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103章 有缘无份4

第103章 有缘无份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秋的天气已经带着冬日的凛冽,瓦蓝的天空飘着几抹很浅很淡的薄云。棕黄色的落叶在身下铺成柔软厚实的地毯,深藏叶下的骷髅白骨,连绵数十里。

    穿着黑色长袖紧身短褂与长裤的大黑坐在小鱼身后,脖颈用红绸系着的铜黄色铃铛藏在衣服里,腰系红绫,裤脚掖在镶着兔毛的棕色长靴里。他两手环过小鱼的腰部,手把手教着如何折纸鹤。

    大黑齐耳的墨色短发凌乱的翘起带着少年人的朝气与生机,蜜色的肌肤浅浅淡淡的像陶罐里甜到腻人的蜂蜜。竖起的犬耳在阳光下闪烁着丝绸般的柔顺光泽,此时正因为大黑的心思而左右摇晃着。

    “来,试着折一个,”大黑放开握着小鱼的手,双手撑在身后后仰着身体,墨色眼瞳柔柔的看着埋头折纸的小鱼。

    小鱼盘腿坐着,身穿乳白色交领长裙,裙角绣着深深浅浅的红梅为枯黄的大地沾上些艳丽的颜色。

    她墨蓝色弯弯曲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鬓角两边的发丝用一根红色丝带系在脑后,白如珍珠的肌肤在阳光下似渡上一层闪亮的薄膜,蔚蓝色的眼瞳认真专注的盯着手里粉色的纸片。

    “真厉害,”大黑直起身,下巴抵在小鱼肩膀上。他真心的赞美她手里的挫劣的半成品纸鹤,两手偷偷的环过小鱼的腰部,“以后当我出去了不在你身边时。你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就把纸鹤放在嘴边吹一下,它就会跑到我身边。”

    “你不回我怎么办?”小鱼扭头问,微蹙眉头,指尖点着下巴若有所思,“要是你当时在狩猎怎么办,要是纸鹤迷路了怎么办,要是纸鹤被鸟儿叼走了怎么办,要是……嗯,感觉用纸鹤交流很不靠谱。”

    “不会有这些烦恼的,”大黑拿起一个淡蓝色的纸鹤放在嘴边轻声呢喃,他轻轻吹了口气。手上的纸鹤突然晃动起来,流畅的飞行动作不亚于真正的鸟类。纸鹤绕着木屋飞了一圈缓缓落在小鱼手里。

    小鱼望着鼓励她将纸鹤放在耳边的大黑,迟疑的抬手倾听着纸鹤传达的话语。

    ‘我是大黑,你是我媳妇小鱼。’纸鹤传来的声音这样说道。

    “听的清楚吗?”大黑捏起一个草绿色的纸鹤凑到嘴边轻吻了一下,他抿着嘴偷笑,将纸鹤放到小鱼脸庞,幻想她会回头碰到纸鹤。

    神色迷茫怔忪的小鱼动了一下,迷惑的环顾四周,转头,被嘴上的触觉吓了一跳。

    大黑吻过的淡绿色纸鹤正正好好碰到小鱼的嘴唇。

    没有记忆的小鱼呆呆的看着大黑,不明所以的歪头凝视着他。大黑手臂僵在半空中,神色空茫,眼底却慢慢涌出喜悦。

    “你是我从小养大的童养媳小鱼,我是大黑,”大黑咧开嘴角爽朗的微笑,毛绒绒的耳朵一颤一颤的,熟练的介绍自己。

    他笑着说完后一把扑倒小鱼,找到嘴唇急切的探进去。温热的舌尖占有性的舔着小鱼的嘴唇,全部不漏的一点一点润湿,温柔的挑开唇瓣有耐心的敲击着闭合的贝齿。

    大黑指尖爬上身下压着的小鱼大腿,慢慢向上攀爬直到腿根。小鱼莫名觉得羞耻害怕,脸色晕红,眼瞳水润迷离几乎要落下泪。大黑的掌心滚烫发热,紧贴在腿根处似乎能烤焦衣服烫到皮肤。

    “大黑,好奇怪……你起来好不好?”小鱼秉承着女性直觉揪紧衣领,抿着嘴唇,眼泪汪汪的望着身上的大黑。

    大黑诅丧的低语一声,尖尖的兽耳垂下来。他发烫的指尖摸着小鱼的眉尾,墨色眼瞳带着压抑的沉沉,嗓音低沉嘶哑,“让你难受了?”

    “没有,”小鱼摇头,小心的瞟了眼大黑,脸上的红晕加深,“就是觉得好奇怪,我身体……好奇怪。”她紧闭双腿,难受的摩擦了下两腿。

    “我也好奇怪,”大黑低下头,蹭着小鱼的脖颈,轻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他手向前摸索找到小鱼的手后便握住紧紧相扣,“奇怪的身体都有了怪异的变化,奇怪的想法想让我把你吃了。”

    “吃?”小鱼惊讶的瞪大眼睛,眼泪立刻出来,哽咽道,“为什么要吃我,我不好吃的。”

    “别哭了,你哭的我好难受,”大黑翻身躺在小鱼旁边,嘴角勾起一抹餍足的微笑,轻轻地说。“难受了就不做了好吗,要是……要是小鱼一直觉得奇怪,那就永远都不做了。”

    “大黑真好。”

    “……我只能对你好啊,”大黑起身,拍拍身上的碎草。他拉起小鱼,幻化成黑色大狗的模样。

    威风凛凛的巨型黑犬立在小鱼面前,腰部的高度比她还高。毛色顺滑油量犹如打蜡的丝绸随着四肢的运动而缓慢起伏,毛绒绒的黑色耳朵高高竖起,脖颈处戴着一个用红绸系着的铜黄色铃铛。

    陌生的模样吓到小鱼,她转移视线,看到那双柔和宠溺与大黑相同的黑色眼睛时安下心。

    “上来,”大黑狗弯下腰,让小鱼爬上腰部。

    他偏头确定小鱼上来后往前走,起先缓慢的迈步,待小鱼适应了速度后慢慢加速。小鱼揪着大黑的毛发趴伏在身上,她的身体随着大黑的运动而上下起伏。

    疾风在耳边跳舞,瓦蓝的天空却一层不变。直指云霄的树杈挂着一两片黄色的树叶,在他们跑过后不甘的落下。枯黄色的衰草被踩中时发出细碎的悉悉索索声,惊吓中的山鸡领着小鸡仔慌慌张张的跑过去。

    大黑不由自主的去追逐野地里的兔子,牙齿深陷僵住不动的兔子脖颈。将还活着的兔子丢给小鱼,他呼哧呼哧的吐着舌头眼神亮晶晶的盯着她。

    小鱼接过一只又一只的兔子,愣了很久后才知道大黑紧盯着她的原因是什么。

    她默默揉了下大黑魁梧健硕的脑袋,觉得手感很舒服又揉了几下。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嗯……厉害,跑的快……能捉到兔子好厉害。”

    大黑眼睛发亮,撒娇的蹭了小鱼好久。

    木屋很快出现在眼前,身下的大黑减弱速度,逐渐停下。低下身子,小鱼慢慢滑下去。他抬起两条腿原地转了三圈,突然升起一阵烟雾挡住身影。烟雾消去后,露在原地的便是那个小鱼熟悉的黑发少年。

    “你是犬妖?我是什么妖怪?”小鱼将兔子丢给大黑好奇的凑到他面前,指尖揉捏着他颤抖到痉挛的兽耳。“哎?耳朵为什么那么烫。”

    “你是鲤鱼妖,”大黑身体发软,控制不住身后的蓬松尾巴甩来甩去。他享受的眯起眼睛,懒洋洋的说,“耳朵发烫是因为你,你可以控制我的身体哦,要不要玩玩?”

    “饿了,”小鱼不感兴趣的放下手,拉着大黑推开厚实坚固的橡木门。她苦恼的看着不认识的道路,随便选了一个往前走。大黑张口欲言,瞥了眼神色坚定的小鱼后笑着闭嘴。

    “厨房在哪?”小鱼挠着头发,回头问大黑,“前面那条路可以通向厨房吗,好,就走这个了。”

    “是这边,”大黑拽着率先往前走的小鱼,拉着她向反方向走。

    “你知道在哪,为什么不带我去,”小鱼愣愣的看着琳琅满目的厨房,郁闷的瘪着嘴。

    “因为你想走那条路,”小黑不好意思的扣着鼻尖,两眼闪闪发光,嘴角的笑容绚丽到刺眼。

    “你想要走那条路当然要走了,错了也没关系,起码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听不懂。”

    “听不懂也没关系,反正我会一直呆在你身边,”大黑撩起两手的袖子直至手肘,露出下面肌肉线条匀称的小臂。他走到案板前,掀开旁边木桶上的盖子,取出一块冰镇着的肩胛肉,“你先出去吧,一会就好了。”

    “嗯,”小鱼不舍的点头,乖乖的出去坐在大厅池水旁边。卷起黑色窗帘的窗户大开着,窗棂被稀薄的阳光照的通亮。很快的,浅浅的阳光渐渐划过窗台,消失在屋角。

    空气带着凉意,她打了个喷嚏,无聊的晃着化为金红鱼尾的双腿,扭头跳进水池。浸在水里的她舒服的闭上眼睛,四肢舒服。波光粼粼的水纹摇摇晃晃的印在她身上。风声倏然加紧,一股令她毛骨悚然的视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蓦然响起,大黑突然冲出来,脸色苍白,神情惶恐的四处察看。“小鱼!”他的声音嘶哑到近乎失声,跳进水池抱起小鱼,猛地向后跳去。

    落地的同时,水池轰然爆炸。大黑抱紧小鱼挡住细碎的石块,屈膝撞开屋顶跳到外面。脚还未落地,几束火焰直面冲来,他硬生生的转过身子,脚踩树干,跳到十几米外的地方。

    视线满是黄色的符文与条幅,前面的木屋瞬间倒塌,轰隆一声很快便夷为平地,崩落的木块砸在大黑脚下。边缘平整没有木屑的木块碎了半截,还能看清上面沾着的点点干涸血迹,那是他不熟练时弄伤手造成的。

    画着鬼画符般符文的黄色条幅后面站着一群青衣和尚与道士,横眉倒竖、满脸怒意的望着两人。

    “原来是两个小妖,”为首一个白须道士手持桃木剑与黄符,凑到旁边一个年轻弟子耳边低语,他转头冲大黑说,“见过一个眉间长着朱砂痣的和尚吗?”

    ……长着朱砂痣的和尚?小鱼一直想找的人。

    大黑抿紧发白的嘴唇,面无表情的冷眼看着道士。他俊朗的眉眼沉郁阴沉,眼瞳晦涩不明。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看怀里的小鱼。但即使不看也能猜中她激动的心情。

    他自我安慰的勾起勉强的笑容,收紧抱住小鱼的胳膊。也许,她找到和尚之后就会安心呆在他身边。

    小鱼高兴的两眼冒光,上半个身体探出大黑的胸口。她张口欲言,忽然转头瞟了眼大黑。

    长须道士狐疑的盯着两人,“看来你们是认识啊,”道士脚步前移,挥舞着桃木剑,“那就不要怪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