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56章 番外

第56章 番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站在恢复往昔辉煌的华研宫殿外,带着怀念的神色静静的看着自己母亲从坟冢白骨化为绝世美女——母亲在世的时候就是最美的女人。

    他在做梦,他知道。

    ……因为自己的母亲早已化为一培黄土,魂追秦安……或者应该称他为……父亲。母亲不说,他也知道,她是想让他唤秦安为父亲的。

    他也知道,母亲认为是他害死了秦安——这个昔日将门之后,后来变成太监的男人。

    “你就是个祸害!所有你爱的人都会凄惨至极的死去,都会死!哈哈哈哈。”母亲疯疯癫癫的大喊大叫着,尖利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

    她长长的青丝拖曳于地,赤着白如玉的两脚踏在火焰升起的宫殿内,白色轻纱裙摆撩上艳丽浓烈的火苗,她就像只浴火重生的凤凰——骄傲高贵,肆意妄为。

    母亲是洛家的老来女、掌上明珠。听说她出生的时候,天降甘霖,东边五色祥云铺满半个天空,满城的玉兰花乍然盛放,使京城为白色玉兰花所重重遮掩。

    听说抓周时,她一把抓住自己大哥旁边站着的少年秦安。半岁说话,一岁能走,三岁能诗……世人称之为神女。她总有稀奇古怪的点子让人叹为观止,她不畏皇权,任性妄为,骄傲的就连皇子都敢当面顶撞,即使是现在,民间也都流传着她的故事。

    她这样奇女子当然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当今皇上——三皇子,七皇子,江湖上的少侠盟主,无阙崖的圣子,千机殿的教主。就连二舅舅也对母亲怀有异样的感情。

    也许就是那抓周礼上的孽缘。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个被指腹为婚的男人,秦安。

    他们相爱——或者是母亲自以为相爱却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哈,这是当然的。世人谁会允许这样的爱恋?不可能的吧。

    母亲的爱像一团炽热明亮的火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同时也摧毁其他。她不惧世俗的公然表示自己爱的是有妇之夫,肆意破坏秦安的婚姻,强行留下秦安与之共处一室。

    母亲所做的事惊世骇俗,所有人都觉的母亲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这样肆无忌惮,无所不用其极的毁了自己与别人。

    皇帝——阿梨的父亲,在所有人都觉得母亲疯的时候还爱着她,一道圣旨将母亲逼到宫中,不过听说她曾让秦安带她私奔,但想必是没有成功,不然也不会有他这个偷-情而来的孩了。

    她与皇帝互相折磨了五年,明目张胆的在华研宫留下被皇帝阉-割过的秦安过夜。她的疯狂终于磨灭了皇帝对她的爱。而母亲真不愧是大家所说的神女,在最后的时候设计让皇帝看见她与秦安的尸体缠绵。

    她在报复皇上,特意让他看到,让他知道就算是尸体她也会爱的比谁都深。

    ……为了报复皇帝毁了秦安。

    母亲像一朵绽放在冬日夜空的烟火,开放时绚丽极致,瞬间的美丽然后消失殆尽。以燃烧自我的方式在天空留下属于自己的色彩。

    而他不愧是母亲的孩子,他们的脾性相似到极点。

    五岁的他站在华研宫走廊下,茫然的看着母亲在殿内*。

    那是父皇彻底厌弃她的那年。

    华研宫内的红色火焰窜上金色帷幔,急躁的伸出手臂缠在房梁上。它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墨蓝色的夜幕压不住它,任由火红的裙摆旋转飞舞,化为一块块黑色的火星纷纷落下。

    “秦安……哈哈哈,秦安,月儿来陪你了。”女人停下动作,收起脸上疯狂的神色,苍白肌肤染上红晕,琥珀色的眼睛温柔似水,嘴角勾起喜悦的笑容走向火海。

    他不明白,为何一瞬间他的世界翻天覆地。他需要自己穿衣,自己找饭吃。陪着他的老嬷嬷常常半夜偷吃东西,有些都是他千辛万苦才找来的。

    怎么办呢?

    很简单,他在小太监种花的时候偷来铁锹,趁着夜深放在老嬷嬷必经的路上。黑天摸地的,老嬷嬷出去时撞到铁锹,她就像风干的腊肉一样折断了,散发出来的味道也很像尘封已久的腊肉。

    这些事情如上辈子的事,久远的差点想不起来。

    但今晚的梦又让他重新想起那一切。

    母亲是笑着死去的,她在最后还是得到了秦安。

    即使那是具僵硬冰冷的尸体。

    那……他呢,他得到的也会是阿梨的尸体吗?

    不要,他宁愿抱着憎恨他的阿梨,也不愿亲吻死去的阿梨。

    死了就什么也没有,留下的只是具空壳,而他要的是灵魂。

    十三岁的他渐渐明白,他只是阿梨无聊时解闷的宠物,随时可以丢弃也可以漫不经心的抱起来。懒懒的哄上几句,他就会像家养的狗一样摇着尾巴跑过去。

    他不要这样,就算是宠物,他也想当一只唯一的宠物。

    母亲曾说过,‘世间唯有恨,能抵过爱,有时甚至能超越爱。’

    他信了。

    与宁长夏联手设计出舍身救父的戏码,晕了几天后,得到了自己真的是皇上孩子的消息。虽不知宁长夏是如何做到的,但结果如他所愿不就好了。那人一脸愧疚内疚想要补偿的样子,无论他想要什么都会给他。

    是不是唯有失去才懂得珍惜?

    是不是掺杂着愧疚后悔的心情才会那么强烈炽热。

    那……阿梨呢?

    阿梨,你会记得我吗?

    阿梨总是那么粗心啊……

    看不见他害怕阿梨的若即若离,看不见他嫉妒阿梨对他人的欢笑,看不见他愤怒阿梨对他的不在乎。

    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都不明白。

    不明白当他知道那个给他珍珠腰带的小仙女是自己妹妹时的喜悦,不明白让他当狗时的决心与纠结,不明白他强迫欢好时的痛苦与希望。

    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什么都不明白。

    他看着阿梨眼中的恨意,苦涩的想:是恨也好,只要能记住他,什么都无所谓。

    他让宁长夏砍下自己的臂膀——洛家,因为他知道洛家会是阿梨登上皇位的阻碍,他愿意将自己的所有献出,只为阿梨能在偶然的时候想起他。

    她会说:他啊,一个傻透了的笨蛋。还是会说:哼,不过是本公主的一条狗。

    只是这样想想,他就觉得自己如死灰的心又重新燃起火星。

    从梦中醒来,他漠然的望着杏黄色床帐,淡淡的想:也许是到最后时候了,所以才会让他梦见母亲的结局。他苦中作乐的笑着,自己的死法比母亲的稍微好点呢。

    他是自愿被阿梨杀死的,用他给的□□。

    清冷的梅香充斥着周围,杏黄色床帐里的光线暗淡,可足以让他看清枕边的爱人。

    阿梨紧皱眉头,嘴角下撇。是一种自跟他在一起就有的厌恶忍耐的表情,他从来都知道,阿梨恨他,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其实这样也挺好,他们会融为一体,但喝血是会生病的。

    指尖挑开阿梨白色里衣,露出精致纤细的锁骨与上面斑斑点点的玫红青紫。他倾身轻吻下微微起伏的白嫩胸-脯,那下面是为阿梨供奉生命的心脏。

    ——扑通扑通。

    他的心脏渐渐与阿梨的一同跳动,就好像两人的生命共用,他们的命运从此相连。

    他找了一把红绸包着的银色剪刀,小心翼翼的剪下阿梨鬓角边的一缕黑发。用红色丝线缠起与自己的长发绑在一起,永不分离。

    ……结发亦同心。

    他目光哀切,喃喃低语,“在你明白真相之前,请允许我用自己的死在你心上刻上一道痕迹,阿梨,记住我。”

    阿梨从来没有看过自己心虚时的表情,昭然若是、一目了然。他等待着、期待着,可阿梨还是没有后悔,她是铁了心的想要杀了他。

    呵,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为什么那么不甘心呢。

    他换上穿过几次的绯色长衫,戴上明显有含义的黄金梨花面具,就连眼睛他也留在外面,只为阿梨能想到……这是他。

    他不求阿梨停止暗杀,只求阿梨知道是他,然后带着愧疚不安与疑惑的心情将他永远刻在心里。

    记得曾有个傻瓜……甘愿让她杀死自己。

    可是,这个愿望还是没有实现啊。

    听着阿梨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人捉住他,看着阿梨背过身连最后一次也不让他见。

    他早已麻木的心还是隐隐的传来刺痛。

    好痛啊,痛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阿梨,你会记得我吗?

    脏乱的菜市场上的黑褐色木桩几天前才砍过宁长夏的头,现在轮到他了。他发丝凌乱,抿起嘴角,轻咳着压下喉咙上窜的血腥味,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死死的握住同心结发。

    那是他仅有的。

    阿梨坐的位子离他太远了,太远了……他使劲的往那看也看不见,一如他永远看不清阿梨的心。

    身后强壮的刽子手在锋利的大刀上喷出烈酒,冰冷的酒水溅到他身上。银白色的光闪过,他浅笑着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结局。

    ……阿梨,你会记得我吗?

    会的吧,阿梨,你可是看到了我的心啊。

    阿梨,记住我,记住我,记住我。

    阿梨,记住这条名叫……晏安的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