如峡谷黑风扶摇直上,又如黑夜银河静谧轻柔,晚霞送走蔚蓝,晚风拂来悲戚,萧瑟的秋,撵着垂暮之夏而来,一个季节的终结,如同一个人一段年龄的终结,夏去秋来,正如青春逝去迎来中年,人生该有的感悟依然成熟,或难忘或后悔的往事一幕幕浮现,一次次感慨,沙哑的箫声真的触动了他们的心灵,默默不觉间,泪水已然落下。

    “铮铮...”

    “呜呼...”

    琴箫合鸣,春意、夏情、秋悲戚,一对相守一世的恋人经历坎坷,饱经风霜,在至死不渝的爱情中走向生命的尽头,寒冬无绝期,两具寒骨合葬天之涯,当所有人为之动容感慨的时候,曲音一转,一支腊梅迎风开,傲雪结连理,并蒂一体,揪心的痛终于平息,这是完美的结局。

    琴声止,箫声散,曲动人情,两人默默相识,全场陷入短暂的寂静,两人微微一笑,哄,瞬间,冲天的喝彩声火山爆发般席卷全场,掌声雷动,久久不息。

    “好啊,好啊,真没想到他妈的,古元竟然还有这一手,真是深藏不露啊。”大风猛一握拳,忍不住赞道。

    “古元老大威武!”

    “老大威武!”

    “老大威武”

    新生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呼喊,现在古元在他们心中宛若神明,谁能想到阵符系的学员,不仅近身战斗强悍,就连偏门的音律也如此强悍!(未完待续。。)

    ps:  最近对不住各位了,运动会有点忙,分身乏术啊,还望包涵啊</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十天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宗大公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宗大公爵并收藏十天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