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40章 无题

第140章 无题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转眼半旬时间一下子便匆匆而过,盛京已是最热的时候了魔方大世界最新章节。半月的时间,后宫一切运转自如。哲哲大福晋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侧福晋乌拉纳喇氏虽然依旧每日都阴阳怪气的,但是每日清晨的请安却一次都没有落过。

    没人带头,加上如今大汗有一半的时间都待在永福宫。其他众人自然不敢轻易的凑上去*蛋碰石头的举动。

    此外前不久大汗和玉福晋去御花园赏花,结果格格伊尔根觉罗氏只是碰巧的“偶遇”了一下。就被小玉儿以私自打探大汗福晋行踪的罪名,当场在大汗面前杖责十下。大汗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一言,自此整个后宫一下子变的完完全全的安静了。

    就在盛京后宫一派安详时,朝堂上皇太极终于收到清朝孔有德、耿仲明已经逃出山东登州,现已经在来往大金的路上估计十数日便能到达的消息。

    皇太极一直重视汉将求贤若渴,加上孔有德、耿仲明身份的特殊性。一时之间,朝堂上下只要有眼睛的便都能看清楚大汗的好心情来。

    就在皇太极一边兴奋的等待着这两人,一边在与已经来盛京的蒙古族长亲贵们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成立蒙古八旗事宜时。终于踏入科尔沁还有一天距离就能到达哲里木山下自己家的布木布泰却意外的纠结起来。

    见她一直都不出声,跪在帐篷内的虏哈苏立马抬起头来:“格格吉尔嘎朗其实离此地只有半天的路程?离台吉帐篷也是半天的路程,奴才明天格格一定可以如时的赶到达哲里木的。”

    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布木布泰无视他的话轻声再次到:“十四爷他真的受伤了?伤的很重?”

    重重的点点头,虏哈苏不动声色的看了布木布泰一眼。见此刻布木布泰连茶杯都端不住了,连忙沉重道:“阿古拉害死了寨桑台吉,又当众刺死了大福晋。我们贝勒爷本来想亲自看着阿古拉伏法偿命的,却不曾想到他竟然被人救走。贝勒爷当时就带着人马追了上去,没想到对方已经有了埋伏。对方早早的就在沿途布置了绊马索,贝勒爷不慎中招当场便跌下马晕了过去,奴才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可是额吉和阿布怎么办?我想---”从刚刚踏入科尔沁听到噩耗开始,布木布泰唯一念头就是赶快回去早早的给额吉和阿布磕一个头。

    但是现在计划被打乱不说,还雪上加霜的听到了多尔衮的受伤的消息。一时之间,布木布泰一下子陷入了两难。

    见自己王爷为了她弄成这般摸样,而她却还在犹豫。虏哈苏立马粗声道:“格格,令兄吴克善王子已经稳定了科尔沁的情况。现在他之所以不敢立马将台吉和大妃的已经亡故的消息报上朝廷。除了还没有抓到凶手外,我们贝勒爷和大阿哥都还未脱险也是最重要的理由。

    吉尔嘎朗气候比较好,加上有个出了名的巫医。吴克善王子这才特意的安排我们爷和大阿哥在那里疗伤。但是都一月有余了两人的伤还是没有好转,这再拖下去,可就不妙了。奴才只是看出我们爷实在是想你格格这才擅作主张,还望格格赎罪。跟何况格格是聪明人,应该知道现在说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大金国的贝勒爷和阿哥可是比一个死去已经下葬了的台吉要重要的多吧?“静水踏歌一流年

    “放肆!”尽管知道虏哈苏说的多是实情,但是对方是自己的父母。没想到一向都很老实的虏哈苏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布木布泰暴怒立马直接将手中的杯子砸在了他脚边。

    被暗红色的茶水弄湿了黑色的袍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虏哈苏立马低下了头急道:“求格格赎罪!奴才也---也是心急而已。毕竟要不是为了格格,我们爷又怎么会待在科尔沁这么久,如今没有完成大汗的嘱托不说,还弄伤了自己和大阿哥。要知道大阿哥可是大汗唯一成年的阿哥,我们爷爷是大汗唯一请封的和硕贝勒,这若是追究下来----”

    “这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奴才可以擅自讨论了,马上去安排吧。我今晚就跟你走,早去早去。十四爷对我的大恩,我自然不会忘记,但是他们是我的阿布和额吉,我也想早点祭奠他们剑武凌天。”

    “嗻。谢谢格格,有格格在相信我们贝勒爷很快便能恢复精神的!”目的达成虏哈苏也不在乎布木布泰的呵斥,连忙恭维了几句,便连忙低着头出了帐篷。

    而在帐篷内的布木布泰,却在坐了好一会后这才轻轻自言自语道:“额吉,阿布原谅玉儿吧,玉儿不孝只能晚半天来看你们了。多尔衮他毕竟是为了我,没了你们我便只有哥哥和他了,所以我不得不。”

    因为在临行前便已经得到特别的交待,所以当布木布泰告诉德长安让他明天慢慢的带着队伍先出发,她有事要办。让大家在都在哲里木山下的三里亭等候她汇合时,德长安表现的意外的好说话,没有多说一个字提出一点异议。

    半夜就在大玉儿终于跟着虏哈苏策马离去后,一个黑色的信鸽在大家不注意的情况下飞出了一个小帐篷。

    灰色的信鸽在灰暗的夜色下,一路飞到了离他们驻扎地一百多公里的另外一个临时驻扎地。

    当看到这只归来的灰色信鸽后,轻轻的吸了一口气。鳌拜立马下令让手下近三百人的人马,立马拔营从另外一条路连夜直奔科尔沁中央的哲里木山下的台吉王帐处。

    。。。。。

    骑马几个时辰后,布木布泰和虏哈苏终于到了多尔衮和豪格养伤的吉尔嘎朗牧场。

    看着被八旗和科尔沁亲卫团团围住的吉尔嘎朗的牧场,布木布泰一下子踌躇起来。这些八旗士兵应该有好些人都认识自己,而她作为大汗的福晋却跑来看一个贝勒爷似乎有点不妥。

    “格格赎罪了。”快步上前将自己的黑色披风盖到布木布泰身上,虏哈苏立马举手道:“格格请---”

    黑帮总裁的霸爱

    被披风盖着,加上一直被虏哈苏称呼着格格。心头的顾虑一下子去了一大半,布木布泰立马直接向着主帐篷走去。

    沿途经过一道一道的关卡和盘查,虽然前面一直有虏哈苏在带路,她根本就不用做任何的事情。

    但是眼见此处的守卫这般的森严,布木布泰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人终于站在帐篷外时,呆呆的站着,布木布泰一下子心怯起来。

    “玉儿?真的是你吗?你真的过来看我了吗?”

    突然帐篷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布木布泰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掀开了面前的帘子。

    刚刚踏进帐篷,便被正好走出的多尔衮一下子紧紧的抱住。下意识的想挣扎,但是刚动了几下。等看到多尔衮额头上的布条后,布木布泰便一下子停止了所有的挣扎。

    抬手缓缓的抚上多尔衮的额头,轻轻的触着那透出红色血渍的地方。半响布木布泰这才喃喃道:“疼吗?为什么不小心一些?“

    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笑着,多尔衮抬手握住布木布泰的手轻声幽幽道:“我只是想为玉儿做点事情,却没想到到了最后却是我着了别人的道。”

    张张嘴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安慰不对,无视也不对。看着他头上的伤想起自己在盛京时的胡思乱想,布木布泰连忙低下了头。

    “怎么了玉儿?是---是怪我吗?”见布木布泰突然的低着头不出声了,多尔衮缓缓的放开了抓住布木布泰的手。退后一步轻声艰难道:“是啊,眼睁睁的看着阿古拉逃走。却不能为你手刃杀父弑母的仇人,我确实是够失败。”

    看着明显消沉了很多的多尔衮,知道他此番肯定是受了不少打击。布木布泰连忙上前一步主动抱着他轻声道:“没有怪你,真的!我--我只是难过而已极品妖孽小助理。”

    一下子反应过来,布木布泰这话的意思。多尔衮连忙轻轻反手拥着她宽慰道:“玉儿放心,他们都走的很安详。只要你和你哥哥吴克善都活的好好的,他们在九泉之下便肯定能安心了。”

    “可是你---算了”想埋怨他让虏哈苏把伤情说的太严重了,以致她都不能尽快的去见父母。

    但是一看到多尔衮满脸担心的摸样,布木布泰便咽下了所有的抱怨。只是连忙把他拉到里面椅子上,急急忙忙的去查看多尔衮的伤口。

    。。。。。

    竖日天刚亮的时候,布木布泰便早早的出了多尔衮的帐篷。以往不是没有跟多尔衮共处一室的时候,但是此刻时间特殊地方也有太多人了。尽管他们彼此都知道彼此都清白,但是人言可畏,她也只能避嫌早走了。幸福料理法则

    狠心拒绝了多尔衮要送她的提议,被虏哈苏护着,布木布泰心急火燎的向着哲里木山下的三里亭赶去。

    。。。。

    而就在布木布泰还在路上时,在科尔沁哲里木山下。吴克善带着所有科尔沁闻讯赶来的亲贵族人全部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鳌拜将军,不知您此行的目的是?”

    “参加世子!”给吴克善行过礼后,鳌拜立马正色道“世子,大汗有旨请下跪接旨吧?”

    意外的看了鳌拜一眼,心中一惊。吴克善连忙道:“臣吴克善接旨,大汗千秋万福!”

    随着吴克善的动作,他后面的亲贵随从,还有四周看热闹的众百姓们也都全部都跪下下来。

    此刻已经接近午时,整个台吉府帐前的广场上,放眼望去全是黑阴阴的跪着的人头。

    族长台吉过世非同一般,按例部落必须在族长过世后,立马把消息传给大汗,然后让大汗下令安排后事以及确定下一任族长的继承状况。

    但是大家迟迟都未见大汗有派人过来,现在人终于过来了。但是一看到年轻首领脸色惨白的摸样,大家自然一下子察觉出了其中的异样。所以一时之间有上千人聚集的广场上,却意外的安静无声。

    “将军---”

    头上冷汗直冒,等了好一会见鳌拜还没有传旨的意思。吴克善连忙小心翼翼道:"可是有什么不妥?”

    仔仔细细的大量着四周,鳌拜大声疑惑道:“大汗有旨,怎么布木布泰侧福晋都没有出来接旨?”

    布木布泰是临时决定来科尔沁的,因为出发的太急。根本就没有想到提前给吴克善传消息的事情。

    此刻被问住担心自己唯一的妹妹,吴克善立马抬头道:“将军的意思是,大玉儿来科尔沁了?”

    故作惊讶的望了一下吴克善,鳌拜大声道:“侧福晋因为久久未曾收到科尔沁的消息,所以担心万分。大汗和福晋见侧福晋执意想回来看看,便以探亲的名义准侧福晋回来了。怎么侧福晋还没有到吗?她可是比微臣早出发五日啊!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过年太忙了⊙﹏⊙b汗

    最后一段:

    故作惊讶的望了一下吴克善,鳌拜大声道:“侧福晋因为久久未曾收到科尔沁的消息,所以担心万分。大汗和福晋见侧福晋执意想回来看看,便以探亲的名义准侧福晋回来了。怎么侧福晋还没有到吗?她可是比微臣早出发五日啊!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