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48章 无题

第148章 无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太极决定要把孟古哲哲大妃的陵墓从东京迁到盛京,这样一来小玉儿和皇太极也就不用巴巴去东京祭拜她了。

    晚上回来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无形中不但让皇太极了了一桩心愿。还狠狠的给多尔衮添了一把堵,所以小玉儿的心情很是高涨。

    小玉儿心情高涨,皇太极也莫名的很是有兴致。所以当夜在皇家猎苑中小玉儿被皇太极折腾了很久也是情理之中。

    是夜等小玉儿累的昏睡过去后,抱着小玉儿过了很久。皇太极便哑着声音让小全子去准备热水了。

    现在是初秋天气还是很热,见他收回手后小玉儿便抱着丝被贴到了墙角。

    皇太极安静了很久,这才起身随意的套了一件外衫下了床。

    静静的在床头坐了没多久,等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皇太极立马道:“放在外面吧。”

    “嗻-”皇太极声音低低的,熟悉他的小全子自然听出了一丝微妙。便连忙顺势叫殿外的人全部退了下去。

    起身打开门亲自将门口的金色铁盆端了进来,皇太极最后把它放在了屋里靠近床边的椅子上。

    等关好门再次站在床边时,皇太极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床上的小玉儿随意的裹着他的内衫躺在里侧,可能是身边的墙壁凉的太舒适了她几乎都贴在墙上了。

    弯腰跪在床头,皇太极缓缓伸手将小玉儿遮在面上的发丝一点一点的揽到她的耳后。

    可能是刚才那杯凉茶的缘故皇太极的手很是冰凉,所以当他的手滑到小玉儿脖颈间时。小玉儿便迅速的放弃了刚才一直霸着的墙面,然后缓缓向他贴来。

    手被小玉儿拉着放在了她敞开的一塌糊涂的胸口,见她还不太满足的叮咛着,皇太极不觉缓缓的露出了一个笑。

    干脆再一次的上了床,皇太极将小玉儿再次的整个的揽在了怀中。

    “不想再喝了,头痛。”怀里的小玉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虽是醉眼朦胧但却依旧没有忘了撒娇。

    见她这般摸样,皇太极笑着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小玉儿脖颈见。他这一靠近再次换来了小玉儿嘻嘻的笑声和软软的求饶声。

    夹杂在嬉闹声中的软软抱怨声,让皇太极有了一丝后悔的念头。但是见到很快他便压下了心头的那点悔意,快速的重新的剥起小玉儿的衣服来。

    刚才小玉儿一直都遮遮掩掩的,所以他才多了一个心眼让人准备了烈酒。

    如今在满屋子的烛台下,等把小玉儿剥的干干净净后,皇太极突然庆幸起他的多疑来。

    小玉儿一身皮肤很容易就能留下印记,这是他当初第一次抱了小玉儿后,在太极殿见小玉儿洗澡时最初的印象。

    这样的体质,让后来的他吃尽了苦头。从最初的肆无忌惮喜欢在她身上制造痕迹,到后来竟然有些心疼下意识的放轻手脚。现如小玉儿身上的痕迹已经成为了他一种不为人知的恶趣味,每当被小玉儿气到吓到时,他才会选择偶尔的惩罚她一下。

    可现如今小玉儿除去左手外的其他两处痕迹让他在心疼之余,却有了一种被冒犯被挑衅的感觉暗暧明昧。

    左手抱着小玉儿的身子,皇太极将右手轻轻的抚向了小玉儿的左膝盖。

    皇太极的右手在小玉儿的左膝盖停留一下,便很快的到达了小玉儿的右手腕。

    期间他一直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一直都淡淡的。只是当放在小玉儿手腕上的手被小玉儿反手握住时,他才像是清醒了一般摇了摇头。

    “为什么?”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再问什么。

    但是很奇怪本来一直闭着眼睛的小玉儿却似乎懂了,迷迷糊糊的睁了一下眼。小玉儿突然轻声道:“难受,舍不得。”

    “难受?舍不得?”皇太极死死的盯着醉眼迷离的小玉儿。

    重重的点点头,小玉儿呵呵笑一下然后突然声音低低委屈道:“看你那么开心,突然就不想让你为难了。”

    可能是酒精的缘故,小玉儿说话的声音异常缓慢和直白。

    举起被擦伤的左手小玉儿幽幽道:“手疼,没面子所以想立刻见到你。可是---可是---”

    表情有些无奈伤心,小玉儿拉着皇太极的手按到心口压低声音道:“可是看见他那么开心,我这里就跳的飞快扑腾扑腾的。”

    按住皇太极的手渐渐的松开,小玉儿似乎冷了胡乱的猫着身子将自己再次藏在锦被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然后盯着头顶的黄色帷帐轻声道:“扑腾扑腾的,所以不想让他为难,不想让他烦心。他皱眉我就会难受,多尔衮是弟弟又那么的能干,他一直惜才。所以肯定会为难肯定会舍不得,所以,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皇太极没有再追问。其实也无须追问了,一切都已经明了了。

    起身将手浸在床边的铁盆中,察觉水已经不是很热了。皇太极这才捞出里面的帕子拧干轻轻的触在小玉儿的身上。

    一寸一寸的擦着手下的身子,当最后终于将她擦的干干净净后。皇太极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这种卡着脖子难受的几乎无法呼吸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想起了他没做四贝勒时时都要受制于人的感觉。

    。。。。。

    夜半时分被大汗召见,当大家都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时。看到上面面无表情的大汗,大家立马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大汗招他们做什么。

    “说吧,一个一个来。”轻轻的声音,似乎懒洋洋的没有一丝的威胁。

    但是奇怪的众人却都同时心中一紧,都有了不好的预感,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启禀大汗,我们离开时,听到福晋跟十四爷道歉来的。”跪在皇太极脚边的小太监第一个受不了立马知无不言道。

    “继续”微微挑眉,皇太极将手指向了下一个。

    有了领头的,之后大家便都冷静了一些,连忙各自组织起语言来。

    “启禀大汗,是我们主子着急来这里,所以换衣服久了一些。所以十四爷应该生气了,才会冲着奴才发火。也是奴才不会说话,奴才该死。”

    “启禀大汗,应该是因为十四贝勒贴身侍卫虏哈苏的事情,我们之后听到福晋提及了。”

    “启禀大汗,奴才没有听到什么。只是在远处看到福晋抬手好像要扶起贝勒爷,但是被贝勒爷一巴掌给打掉了。”

    “禀大汗,福晋后来应该也是生气了三国之太极演义全文阅读。所以站起来想打贝勒爷,但是刚刚抬手就被贝勒爷推倒了。”

    “大福晋背对着我们,一下子就跌倒了。左手擦到地上了,右手被贝勒爷捏着。”

    “福晋说长嫂如母,要教训贝勒爷知道什么是尊,什么是长。”

    “依奴才之见,起初荣欣公公飞了出去。我们福晋应该是被吓了一跳,因为福晋半天都没有出声。”

    “福晋生气了,说---说如果大汗---大汗不在了。贝勒肯定会拆了永福宫,所以直接拿着鞭子打起了贝勒爷。”

    “微臣不敢多言,只是福晋下令赐死虏哈苏是真。贝勒爷踢了荣欣也不假。之后福晋鞭笞贝勒爷四下和倒在地上擦伤手也是微臣亲眼所见。”

    “福晋一路骑马骑得的飞快,奴才还以为-----却不曾想到福晋最后突然什么都不说了。”

    “福晋不许我等提及今日之事。”

    小玉儿这次过来带的人马并不是很多,所以很快大家都已经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大福晋的命令固然重要,但是今日上面问话的是皇太极。大家几乎连犹豫都没犹豫便知无不言了。

    坐在主位上一身明黄内衫的大汗半天都没有说话,众人将头垂着低低的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自己的呼吸声。

    靠在宝椅上,沉默了很久皇太极突然询问道:“福晋为什么要赐死多尔衮的侍卫。”

    愣了一下,德长安连忙将头触在地上:“启禀大汗,前不久奴才奉命护送玉侧福晋回科尔沁。福晋半夜随着虏哈苏出去了第二日才返回,科尔沁众人猜测纷纷。所以鳌拜便下令将此人带到盛京交由大汗处置。但是人刚刚到了盛京,福晋便以这种事情不需惊动大汗为由直接下令赐死了。”

    每天都有很多的政事要处理,皇太极早就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现在才明白是小玉儿砍了他放在多尔衮身边人。

    也没有什么心疼的感觉,只是觉得有点可惜。但是很快他便明白这件事情,终究是因为那个在科尔沁的小福星才发展到了这一步。

    闭着眼睛皇太极将自己食指上的翡翠扳指轻轻转动了半天,然后过了半响突然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动作。猛然挣开眼睛冷冷道:“御前侍卫统领安德海听令

    “奴才在,请大汗示下!”安德海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缓缓的露出一个冷笑来,皇太极看着安德海高声道:“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秀外慧中,温良贤淑,聪颖过人,本汗甚喜之。本汗十四弟多尔衮,年少有为,系先汗爱子,本汗爱将。今本汗做主将科尔沁布木布泰改嫁与十四弟多尔衮为其嫡福晋。望多尔衮珍之惜之莫让本汗再次失望。”

    皇太极这话一出,安德海一惊立马抬起了头。

    不过一想到早年皇太极便有过将自己庶福晋下令改嫁给其他人的举动,所以尽管心中惊讶不已安德海还是尽量的不动声色。

    “恩——”细细的思量一下,皇太极又继续叮嘱道:“让哲哲帮忙张罗一下吧。本汗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就让哲哲作为长辈张罗一下。告诉她,我希望等我回去时这事情便已经办妥了圆满了。”

    。。。。。。

    皇太极下过圣旨,又让大家禁口后便让大家都回去了。

    竖日一早起来小玉儿早就捂着脑袋忘记了昨天的一切,只是被皇太极很快的折腾起来去骑马了重任全文阅读。

    这边小玉儿觉得自己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太为皇太极着想了。所以心安理得的陪着皇太极游山玩水---不是与民同乐起来。

    而在盛京皇太极的这道圣旨,让哲哲和多尔衮一下子方寸大乱起来。

    哲哲勉强稳住情绪进了内殿后,又一次的忍不住砸了自己面前的所有东西。

    当阿纳日小心翼翼的上前时,哲哲死死的抓住阿纳日的手再也忍不住痛心道:“亏我对她那么好,还想着怎么把她弄回来。却没有想到她这般的不知轻重,怎么就让大汗起了那样的心思。”

    已经知道了虏哈苏的事情,阿纳日只能轻声安慰道:“看样子大汗也是知道了实情,所以干脆便把大玉儿格格赐给看十四爷。好在是嫡福晋,格格你就想开一些吧。”

    猛地推开阿纳日重重的坐在身后椅子上哲哲喃喃道:“叫我怎么想的开,一个贝勒爷的福晋怎么可能跟大汗的福晋相提并论。而且她这一改嫁以后还怎么帮我们科尔沁。”

    一点都没有在意哲哲的动作,阿纳日沏了一杯普洱茶宽慰道“那位毕竟是科尔沁的人,大汗就算不看僧面也会看佛面。奴才以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格格您自己啊---”

    见哲哲露出疑惑的样子,阿纳日将茶放到哲哲身边桌上小声道:“没有大玉儿格格,那族长今后只能选择指望格格您了。

    而且大玉儿格格改嫁后,那七阿哥便真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了。依奴才之见格格现在要做的就是再次讨的大汗的欢心不然什么都是虚的。这次的婚礼还有不久后孟古哲哲大妃的忌日,可都是让大汗对福晋改观的好机会啊。”

    “孟古哲哲大妃的忌日?”哲哲纳闷道:“大汗这些年从来都不大张旗鼓的给先汗妃过忌日,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转头再次看了一下四周,阿纳日凑到哲哲耳边轻声笑道:“是奴才从永福宫那里打听到的,说那位前几日一直在翻看玉蝶。而且还一直都盯着孟古哲哲大妃的那页念念有词。我看她啊肯定是想着怎么讨好大汗呢,格格你往年可以不理不睬,但是今年可一定不能再那样了,总要表示表示。”

    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如果大家都不提及孟古哲哲大妃的忌日那她无动于衷自然可行。但现在明知那位有所动作,而她依旧没有行动便真的有些傻了。

    细细的再次将事情想了一个一二,觉得这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出错。哲哲连忙道:“那就下令这个月宫中上下都不许着红,我们清宁宫在大汗来之前都只吃素食吧。还有记得给我找几本往生经,我要亲自抄写已慰藉大妃的在天之灵。”

    “那大玉儿格格的事情---”

    重重的叹口气,哲哲拿起身边的普洱茶举到唇边风淡云轻道“还能怎么样,这种事情在蒙古满洲比比皆是。尽管现在少了但也不会引得众人太过猜忌。

    只是可惜她一身容貌和才华了,讨不得大汗欢心,还被大汗送人白白的浪费了我的一片心意。现在都这样了,我也只能希望她能继续笼住多尔衮的心。毕竟不官怎么样,他都是大汗即位后唯一亲封的和硕贝勒。”

    。。。。。。。。。。。。

    盛京,十四贝勒府。

    “贝勒爷接旨吧?”见多尔衮许久都没有动一下,安德海忍不住的出声催了一下。

    猛地抬起头,多尔衮轻声道:“安统领,大汗他还有没有说什么?”

    眼神暗了一下,想起当初布木布泰的一鞭子神圣手镯全文阅读。安德海抬头缓缓道:“这是大汗得知了福晋赐死虏哈苏鞭打了贝勒爷后,想了很久才下的命令。大汗早就决定不再让科尔沁的那位回来了,这么做可能完全只是为了安抚贝勒爷。先前大汗也有把福晋送人的事情,所以贝勒还是记得感恩为好。”

    “可是----”可是玉儿一个正妻侧福晋怎么能跟以前的小妾庶福晋相相提并论。

    呼呼的喘着气,多尔衮本来想发火,想为大玉儿抱不平。但是意外的一双眼却总是被安德海手中的圣旨吸引着。

    明白只要他今日接过这道圣旨大玉儿便必将属于他,不是没有一丝犹豫,不是没有一点怀疑。但是到了最后多尔衮却还是激动万分的颤声道:“多尔衮叩谢大汗恩典了,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喜十四爷了。”

    安德海难得多了嘴,但是此时多尔衮却已经抱着圣旨呆住了。

    捧着圣旨送走了传旨的安德海,多尔衮独自进了自己的卧室想了很久后这才自言自语道:“也许四哥是真的不喜欢玉儿,也许是四哥想用这件事情替小玉儿赔罪。”

    “而且他都不打算要玉儿了,让玉儿改嫁给我应该是最好的办法。而且这是我应得。”想起了他与大玉儿的种种,多尔衮越想越觉得皇太极应该早就如此了。

    。。。。。。

    为多尔衮的急切,哲哲又需要急切的表现。所以大玉儿改嫁的事情弄的很快。

    这件事情从九月二十五大汗下旨,到十月二十日就举行成婚大典。

    哥哥不在科尔沁,整件事情就像是一场闹剧似的。完全就没有给大玉儿一点点的考虑和反抗的时间。

    想见大汗一面,但是却被告知哲哲大福晋有命令绝对不能外出。想告诉多尔衮这件事情有蹊跷绝对不能这么干,但是看着堵得死死的窗户布木布泰简直要疯了。

    十月二十日,当反抗几日无果后。布木布泰打算暂时妥协,等见到多尔衮后再与他好好的商谈一番。

    所以当再次被打扮的红艳艳时,坐在轿子中一身嫁衣的布木布泰没有一丝的紧张,只是想着待会要怎么说怎么劝多尔衮。

    朝中大部分的将领都去猎场陪大汗打猎了,但是作为正白旗的旗主,当朝最年轻的和硕贝勒,多尔衮的婚礼自然不缺人参加。

    射三箭,踩红毡,跨火盆,被婆子扶着,恍恍惚惚的布木布泰在将手终于交给多尔衮时有了片刻的犹豫。

    上方已经有礼官在高叫拜天地了,布木布泰觉得一切都不能再继续了连忙抬手。

    “大汗有旨,十四贝勒多尔衮接旨“

    太监尖尖的声音打断了布木布泰要掀开盖头的动作,以为皇太极是终于想通了改变主意了。布木布泰暗暗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立即跪了下来。

    “多尔衮接旨,请大汗示下。”同样有了不好的预感,多尔衮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小全子不动声色道:“贝勒爷是口谕。”

    大厅所有人都已经跪了下来,见跪着多尔衮缓缓的抬起了头。小全子拉长声音道:“今日得报边关告急,本汗本欲亲自前往。但无奈偶感风寒总觉不适,现令十四弟多尔衮立即出发前去一探一二。唯恐边界有变,本汗会让十五弟稍后整兵前往,望十四弟勿怪尽快完礼后立即出发不得延误。”

    作者有话要说:看见有人说看不明白了,我也糊涂了%>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