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18章 相濡以沫

第118章 相濡以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纳日在问过哲哲后连忙给气急败坏的哲哲沏了一杯热茶。

    空气中都是清清淡淡的清茶香,当几口热茶下肚后。哲哲才抖着手把她手中咚咚的作响的茶杯猛的放在桌子上。

    看着雕花炕桌上那溅出的几滴浅绿茶水,本来还不是特别担心的阿纳日也不免小心翼翼起来:“格格?”

    抬起头看着桌上地上的一片狼藉,哲哲缓缓的勾起了嘴角试图安抚一下她。但是这笑容才刚刚起,她却突然毫无预警的面无表情起来。

    就在阿纳日几乎被哲哲弄得不知如何是好时,哲哲突然坐直了身子看向了她:“你现在就去找那个把海兰珠领进来的小侍卫,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自己认罪。还有那几个人最近见过海兰珠照顾过她的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想起那几个照顾海兰珠的清宁宫姐妹,阿纳日不仅心中一寒。但是等目光从地上的一片狼藉,移到哲哲那又开始不自觉紧紧缠在一起的十指后。阿纳日连忙冷静的点头,然后又不动声色的叫人进来收拾桌上的东西。

    是夜,在月光浓雾笼罩的如梦如幻的盛京御花园中。阿纳日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个昔日的好姐妹,被自己的手下捆绑起来被伏着巨石扔下了御花园最大的荷花池圣龙邪尊。

    静静的站在荷花池边死死的盯着那莲叶深处,看那里的池水从一片混沌到终于无波无动。阿纳日这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

    而就在安德海终于从手下口中得知,那位尊贵大胆的科尔沁格格终于用鹤顶红毙命后。

    在皇宫西南一角一间侍卫房内,那位当初因为一大笔银子而选择铤而走险的小侍卫。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众人,终于颤颤巍巍的登上了面前的椅子。

    当闭着眼睛痛苦的摸上面前的白绫后,他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道:“姑姑,是不是我死了,大福晋和大汗就会放过的一家老小?我额娘已经活不了多少时间了,福晋又一直在生病,我怕---”

    当日面前这个小侍卫小心翼翼的给她传话,说海兰珠求见福晋的事情历历在目。想起他当日的小心翼翼和提心吊胆,想起她说的那句有大福晋在就一定没问题的话。阿纳日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

    若不是她的保证,大概他也只是负责报信,而不会选择偷偷把海兰珠弄进来吧。

    胸口一阵一阵的难受起来,几乎想吐。但看着面前这个才刚刚进宫没多久的小侍卫的满满期盼眼神,阿纳日缓缓的抬起了手:“耶木儿我发誓,只要我阿纳日活着,那你的家人就一定没事。如果---如果我违背誓言没有做到,那就让长生天狠狠的惩罚我吧,到时就算是万箭穿心死无全尸我阿纳日也认了。”

    似乎是被阿纳日的誓言安抚住了,小侍卫露出了一个简简单单的笑。看了一眼桌上的书信以及四周的一切,终于缓缓的含着笑把那手中的白绫套在了自己的脖上。

    脚下的椅子被踢翻,当整个身子被挂在这一条白绫上时。

    耶木儿暮然把眼睛睁的圆圆的,十六载春秋,年少时的肆意。刚刚娶到意中人时的得意兴奋。妻子难产注定无后的遗憾和愧疚,被选为宫廷侍卫时的柳暗花明满满希望。父亲突然输光家产被人羞辱时的难堪和愤怒,看到那满满一包银票时的心动和提心吊胆。一幕幕一下子急闪而过。

    眼中亮亮的,一阵一阵的白。面前出现老母的唉声叹气和妻子的暗暗哭泣,耶木儿终于不甘的闭上了眼睛。对不起了,有了这笔银子,也许你们便能稍稍过的好一点吧。

    。。。。。

    耶木儿的那份书信竖日早朝前就被安德海亲自送到皇太极面前,看着上面小侍卫一笔一笔沉重的着墨。

    虽然明明知道一个小小的守门侍卫,肯定没有带着一个大活人进宫并且安排把她安排在小玉儿身边的本事。但是最终皇太极还是面无表情道:“按规矩律法处置吧!”

    没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这么大胆,德长安连忙小心道:“嗻---”

    没有在意到德长安的小心翼翼,皇太极只是突然神色不明道:“对了,海兰珠的尸体怎么处理的?”

    没想到皇太极还会想到此人,安德海连忙跪下轻声道:“启禀大汗,今日一早清宁宫哲哲大福晋那边来了人,奴才不得已--才----。”

    被皇太极突然抬眉的动作吓到,有些心虚的安德海连忙低头。

    一个死人皇太极自然不会太在意她的去向,但是此刻当得知海兰珠的尸体不是被作为妹妹的大玉儿给领走。也不是被作为丈夫的多尔衮领走而是被这个一向不喜欢庶出的哲哲领走后。皇太极不仅挑挑眉轻声道:“这还真是哲哲一贯的作风,重情重义啊!”

    “重情重义?大汗是在说谁?”抬手拨开面前的珠帘,一身嫩黄色旗袍的小玉儿笑脸盈盈的缓缓走近[综]在男神边上。

    甚少看到她穿暖色,如今看她心情不错似乎没有被昨日疯狂海兰珠吓到。皇太极连忙伸手缓缓拉住小玉儿坐在一侧轻声道:“是说哲哲,她啊这么早就已经安排人把海兰珠给拉回去了。”

    在小玉儿和皇太极说话时,小全子早就在领着所有人都出去了。

    小玉儿看皇太极一身朝服一副准备去上早朝的样子,不觉得走到他面前缓缓抱住了她。

    两人相处,小玉儿也就早些时候主动点喜欢一直赖在他身上。自从做了两个孩子的额娘,皇太极就甚少有了这种待遇。

    现在见她这般模样,不觉有点高兴。连忙顺势把小玉儿抱在他腿上。

    一脚轻轻的点在地上,一腿轻轻的曲起整个的偎在皇太极的身上。小玉儿紧紧的搂住皇太极的脖子慢慢的低下头来。

    背上被一只手紧紧的按着,小玉儿把面颊轻轻的贴在皇太极脖间待到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才轻声喃喃道:“其实,我昨天一点的都不怕的。”

    “是吗?”嘴角带出一丝笑意,皇太极轻轻的把另外一只手抚上小玉儿的额头。

    今日小玉儿把头发全部都梳了起来,额头仅有一条比较宽的跟衣服同款颜色的额饰。

    抬起头任由他摸着自己的额头,小玉儿慢慢的俯□子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有你在我怎么可能出事,我一直都知道你会保护我的。一直一直都知道,一直一直都清清楚楚而且从不怀疑的。”

    空气中满满的都是彼此的气息,皇太极慢慢的压下小玉儿的头。两人的紧紧的贴在一起,尽管此时小玉儿的额饰贴在自己的额头并不是很舒服的。但是皇太极却没有舍得放开。

    想起第一次把小玉儿带进皇宫时她那被苏麻弄伤的手,想起这次小玉儿又被弄伤的事实。皇太极突然低低道:“是我一直都委屈你了。”

    鼻子有些发酸,一滴泪水突然从小玉儿闭着的眼中跌落下来。那泪水打在自己的脸颊皇太极愣住了。下一秒当又有一滴落下时,皇太极不觉的慢慢的把唇移了过去。

    嘴角咸咸涩涩的,心里突然有点难受起来。轻轻的抚摸着的小玉儿的面颊一点一点把手移到小玉儿的脑后。皇太极轻轻叹息道:“不要动不动就哭,我难受!”

    但是他话音刚落,就见坐在他膝上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小玉儿猛然睁开眼睛。然后狠狠的把脑袋撞了过来。

    急急的允吸、狠狠的啃噬。当一丝一丝的疼痛从两人紧紧相触的双唇见传来时,皇太极心中的一丝清明完全的消失,只是急切的撕扯着身上人的衣服。

    当身上早晨精心穿戴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散落在脚边时,披散着三千青丝。小玉儿慢慢的支起身子,然后高居临下俯身看了他半响这才伸手盖住他的眼睛,一点一点的亲了下去。

    屋内暖暖的,满满都是彼此的味道。当被皇太极抱着急急的躺在床上时,小玉儿紧紧的抱着身上的人。在两人身体都出现细细的汗珠时,小玉儿把唇贴在皇太极耳边重重的亲了一口,才气喘吁吁的浅笑道:“大汗,小玉儿今日---很开心,所以也想让--让大汗开心。大汗你开心吗?”

    “。。。。。”

    “啊----呵呵---”

    。。。。。。。。

    站在屋外,眼看着外面越来越亮的天。小全子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身侧面无表情的荣信来。

    “这个,早朝---”

    将身子压得低了一些,荣信带出一丝尴尬无奈来:“荣信不敢---而且大汗和福晋应该知道轻重巅峰空间全文阅读。”

    他们要是知道轻重就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心中默默的疯狂的吐糟着。小全子急急看着那紧紧关起来不断有嬉笑声冒出的房门,心里突然的无比的悲催起来。

    想起哲哲大福晋的训斥,想起朝中众人的责备。拥有叫大汗起床责任的内庭大太监小全子,现在恨不得找块白嫩豆腐一下撞死。

    苦苦的等待了半个时辰后,当终于从里面传来大汗的沙哑的声音后。急急从身后宫女手中接过新的朝服,终于重新见到的大汗的小全子突然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

    大汗早朝晚到了!

    大汗第一次早朝晚到了!

    大汗四年来第一次早朝晚到了!

    朝中众人趁大汗未过来,全部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胡乱猜测起来。

    有人觉得大汗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耽搁了,这是忠心不二的正黄旗将领。

    有人觉得大汗肯定是被那位福晋给拉住了,这是经验丰富的某为亲贵大臣的观点。

    有人觉得大汗此举必定有深意,这是一切擅长思考的大臣心中所想。

    就在大家你一眼我一语时,静静的站在一边多尔衮的面色一点一点逐渐越来越白起来。

    前不久的一个跌下战马事迹,几日前的福晋落跑事件。多尔衮都不敢想象,等会万一皇太极再当朝训斥他一番,说他余下不严纵容福晋进宫行刺,到时他该如何在众人面前自处。

    “海兰珠----”狠狠的念着那个贱人的名字,想起早晨当受到大玉儿报信时的惊诧和耻辱,多尔衮便恨不得立即去清宁宫拉起她的尸体,再对她捅两刀以泻心头之恨。

    “大汗到----”一句普普通通的通传声,不知道是大家多想还是怎么了,总觉得连声音都带了一丝急切来。

    “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步一步走到宝椅边,等走稳后皇太极咳嗽了一声这才轻声道:“都起来吧,我正好有要事---。”

    众人本来都很有点好奇的心思,再看到皇太极严肃的表情后全部都收敛起来。

    轻轻的环视了一下四周,皇太极突然把目光移到了多尔衮身上。

    皇太极那眼神太犀利了,顿觉不妙多尔衮连忙低下了头。

    “前段时间多尔衮的----”

    “都是臣弟的错请四哥赎罪,多尔衮愿意受罚。”不想让大家的眼神变的更加的糟糕,更加的鄙夷。多尔衮连忙跪下,他宁愿皇太极严惩与他,也不想再次落人口实让人耻笑。

    嘴角露出一个笑,皇太极看着底下把身子压得低低的大金巴特鲁。半响才举起左手伸出食指按了一下太阳穴幽幽道:“豪格,还不快把你十四叔扶起来."

    已经在朝堂上当过很久隐形人的豪格,一听到皇太极的声音。连忙急急上前:“十四叔,父汗话都没有说完。你就不要这么多礼了。”

    被豪格抓住胳膊,想到皇太极可能还是会把事情闹大。一刹那见多尔衮面如死灰,难道他以往的所有功绩,都要被这样的小事给一点点的掩盖吗?

    朝中众人虽然不知道大汗要说什么,但是眼见半天时间了,和硕贝勒还是没有起来眼见上面皇太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大家都不免担心起来宦谋全文阅读。

    轻轻的上前,代善扶起多尔衮的另外一个胳膊笑呵呵的:“ 都是自家兄弟,大汗连话都没有说完你瞎担心什么?”

    代善语调中的深意很是明显,多尔衮一惊连忙站了起来。

    “四哥---”

    “真是越长越过了,你这样让我怎么委以重任!”不待多尔衮谢罪,皇太极突然无端端的发起火来。

    没想到当真是自己误会了,多尔衮心中暗暗懊恨起来。连忙复有跪下;“请四哥赎罪,是多尔衮太心急冲动了。”

    “心急?冲动?”慢慢的耻笑出声,皇太极冷冷道:“上次您的正白旗不是陆陆续续有很多手下将领上奏折说,旗下八旗屡次与汉兵起冲突吗?”

    “是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件事情,多尔衮一直提的高高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连忙道:“不过大汗,这样的事情现在好多了。”

    面露不耐,皇太极对着众人大声道:“本汗不想旗下士兵整日不思进取,天天就想着跟自己人逞凶斗狠。所以我最近以与大贝勒和范学士私下商讨,决定从即日起朝中除原有的满八旗外,另添设蒙八旗和汗八旗。

    皇太极这话一出朝中众人一下子便惊住了,片刻之后朝堂上已经满是大家叫叫嚷嚷的声音。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全部都开始争论不休起来。

    朝中汉人大臣将领各个兴奋不已,有了汉八旗跟满人分开他们就不用收鸟气了。

    但是原先那些蒙古八旗将领中,除去有少部分亲贵赞成这个意见外。大部分尤其是以往那些老是传出与旗下汉兵不合的将领大臣们,反倒意外的不愿意起来。

    “大汗,这样把汉人聚集起来。不就是给他们做大的机会吗?大汗就不怕他们造反。”

    “大汗,此事非同小可不可草率啊!”

    “大汗,凭什么我们是八旗,他们那些个俘虏降民也称八旗。”

    “大汗,如果这样那汗八旗和蒙古八旗的旗主有谁来胜任?”

    “是啊!一定不能让蒙古和汉人插手军权,这样不是养虎为患吗?”

    “我们大金自开国就一直只有满八旗,大汗你这样又是何必?”

    “是啊,完全不用再开旗位,我们这样很好。”

    “要是我们八旗和那些个曾经的贱民同一等级。那我们有何尊贵可言?”

    “不可以,满蒙一家还可以商量。但是汉人?那没得---”

    “砰”刚才正在义愤填膺的某贝勒,被凌空飞过来的奏折砸中闹到后连忙跪了下来:“大汗饶命,是微臣,是侄儿冲动了。”

    轻轻的吸了两口气,皇太极抬头看着全部把目光移向他的众大臣幽幽道:“此事,本汗觉的可行。不想同意不想跟蒙古汉人和平共处的,现在就站出来。本汗现在就成全他。立即交出顶戴花翎,我给你们银两田地然后全部统统给我滚出盛京去做自己的土地主去!”

    “。。。。。。”

    见大殿中一定声音都没有,皇太极这才痛心疾首道:“我一再强调要入主中原,要一统整个蒙古大明以及周边一些小国极品妖孽玩暧昧。可现在才打下蒙古才占了明朝那么点城池,你们就给我天天出状况,这还让我怎么逐鹿中原,怎么信任你们----”

    “大汗----”

    “你们问我谁是将来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的旗主,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就是本汗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意见吗?难道诸位哥哥兄弟觉得我皇太极还不配或者说管不了区区的蒙八旗和汗八旗?”

    “大汗赎罪,臣等绝无此意。大家刚才只是担心而已!”眼见皇太极当真生气,代善连忙跪下打起圆场来。

    被代善一提醒,看到皇太极的盛怒的样子,众人连忙都跪了下来。

    “大汗,我们不知道原来大汗早就有了安排,这策甚妙啊!”

    “大汗亲自做旗主是汗军旗和蒙古八旗的荣信,大汗果然深谋远虑啊。”

    “那--那个大汗,兄弟几个都是没见识的。刚才只是心急,以后绝对不会胡乱吵吵了。”

    眼见大家都开始一反常态,一下子各个歌功颂德起来。心中不屑想起皇太极最初的反应,多尔衮眼神一跳连忙举手道:“大汗,您刚才是想让多尔衮----”

    不甚在意的看了多尔衮一眼,皇太极缓缓道:“你是吏部尚书,朝中官员提升罢免本来就是你的责任。我本意是想让你给我从汉人中选出所有的牛录额真,甲喇额真以及固山额真。”

    让他选出所有汉八旗额真,那就意味着。这个汉八旗所有的将领都是出自多尔衮只手,那就意味着多尔衮可以牢牢的抓住汉军旗。

    刹那间刚才那些还在争吵恼怒的贝勒阿哥们全部死死的不善的看向多尔衮。

    年纪轻轻就被大汗亲自抚养,后来第一次上战场大汗就给了他一个墨尔根代青贝勒的尊号。之后的六部之首吏部尚书的位置,还有后来的当朝最年轻的和硕贝勒尊位。一时间大家全部都百感交集起来。

    要是多尔衮像大贝勒代善那样又能打仗又能文治大家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但是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当初一出生就靠着汗父宠爱和大妃的身份立马就有了旗主之位,而朝中汗父的十几个儿子那个不是为了一个旗主之位出生入死,流血流汗。就连大汗都不例外,凭什么他们兄弟就可以。

    后来他的墨尔根代青贝勒的尊号,那也可以说他打了几个胜仗。但是后来呢?他除去去大明朝抢了一次粮还做了什么。

    现在眼见大汗像是被他迷惑一样,果然的把手中的大肥肉送到他手上,大家立马眼红不服气起来。

    就在多尔衮眼露兴奋,大家暗暗咬牙但是不敢反对时。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豪格立马大声道:“父汗,你要是让十四叔选出汗八旗的将领。那---那蒙古八旗,就要交给我,让我选---。”

    豪格这话没头脑之极,就在大家根据以往的态度觉得大汗一定生气当朝就教训他时,就见皇太极点点头轻声道:“不错你也是时候应该去历练一下了,此事非同一般我需要召见所有蒙古的族长台吉才能定下具体的方案。“

    ”谢父汗。”没想到一时冲动竟然当真被重要,豪格一下子站的直直的。

    许是皇太极自己都没有察觉,对于这个才刚刚长大的长子。他总是不自觉的多言起来:“我派你去第一是磨练你。第二也是以示我大金对蒙古的各族长的尊重和看重。第三你要帮我好好私下统计打听一下他们各个蒙古部落的具体壮丁人数。我想看看你统计的人数跟他们呈上来有无出入。最后最最关键的是,我要让你亲自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