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防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年的3月21日,并不是一个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因为为期一周的国家重要会议的召开,这个日子就显得有几分不同起来。和往年一样,会议还没开始,网上就已经开设了关于这个会议的各种板块,有专门的政策解读,也有新政提要,不过最热闹的还是围绕这个会议的注水板块。

    参加这个重要会议的除了一些正要,还有一些知名度很高承担着一些社会事务的公众人物,不知从那年起,这个会场外的红毯也成了时尚比拼的一个重要战场,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们围着前来参会的女议员们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她们的包包、服装和鞋子,而今年,注水板块的气氛则有些低迷。

    “今年林嘉是不是不会担任同传了?他好像一直都在休假。”

    “反正感觉自从谈恋爱之后,林嘉就不怎么敬业了,原本冲着他去看的《今日视点》,可是现在一个月他出现在节目上的次数不到10次,神烦那个孙燕!”

    “他是不是在陪夏雪菲啊?上周还有人在怀柔影视城拍到他和夏雪菲在一起的照片。”

    “应该要出现的吧,现在电视台应该找不到可以替代林嘉担任同传工作的主持人吧?”

    “你们太小看林嘉了,别说电视台找不到,咱们全国拿到icac会员身份的不到30人!林嘉这几年只怕给这个会议做同传都是免费的,可是如果真的要花钱的话,只怕这几天下来的经费足够惊人的了!“

    “我天,好像挺牛的样子,那工资很高啊?我一直觉得他没有夏雪菲有钱。”

    “应该还是没有夏雪菲有钱吧,毕竟我听朋友说她代言那个ag,好像代言费就过8位数了。”

    “没有!夏雪菲不是ag的代言人,只是替ag的新能源车拍了广告,她拿到手的酬劳也不到千万。”

    “算这个有意思吗?反正都比我有钱,我只想知道今年的同传林嘉到底来不来?”

    “可靠消息,林嘉假期没结束,昨天夏雪菲在帝都的宣传已经有人看到林嘉陪在旁边了,据说今天去魔都,所以今年的同传不是林嘉拉!”

    “好可惜,听不到教科书一样的翻译了……”

    “好可惜听不到那样的声音了……”

    “好可惜,不能在镜头里扫见我的男神了,因为他说的什么都不懂,只能看脸了!”

    ……

    被人讨论的林嘉看着准备好准备登机的夏雪菲,摸了摸她头发:“这段时间你会很累,所以别硬撑着,受不了了就回来,虽然我对这个宣传不是很懂,但是也知道过了半数,基本大势已定,你跟不跟都没什么太大意思。”

    夏雪菲点头:“嗯,我会安排时间的,师兄也要照顾好自己。”说着张手抱住他的腰,趴在他胸前情绪有些闷闷的。

    林嘉的目光透过vip候机室的玻璃墙壁看向外面,半响后低声叮嘱:“这次焦姐不跟着你,李婷也压不住你,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走呢。”

    看着夏雪菲一步三回头的走上登机通道,知道消失在尽头,林嘉才从口袋里拿出刚刚关闭的手机,刚打开来电提醒就连接而至,他看了一眼,不用想也知道是齐主任打给他的,国家的重要会议已经开始,后天就有一场记者招待会,电视台此时如此心急火燎的找他也就是为了那场会议的同传任务。

    林嘉看着飞机从天空划过,尽管看方向就知道不是雪菲的飞机,却依然盯着它消失在天边才步入停车场,驾车离开。

    国家电视台新闻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脚步匆匆,手里乱七八糟的拿着一摞一摞的资料和日程,和他们相比,两手空空看起来一身轻松的林嘉十分的另类。

    刚到齐主任办公室外面,就听到了他老人家标志性的咆哮,在外等了会儿,看到三四个同事脸色不好的从屋里出来之后,林嘉才推门进入。

    齐主任不太好看的脸色看到他,先是一愣,随后一个笑容还没堆起来整个脸就全部拉了下来:“你终于回来了!还真是20天,一天也不吃亏!也不看看今天会议开幕,早一点回来,还记得你是个新闻工作者吗?”

    林嘉笑了笑,看着他乱糟糟的桌面,走过去自己从中翻找出一张日程,看了眼:“今年的记者招待会有些频繁……”

    齐主任没好气的哼了声:“肯定的!各部委的人事都有大调动,你说事情能不多吗!亏得你之前还要休假!”

    林嘉将日程表拿起来,对他点点头:“我知道,我会按时工作的,放心吧齐主任。”

    看着他要走,齐主任将他叫住:“除了同传,你中午那个节目也准备这一周改成专题,可能有访谈,你坐下准备……”

    “办不到……”林嘉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反驳:“同传任务很重,我做不到两者兼顾,莫姐、孙老师都比我有经验,我还是专心做好同传工作就好了。”

    说完也不等齐主任同意,对他微微致意后就转身离开。

    齐主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觉得这个年轻人这段时间好像越来越难使唤了!

    林嘉坐在办公室看着日程表上关于记者招待会的安排,目光定焦在会议结束前一天的那个安排上“外交人员变动的说明”。

    他比这个日程更早知道这次上层的一些举措,其中就包括各部委的人员调动部署,这其中牵扯到林家的就有三个人,一个是他的大堂哥,消息已经确切将从地方转回中央任职,还有一个是林恒,林恒这次会从南洲省调往陇西省担任行政主要职务,最后一个就是他父亲,此次回国后将卸任中东外交大使,担任国家外交部长。这些消息过完年后就已经陆续确定,而父亲的消息是最后一个确定的,他得知时也不过就在三天前。

    林嘉靠着椅背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原本还想等学位拿到和学校签订协议之后再辞职,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也许自己做完这次会议的同传任务就要考虑辞职了,尽管只是一个新闻主播,可是每天光从他手里过的涉密不涉密的各条消息数以百计,更不要说那个新闻评论节目了,一个言语不慎,牵扯到的就不是他一人了!

    ****

    万福路,华灯初上,一直安静的林家小院今天一天都热闹非凡,从早上就开始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随后就大采购一样的买回新被子、新床垫、新坐垫,还有大包小包的蔬菜、生鲜。

    林嘉从单位回到家时,看着装点一新的大门和院内重新摆放的绿植有些怀疑的退出门看了看门牌,确定是自己家才慢慢走进去,迎面就和正在指挥警卫员调整一大盆滴水观音的位置,看到他进来指了指:“快来看看放这里怎么样?”

    林嘉盯着这盆一人多高长得十分喜人的滴水观音,看了下院中其他植物的位置,信手指了一个方向:“放榕树旁边吧,这个东西喜阴,榕树树冠大,下面阴面大比较适合,而且它分泌的汁水有毒,离人远点比较好。”

    听着他的安排,几个小伙子将这盆沉甸甸的植物搬了过去,林嘉在院子里看了圈,又看了看屋里:“我爸还没回来吧?”

    “上午已经回国了,去述职了,中午大概被留饭了,应该快回来了。”门口传来卫子沂的声音,林嘉转头看见自己母亲从外面回来,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一个购物袋,打开看了眼,是多半袋荠菜,随着袋子打开,清新的味道迎面扑来。

    林嘉笑了下,将东西交给黄姨,转头好奇的问:“哪来的?这个东西现在可不便宜,前两天我和雪菲去生鲜超市买水果,看到这个,一小把就要10几块呢。”

    卫子沂笑着点头:“这个没花钱,是我们单位门卫老赵给拿过来的,都在我办公室放了两天了,多亏办公室小丫头把它头包着根放在水里,要不然这个时候早都蔫了。”

    卫子沂拉着儿子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转头交代:“一会儿包点荠菜豆皮的饺子,老林喜欢这个,林恒这个时候不方便回来,英丽和安园应该快到了,你打电话问问,看看冯师傅接到他们没有。”

    走进客厅,卫子沂站在拐角处看着这个家,突然十分疲惫般的叹了口气:“过了年,英丽和安园就去林恒那里了,以前不觉得,可是最近突然就觉得这个家里静的让人心慌,我宁可在单位待到十点多再回来,也不想回来和你黄姨大眼瞪小眼……不过现在好了,你爸在外30多年终于可以回来了,只不过只怕以后跑的更勤了。”

    林嘉觉得鼻头有些酸,扶着母亲的肩头在沙发上坐下,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妈,我以后回家住,我陪你。”

    卫子沂笑着看了儿子一眼,她小儿子长得是真好,完全集中了她和丈夫两人身上的有点,剑眉星目,清俊隽逸,即使她看着都觉得这是她这一生最成功的作品。抬手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他的脸,点头:“好!反正你女朋友也忙,你爸也忙,咱娘俩做个伴。”

    林嘉笑了:“雪菲已经在慢慢转型做制作人了,但是演员的工作又不能完全丢,所以就这段时间比较忙。”

    “不做演员了?”卫子沂有些惊讶,看着儿子的表情有些严肃:“是你在她面前说什么了吗?小嘉,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我和你爸接受的是做演员的她,只要她不出圈,我们对她的工作没限制,你也不要!”

    林嘉摇头,还不等辩解,就听到自己的母亲有些气愤的说:“人家是她父母培养出来的,从她出生到她成才,她父母花费了多大的心劲儿,我们一分钱没花,一份力没出,凭什么限制她做什么?雪菲父母只要不阻止的,你和我们就统统都没有资格去阻止!你记住了吗?”

    林嘉被母亲的义正言辞逗笑了,拉着她的手轻声解释:“我什么都没说,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其实我能感觉到她对与演员这份职业还是有些割舍不下,所以就由着她好了,她要是想拍戏就拍戏,要是想做制片人或者其他都行,就是她什么都不想做我也支持。”

    卫子沂听到儿子的话,点了点头:“对!就该这样,我最讨厌现在有些男人自己没本事还限制自己妻子做这做那的!凭什么,女人家就一定要受男人的摆布吗?嫁给这些男人之前,女人们除了父母谁也不欠,凭什么他们得到了现成的还挑三拣四,谁给他们的权利!”

    卫子沂有些大女人主义,这点林嘉很小就能感觉到,所以听到她义愤填膺的话,在一旁除了频频点头赞同以外,就是笑着不做任何评论。

    天色已暗,邱丽英和自己儿子都已经回家,厨房里也开始忙碌起来,邱丽英一边熟练的包着饺子,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饺子快要包完时,院门响动起来,好像很多人跟着一起回来,人声鼎沸,随后一阵寒暄之后,重新归于平静。邱丽英连忙洗了手走出去,就看到了自己公公站在院子里盯着那棵榕树出神。

    对于这个家里的大家长,她并不熟悉,当年和林恒结婚也是匆匆一面,到林家13年,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也不过三五天时间,邱丽英甚至觉得如果她和自己公公在大街上擦肩而过自己都未必能认出他来。

    林宇平看着院子里的榕树,突然感叹了声,转头对在他身边的妻子说:“这棵树还是那年你劝我时,我们种下的,转眼30年,它还正当壮年,而我却已经老了。”

    卫子沂看着他,伸手指了下站在旁边的孩子们,笑着说:“不是岁月催人老,是这些讨债鬼们催着我们老,你看看安园,你的大孙子,出生到现在只怕你就在他周岁那年看过一眼,要不是家里有你的照片,只怕孩子都不知道爷爷长什么样!还有丽英,当年平博将丽英托付给你的时候,她才多大,如今再过几年也该当婆婆了;还有小嘉,你的小儿子,三岁的时候你就出国了,这么多年,四五年才回来两三天,他现在都要结婚了!看看这些,你不老能行吗?”

    林宇平的目光顺着妻子的指示一一看过,明明是自己至亲血脉,可是面孔却陌生的让他心惊。视线最后停留在林嘉身上,他的印象中,这个儿子还是那个得知他要离开时,抓着他手默默流眼泪难舍难分的小小孩童,可是如今却已比他高出半头,成了一个俊朗的不像话的小伙子,林宇平的眼眶骤然湿润,这么多年在外驻扎,对家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愧疚,按照惯例,使馆工作人员是可以带家人一起出去的,可是他不能,他必须要将家人留在那些人的眼皮底下才能彼此都放心,三十年光阴好像弹指一挥间,可是错过的那些时间,错过的那些情感,错过的那么需要和被需要只怕再也无法弥补。

    看着自己父亲嘴唇微动的样子,林嘉知道他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沉默的拍了拍身边侄子的后背,林安园得到指示,立刻跑过去拉住林宇平的手:“爷爷,你可算回来了,我和二叔已经把院子里的花都重新摆了两遍了,你看看,怎么样还好看吧?”

    孩子是最好的气氛调节剂,林安园虽小可是从小接受的培养让他十分熟练的清楚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一顿所谓的团圆饭后,林宇平和家人之间的生疏也慢慢被打开。

    正在吃饭时,林嘉就收到了夏雪菲平安到达魔都的信息,碍于父亲在场,他只是回复了一条让她吃些东西再工作的信息,准备等回到自己房间后再打电话给她。

    林宇平没有错过儿子的小动作,从餐厅出来,一家人来到客厅,卫子沂习惯性的打开电视,无意识的搜索了几个台,恰巧就看到魔都电视台关于《生存游戏》宣传的报道。

    林嘉几乎是立刻停下和林安园的交谈,盯着电视上那个穿着一条灰蓝色无袖连衣裙,笑的开心的女人看的直皱眉头,魔都今天的气温是18°,穿这样不怕感冒吗?

    林宇平的目光从电视上离开,瞟了一眼盯着电视不说话的儿子,又重新看向电视,侧头低声问:“是她吗?怎么和我之前看到的有些不一样?”

    卫子沂点头:“是她,你之前看的是她的电视剧吧,那和这个是有些不一样的,这姑娘本人其实还算清爽。”

    林宇平微微点头,电视里主持人正在追问夏雪菲《生存游戏》时最难忘的事情,夏雪菲拿着话筒笑了:“肯定是那场引起受伤的事故,当时的情景就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里有些怕怕的。”

    “菲姐以前没有遇到这么危险的情况吗?这是第一次?”

    夏雪菲摆手:“不是,不是,之前又遇到比这次还要危险的情况,就是拍摄长青公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对演戏没经验,而且一些技能也都不会,所以我记得当时有场马戏,因为操作不当,加上围观的人太多,马儿就受惊了,当时的情况就听危险的,我是整个人直接从马背上被颠下来了……不过好在我们剧组当时的马术师傅接住我了,所以没有什么产生太严重的后果,但是我从那以后其实对骑马是有阴影的。”

    “听起来确实很危险,可是菲姐后面的影视作品也有很多骑马的镜头啊!”

    夏雪菲对着镜头苦笑:“没办法呀,这是工作嘛,不光是骑马,其实刘导知道,我在那场事故之后,对开车也有阴影的……但是前段时间还是去拍摄了广告,网上说拍摄时发生意外,确实是,当时车子从表演台上下来后因为那个车道有水的原因,就滑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当时也是挺紧急的,但是没办法,已经签约了呀,违约好贵的,我现在很穷!要赚钱!”

    夏雪菲的自我打趣让下面的观众席传来一片笑声,因为之前的环节已经介绍过电影的一些情况了,所以这个环节主持人看到夏雪菲的状态很放松,提问也随意起来:“不会吧!大家都说你现在是娱乐圈身价最高的女明星啊!”

    夏雪菲摇头,笑着说:“那是总价啊!我广告费其实不高,代言也不高,所以电视机前面看到这条信息的品牌商可以和我的工作室联系,我绝对会是性价比最高的女艺人!”

    观众席上的笑声更大了,主持人也乐不可支:“菲姐,你现在行情有这么差吗?开机仪式上你就给自己打广告啊!”

    “没办法呀!”夏雪菲十分认真的掰着指头说:“我现在负债甚多!我还有工作室二十多号人要养呢,真的生活不容易!”

    “可是网上都说你赚钱挺多的,你和林先生你们两个谁赚钱多?”

    夏雪菲吃惊的看着她:“这个还用问吗?当然是林先生赚钱多啊!你们没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我都只有听话的份儿嘛,谁掌握经济命脉谁就占领上层高地啊!林先生比我赚钱多多了,人家一小时赚的钱比我苦哈哈拍一天戏赚的都多!要知道我家林先生现在同传一个小时的薪金是……我不告诉你们,反正我都想好了,我要是真的养不了自己了,我就回家跟着他蹭吃蹭喝。”

    林嘉无奈的笑着摇头,即使隔着屏幕看向夏雪菲的眼里也装满了柔情。夏雪菲的这段采访让林宇平微微有些诧异,他虽然对这个女孩子做过一些基本情况的调查,但是在那些调查里无一例外的写着:性格冷漠、言语犀利。可是刚刚她的表现明明就是个小姑娘,一副不知愁的模样,还带着几分孩子气。

    “小嘉,我现在回来了,过了这周基本上空暇时间比较多,你和这丫头联系下,抽个时间我们两家大人见一见,说一说你们的婚事。”林宇平看着儿子眼里的光彩,脸上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一开始对于这个女孩儿他不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也想过回家后再和儿子谈一谈,可是从刚刚电视上这个姑娘出现,小儿子脸上的浅笑就没有消失过,作为父亲他已经亏欠的太多了,现在只要儿子开心,还有什么不能妥协?

    ****

    四月芳菲天,一片春意盎然中,夏成安和李翠萍再次来到帝都,这次前来两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有喜悦,因为这次和林嘉父母的见面就意味着女儿终身大事的落定,也有惆怅,想到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女儿即将嫁入别人家为人妻母,再不能守在自己身边,夫妻两人心中就是一阵酸涩,更多的是担心,担心女儿会被欺负,担心女儿会过的不顺心,担心女儿搞不好和林嘉父母的关系……

    夏雪菲前天晚上才从港城返回帝都,还没等休息过来,刚接到自己父母,就被林嘉告知自己父亲要见她的消息,让她只想麻溜的再出去做一做宣传才好。

    看着林家小院的院门,夏雪菲在距离院门还有十米的地方站定,拉了拉林嘉的手,有些不安的问:“我今天穿的还合适吗?”

    林嘉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今天的雪菲穿着意见宝石蓝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及腰的无领短外套,宝蓝色衬得她白皙的皮肤更加通透,十分亮眼。

    林嘉点头,拉着她往前走:“很好看,十分高材生的气质。”

    被林嘉夸的笑起来的夏雪菲嗔了他一眼:“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夸人了!”

    林嘉也笑了,轻轻抬手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说:“都是娘子教导有方。”

    林宇平正在后面院子里练字,听见动静,转头就看到了让他眼前一亮的一幅画面。一对璧人转过中门向他走来,自己儿子正微微侧头不知道在对她说什么,表情温暖柔软,他手里牵着的姑娘认真的看着她,眼里好像除了自己儿子再无别人,两人都是黑色的外套,站在满墙刚刚吐绿的爬山虎前,自己儿子身边姑娘那宝蓝色的裙角就像是一道光一样将两人包围,林宇平突然知道了他小儿子身上比他们都多的那样东西是什么,是遇到真爱的甜蜜和满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