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上六点,虽然睡下不到3个小时,但是生物钟的原因,林嘉还是按时睁开了双眼,看到陌生的环境先是愣了一瞬间,随后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身边的雪菲睡的很香,乖巧的侧卧在他的臂弯里,一只胳膊曲弯在胸前抓着自己的衣服,而另一只手则软软的搭在自己的腰上,林嘉看着她的睡颜,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慢慢伸手抓住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轻轻转身与她相对。

    林嘉的动静很轻,睡梦中的雪菲也只是微微嘟了嘟嘴,而后就抓住他的手指往他怀里钻了钻,搭在他腰上的手也渐渐收紧与他贴的更紧。

    因为昨天晚上拍摄到很晚,加上这段时间雪菲的其他活动很多,所以剧组并没有将给她安排太多的戏份。看着她眼睑下方的青黑,不由的心疼,伸手轻轻抚过,却得到她嫌弃摇头,看着她因为被打搅不高兴的皱起眉头,林嘉不由失笑。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冬日似走非走,春日要来不要,这样交替的季节,貌似人们更加容易犯困,更不要说两个人相依相偎的温暖气氛更加促人入眠了。等林嘉再次睁眼,发现整个房间被透过遮光窗帘的光线照的有些昏暗,但窗帘下方的一道白花花的光线告诉他时间已经不早了。

    伸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已经中午11点多了,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到一边,转头看着已经背对着自己睡的安稳的夏雪菲,轻轻扶住她的肩膀小声叫到:“雪菲,醒一醒。”

    经过休眠,昨天累的连手都不想动的夏雪菲已经渐渐从沉睡状态转醒,听到耳边温柔的呼唤,条件反射般的瘪瘪嘴,不太甘愿的扭了扭身子,转身张手就抱住了林嘉的脖子,黏糊的撒娇:“困……”

    林嘉看着每天早上叫她起床都商演的同样戏码,笑了:“嗯,醒来就不困了。”伸手将她抱进怀里,纵容的拍着她的背,低声唤她清醒。

    嘟着嘴十分不高兴的夏雪菲缓慢的睁开一只眼睛抱怨的看着眼前这张平时怎么看怎么帅,而每天早上却怎么看怎么都想狠狠糊上去的俊脸,皱着眉头嘟囔:“我昨天一夜没睡!”

    “嗯,我知道。”林嘉一边抱着她坐起来,一边将被子给她包紧:“可是你要是现在睡一天,晚上就又要睡不着了……而且你今天没有拍摄吗?”

    夏雪菲无语的看他一眼,将头耷拉在他的肩膀哀怨的说:“没有呀!明天才有我的戏份呢……”

    林嘉一愣,想到她昨天说演员如果忙起来作息会很乱,没有时间可以调度的时候只能挤占睡眠时间的辛苦时,心里涌上一股愧疚,蹭了蹭她的鬓边,柔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没有你的戏,那继续睡吧……”

    夏雪菲抬头撅着嘴看他,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睡不着啦!”

    林嘉一愣,雪菲确实是这样,虽然每天早上叫她起床很难,但是一旦起来她几乎就可以整天不睡觉,甚至有时中午陪着自己午睡都是睁着眼睛一中午。

    低低的叹口气,林嘉拥着她再度躺下,像哄孩子一样的轻轻拍着她的背,语气更加轻柔:“来,我陪你一起睡。”

    夏雪菲被林嘉扣在怀里,闭着眼睛安静了一小会儿,发现自己是真的睡不着了,不高兴的哼唧了一声,仰头看着闭着眼睛的林嘉,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被他握住指头后,娇声说:“师兄我睡不着了,我们说说话吧。”

    林嘉保持着抱她的姿势,依然闭眼平静的说:“嗯,说什么?”

    这个问题让枕着林嘉手臂的小脑袋转来转去的想了半天,才慢慢哼唧着开口:“你想说什么我就陪你说什么。”

    林嘉笑了声,睁开眼睛低头看她,手指轻抚她的脸颊,最后勾起她的下巴,幽深的黑眸看着她:“其实是没话说对吗?”

    夏雪菲无奈的对着他翻个白眼:“聊天哪有你那么正经的问别人想要说什么的……原本好多想和你说的话,结果被这个问题问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郁闷的夏雪菲只能用手指无聊的戳着林嘉的胸膛,感觉硬邦邦的却还有弹性,好像发现了新玩具一样,好奇的睁大眼睛,试探着轻重不一的来回戳着,感受着指尖的回弹力。

    隔着轻薄的睡衣,感受着她的指尖调皮的在自己的胸前跳动着,一点一点的感觉让他的前胸有些痒,心里无奈的叹口气想抓住她的手让她老实点,却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她卷起。

    林嘉猛的睁大眼睛看着她:“雪菲你……”

    夏雪菲像个好奇的孩子,一边认真的往上掀开他的衣服,一边认真的回答他:“我看看是你自己的弹性还是衣服的弹性……”

    林嘉看着她充满求知欲的样子,有些无力的抓住她的手,抿了下唇:“别闹了。”

    夏雪菲撇撇嘴,有些不乐意的看着她,哼了一声,傲娇的从他手里抽出手转了个身背对他:“当我稀罕看呢!”

    林嘉被她气笑了,直接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不稀罕?”

    充满威胁的声音让夏雪菲努了努嘴,不服气的看着他:“稀罕你也不让我摸啊!”

    林嘉深吸一口气,眯了眯眼睛,松开她的手,直接将衣服脱掉,转身撑在她上方,蓦然一笑,抬手沿着她的脸庞抚摸着,轻声说:“我让,但是……后果你要负责……”

    ****

    焦华珍脚步有些踌躇,虽然昨天晚上夏雪菲收工回来已经凌晨4点多了,但是……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多,她不出现也没什么,可是全剧组的人都知道林嘉也来了,这两人到现在都不出现影响好像不太好吧?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准备给雪菲打个电话提醒下,可是手指刚碰到屏幕就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毕竟人家两个是男女朋友,在一起做什么只要关上门都是合理的,自己如果贸然打搅是不是很讨嫌啊?

    左右为难的直叹气的焦华珍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敲响,打开一看是李婷带着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徐丹过来了。徐丹还是原来的样子,淡淡的对焦华珍点了点头,便没有其他的动作和话语,倒是李婷一点都不见外的走进房间就拿起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咕咚咕咚两口下肚,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对着焦华珍语气夸张的说:“我的天!挤死了!都好挤!”

    焦华珍还被刚刚的事情纠缠着心思,听到李婷的抱怨,便皱眉问:“高铁还挤?”

    “啪”的一声已经少了一多半的矿泉水被李婷狠狠放在桌子上,大声抱怨道:“哪里是高铁!根本就没有买到高铁票!坐火车来的!”

    焦华珍看了眼一脸平静的徐丹问:“路上辛苦了,先休息休息吧,这次你和李婷住一间,就在我和雪菲的隔壁。”

    徐丹表情停顿了下,慢慢伸手接过房卡,焦华珍看到她的不理解,笑着解释:“现在和那段时间不一样,这里要安全的多,你不用时时刻刻都这么紧张,其实雪菲个人的安全系数还是比较高的。”

    徐丹点头表示对她的话理解,看了眼房卡,问:“夏小姐现在在哪里?要不要我现在就去她身边?”

    焦华珍抽了抽嘴角,闭着眼心一横,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对着两人招一招手说:“走吧,来了就给雪菲打个招呼。”

    徐丹点头,看了眼自己的旅行包,想了下对两人说:“我先将行李放回房间。”

    李婷也赶忙拉着自己的拉杆箱跟着后面附和:“我也是!”

    焦华珍无所谓的摆摆手,带着两人走到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看着两人将行李靠墙放好,焦华珍就指了指身后:“这边,就是雪菲的套房,我也在,以后有什么直接找我们。”

    徐丹刚点头,就皱起了眉头,李婷的动作也停顿下来,有些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站在对面面色有些尴尬的焦华珍。

    ****

    “啊……轻点儿,疼!”

    “嗯……对,就这样……哎……”

    “嗯嗯……啊……”

    焦华珍闭了闭眼睛,很想一拳头敲到后面的墙上,她第一次觉得影视城这边急需一个高标准建造的酒店!

    徐丹微微垂头,凝视着地面,李婷好像才反应过来,震惊的问:“菲姐和谁?”

    话音刚落,焦华珍顺手就将一包纸巾对着她迎面砸了过去,“胡说什么呢!林嘉陪着在呢!”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冷意的教训让李婷知错的捂上嘴巴。

    好像为了印证焦华珍的话,几乎与她话音同时就传来了一个醇厚温朗的声音:“忍一忍……这样后面才能舒服。”

    焦华珍认命的闭上眼睛,都没有看徐丹两人,无力的摆了摆手:“明天再和雪菲打招呼吧。”

    说着转身离开房间,背影看起来让人觉得无比心酸。

    隔壁房间里,林嘉大力的捏着夏雪菲的脖子,大拇指在她的后颈揉按着,听到她不停叫痛的声音,责备道:“忍一下吧,刚刚让你不要仰头大笑,你非不听,昨天带那么重的首饰本来就已经很劳累了,今天还不老老实实的!”

    夏雪菲嘟着嘴,垂着脖子任由林嘉不停的按捏,虽然嘴里责怪她,但是手下还是不自觉地放轻了力度:“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帝都了,你一会儿把焦姐或者谁叫来,让她每天都这样给你按一按,你的发饰太重了,要是不注意的话会劳损的……”

    听到他要走,夏雪菲拉住他的手转头看着他:“要走啦?”

    林嘉盯着她郁闷的小脸,点点头:“嗯,原本今天的节目已经交换到了明天,虽然再过几个月就要辞职,但是现在毕竟还没离开,所以不能太不负责。”

    夏雪菲重重的叹口气,偎到他怀里低低的嗯了声,随后软软的说:“那你要每天都想我……”

    林嘉抬手捧住她的脸,深深的看了会儿,低低的嗯了声,随后也长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背说:“打电话叫焦姐过来吧,我给她说说怎么按,要不然我不放心。”

    ****

    焦华珍正在房间里转圈圈,年轻人情热是常事,可是这毕竟在外,就算……也不能这么光天化日的不克制!谁知道这周围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正在发愁猜测会不会引起不好的影响时,手机突然响起吓了她一大跳,过去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先是一愣,随后快速接听:“雪菲……什么?现在?哦,好的,我现在通知大成……哦,对了,李婷和徐丹已经过来了……好,我和她们一起过去。”

    夏雪菲正和林嘉再说自己未来十天的安排,刚说到大后天有可能要去录节目时,就听到门铃声,林嘉起身将门打开,就看到焦华珍带着李婷、徐丹出现在门口。

    三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奇怪,焦华珍一脸莫名难喻的表情,徐丹虽然仍是一副面瘫脸,却从进来看到自己之后就一直垂眼看地板,而表情最多变的李婷则是一副好奇外加无语的样子。

    夏雪菲不解的将三人从头打量到脚,开口问:“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焦华珍摇头,勉强的笑着说:“没什么,她们两个太累了吧……林先生现在走吗?”

    林嘉虽然也觉得几个人奇奇怪怪的,只是他一向对他人的想法并不在意,所以听到焦华珍的问题时,明明她的表情已经难看的要不成,但是他还是很客气的微笑回答道:“再等一会儿吧,我给你们说完按摩手法后,陪雪菲吃了饭再走。”

    “按摩?”焦华珍和李婷同时疑惑的看向林嘉。

    林嘉淡定的站起身,挽了挽袖子,走向坐着的夏雪菲对她们平静的说:“这部戏她的头饰太重了,每天收工只怕脖子都会不舒服,所以希望你们能在她难受的时候帮她揉一揉,谢谢。”

    听着林嘉窝心的话,夏雪菲更加不舍了,拉着他的手晃了晃,得到一个安抚的笑容之后,就感觉到温暖的大章已经防盗了自己的后颈。

    “你们刚刚就是在按摩吗?”李婷指着两人,声音惊讶。

    夏雪菲对她点点头,然后故作凶横的瞪着她:“对,所以尤其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这个工作以后就交给你了。”

    李婷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无语的看着两人,低声吐槽:“能把按摩叫出……的效果,菲姐也真够神了!”

    被揉按的惬意的夏雪菲没有听清她们说什么,提高声音问:“你说什么?”

    林嘉目光淡淡的从李婷身上扫过,随后笑着看向夏雪菲说:“她说她一定认真学,争取胜于蓝而胜于蓝。”

    ****

    林嘉来时也没带什么东西,夏雪菲就连想贤惠一把都没机会,只能抱着林嘉的腰不停的哼唧,林嘉被她缠的想笑,却又有些酸涩,转身抱着她深深叹口气,拨了拨她耳边的头发,柔声说:“听话,别不开心,我有空就来陪你……”

    “嗯!”夏雪菲点点头:“我没不开心,就是不舍得!”

    林嘉笑了笑,目光看到她放在桌子上的剧本,突然想起昨天邵平给自己说的话,当时因为一颗心全挂在雪菲身上就没想太多,可是现在再次想起就觉得那段话貌似若有所指。

    “邵导让你看剧本?”夏雪菲听林嘉复述完,一时也有些迷茫,抓起剧本开始翻动:“哪一场?”

    林嘉仔细回想了下,看着她说:“就是你和你原本要定亲的男人重逢在皇上的书房门口的戏份。”

    夏雪菲抽了抽嘴角,明明一段很正常的戏份被他这样说出来画风就变得十分的不正常,皱眉在厚厚的剧本中翻阅着,就看到斜里伸过来一只好看有力的手从她手中将剧本拿走。

    林嘉看着她疑惑的眼神,低头淡定的开始翻看:“我阅读比你快。”

    听完他的解释,夏雪菲十分没骨气的承认了这个事实,歪头放松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开始为林嘉解说那段被他曲解的剧情:“……那个男人是成国公家的嫡长子,虽然两家已经开始议亲,但是珍贵妃并没有见过他。而且珍贵妃从头到尾,至始至终爱的都是皇上……”

    林嘉一目十行的翻看着剧本,想看看里面还有多少类似于昨天的亲密戏份,听到夏雪菲的话手顿了顿,低低的问了声:“那皇上呢?”

    “唉……”幽幽的叹息了声,夏雪菲转头趴到他胸前看着他的下巴,沉闷的说:“他是爱贵妃的……只不过,和江山相比,贵妃和爱情的分量就太微不足道了……”

    林嘉垂眸看着她,将剧本合起来不再寻找,捧着她的头沉声说:“那还是不爱!”

    “不!是爱的!”夏雪菲从他胸前爬起来,与他对视:“我认为作为一个君王,他对她是爱的,也许爱的不够,但是除了珍贵妃以外,他没有爱过任何一个女人!”

    林嘉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笑了下:“也许你说得对,作为一个君王能给的爱情也就这样了,可是如果是我,我不舍得看你受一点点委屈……哪怕我是君王,我宁可委屈我自己,也不会用爱情作交换!”

    夏雪菲怔怔的看着他,她当时看这本小说时因为皇上和珍贵妃的爱情,哭了好几场,两人之间的心酸、无奈和妥协都让她感触颇深,可是现在被林嘉这样一讲,她突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啊!怎么办?就要找不到那种心酸的爱情的感觉了!

    哭丧着一张脸看他,忿忿的抱怨着:“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演了!”

    林嘉抿起笑,伸手托起她的下巴,深深的看着她说:“想着我去演,你想一下,我很想和你在一起,然而却不得不面对各方面的博弈,不想辜负你,也不能置江山社稷于不顾,每日都在寻找平衡之道……”

    “好辛苦啊!”夏雪菲喃喃的说:“要是师兄这么累才能平衡,我就觉得委屈自己也没关系的!”

    林嘉看着她眼里的同情,眉眼带笑,低头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轻声说:“嗯,我知道,可是我不需要你委屈自己……所以,我比那个皇上要好!”

    夏雪菲眨巴眨巴眼睛,先是疑惑,随后茫然,最后恍然大悟的从他刚刚给自己的假设中清醒过来,嗔了他一眼:“知道你比那个皇上好啦!那个皇上都被书迷叫渣男的,师兄可是国民男神呢!”

    “不,”林嘉摇头,认真的看着她:“我是男人!这是你亲口承认的,所以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在某些表达感情的方式上面,希望你可以商榷之后再操作。”

    夏雪菲对这样拐着弯表达自己吃醋了的林嘉无语了,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好气的嗔了他一眼,扑过去掐着他的脖子故意恶狠狠的说:“骗我感情!让我瞎感动……”

    林嘉笑着拉下她的手,仰头认真的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说到:“雪菲,我以后都不会让你受委屈,是真的舍不得。”

    夏雪菲一愣,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轻轻嗯了一声,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刚刚说那句话时,他的双眸深深,仿佛将这句话刻在了他的心底最深处,刻进了他的生命中,就像海誓山盟一样无可消亡。

    ****

    邵平原本打算今天见到邻家再试探下,却没想一直等到下午也不见来,拿出通知单看了眼,看到今天一天都没有安排雪菲的戏,就知道估计今天相见的可能性不大了。

    而夏雪菲已经看完了林嘉找到的那场戏,看完之后,她盯着剧本看了会儿,又歪着头看了看林嘉,最后张大眼睛看着他,动了动唇,轻声低喃:“我知道了,估计邵导想找你演戏!”

    林嘉眉头微皱,还没说话,就看到夏雪菲放在一旁的手机亮了起来,将手机递给她,目光扫过屏幕看到了“邵导”两个字。

    夏雪菲一边听邵平在那边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打算,一边用目光频频看向林嘉。林嘉从刚刚听夏雪菲说出那个估计之后,眉心就一直轻轻皱着,夏雪菲伸手轻抚他的眉间,看了林嘉好几眼之后,请叹了声:“邵导,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刚刚我也看到了那场戏,我和你的感觉一样,无论从外形还是气质,师兄都和滹沱将军很吻和,可是我真的不能替他做主,但是他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可以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即使夏雪菲一直都是不停的应声,但是林嘉也已经将这通电话的目的推测出来了,听到雪菲的话,看向她对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接受这个想法和建议。夏雪菲看到他的表态,抬手捂住手机话筒,小声说:“即使和我有对手戏你也不愿意吗?”

    林嘉目光微动,看着她忽而笑了:“是书房前的对手戏还是加别的对手戏?”说完不等雪菲回答,他温声说:“如果是书房前的戏份,以我和你的关系,怎么能够做到无动于衷,毕恭毕敬?我不是专业演员,不要对我要求太高。如果是为了让我来饰演那个将军而加一些我和你的对手戏,那么这个珍贵妃还是那个至始至终一直委屈自己都甘之如饴的珍贵妃吗?不是了,我刚刚大概翻阅了下,珍贵妃之所以珍贵就在于皇上是她唯一的拥有和追求,如果加上其他的男人,就变味了。”

    林嘉的一番话说的夏雪菲和手机那边的邵平都无言以对,夏雪菲看着他咬了咬唇,祈求的看着他:“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

    林嘉喉头微动,毫无疑问这句话,她的眼神和表情对他都是大杀器,可是深深的叹出一口气之后,他还是坚决的摇头拒绝,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平静对她说:“我面部表情不丰富,面对镜头就更加僵硬,所以镜头里的我几乎都是一个表情,这不是新闻需要,而是我的缺陷……雪菲,这是你投资的第一部心血,我不能毁了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