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对不起,掉线了 > 第37章 黑篮+夏目:处理伤口

第37章 黑篮+夏目:处理伤口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一次回到了的场主宅,他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满头银霜的老妪,恰好站在阳光下,镜片折射的光芒根本让人看不透那下面的一双眼是怎样的内容。

    可这些并不妨碍久式对她留下个凶残的印象,因为她周身那些凌厉的气势,以及她那生硬的五官,就算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也能从那紧抿的唇线中看出,这样的人必定是固执的。

    而固执的除妖人,会做出怎样的事情,答案不言而喻。

    久式头也不回地走回之前那个房间,几乎不用人带路,听话地不像样。面上维持着面无表情,只有心下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估摸着搞定了的场自己也就三十级了,这样一来,黑篮那部分,又该如何呢?

    的场弄完了后续的事情,走进来之后,看到的就是久式坐在窗前,受伤的那只手手掌朝上搭在膝盖上,眼神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怀念什么。

    似乎是故意让别人知道动静,久式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转头看着的场,在用眼神问着什么事。

    的场笑了一下,总觉得久式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无谓心态。

    他眯了下眼,琢磨了一会儿之后起了个话题:“这片地区最近闯进来了几只小东西,本身没有灵力却可以看到那些妖怪。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久式心下摊了下手,能有什么情况,玩家呗。

    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的场的笑容,淡淡开口道:“反常的东西,的场大当家的不是应该一早就盯上了吗,何必问我。”

    的场唇边的笑容骤然深了些,他反问了一句:“哦?”话语中的意味好像表示他对久式的不相信。

    久式懒得理会他的语气,只用紫色的眼眸,定定地看了他半晌,而后移开,貌似对他的话题没有半分兴趣。

    的场这又继续开口道:“他们的身份——是‘玩家’。”意有所指地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带着些探究的目光就在久式的身上逡巡。

    久式只半弯起唇角,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所以呢?你怀疑我也是玩家?我身上哪点让你产生这个错觉?”

    的确,的场了解到的,那几个属性,久式都没有。一般来说,这个级别的玩家,若是能够进入这个世界,必然有个属性是能够让别人发现的。眼前的人非但什么都没有,还比那些人弱。

    的场的目光于是落在了久式的手上:“伤口不处理下吗?”

    久式懒懒地看了一眼那狰狞的不再淌血的口子,如果不是为了显示这道伤口还很有存在感,他早就甩手当那玩意不存在了。“无所谓……”话音落时的语气,已经接近喃喃。

    的场将他的姿态尽收眼底,转身便走了出去。

    两人都极有默契地不提之前的事情,尤其是久式,更像是之前什么都没说一样。

    眼底的颜色渐渐染深,如同深紫色的水潭,他的目光落在门板上,徐徐吐出一口气,总觉得最近的心态很奇怪,满脑子装的都是和栖归的那些聊天。

    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搞定的场,却是在想着栖归接不到黑子的球怎么办,黑子他们一定会担心自己的吧,也不知道栖归找到了什么借口……而且,明明是自己先提出来的要和他一起玩游戏,结果为了升级竟然率先扔下了他,明明都答应了的,要帮他找人的……

    是了,之所以产生那一点愧疚感,是因为答应了栖归要帮他找人。等到回去了之后,一定要仔细帮他看看。

    久式给自己硬生生找出一条借口之后,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的场静司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久式用完好的那手支在椅背上撑着脑袋,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样子,置在膝盖上的手掌从膝头滑落,伤口蹭到了有些尖的椅子侧面,顿时整个人都醒了。

    的场以为他是痛醒的,他却是痒醒的。百分之十的伤口痛觉,感觉上就像伤口要好的时候,自然发痒。

    这一睁眼就看到的场拿着药走了过来,看到他手上的伤口由于被蹭了之后,忽然又开始出血之后,唇边的笑意带着一点无奈的感觉。

    那血腥味飘入他的鼻尖,让他体内带着灵力的血液不由得开始躁动,他皱了下眉,才拿过一边的镊子棉签之类的东西,开始处理久式的伤口。

    久式被他的主动吓了一跳,手下条件反射地往回抽,“你在干什么?”问出的话很好地体现了主人的受惊心理。

    的场静司的力气不是久式这种弱鸡一样的书生能挣脱的,他只是继续手下的动作,眉毛都不动一下,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久式发现……男人心海底针,尤其是眼前这个一脸‘我是反派BOSS’的男人的心理,他真是猜都猜不到冰山一角。

    割他肉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事情办完之后居然亲自帮他处理伤口,这人究竟有着怎么样变态的心理和脑回路啊!

    那种痒痒肉里面被针扎的感觉,虽然疼痛度不高,但是手心仍旧一阵阵发痒,这让久式不管不顾地用仍旧好的那只手,抓住了的场拿着镊子的手腕,“我自己来。”

    的场倒是很干脆地放开了手,将东西都留在了那里,正打算走开的时候,发现久式站了起来,环屋看了一圈,对自己问了一句:“床在哪?”

    的场指了指那个隔间,久式点了下头,对桌上的东西视而不见,就打算去睡觉。

    “这就是你所谓的自己处理?”的场静司红色眼眸中有些情绪复杂地问道。

    久式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你打算让那些石头长在肉里?还是说让手掌一直保持这个状态?”的场神情复杂地继续问。

    久式大惊失色:“什么?要是不弄出来手就会变得这么丑?”

    他蹭蹭蹭跑回原先的地方坐下,拿过桌上的镊子开始捉摸着对自己那只手掌从哪里下手比较好,一边琢磨一边怒瞪的场。

    的场静司:“……”原来在意的是外表问题吗?

    半晌研究无果之后他泄气地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手上的伤口还和之前一样,他看向的场,语气中满是哀怨:“上天一定是嫉妒我的完美,所以派来了你。”

    的场静司的行动就是干脆地走到了久式旁边,接过了他手上的工具夹起一块棉花面无表情地戳进了他的掌心。

    久式一蹦三尺高:“卧槽你谋杀啊!”

    光看着就觉得心都要碎了……栖归你在哪里,你英明神武的好基友马上就要死掉了,你不来救驾真的带胶布吗?

    古人云:自作孽,不可活。

    当久式被迫伤口处理完之后,他整个人已经都不好了。的场系好了手下的绷带之后,似乎打算说点什么,久式抬手挡住了他的脸:“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嫉妒我的完美,我不会原谅你今天所做的一切的。”

    的场静司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是他的脸皮向来很厚,所以只是淡淡地加大了手中的力气,而后转身收东西走人,留下久式一个人。

    一点不担心他逃跑或是其他动作。

    久式看了下手上的绷带,琢磨着第二天要是被看到伤口愈合,该找什么借口比较好。

    没想到,去而复返这一招,的场静司用的炉火纯青。

    过了两分钟,在久式的惊讶目光之下,的场又一次打开了他的门。

    “你到底是有多惦记我啊?”久式在话出口之后视线就不由得落在了的场手中的东西上面。

    吃的,又热又香的好吃的。

    他这才想起来,好像自己,是饿了。

    的场只弯唇一笑,“为了不让你误会,我觉得我还是离开比较好,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可以走,把手中的东西留下就好。

    久式极其自然地扬起唇角,紫色的眼眸中柔情满溢地看着的场……手中的碗,“哎呀,我刚刚才想起来,最近一饿,那个大脑就容易周转不灵。您怎么可能惦记我这个小人物呢,是我心心念念惦记着您才对啊~”

    让的场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能屈能伸。

    简直就是,为了吃的,不要名节不要骨气。

    的场觉得自己的下限被刷新了一次。

    清水久式才不管自己的形象被自己毁的有多严重,用他的话说就是,随时都要打破敌人对自己的固有印象,让他不敢对自己轻易下结论,借此引起对方的兴趣,方便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我发现,你果然有趣。”这不,的场笑着说出了这句话,只是久式的背上,不由得汗毛根根竖起。

    “谢谢夸奖,你也一样。”久式笑着露出八颗白牙,下一秒收回表情继续吃饭,简直就是演技收放自如。

    的场眯了眯眼睛,有些期待以后的日子——那些把野猫的爪牙,一点点磨平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阿月和菀藜的地雷。

    恭喜进入柒殇祭系统:

    【叮咚!】恭喜两位抽中【惑】属性,目前正在被三只小妖怪追杀中。

    请选择:一,呼唤栖归——除了久式之外的人呼唤成功率为百分之十。

    二,继续逃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柒殇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殇祭并收藏[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