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13章 鸡鸭子饼

第13章 鸡鸭子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谌身着带着一身的夜露回来,到了稍显闷热的室内,露水从肩罩上滑下,滴到萱席上泅开一滴滴水印子。他自行解着护臂,立春几个围着他替他卸着铠甲,青铜立灯将屋子里照得如同白昼。

    他漫不经心道:“大郎呢?歇在内室了?”

    立春和立冬正将解下的甲衣撑到黑漆的木施上头,立夏就道:“大郎先时一直等郎君到快子时,后来就去了朴拙园,说今晚回自个儿院子睡去。”

    赵谌动作一顿:“哦?他没说为甚等我?”

    立夏摇摇头:“没说呢。”她心里却在偷想,兴许大郎是想给立秋求情呢,但是这话却不敢在赵谌跟前说出口。

    赵谌没再问,径自去了耳房洗漱,待换了身轻薄的亵衣在胡床上坐下,这时候,立秋才在两个小丫头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进来,无力地跪伏在赵谌面前。

    他撑着头,声音低沉而冷漠:“你在我身边伺候几年了?”

    立秋嗓子嘶哑,浑身颤抖:“回郎君,足八年了。”

    赵谌沉默片刻道:“八年前,我一人顶门立户,也才刚刚开府,身边除了吕慧也就是你了,你大我一岁,对我照顾有加,府中事事料理妥当让我无后顾之忧,我心底是将你当成我的姐妹来感激的。”

    立秋伏在萱席上,大滴大滴的眼泪掉落。

    “我临出征前将家里交于你,承诺你,待我有能力,将来必定替你除去奴籍,择一佳婿,从府中风光出嫁。”赵谌讲到这里,微带自嘲道,“你却不愿,说这世上已无家人,赵府便是你的家,说你要看着我成家立业才能放心……”他低头看着立秋:“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前的承诺仍然有效。”

    立秋手指紧攥,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都暴了出来,眼睛里满是伤心和惶恐。她哆嗦地与赵谌对视,呜咽道:“郎君,奴婢不愿!奴婢只愿……只愿……”她轻轻摇着头,似将嘴边的话如同眼泪一样咽了下去,只深深地叩首。

    周围的立春几人已是神色大变,恨不得堵上耳朵才好!

    真是没有料到!她们这些屋子里伺候的,也都是头一回听到立秋的往事。

    尤其是立春,她是立秋一手调理出来,立秋把她从一个茶房里端茶递水的小丫头,一步步带到了如今一等奴婢的位子。虽说都是奴仆,但像她这样的,每月领的月钱也足有500铢,更别提逢年过节的赏赐、四季的衣服首饰,坐北朝南两人一间的大屋子,还有她的雕花黑漆床榻和衣柜子梳妆匣。

    立秋在她眼里,既有威严又心善,还长于揣摩主人家的心思……这样的人,怎么会和春草有一样儿的心思?要她说,既得郎君如此重视,能脱了籍岂不美哉?那可是益及子孙后代的事情!

    赵谌眉头微蹙,他摆了摆手,立春几个便忙不迭地垂首退了出去,直退到廊下。

    “抬起头。”

    立秋依言跪坐起来,却不敢抬头。

    赵谌道:“旁人不知,你也该清楚阿奴非我亲生这件事。我知道范氏是国君赐下的,你心里总对她有疑心,然她已嫁给我,名义上是阿奴的嫡母。你纵担心范氏后宅为大,也不能此刻让他们离了心,外人听来,也只会当阿奴不孝嫡母,于他大害!”

    立秋叫他几句话说得羞愧不已,泪水涟涟。

    她伏在地上道:“是奴错了,险些害了大郎,日后……日后再不会了!”她确有几分私心,但却也真心疼爱大郎,不仅是因为大郎由她一手带大,也为着赵谌对他的重视爱护。

    赵谌淡淡道:“我说为你脱籍并非虚言,家将中任意是谁,你若瞧上了,我就为你准备陪嫁。”他不再去看立秋的表情,起身离开了。

    立春和立夏守在廊下,见赵谌穿着单衣汲鞋往园子外头走,就提了灯跟了上去。

    立冬待他们出了去,才脱了鞋进了屋子,见立秋跪坐在那里,眼眶通红,表情却十分平静,不由在心里咂舌。不愧是立秋姐姐……郎君还不定怎么斥责她呢,竟能这么快就调了过来。

    她小心翼翼扶着立秋起来,掀开裙子一瞧,唬了一跳!

    “立秋姐姐,你这腿恁的吓人!”两个膝盖头都肿得发紫,看着都觉得疼!

    立秋脸色平静的几近麻木,由得她们扶着自家回了顶后头的一排房子里擦药去。

    朴拙园。

    赵元腆着小肚皮睡得直打呼,连旁边多了个人都不晓得。赵谌把自家小猪崽揣进怀里,猪崽还哼哼唧唧很不满意地吧嗒嘴,过了好一会儿才算安静下来。

    第二日一大早,赵元睡眼惺忪地从赵谌身上爬起来,软手软脚地从榻上滚了下去,额头叫磕了一个大肿包。

    赵谌抱着儿子在膝上给他脑门抹药,还嘲笑他:“脑袋长得恁大有甚用?不如给阿父当蹴鞠踢好了。”

    赵元一头的恼火,龇牙咧嘴道:“都怪阿父!也不说声就来了!看把我绊的……嘤,疼!”说着就忍不住拿爪子去揉。

    某爹一把拍开爪子:“手别动,上了药!”

    赵元气咻咻,连朝食都是某爹给喂的,才算给了些好脸色。

    别看赵谌统帅三军,平时又酷又拽,给儿子喂饭这项技能却早就熟练了。从赵元幼时喂乳喂米糊糊,到两三岁喂饭喂菜,赵同志都不假人手,亲自上阵。若赵元是个真婴儿也就罢了,偏生不是,刚开始真是痛苦地想滚地求别喂……又是呛嗓子又是堵鼻孔的,谁人生受得起呦!

    现在就不一样了。

    赵元趾高气扬地小手点了点炙烧野鸡脯子:“要那个。”

    赵谌冷笑一声,夹了满满一筷子,一口粥就一口鸡脯肉,吃得赵小元那张小嘴是油光锃亮!他又戳戳鸡鸭子饼,吧唧嘴,赵谌便放下箸,伸手撕了小块塞进儿子小嘴巴,准确又不失粗鲁。赵元还没来得及咳呛,赵谌就一盏羊乳给他灌了下去。

    还不到两刻钟,一顿朝食就吃完了。赵元打着嗝,肚子圆溜溜地直发呆。

    这对父子既睡在了朴拙园,立春等人自然也就跟着来了。赵元趁着他爹去耳房洗漱,溜到廊上看了看,就见到立秋穿着浅色的襦衫四幅的秋草文裙子,笑盈盈地望着他。见他出来了,就静静地行了个礼,瞧着行动还有些迟缓,但已无大碍。

    赵元松了口气,冲她咧嘴笑。他没问自家爹关于立秋的事情,也是料定他爹应当不会真的处置立秋。

    赵谌亲自送了赵元去葛草院就匆匆离府。等重阳节一过,绛城例行要举行秋狩,一共两场,一场为国君宫女子并王孙王姬,一场为贵族世家朝堂官员,他身为三军统帅,不但要与执金吾协调国君外出警卫事物,还要到太仆寺检查国君车架仪仗,就连吕慧等幕僚都开始脚不沾地地忙碌。

    赵元一进小书房,就受到原珏的热烈欢迎。

    要说起来,一开始原珏可是对他表现出了十足的不屑一顾,但短短的相处一段时日,原珏轻易地就与他亲近了,反而是臻铖……

    “大兄。”

    赵元瞥了一眼对自己冷淡打招呼的小孩儿,有种隐约的胃疼感。一个五岁的小孩,怎么就能这么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