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谁怜卿心 > 血莲花

血莲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  漆黑的夜,浓得平日里点亮一堂的烛火,晃眼得可怕。

    沈诗诗皱着眉,斜倚在软榻上,是满脸的不悦。

    “你最好告诉我,大半夜把我叫回沈府,是有重要的事情!”沈诗诗冷声道。

    “小姐,我杀了他了……”凄然一笑,女子解开了身上的披风……粉色衣裙,早已变了颜色,血迹斑斑……

    “然后呢?”沈诗诗有些不耐了。她最痛恨别人扰她的清梦!

    “一人做事一人当,媚妍绝不拖累小姐,但请小姐放心。”这就是她急急而来的事,虽然自己的交待得到的是眼前的女子脸上的不悦不耐。

    “这种事,明天不行吗?”被吵醒的愠怒在逐渐消散,她清醒了许多。

    “小姐向来不喜欢惊喜。”看着沈诗诗,没有任何的慌张与无措,因为心如死灰!

    “那倒是。”说着,沈诗诗随手翻了翻眼前有些乱的账本。

    “小姐,不问他是谁?”媚妍低头,理了理衣衫,轻轻拉了拉披风,遮了触目的血迹。

    “唐志刚。”这媚妍会杀的人,这世间恐怕也只有这一个了吧。

    “小姐知道就好。媚妍告退。”退开一步,行礼,准备离开。该做的都做了,该交待的都交待了,她了无牵挂。

    “慢着。”轻声喝止,沈诗诗问道,“你可以忍那么久,为何选择动手。”

    “小姐,媚妍一直以为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那个人,打破了最后的希望。”有些讶异沈诗诗的问题,却也恭敬地给出了答案。

    “媚妍,你是说给自己听的。”就那一句话,她怎么能猜得透始末。微微有些烦躁,因为被打断的静夜,因为完全出乎她意料的变故……

    “小姐,那是媚妍的私事。”不想说,不愿说,即使眼前的人是她的救命恩人,却并不代表可以窥探她所有的秘密。

    “媚妍,你没有私事。”因为很早以前,这个人连命都是她沈府的,她沈诗诗的……

    “谢小姐提醒,媚妍……差点忘了。”低下头,她无权拒绝,她的命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她无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可却擅自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她悲凉一笑,早知道今天的结局,她又何必忍辱偷生!

    “媚妍,从头开始。”闭上眼,不去看别人的悲苦……寂静的夜,适合聆听,即若是早已知晓大概的陈年旧事。

    “小姐要听,媚妍一定据实禀告。”忍住心中升起的逃离的冲动,媚妍就近坐了下来,“小姐,可听好了。”

    “我听着呢。媚妍,不许半点隐瞒。”调整了下姿势,尽量让自己做得舒服点。她已经累了一天了,谁知,还有人去扰她的清梦!

    “小姐,定然知道,我本名梅妍。江南柳镇李家村一名村姑而已。”她顿了顿,因为那些往事的回忆。

    “一名村姑,应该生活的很平静。可惜,梅妍命太好。一身柔媚掩不住,几分傲骨眉间藏。”想起那人对自己的评价,梅妍微微苦笑。

    “我从没有痛恨过自己的长相,相反很开心。因为若不是梅妍还有几分姿色,定然不会遇见他。”那人第一眼看她,不就是因为她长得好吗?虽然,那人刚开始喜欢的只是她的好皮囊,但是她还是很开心。能让自己心仪的男子多看一眼,哪怕是不屑的一眼,她都觉得开心,止不住的开心。

    “他很好,虽然没权没势,只有一屋子书,一堆画,一盘棋……虽然他不慕功名,两袖清风……但是他真的好。”梅妍说着,眼湿了,“他居然来下聘了。他居然,居然说要娶我。”

    “小姐,你知道吗?她用一幅画下聘……一幅画……”梅妍说着,笑了,“那画画得真好。画里的梅妍很美,有些柔媚,却不是俗媚,还带着一点冷艳……和高傲。”

    “梅妍很开心,开心得整夜都没睡着,开心得哭了。他喜欢梅妍,不仅仅因为梅妍长得好,够了,真的够了。即使爹说,跟着她可能一辈子吃不饱,穿不暖……过苦日子。可是我还是迫不及待答应了。因为梅妍真的很喜欢他,很喜欢。”想起那些两情相悦的日子,她真的开心,脸上满满是怀念。

    “我们以一年为期,我们快要成亲了。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欢喜,虽然爹老是在唠叨……要他去考功名。”脸色微微变了,那是恨,“可谁料,他来了。唐志刚来了!这个恶霸……这个混蛋……他说要我成为第七房妾……他说他有的是荣华富贵……他说县衙大人是他的亲叔叔……他说他家在刑部有人……他说,我若不从他,必然会后悔。”

    “爹急了。他说他老了不用管他。他要我逃。和他一起。”梅妍停了下来。有些记忆太苦。

    沈诗诗也不催。

    许久之后……

    “我们约好了。但是我没走。我让人把他带走了,自己留了下来。我叫人告诉他,我怕受苦……我怕颠沛流离……我怕朝不保夕,担惊受怕的日子。”梅妍说着,又是一顿。

    “后来,我嫁了。第七房小妾。成亲那天,他却来了。唐志刚没有说话,我说了,我说拉出去打,打到爬不动为止。”说着笑了,接着却哭了,“他们打着,我看着,隔着盖头……他被打得在地上打滚,却一句话也没说,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有。小姐,你说,他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

    “你想保他的命。但你做得太绝了。”沈诗诗突然回道。

    “我们逃走的前一天,我听见了……我听见唐府里的人说,都盯紧了,若逃了,打死,毒死,烧死,随便怎样都行,一个不留。小姐,一个不留!我,我爹,还有他……”满满的怨,满满的恨。

    “我只是个村姑,而他,只是个闲散的读书人。我们能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命不值钱,但是他不一样。他不一样……小姐,你知道吗……所有人都说,他将来定然会有一番成就的……”说着,是骄傲,还有遗憾,“我想我也许不能陪他到最后,但是却不可以毁了他。”

    “后来……我就极力讨好唐志刚,我想我爹过得好一点点。可是,才大半年,我爹就过世了。因为忧愤而死的,因为我。我想过要报仇,杀了唐志刚,可是没有机会……而且那时的我还不想死,杀了他还能逃开机会太渺茫……可是,那时的我不知,若是知晓,那个人早已在黄泉路上了,我绝不会手软。可是,那时的我还不知……还不知……所以傻傻的以为还可以见到他,见到他过得好……”眼里的冷光满满是杀意,刚开始的慌乱和颤抖,早已被回忆淹没了,“那些有权有势的,喜欢以玩弄别人为乐,你越不从,他就越有兴趣。你若听话了,喜欢他们的权势了,他们就会开始厌倦。我要的只是厌倦而已,可是那唐志刚,那混蛋,却要把我送人,送给一个糟老头子……只要一想到那老头的色眼,他不安分的手,我就要吐了。所以,我逃了,什么也没带,逃了三天三夜。”

    “然后,小姐救了我。然后,是喜姨问我,要不要接她的位子。她的位置……京城最大的逐芳馆的管事……我愣住了。喜娘看中的是我的媚,我知道……我答应了。我想,我这条烂命,丢哪不一样,何况,我欠小姐的……而且,那是什么地方……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会听到他的只言片语……也许……我始终期待着。然后,那恶魔又来了。他认出我了……他笑我……他说我是她的……逐芳馆,现在也应该是他的。我从来不担心她可以得逞。如今,在他眼前的不是梅妍,是媚妍。逐芳馆的媚妍……这京城多少达官贵人,要给我几分面子,我不怕他,真不怕他。可是,我不想给小姐惹麻烦,所以我忍了。要对付他,不难,有的是机会。我知道……他喝醉了,醉了更好……醉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说出来。我要他唐志刚永不翻身。可是他说的是,他说,你知不知道,当年你那个相好的在哪?在黄泉路上!你前脚送钱,我后脚就叫人送了几刀……送钱的人没到,送刀的早就把他解决了。他说我瞒不过他,他早就看到我的心疼了,想骗他,没门。没门。他还笑,笑……我拿了剪刀,就扎了进去,狠狠的,狠狠的……他该死。”梅妍说着笑了,“小姐,一命偿一命。值了。”

    “那混蛋的命,不值钱。”沈诗诗冷冷一语。

    梅妍一愣。

    “回去收拾收拾,别惊扰了别人。逐芳馆的事,自会有人处理,你明儿一早在后院等,会有人接应。”沈诗诗有些心不在焉,似是在想着什么。

    “小姐,梅妍不值得小姐费心。”沈诗诗的决定出乎她的意料,因为她清晰记得沈诗诗说过,她们若是做错事,自己承担结果,若是扯上沈府,后果只会更严重。何况,她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打算。连累他人,不是她的处世之道。

    “你必须走。难道,你不想回去给那人收收骸骨,你舍得那人葬身郊野,魂无所依?”沈诗诗轻声慢语,“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别耽误了正事。”

    “是,小姐。”急急离去,因为沈诗诗的命令,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小姐吩咐的,她必须做。

    披风扬起,现出沾满血污的粉裙,随风而动,如莲绽放……悄然隐于夜中。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屏风后,出现的是杨书林。

    “桌上的账本太乱了。然后,我看到了衣角。”一看到乱了的桌面,她就怀疑了。

    “你知,我问的不是这个。”有些失魂落魄。

    “去年,你拒绝了第十四门亲事的时候,我查了查……对上了。”淡淡地应着,有些烦躁,因为有些事情被打乱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他?

    “告诉你,你要如何?”若是他自己有心找,哪轮到她沈诗诗管。

    “我以为……”杨书宁苦笑,“那一夜,那几个说,是她派人来的,他们说我瞎了狗眼,看中那样一个女子……去阎王殿讨公道吧。可我不信……死也不信。南宫少爷救了我,我也没料到,我居然活着。我不信,所以我留了半年……半年来,看着一个我已完全不认识的女子……谄媚求荣!我的心死了……彻底死了。”

    “我没料到,没有……”杨书宁有些恍然。

    “我完全没有料到。”一声长叹,为自己的错解,和错过。

    “如今,你想怎么办?”心中早已知晓了答案,沈诗诗皱着眉,烦躁更添了几分。

    “当年,我没带走她,我不能再错过了。”没有任何的犹豫和估计。

    “嗯。”走了,终究要走了。比她预计的要早很多,可却不能拦住的。

    “小姐,放心,京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明白沈诗诗皱眉是为了什么,杨书宁说道。

    “要走,就早点。明早,一起吧。”轻轻一叹。是无奈,是止不住的感慨。世事无常,岁月沧桑。

    “先送走她,我留下。京城不可以没有我。”杨书宁斩钉截铁地拒绝。

    “杨大哥,你放心吗?放她一人离开?”沈诗诗满脸黯然,“错过一次,岂能有第二次?”

    “可……可……不行。”他,杨书宁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怎能在最关键时刻,自己先走。

    “杨大哥,放心。白星大哥会赶来的……走吧。”沈诗诗看了看窗外的那一片漆黑,“你知道该往哪里去……杨大哥,拜托了。”

    “不行。我若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应付?”始终不放心。

    “杨大哥,诗诗有那么差劲吗?”似不满,却含着不舍,“杨大哥,走吧。诗诗不想再说了。”

    “诗诗!”这不是她一人能决定的。

    “出了沈府,未必是生。杨大哥,跟着她,你才能放心的。”主意已定、

    “杨大哥,如果茫茫人海再相逢,诗诗再和你话人事几回苍凉。”她也离开了,不留杨书宁拒绝的机会。

    “杨大哥,不送了。”夜色沉沉中,有人低语。

    “小姐,保重。”

    夜色苍凉中,是最真挚的期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谁怜卿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言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芷并收藏谁怜卿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