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 > 67 你死心吧,我乔卓凡不离婚

67 你死心吧,我乔卓凡不离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手机,被乔卓凡泄愤似的的丢在了副驾驶座上。

    从聿小爷的地下室里出来之后,他就发了疯似的拨打肖宝贝的手机。

    可那边得到的回复,一直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这时候的乔卓凡忽然回忆起,刚才在KTV的时候,肖宝贝是哭着跑出去的。

    她那个印着只丑八怪羊的包包,还放在那边。

    而当时的自己,离开之时下意识的是要去拿那个包的。但他看到那包包上印着的那只羊,可能会无时不刻的提醒着他和肖宝贝有关的一切。

    而这,正是乔卓凡连着几日来都在逃避的事儿。

    所以,乔卓凡最终没有拿上那个包,而是直接带着他的人步履匆匆的走了。

    现在那个包包,怕是还在那间KTV里。

    想到这糊涂虫,寻常都不会在兜里放点钱。这会儿,包包和钱都不在身边,她该怎么办?

    想到她刚才跑出去的地方,附近都是*,乔卓凡的脸顿时一僵……

    那一刻,他连迟疑都没有,就立马踩下油门,让车子如同离弦之箭那般滑入夜色中。

    ——分割线——

    “叶子希……”乐扬找到叶子希的时候,他正在酒吧里寻欢作乐。

    他的身边,有最近传闻中他的正牌女友董情,还有两个模样和身材堪比明星的美人儿。

    当然,除了这几个女人,还有他的狐朋狗友。

    每个人的身边,都围着好几个女人。

    而对此,乐扬也好像见怪不怪了。

    他们这几个家世差不多的公子哥,平日里就经常这样勾搭在一块儿,然后又是女人又是酒水的寻欢作乐。

    或许在这几个人的眼中,这才是真正上流社会的生活。

    当然,在没有见到乔卓凡那群人的私生活之时,乐扬也是这么认为的。

    看着他们几个和往常一样沉迷于纸醉金迷的世界,乐扬也没有多话。来到这边之后,乐扬只是随意的找了个靠近叶子希的位置,然后就坐了下来。

    他们这几个公子哥,也貌似习惯了他们每逢聚会,都会有这么一个胖女孩到场。

    “叶少,你的护草侍者到了!”

    在乐扬到场之后,这群人中有几个人笑出声。

    不是很明朗的那种笑,而是类似于偷笑,或者应该说更接近于唾弃的笑。

    更有人,直接说了出来。

    而本来还在喝着酒的叶子希,在听到他们的调侃之后,也跟没有听到似的。

    乐扬自然知晓,叶子希其实就是嫌弃她的身材。

    她太胖,要是当了他的女朋友的话,会让他在朋友们的面前变得很没面子。

    而他身旁的董情,上衣很有心机。

    虽然模样和白色毛衣差不多,但那件衣服的胸口处,多出了一道口子。

    这么一来,胸口两半球也很好的展露出来。

    老实说,董情的前边并不突出。尤其是在胖女孩乐扬的比较下。

    不过她就出色在她的大胆。

    像是酒吧这地方,需要的就能能多露就多露。

    尤其是在这奶白色的毛衣的衬托之下,她所展露的地方更为迷人。

    这么一来,她便成为全场的焦点。

    而叶子希今晚也貌似很喜欢她的这一身衣服。估计,这衣服展露出来的傲人身段,让他叶子希在一帮公子哥的面前更有面子了!

    “你少喝点!”看着叶子希今晚貌似喝了挺多久,乐扬想要劝着。

    可她的手还没有触及到叶子希的手,就被他躲开了。

    从酒杯上撤离的手,现在就落在董情的腰身上。

    董情的名字,很应景。

    她真的很懂风情!

    叶子希的手一带,她就直接落座在叶子希的大腿上。

    他们的动作,很是亲昵。董情给叶子希喂酒,叶子希喝下去之后,就直接用嘴喂到董情的嘴儿里。

    这惹火的动作,让这一群公子哥的口哨声一阵跟着一阵。

    乐扬看在眼里,伤在心里。

    叶子希,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么?我是比她胖,但我是真的喜欢你。她是瘦,但她看中的是你的钱!

    乐扬在心里叫器着。

    “叶少真牛!左拥右抱不说,身边还有个护草使者!”公子哥们还在高谈阔论。

    乐扬发现,在他们谈论这些的时候,叶子希的眼底闪过一丝得瑟。

    叶子希很浮夸。

    他喜欢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被所有人羡慕。

    而此时,他正肆意的挥霍着乐扬对他的好感,以此来达到他在众人面前非常有面子的效果。

    “叶子希,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吗?”乐扬最终还是失落的呢喃着。

    叶子希也好似注意力一直都在乐扬这边。

    乐扬的声音很小,他都能听到。

    “看了,又能怎么样?”叶子希此时抬起头来,正对着乐扬。

    而他的大腿上,还有瘦子董情。

    他的一句话,顿时让乐扬无力回应。

    是啊,他就算多看了她一眼,又能怎么样?

    乐扬看着他,双眼写满了悲哀。

    她多希望,叶子希在这个时候能说出一句安慰。

    哪怕只是一个字,都好。

    可叶子希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又当着董情的面,说了五个字:“乐扬,我没瞎!”

    简短的话,让在场的人都讥笑着。

    笑乐扬的胖,笑她的自不量力……

    那一刻,在霓虹灯下的乐扬的脸,有着让人难以察觉的苍白。

    最终,她识趣的拿着包包,退出了他们这群公子哥的聚会。

    “叶少,你这么说这胖子,你难道不担心她以后不喜欢你了?”在乐扬起身之后,那些公子哥又开始了他们的议论。

    “就是,叶少你刚才忒过分了!”

    “你就不担心,这样伤了你的护草使者的心?”最后的,是个女音。

    其实,当他们在议论这些的时候,乐扬并未走远。

    此时,他们的对话乐扬都听在耳里。最后的那个女音,应该就是坐在叶子希大腿上那个叫做董情的女子所说的。

    乐扬认得出她的声音,也只有她才会折腾的出这样如同林志玲般恶心的女音。

    当然,乐扬也知道,这女人并不是真的关心她。

    董情会这么问,无非是想要看她的笑话。

    可一直到这个时候,乐扬还在傻傻的期待,那个男人到底会怎么回答。

    “有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都被她缠了好多年,早就厌烦了!要是能将她弄走,我巴不得呢!”

    叶子希的一番话,引得这些人哄堂大笑。

    也同时,让乐扬眼角的那滴晶莹彻底滑出……

    “嘟嘟嘟……”

    乐扬很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可在她走出酒吧之后,一个陌生来电让她不得不停下哭泣。

    “你好,我是乐扬!”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乐扬才开了口。

    “你好,我是乔卓凡。请问,肖宝贝现在在你的身边么?”一陌生的男音,从乐扬的听筒里传出。

    老实说,这声音真的很好听,堪比大提琴,低沉婉转。

    “乔卓凡?不认识!”乐扬的心肝刚才大受打击。现在,她只想要寻个吃甜品的地方,好好慰藉自己的小心肝。

    至于桥卓凡,还是路卓凡,她什么都不想鸟。

    “我没要你认识我!我只想问肖宝贝有没有在你的身边?”电话那端,乔卓凡的语气很急切。

    “肖宝贝?没有啊!”乐扬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肖宝贝的身影。

    不过,也正是乔卓凡的这一番话,提醒了乐扬。

    “你问肖宝贝做什么?难道你就是肖宝贝的男人?”乐扬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追问。

    “现在我没空跟你说这些。反正你只要有肖宝贝的消息,就跟我说一声,就打这个电话!”说到这,男人已经将电话挂断。

    “喂?”

    “喂?姓乔的,你和肖宝贝怎么了?”

    “喂?”

    连着好几声,乐扬都没有得到乔卓凡的回应之后,这才在百般不解中挂断了电话。

    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刚才涌上心头的那些悲伤,似乎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分割线——

    “呜呜……臭乔卓凡,被胖老头子糟蹋,又不是我愿意了!”肖宝贝一边走,一边哭。

    泪水不知道将她的脸浸湿了几遍,又被风吹干几遍。

    总之,她的脸现在紧紧巴巴的,难受的很。

    可肖宝贝顾不上这些,只是在泪眼朦胧中一步步走着。

    她现在,还不能回家。

    要是让老爹看到她哭成这幅模样,估计会很担心。

    再有,老爹肯定是不会放任她被人欺负的。

    这个时候,老爹肯定会去找乔卓凡算账。

    但以乔卓凡的实力,她的老爹并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点,肖宝贝很清楚。

    所以关于这一次的事情,她不能告诉老爹。

    因为她担心,老爹会为了她,作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家不能回,乔卓凡那边也不能去。

    突然间,肖宝贝竟然悲催的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在路上走着。

    身旁,无数的男女结伴走过。

    他们或笑或打闹,好不快活。

    唯有她一人,形单影只。

    “大坏蛋!要离婚就直接说么!为什么要当着那些坏人的面那么说我?”

    她也好面子。

    肖萱和肖薇,从以前就不看好她。

    而肖宝贝也最不希望在这两个人面前出丑。

    “呜呜……”

    风很大,吹的她的脸生疼。

    “哔哔哔……”

    身边的车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吵着。

    估计,是人太多,过不了?

    肖宝贝下意识的退让到一边,只希望这车子不要来吵她。

    可这车子像是和她作对似的,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还不时按着喇叭。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会塞牙缝!

    这话,今天肖宝贝才真的接受了。

    你看她,这两天先是被占便宜,紧接着又被乔卓凡甩了。现在,连一辆车子都吵着她。

    “按什么喇叭。这道这么大,能正常通过,为什么要吵个不停!”

    积压在胸口的火气,让她最终忍不住的咆哮出声。

    对着那辆停在她身边的车子,肖宝贝突然折腾出小飞毛腿,往人家的车身踹了几脚。

    “让你叫!让你吼……”

    肖宝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踹了多少脚,等她累的气喘吁吁而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就看到刚才那辆车子的某一处变得有些坑坑洼洼。

    这下,肖宝贝郁闷了。

    她的力气,也不是很大。

    为毛这车子一下子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坑?

    是怒火激发了她的潜能,还是这车子的质量本身不过关?

    眼见这车子变成这幅德行,肖宝贝下意识的想躲起来。

    可她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她棉衣上的帽子,在她即将逃离的时候被人扯住了,迫使她不得不停下来。

    “你有什么毛病,把我的车子弄成这样?”

    下来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

    穿金戴银,还披着一条画着花花绿绿图案的披巾。

    看上去,挺文艺高雅的。

    不过她的力气很大,肖宝贝挣脱不了,只能扁扁小嘴儿说着:“对不起……”

    “你以为你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这是我刚买的车子,你怎么一下子就给踢成了这样?”妇人指着肖宝贝刚才踢出来的那几个坑,火气挺大的。

    也对,这光是看也知道,这是刚买的车子。

    纤尘不染不说,还没有挂上牌子。

    这人,也看得出是个新手。

    所以,刚才那么大的马路,她还直按喇叭。

    “对不起……”肖宝贝一个劲儿的道歉。

    “你这女孩是不是脑子不好?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道歉的话免了!”这妇人的意思,就是想要赔偿。

    这话,肖宝贝也听明白。

    “我现在身上没有钱。要不,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吧,等会儿我回家拿钱!”这是真的。

    刚才从酒吧里跑出来之后,肖宝贝就想要搭乘出租车。

    可出租车都拦好了,肖宝贝一掏口袋,发现里头空空如也,最终只能让出租车离开。

    眼下,想要赔偿,那就更没办法了。

    “你当我三岁小孩呢?现在你不赔给我,我放你回家你还能赔给我?”

    妇人死死的拽着肖宝贝,不肯松手。

    “要不我把我工作的单位写给你!你找不到我,到那边肯定能找得到我!”

    谁让她自己做错事?

    该有的赔偿,肖宝贝都会拿出来的。

    “要是你写给我的工作单位是假的呢?”这人好像什么都不相信。

    “我……”

    这下,肖宝贝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不然,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回去找老爹么?

    肖宝贝担心老爹会吓坏。

    他的心脏本来就不好,要是吓到了该怎么办才好?

    再说了,这妇人会不会让她回家还是一回事。

    “要么找人给你送钱过来,要么到警察局去!”

    “我没带手机,也不知道家里人的电话号码!”若是选,肖宝贝当然是选择前者。

    可她的性子一向迷糊,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她根本就记不住。

    她记号码的方式,只存手机里。

    离开手机,她谁的号码都记不住。

    “那只能上警察局了!”那妇人说这话之时,已经拽着肖宝贝的帽子,走向她的车子。

    “求你了,别这样好不好?”肖宝贝不喜欢去警局,更害怕去警察局。

    她抱着车门,不愿进去。

    “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把别人的车子砸坏了,不赔偿也不愿意蹲牢子!你想太美了!”说着,妇人一个劲儿的拽着肖宝贝。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男音传来。

    “你要多少钱,说就是了!把她放开……”

    那个声音,肖宝贝有些熟悉。

    等肖宝贝抬头就看到了,那人笔直的站在他们的面前。

    “哟?你认识她!那正好,她都把我的车子踹坏了,赶紧赔吧!”

    妇人听到总算有人要解决这件事情之时,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这车子还是她刚买的。

    最近她才学会了开车,拿到了驾照。

    今天,是她第一天开车上路。

    本来她就担心自己的车技不好,撞坏了车子。所以在人多的地方,就狂按喇叭,担心撞到人或是别人撞到自己。

    没想到,她还碰上了肖宝贝这个祸害。

    看肖宝贝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她还真的挺担心自己的车子就这么无辜被踹坏。现在,有人愿意赔偿,不用闹到警察局自然是好事。

    “多少钱,你说吧!”

    “至少也要个五六万吧!”其实她车子的价位,也差不多就这样。

    之所以喊这么个赔偿价,也是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看上去挺有钱的。

    要是他不答应,她待会儿就少说点。

    妇人是这么打算的。

    可谁知道,这话才刚一出口,男人就拿着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什么,紧接着那张纸就被递到她的跟前。

    “这里是十万块的支票,你现在拿着就能到银行兑换!若是兑换不了,直接到这边找我就是了!现在,你可以放开她了。”说完这话,男人还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递给妇人。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妇人看清楚了这名片上的字:“肖氏集团总经理季川?”

    这个肖氏,妇人是知道的。

    貌似前一阵子,他老公就是买了这边的股票,稳赚一笔的。

    这么一来,这人应该不会说谎才对。

    “那好,看在你替她求情的份上,就先这样吧。”妇人清了清嗓子,继而说着。

    可一转身,妇人对着那支票又亲又摸的,好似得了什么宝贝似的。

    也对,这十万块都可以买她那车子两台了。

    这么一来,她的车子跟捡来的,还倒贴了五万块……

    妇人心满意足的离去,可这边杯留下来的两人才开始搭话。

    “季川,你疯了吗?那车子,也不值十万块!”肖宝贝虽然哭懵了,但也不是什么都看不知道。

    “只要能救你,什么都好!”季川说这话,听上去听阔绰的。

    可肖宝贝一听,连笑都懒得露出来一个。

    是。

    刚才季川的突然出现,是救了她一回。

    但她,可不就就此谢谢季川。

    因为直到这一刻,肖宝贝所有的磨难都是他带来的。

    若不是他临时和肖萱领了结婚证,她也不至于找乔卓凡当替代新郎。

    眼下,她还对乔卓凡产生了感情,却要面对离婚……

    “季川,那十万块我是不会还你的!”

    肖宝贝不会像偶像剧里那些女主角,叫器着要赌上所有的身家性命都要还钱。

    再者,季川从她身上偷走的百分之十五的肖氏股份,也不止这个数!

    所以,肖宝贝一点都不觉得,这个数她需要还。

    “这是你欠我的。当然,你欠我的比这个还多,我还会一一讨回来的!但下次,肯定不是用这种方式!”

    这么狼狈的方式,一次就好!

    丢下这话,肖宝贝旋即转身。

    事到如今,她面对季川,无话可说。

    她相信,季川也应该是这样。

    可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背后却传来了季川的呼唤:“宝贝……”

    不知道是不是夜风过凉的关系,季川的嗓音竟然染上了几许凄凉。

    一定是夜风太凉了,不然这男人怎么会为了她这么伤感?

    要知道,将她推入火坑的,是他!

    “你还有什么事情么?”她转过头,面向季川。

    夜风,将她本来有些湿答答的脸儿刮得生疼。

    她垂散在肩头上的发丝,好多被风刮到了她的脸上,粘附在上头。

    季川上前,想要帮她整理好这小脸。

    可他的手才刚刚身上去,肖宝贝便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这样的动作,就像是本能反映。

    可季川不得不承认,肖宝贝的这个动作伤了他的心。

    肖宝贝肯定不知道,其实在她从酒吧跑出来的时候,季川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不……

    应该说,从肖萱到这边的时候,他就在酒吧门外的路口等着。

    看着她进入了酒吧,又看着她飞奔离开,他一直都跟在她的后头。

    其实,那天在肖萱的办公室门口,季川已经听到了肖萱那夜所做的事情。

    季川很气愤,身为表姐的肖萱竟然害了肖宝贝。

    同时,季川也知道了他们母女两人今晚的动作。

    季川考虑过告诉肖宝贝,但他最终打住了。

    乔卓凡太过强大了。

    若是他和他季川斗,季川没有把握可以胜过他。

    不!

    估计他还没有出手,乔卓凡就已经将他打趴下了。

    这段时间,因为这男人频繁出现在肖宝贝的身边,季川特意派人去调查这个男人。

    可派出去查到的,全都给了他一张白纸。

    连他旗下所拥有的帝凡集团,都没能出现在这上头。

    这问题,不是他请出去的那些侦探能力太差,就是乔卓凡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他们这些人都无法触摸到他的背景。

    而这,也是季川第一次意识到,他和乔卓凡实力的悬殊。

    他现在后悔了,想要肖宝贝回到他的身边,乔卓凡必定会成为他这路上一道阻碍。

    所以,季川卑鄙的想着,要趁着肖薇和肖萱这对母子的毒计,离间乔卓凡。

    这么一来,肖宝贝落单,他季川也很快能抱得美人归。

    之所以季川如此肯定,还不是因为他觉得曾经肖宝贝那么痴迷于他。那种眷恋,怕是一时半会儿都抹不去的。

    虽然,肖宝贝的拒绝碰触让他有些受伤。但考虑到之前自己对她的伤害,季川还是耐着性子说着:“宝贝,天气有点冷。要不,我们找间咖啡厅喝点热的吧?”

    他看她,小鼻子都被冻得粉扑扑的。

    这样的肖宝贝,让他莫名的怜惜着。

    “不必了!”和他同坐一个咖啡厅喝东西?肖宝贝担心,自己喝进去的东西会直接吐出来!

    “要不,你先到我的公寓去?我看你这样,回去的话肖总肯定会担心的!”季川将他的心思掩饰的极好,这要拉着肖宝贝上他的公寓,还将肖腾拉了进来。

    季川以为,自己说的够诚恳,就能够打动肖宝贝。

    可他貌似忘记了,肖宝贝属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

    他曾经对她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你觉得她还有可能和以前那样,天真无邪的接受了他季川?

    光是听着,肖宝贝都觉得这可笑至极。

    “季总,我的事情不用你担心!”她又退开了一步,和季川拉开明显的距离。

    可季川不满于这样的距离,再度走近了两步。

    “宝贝,我只是想关心你!”昏暗的路灯,将他的背影拉得老长。

    阴影,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孤寂。

    若是他没有做出那么多龌蹉事情之前,哪怕一次他对她说过这话,肖宝贝都会原谅他。

    可在他做了那么多之后……

    忽然间,肖宝贝记起那天自己和杨董事长在包间内喝酒的时候,这肖萱是在里头的。

    一开始,那所谓的杨董事长的目标,是肖萱。

    可喝着喝着,肖萱去了哪儿?

    在这次她醉酒杯这杨董事长带去了酒店,肖萱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想到这,肖宝贝的脸色一变。

    “想要关心我?以什么身份,是前任未婚夫,还是现任表姐夫?”

    肖宝贝的话,夹刀带枪。

    但让季川心里最痛的,是她嘴角的那抹讽刺。

    季川不喜欢肖宝贝露出这样的表情,尤其还是对着他。

    他尝试着上前,想要拉住肖宝贝,和她解释。

    “宝贝……”

    他一上前,肖宝贝的眼神就变了。

    “两口子,一个带我去被糟老头糟蹋,另一个又想让我去给谁卖身吗?”

    不再往后退,肖宝贝突然上前。

    不知道是被肖宝贝的动作唬住了还是怎么了,季川突然有些畏惧这样的肖宝贝。

    见她上前,季川下意识的往后退。

    可他的动作,终究慢了一步。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夜风中响起,引起路人无数的关注。

    这一巴掌,打得季川有些懵。

    “宝贝,你怎么……”怎么打我?

    肖萱将她带到那个胖子杨董事长那边,害得她被……

    还有,今夜肖薇母女两人又将肖宝贝和乔卓凡约在一块儿。

    季川承认,肖萱所做的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但他真的没有参与其中。他不明白,为何肖宝贝要将这一切的过错推卸到他的身上。

    “季川,你走。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一看到你,我就觉得恶心!”

    这或许是肖宝贝对季川说的最重的一句话。

    这比以前,肖宝贝在知道他和肖萱背着她领了结婚证时候所说的话,还要重无数倍。

    甚至,季川此时还看到了肖宝贝眼里对他露出来的浓浓的厌恶。

    那一刻,季川浑身突然发颤。

    那种颤抖,和寒冷无关。

    而是,心发寒……

    “宝贝,这和我无关。那是肖萱做的!”他急于辩解,却无意中泄露了某些事实。

    “肖萱做的?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可你,却从没有告诉我……”

    若是他给她一句提醒,哪怕不打电话只是发个短信都好,她就可以躲避那晚上如同噩梦般的遭遇。

    季川可能不知道,在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之后,她还每天被一个又一个的噩梦惊醒。

    这对她造成的打击,可以算是史无前例的。

    可季川却在知道了这些之后,连给她一个提醒都没有……

    “宝贝,真不是这样。我是……”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这是事实。

    若是早就知道,肖萱会将她留在那个胖老头的身边,打死他都会直接跑去解救肖宝贝的。不管肖萱怎么看待他,他都会救。

    可眼下,肖宝贝已经全然误解了。

    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肖宝贝对着他又是一巴掌:“季川,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时间,我从没有亏欠过你一点一滴,对吧?可你怎么能对我如此残忍……我真的看错你了!”

    这一刻,肖宝贝对肖萱和季川涌现了前所为有的厌恶。

    转身,肖宝贝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停留。

    继续面对季川,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而季川看到愤然离去的肖宝贝,直觉很不好。

    这种感觉就像是这一刻他要是不及时抓住肖宝贝,他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远到,他永远都无法再触及到她的手。

    因为这种诡异的不安感,季川立马追了上去。

    这两人,一跑一追,很是专注。

    以至于,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金色悍马的出现。

    乔卓凡开车到这里的时候,被远处围着的众多人所吸引。

    扫了那个角落一眼,乔卓凡没有兴趣围观,他只想要尽快找到肖宝贝。

    那丫头今晚出门的时候并没有穿着多少衣服。这会儿温度又降了,要是不尽早找到她,怕是要感冒了。

    可就在乔卓凡打算朝着另一个角落寻找肖宝贝的下落之时,他听到人群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肖萱做的?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可你,却从没有告诉我……”

    “季川,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时间,我从没有亏欠过你一点一滴,对吧?可你怎么能对我如此残忍……我真的看错你了!”

    那是肖宝贝的声音!

    肖萱?

    对了,那日他和肖宝贝的电话中,就听到了肖萱的声音。

    那这一切,肯定和那个女人脱不了干系了。

    乔卓凡一直觉得,肖宝贝出轨了。他是这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所以这几日来,他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可现在听到这一连串的对话,乔卓凡猛然发现他的宝宝才是这整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

    而他竟然还对她……

    想到她的无助,想到她的不安,想到她刚才哭着跑出去的背影,乔卓凡如同被雷击中。

    那一刻,乔卓凡直接将车子停下,大步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跑去……

    ——分割线——

    “宝贝,你听我说!”

    季川似乎还努力的想要解释,肖宝贝跑在前头,他追在后头。

    最后,他追上了肖宝贝,使劲的扯着她的手儿。

    本以为,追上肖宝贝,他想说的一切应该能说出来。谁知道,乔卓凡的声音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季先生,你的手貌似放在不该放的地方上头了!”

    乔卓凡的声音,比夜风还要凉薄。

    这让本来正忙于拉扯着肖宝贝的季川手突然一顿。

    抬头望见乔卓凡的时候,他只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带刀。

    而眼下,乔卓凡的视线正落在他拉着肖宝贝的手上。

    那一眼,宛如刀子,一下下的凌迟着他的手。让本来只想要拽着肖宝贝的季川,最终还是迫于他的高压眼神,不得不松开肖宝贝的手。

    肖宝贝自然也没想到乔卓凡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一时间,她愣在原地。

    从KTV跑出来之后,肖宝贝还没有想好再次和乔卓凡碰上,要说些什么。

    可竟然,如此短的时间内,她和乔卓凡又碰上了。

    和他对视的瞬间,肖宝贝突然莫名的慌张,立马低头盯着自己的小脚丫看着,像是努力忏悔着什么。

    看着她突然耷拉下去的小脑袋瓜,还有她刻意回避的眼神,乔卓凡的心一抽抽的疼。

    他好不容易才消除了肖宝贝对他的戒心,好不容易和肖宝贝的关系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没想到,他好不容易做到的一切,竟然被肖萱一折腾,就没了!

    “我回家了!”乔卓凡正犹豫着怎么扭曲自己这张老脸,折腾出一个比较柔和的表情,才不至于吓坏肖宝贝。可没等他纠结出要怎么收拾自己的老脸,就听到肖宝贝嘀咕了这么一句,随后就耷拉着小脑袋瓜朝着背离他们的方向跑了。

    “宝贝!”

    季川看到肖宝贝又离开了,又打算跟上。

    可在这是,乔卓凡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季先生,这没你什么事情!”他的言下之意就是,季川你该滚哪里就滚吧。

    “乔总,只是关心肖宝贝!宝贝她没什么错,你不可以对她……”今晚,呆在KTV外头的季川看着肖宝贝哭着从里头跑出来,就知道她肯定是被乔卓凡欺负了。

    眼下,看乔卓凡又要追上肖宝贝,他自然觉得他要欺负她。

    当下,他挺身而出。只希望,能像肖宝贝所说的,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考虑一次。

    “季川,管好你自己的事情,我和肖宝贝怎么样,轮不到你来插手!”说着,乔卓凡转身,打算朝着肖宝贝那个方向跑去。可回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停下来说着:“还有,这事情我会慢慢跟你算账的!”

    丢下这话,乔卓凡果断朝着肖宝贝那边跑了。

    没过一会儿,乔卓凡就仗着手长脚长,将肖宝贝逮住了。

    “乔卓凡,你放开我,我不碍着你的眼了!”

    “宝宝,跟我走!”

    “不走!”

    “不走也不行!”

    肖宝贝扑腾了几下,就被乔卓凡夹在疙瘩窝下走了。

    原本那些围观这女人怒扇男人巴掌的人儿,最终因为女人离去而散开。

    而被留下来的季川,捂着自己刚才被肖宝贝打的那个地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分割线——

    “乔卓凡,我想要下车。”金色悍马上,一车子的金灿灿,让肖宝贝做得极为不舒坦。

    倒不是因为这个奢华的颜色,而是身侧坐着的那人,让肖宝贝感觉到抑郁感十足。

    尤其是想到他今晚对她的咆哮,肖宝贝的鼻尖就酸酸的。

    可这车子的开车按钮到底在哪儿,肖宝贝时至今日都没有摸索出来。

    见身侧的男人一直都没有反映,肖宝贝又说着:“乔卓凡,我知道是我下贱,是我出轨,是我不好。可我也不是故意的……”

    “乔卓凡,你要离婚就离婚吧。这过错方在我,分割财产之类的都你说了算。但你不能连一毛钱都不给我,我的钱最近都借给乐扬了,所以你至少要给我几百块,让我撑过下个星期……”下个星期,肖氏就要发工资了!

    总之,这个女人念叨了一大堆。

    但唯一引起乔卓凡注意的,就是她嘴里头的“离婚”二字。

    光是听到这个,本来在马路上平稳形式的金色悍马,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

    这巨大的冲击力,让肖宝贝惊叫出声。

    “乔卓凡,你疯了?”

    直到车子停下来,肖宝贝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刻的她,好似也顾不上他们先前闹的不愉快,对着乔卓凡吼着。

    “乔卓凡,你怎么?”

    可连着说了这么多的话,乔卓凡连一丁点反映都没有,肖宝贝的眉头蹙起。

    只见,这个时候的乔卓凡突然转过头来,目光如炬。

    这眼神,让肖宝贝尤为不解。

    “乔卓凡……”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乔卓凡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婚的!”

    ------题外话------

    亲爱哒们,微信上的投票第二轮开始了。逗比律在第六。

    亲爱哒们都上520小说的微社区给俺投个票吧,直接回复6就行了。

    不懂的,可以加入肖宝贝的公众群,里面有专人教投票。谢谢各位亲爱哒,思密达→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律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律儿并收藏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