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104章 荷叶糕

第104章 荷叶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说起来,赵静在这宫里可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国君对她的宠爱寺人瑜都看在眼里,那是真个放在心上的宠!哪怕如今这位大娘子都出嫁几年了,国君也还三五不时地赏赐东西下去,派人探望她,生怕她嫁了人过得不如意。()

    赵静这样说,寺人瑜哪儿真敢让她就那样等着?忙把她扶进耳殿里,收拾了罗汉床让她靠在迎枕上,又命宫婢端了红枣豆泥馅儿的荷叶糕,小小一块儿做成了荷叶的形状,外头绿里头红,还亲自给她调了一盏蜜汁水。如此才算把人给安顿好了。

    赵冕又过了半个时辰才醒,他这一晌睡得难得沉,心情正是不错的时候,听到女儿来了,便拖着曳地的单衣去了耳殿。

    “阿翁!”赵静看见父亲过来,搁下杯盏下了床,上前搀住赵冕的胳膊抱怨道,“您可算起来了,我这都等得饿了!”

    “寺人瑜不是给你上了吃食吗?”赵冕嘴角噙笑,跟她一道坐在了罗汉床的两头。

    赵静不过就是开个玩笑,笑眯眯地坐定了,上下打量赵冕。赵冕一派镇定自若任她眼光扫视,然而赵静打量一番,却暗自心惊。

    阿翁……比起过去可是老了许多……

    赵冕正是壮年时候,本该风华正茂,可是此刻她看来,对方却隐隐有种颓然之态,面容虽还光洁英俊,眼角却多有细纹,头发虽还乌黑丰厚,细瞧却夹在白发。特别是赵冕的两鬓,已经花了。特别是他皮肤苍白缺乏血色,眼底青黑一片,显然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赵静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您……您怎么有白发了?”

    赵冕一见她掉眼泪,就无奈地笑起来。

    “近来我头疾加重,许是这个缘故才白了头,”他眼神温和地看了一眼女儿,“你这孩子,既怀了身孕怎可动不动流泪?我没什么事,别哭了。”

    赵静自来也不是哀哀啼啼的性子,哭了一阵就歇住了,从婢女那里拿了帕子仔细地擦了眼泪。

    她忧心地看着赵冕道:“您这头疾一直都拔不了根,反而愈加严重,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御医官是怎个说的?”

    赵冕把荷叶糕的碟子往她跟前推了推,摇头道:“他们还能怎么说?无非是按着祛头风的方子熬了药给我喝,一时倒能缓解,只是犯的时候反而更厉害些。”

    寺人瑜在一旁站着,闻言嘴巴嗫嚅一下,没敢吭声。御医官给国君诊断的时候,他可一直都听着,听医官的意思,竟是这头疾会影响国君寿数!这样大的事情,最后也只有他们三人知晓,若不是那医官的药方尚且有几分用处,只怕那天就得横着回家了。看来国君并不打算让大娘子知晓。

    赵静也了解自己的父亲,恐怕实际情形比他说得更严重几分。她不由想起自个儿袖袋里的那一盒散剂,心里十分踟蹰。

    按理讲,她一直到处为阿翁寻头疾良方,好容易求来了无忧散,很应该毫不犹豫地拿出来……可是现在再看到阿翁这样憔悴,她反而变得不安。阿翁身体已经不好到这地步,无忧散毕竟不是药方子,万一对阿翁有害无益,她岂不是害了自己的父亲吗?

    赵冕何等聪敏的人,立刻看出赵静藏着话未讲,便温声问道:“想什么呢,话说着发起呆来?”

    他对赵静来说,一直是一位有威严、值得信赖的父亲,赵静看着他略带血丝的眼睛,心痛不已,便从袖袋里取出了巴掌大的精致绿檀盒子放在了方几上。

    “这个给您。”

    赵冕眉头微挑,伸手打开盒子,见里面镶了瓷面儿,一盒的粉末压实了,按出了万寿菊的图样,盒盖里侧还嵌了一只精巧的小瓷勺。

    “这是什么?”他抬头问女儿。

    赵静便笑道:“我一直在给您找良方呢,南边鹤翅山上的道士善制药,先前原贺听闻他们制的散剂能治疑难杂症,便特意去了南边问,果然不错,他们有一散剂名曰无忧散,专疗头疾。”她生怕赵冕不信,又急急补充,“我找了不少患头疾的人试,确有奇效,这才带了来见您!”

    说完忐忑不安地望着他,到底怕父亲不虞。

    赵冕听了,一时表情诧异,半晌回过神来,却眯起眼睛,拿起那小盒子细细地打量起来。

    “无忧散……里头有些甚个药材?”他语气平平道。

    赵静就从怀里掏了散方来,这还是凭她的身份才能得来,里头也不全,只有些大概。她也不惧赵冕误会,换了旁人,随意给国君献药自然不成,她虽多少有点私心,也是为着自己的父亲好,再不心虚!

    拿过散方,赵冕扫了一遍,点点头:“看药材倒和医官的药方差不多,只怕还有些独门的藏着掖着……你找来这散剂,和那寒石散可相同?”

    他这话换一个人听,此时怕已经下去跪着了。赵静可不怕,她只是也有些忧虑,就道:“儿找人试药时日短,药效自然是好的,且一个治头疾,一个治伤寒,怎么相同?唯有一样,儿也不确定这散剂,会否和寒石散一样致人上瘾……要不您再找几个人试药,待过得十天半月的,看看再说。”

    赵冕对她终究不同,心里那点猜疑不过转瞬而已。自己的女儿自己知,嫁了人不必从前,私心定然有的,但赵静爱恨分明直来直去的性子却在那里,再不会改。就是原家,他们想些什么,他也心中有数,也没有必要暗害自家……

    且,他为头疾所困已久,若有希望治好,也须得一试。

    于是他沉吟片刻,就吩咐寺人瑜倒一盏白水来。

    赵静见状欣喜,这药确是有用的,然而她来之前,原贺也说过,阿翁有可能不会吃。现下阿翁并不试药,这说明什么?说明阿翁还像以前一样信她,若吃了药有好转,她心里也不用为阿翁的病时时着急担心了。

    小勺舀了一点药粉,倒入白水里搅匀,赵冕仰头便喝尽了。

    药效发挥总还需要一些时间,赵静便想起另一件事,等赵冕漱完口,就开口道:“阿翁,三妹的婚事您究竟怎个打算?她已经老大不小了。”

    赵冕拿丝帕擦了嘴,闻言看了她一眼:“她跟你抱怨了?”

    赵静摇头:“赵闵的性子您难道不清楚?她都到了这会儿,还在老老实实地等着发嫁呢……你心里那些成算,她猜不到,可毕竟也是您的女儿,我的姐妹,您就真要看她误了花期!”

    她后半句还没说,为了那么个毛头小子,白赔个女儿进去,值当?

    大抵天下做父亲的都是一个样,都不想儿女把自个儿看得太坏太狠。赵冕其实根本不在意他那些女儿,甚至儿子,他自个儿少时吃苦众多,根源都在父母的不慈上头,然而人的秉性有时候父承子继,轮到他自己,也没什么儿女心。赵静是个例外,所谓的例外,就是万中无一。

    他没什么诚意地应了一下:“我哪里想耽误你三妹的婚事?旨意连下几次,西关不是有战事就是边务繁忙,这次那赵元更是直接拒旨,就说不愿娶你三妹,你倒说该如何是好。”

    这消息赵静可不知道,知道后,更加气了。

    她冷笑一声,道:“要我说,阿翁您可是太器重赵谌父子,器重过了头!西关战事我也听说了,不过区区一个边民部落,能有多少人?举国人不吃不喝供着西关大营,到现在也不曾说灭了犬戎,反而让人家立了国,可见都是推托之词!搞不好,是在那里当家做主惯了,不愿回来受桎梏呢!”

    话里话外的充满了火气,赵冕一听,便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你从前不是独看得上赵谌,旁人但说他一句不是,你就要挥鞭子,今日这是怎么了?”

    赵静直直白白道:“儿过去爱慕大将军,自然只看见他好的,可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没道理他不喜欢儿,儿却巴巴地念着想着……既不看好的,不好的不就出来了?三妹同儿要好,他们摆明了不顾三妹死活,如今再三拒旨,不把您放在眼里,儿为甚要说他好话?”

    旁边立着的寺人瑜已经听得心惊肉跳,还只能装聋作哑地跟树桩子似的立着,心里却很是为赵谌父子捏把冷汗。

    都说天子无真情,这话毕竟是有道理的。别看从前陛下和大将军患难与共,君臣之外更有几分父兄之情,搁到君权面前,甚么都不是!且这么些年,君臣二人为了赵家小子渐渐离心,如今就差翻脸了,大娘子添油加醋的,是怕翻脸还不够早啊!

    他不动声色地抬眼偷觑赵冕,见对方侧脸面色淡淡,嘴角微勾,似在哂对面赵静的小女儿心思,但依他对陛下的了解来看,显是不高兴了。

    就是不知道,这不高兴是对着大娘子……还是对着大将军父子了。

    赵静也不是真的就一直到底,提起赵谌的话茬子,不过为了过段时日原贺的祖父上书弹劾打个前阵,并不真指望一把拉下赵谌。此时见父亲笑而不言,也不敢再提,转而问道:“阿翁,看着药效也该发了,可有甚个感觉不曾?”

    赵冕扶了扶额头,微阖眼道:“头也些晕,若有倦意。”

    赵静大喜,忙示意寺人瑜过来:“快,既有了睡意,就去好好睡一觉,比什么都管用!”

    ...

    枭雄养成手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