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 > 099老娘要拐个爷们相亲相爱

099老娘要拐个爷们相亲相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皇甫家后,跟惑尘斗嘴的画心顿时不吭声了,惑尘低首看了眼乖顺窝在自己怀里的小东西,不由低喃了句:“做花肥真是有点便宜了,应该碎尸万段才对。”

    画心懒懒的抬眼还是不吭声,然后小爪子开始对抱着她的魔君上下其手,魔君微微挑眉:“你就是个小骗子,刚才那么多人面前,你怎么不敢这么做?”

    画心白了他一眼,继续上下其手,然后找了半天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不由瞪眼,惑尘当即被她欢脱的小模样逗笑了。

    “你就是活该,既然知道窝囊废争夺少主在即,还敢叫虞姬去修理青龙落得一身伤。”

    “老娘这不是获救了么,不也跟你回来了?”

    虽然她跟魔君回来,这货跟明抢人没区别,但是画心非常清楚,自己要是不乐意跟他回来,这妖孽也不会勉强她就是了。

    望着怀里甜俏姑娘不高兴的撅起嘴,惑尘特风情翻了翻白眼,“在腰带暗格里,你被擒受的伤灵丹妙药可以医治,可是掌风打在筋脉里的内劲儿,没有高手给你排解出来,以后你的修为再难寸进,就算强行修炼也是痛苦万分。”

    摸出了疗伤药,画心连怀疑都没有直吞了不说,还贪心的顺走半瓶。卧槽,妖孽随身带的东西绝对好康,不顺手牵羊点,怎么对得起他吃老娘豆腐,跟老是嫌弃老娘?

    对了,刚刚这妖孽说什么来着?她体内被皇甫家客卿打入的内劲儿,需要高手分化消减?

    画心小脸笑的跟招财猫一样,“咳咳,妖孽心肝,你不会看我疼死的对不对?”

    “怎么?”

    “你可是个高手。”

    “所以?”

    “帮帮忙呗,给人家把内劲化解了呗?”

    “好,你求我。”

    “……”

    尼玛,妖孽什么时候也学会情调这玩意了?

    一路调侃,一路互掐,两人回到了绝杀殿,看着景色如画的精美宫殿,画心还是觉得百里寒送给她的那个山谷住着舒服。

    这里,美是美,可就是感觉不是人住的地方。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个殿宇修建的美伦美央,可是你一说话,还特么有回音的,大晚上出来你说得多渗人?

    “本君听说过胆子越练越大,就是没见过你这样还越练越小的?”

    知道妖孽揶揄她,画心撇撇嘴,然后推了推惑尘的手臂:“放我下来。”

    获得自由后,画心便蹦蹦哒哒自寻找乐了,也不管这是魔君的地盘,那是该看风景就看风景,该叫人张罗饭菜张罗饭菜。

    总之一句话,画心在绝杀殿那是当成自己家一样的随意,而魔君也不管,就那么放任着。

    可是到了晚上,白天悠哉悠哉的画心就欢乐不起来了,因为在她修炼逆天术的时候,果断验证了魔君那句内劲不除,修炼痛苦万分!

    汗水沿着鬓角滑落,滴答,滴答,整个寝殿都回荡着汗水砸在地砖上的清脆声,画心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小嘴不停嘀咕着,人已经出现在魔君惑尘的寝宫。

    站在门外,一向我行我素的画心长腿抬起,却在即将踹开寝宫大门时立即收了回来!

    瘪瘪嘴,想了想,画心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不知为何摇动着她的包子头,神经兮兮的来而不入的离开了。

    负责寝宫安全的绝杀殿众人一个个眼角直抽抽,魔后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明眼人都瞧的分明画心这是有事找魔君,而绝杀殿的人也都清楚,只要魔后开口,魔君肯定不会拒绝,虽然过程不会“太愉快”,但是他们的魔君对这位魔后的“纵容”那可是有目共睹。

    但怪就怪在,他们的魔后明知道这点,却又不想“利用”魔君对她的“宠”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一向坑人不眨眼,把他们魔君当成最好用的下人的魔后,居然“良心发现”了!

    走出惑尘的寝宫,画心蓦地周身气质突变,强横的力量破体而出,纤臂对空,五指握拢,身为主人对名器的召唤形成!

    沉睡的笑傲剑得到主人的召唤,转瞬化作了一抹流光划破长空出现在花心的面前,脚下一点,轻盈落在剑身上,迎风破浪,追星逐月,画心在绝杀殿众人目睹下“翘家”去也!

    殿中,通过五感知道画心“离家出走”的惑尘眉梢微微一拧,这小东西就那么“瞧不上”他对她的好?明知道她只要对他撒撒娇,别说化解什么高手打入体内的暗劲儿,就是她要做皇后,他也满足的了!

    可是,这丫头却把他当成了瘟疫般防备,话说本君本君就那么遭人嫌弃?

    惑尘心里不痛快了,于是乎也干出了趁夜跟随的事情。

    御剑飞行,迎风摇摆,画心在这无极山脉瞎晃悠,既没回百里门府,也没回百里寒送给她的山谷,而是漫无目的闲晃。

    飞累了,身上的汗干了,画心跳下笑傲剑,望着浩瀚星空,沐浴着迷人的月光,心里愈发空落落的,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可她一没知己,二无爱人,身边除了怀揣目的接近她的蓝玉,也就剩下了一直等待她变强成为对手的妖孽惑尘了。

    至于百里寒,那是她为了弥补心中那一点遗憾,才特么把脸贴在地上粘来的!

    “说起来,老娘还特么挺‘凄惨’?”

    烦躁的抓了抓包子头,画心的落脚点是靠近湖泊的一条夜市,画心站在湖边,看着湖中倒影自己的影子,芳华仍在,却形单影只。

    此时,沿路都能听到有人在谈论百里寒为了她连少主都不要,要么就是她多么“倒霉”得罪了魔君惑尘,不愧为败家家主,这又是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荒唐事,才惹的魔君叫人昭告天下要“通缉”她等等。

    边听边抓着小脑袋,抓着抓着头发就乱糟糟的,画心干脆直接把头发散开,寻着飘荡空气中的香味,走进了一家湖上食肆。

    屁股刚坐下来,就见一群出来游历的姑娘对于她被魔君“通缉”,发出了不同的看法:“他娘的,我怎么没有败家家主的好命?别说是被魔君通缉,哪怕是见到魔君一面也值啊!”

    画心嘴角一抽,看了眼那个穿着碧色长裙的小姑娘,心想你是多想不开啊!为了见个自恋狂,居然宁愿被通缉?瞧她五官端正,神色精明的样子,也不像脑型被砸过的样子啊!

    谁知,这个姑娘说完,她的同伴更是激动直拍桌子附和:“可不是,人家命好呗!生来虽说是个女儿身,可爹却是八大世家的家主,甭管有多荒唐,把白家败的一文不名,可就是运气好又得到了笑傲剑的认主,不然她哪有资本去挑战魔君,魔君又哪有机会认识她?”

    说到此处,几个肖想魔君的姑娘举起酒杯,异口同声道:“啥也不说了,都是眼泪啊,姐妹们先干为敬!”

    画心:“……”

    卧槽,她这么倒霉,也有人嫉妒?

    画心好笑的摇了摇头,随后见店小二端上了丰富的吃食,顿时小眼神眯成了月牙状,跟个招财猫似的喜庆,开始不顾形象的往小嘴里填。

    胡吃海塞间,视线里出现了一抹艳丽的红,画心小脸一僵,这妖孽是不是太把她当回事了?她不过出来透透气,这也要大晚上不睡觉跑来?

    款步生姿,红袍奢华,整个食肆坐满了人,空座位那么多,这位名动天下的魔君却坐在一个小姑娘的桌位上,只见他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一口,俊眉便蹙了起来。

    “这里的东西比本君请来厨子做的好吃?”

    “……”画心不吭声,全当不认识这位大神,然后捧着饭碗,稀里哗啦往小嘴里继续填,显然现在她没有说话的欲/望,也没有理人的意思。

    不过……魔君却不干了!

    美人怒,媲美十级大风暴,只见这家修建雅致的食肆眨眼间化作了粉尘,看着四处透风的场景,在看看那倚坐万种风情的绝美男子,其他客人表情纷纷无语凝噎!

    这是怎么了,不过安安静静吃个饭,这样也能惹这位祖宗不高兴?

    吞完口中最后一口食物,画心抬头看了眼没了屋顶,能直接观赏星空的夜晚,然后看了眼坐在身边,云淡风轻品茗,姿态好看的没话说,可这眉头都能皱在一起夹死苍蝇的妖孽!

    咳咳,美人就是美人,即便是不高兴,这一言一行都是风情难掩,瞧这满屋子小姑娘的星星眼,就知道威力如何了!

    低头,放下饭碗,小手又伸向了酱肉碟子,画心继续化作小吃货,嘴巴不停闲,可就是不理你!

    魔君:“……”

    惑尘看着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小吃货,又转过头,看着眼睛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其他小姑娘呆滞表情,心里顿时就更郁闷了!

    其他人的反应已经证明他长得确实好看,可为什么他就是迷不住眼前只有吃的小东西?

    “你成心跟本君作对是不是?本君请来的厨子比这里的东西好吃百倍!”

    一听这话,画心知道妖孽隐隐有生气的征兆,并且要开始修理她的意思,画心当即摸了摸油光光的小嘴,笑的好不欢脱:“美人,别生气,我这不是看你下饭么?”

    一通马屁拍的魔君俊容笑意连连,只见他伸手而来,拭去她嘴角的菜汁,“小嘴到是变甜了,本君真的那么好看吗?”

    望着惑尘那张勾魂夺魄的俊容,画心很诚实的点点头:“确实好看。”

    “有多好看?”

    “看不见你就茶不思饭不想。”

    “真的?”魅惑的俊容不断逼近,嘴角的笑意满是蛊惑之意,画心看着他抬起自己的下巴,心想这人要是“正常”的时候,的的确确是个让女人心动的男人,“魔君,你真的好看,比珍珠还真。”说完,画心还俏皮的举起手,做出保证的模样。

    谁知,惑尘随着她这句话落地,眸中飞速闪过一缕戏谑之光,“既然如此,那就证明给本君看,你先来个投怀送抱试试。”

    画心:“……”

    尼玛,这货刚刚分明是明晃晃为了调/戏她做铺垫么?

    见画心没动作,惑尘眉梢一挑,面虽含笑,声音却格外的森寒:“怎么?敢情你刚才是逗着本君玩?”

    逗你玩?开什么玩笑!

    不就是投怀送抱,老娘又不是没抱过你!

    抱就抱!

    腰身一拧,画心转瞬就坐在惑尘的大腿上,然后用油汪汪的小嘴吧唧在他那张好看的脸上,甜俏的小脸萦绕着狡黠跟淘气:“魔君大人,可是满意了?”

    惑尘擦了擦脸上的油腻,眸子映着她的俏皮样子,以及嘴角捉弄人后的得意上翘,他的唇角也跟着翘了起来,声音格外的好听,可说出来的内容却……

    “差强人意,不过接来下就不用你主动了,还是本君来。”

    “啥?”

    风起,人消,一抹模糊却抢眼的红转瞬消失。

    食肆众人回过神来,纷纷都在探讨魔君貌似有了心上人?唯独老板苦大仇深的唠叨,还什么天下第一高手,居然穷的吃饭不给钱,拆了房子又不赔!

    彼时,画心被魔君带回绝杀殿寝宫,便被魔君简单粗暴的剥个干净丢到了睡榻上,然后就是……

    乒乒乓乓,本该旖旎非常的夜晚,却变成了不明飞行物乱飞,魔君有那啥那啥的兴致,可是一看就没啥贞/操感的画心却抵死反抗起来!

    魔君亲一下,画心挠一下,魔君亲两口,画心就踹两脚,一开始魔君还依着画心胡闹,可是到了后面,也被她的野蛮惹火了,直接动用武力!

    两人武力值本来悬殊就大,三下五除二画心便被制服,眼看着要被魔君吃干抹净时,画心顿时乖顺的伸出小手搂住美人妖孽的腰,“夫君,咱们好好谈一谈行么?”

    嗯哼!这是知道他不再惯着她,又开始要用苦肉计了?

    惑尘睨着身下的小东西,饶有趣味的说:“本君看上了你,睡你天经地义,想谈什么等睡过了再说。”

    画心:“……”

    哥们,你等等,咱这节奏不对啊!

    看着绝美男子撩起她胸前的秀发,画心小心肝那叫一个颤悠,然后便眨巴着可怜的小眼神,小手就那么死死抱住惑尘的腰,一副害羞的模样将小脑袋埋入男人的脖颈间,声音生涩而羞涩:“那个……真不能再缓一缓了?老娘真的紧张!”

    张扬的小声音夹杂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惑尘是谁?又岂会听不出这其中是作假还是其他?

    其实他不是真的想趁人之危,而是看画心老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一开始他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画心居然把他的“逗弄”当真了,一当真就动手,一动手便起了想教训画心的意思,教训着就演变现在就差“提枪入库”的状态。

    看着甜俏可人的画心,惑尘还真的被她闹腾的想做点坏男人该做的事情,再者说睡了就睡了,反正他是强者,甭管画心怎么闹腾,他又不是护不起!

    所以惑尘干起强迫良家妇女的事情,那是一点没压力!何况,他又不是不打算负责,还有绝杀殿谁不知道他是她看上的魔后?

    所以睡了就睡了,但是惑尘却没想到,一向跟他搂搂抱抱的画心,也会在关键时刻“服软”,也会跟他羞赧的说我紧张。

    肌肤相贴,等了半晌,埋在惑尘颈间的画心见他没有过分的动作,这小心脏才开始了正常的频率跳动,感受到她的肌肉放松,惑尘好笑道:“你也有怕的时候?”

    “嗯。”怎么不怕?老娘到不是怕第一次被你睡没了,而是怕你睡出了感情!

    卧槽,你可是天下第一高手,老娘就是天天疯狂修炼也赶不上你,你说你万一跟老娘睡出了感情,老娘以后还怎么拈花惹草?

    当然,这话画心绝对不会傻的说出来。

    看魔君披上寝袍,也为她披上,画心小眼神转了转,小手扯了扯惑尘的衣袖,惑尘挑眉妖孽一笑:“怎么,你是后悔了?”

    画心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脸却是甜甜的讨好,转移话题:“你不是说我求你,你就帮我化解体内的暗劲?”

    惑尘冷哼一声:“一码归一码,刚刚你撒娇本君念你紧张,给你一点时间缓冲做本君名副其实的魔后,这跟你求本君为你化解暗劲儿是两码事。”

    说起这事儿他就生气,这小东西明知道他对她一向宽容大方,只要她肯低个头,他是不会计较太多,可是今晚人都走到他殿门口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就跑出去了,还害的他把人“抓”回来,这笔劳务费他还没跟她算,她的算盘到是打的精,想混为一谈,没门!

    见魔君不答应,画心便冲他运气,然后不服气的朝他深处中指:“小气?”

    哟呵,还敢编排本君的不是?魔君抱胸一笑:“信不信你再跟本君闹腾,本君你立刻睡了你?”

    画心:“……”

    特么的,老娘好女不跟男斗!

    掀被,爬床,睡觉。

    夜已深,正是入酣时,同塌而眠的男子悠然起身,借着柔和的星光,他望着身旁睡相恬静而乖巧的女子,手指戳了戳她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绝色俊容晕开了一抹迷人的笑意,然后便开始暗中为她化解身体中的暗劲,直到天明才合上眼。

    第二天,画心醒来,正欲起身去祭五脏庙,却发现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掌,这才想起她昨晚是跟妖孽睡在一起。

    看惑尘眼睑有虚青,大概是最近太忙碌也没休息好,念及他对自己还算不错的份儿上,画心也没推开他,而是摄手摄脚的坐起来,打坐修炼。

    没成想,这一运功,那种钻心的疼痛却离奇消失了,画心惊讶的看了眼身边还在休息的美人魔君,是他做的?

    如果是,那也就理解了,为什么他的眼下会有淤青。

    扫了眼就连睡相都似一幅画精致的绝色男子,画心心中起了一层层复杂的暖流,这个男人虽然没风度总是对她动粗,可有的时候对她还真好。

    不过好归好,这性格真心头疼跟糟心,万一真被他看上了,被他绑住一辈子那才叫“水深火热”!

    摇了摇小脑袋,画心告诉自己没事别瞎想,万一哪天一语成箴,她都没地方哭去。

    闭目,抛去杂念,专心修炼才是王道。

    等画心睁开眼时,惑尘已经不再寝殿中,到是不少仆人在轻手轻脚收拾昨晚因为她反抗妖孽,继而损坏了房中的家具场景入目。

    “魔后万安。”

    仆人见画心修炼完毕齐齐放下手中事物请安,画心点点头抬手让他们免礼,然后得知惑尘有事出去了,并且下达不许她离开绝杀殿命令后,整个人就蔫巴巴的,因为好无聊啊!

    这座宫殿虽然华丽非常,也无人敢忤逆她,可是总不及外面的自由自在好。

    微微叹了一口气,画心填饱肚子,该游览的地方游览完,便愈发无聊,想出去转转,就见一排排高手人墙挡在面前,只好无奈的回到寝宫。

    魔君不回来,她就没想离开,除了吃饱睡,睡饱了吃,也就剩下了修炼……

    如此重复一个月,画心的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却也无聊都浑身发霉。

    看着画心懒洋洋趴在桌上,虞姬低笑出声:“魔后,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可以换一种跟魔君相处的方式,说不定他就不会对你管制这么多。”

    “你家魔君的性格根本没有参照物揣摩好不好,你说换一种方式,万一比现在的待遇还糟糕呢?”

    “男人么,大体都是差不多,其实你只要跟魔君撒撒娇,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比如?”画心眉眼弯弯,笑得不怀好意,虞姬挑起半边细眉,笑得骚包:“反正你这辈子想打过我们魔君的几率大概等于零,他这人一向又没有高手自觉,对名声这东西也不在意,魔君若说困住你一辈子,除非他开口否则谁都别想娶你。”

    “然后呢?”

    “魔后不妨为了让自己活的开心点,多顺着我们魔君一些,到时魔君开心了,肯定什么都依着你,你若真不喜欢我们魔君,那就把他当成超级好用的亲人,或者……”说到这里,虞姬神秘兮兮的左顾右看一番,确定没有闲杂人等,附耳小声说了句:“或者魔后也可以把魔君当成很好用的下人,反正撒撒娇我们女人又不吃亏!”

    画心抿唇一笑,尤其看着虞姬一脸解恨的表情,笑的更是欢畅,这惑尘平日究竟对手下做了什么,居然让虞姬如此“记恨”他?

    “说什么一个个笑的那么开心?”

    回首,就见惑尘一袭红衣,俊容漾着好奇走进来问道,虞姬顿时行礼回道:“没说什么,属下正在劝魔后好好跟您相处。”

    “哦?”惑尘尾音挑高,随后落座就见画心笑米米的板着凳子坐过来,惑尘挑了挑眉梢没说话,而是为自己倒了杯茶,就听:“妖孽心肝,我是你女人,不是你养的小动物,成天被你勒令呆在这里好无聊。”

    “你想出去?”

    “恩。”

    “那你先求本君一下看看。”

    “……”

    磨了磨后牙槽,画心抓着惑尘的手臂摇晃了下,然后眨巴着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妖孽夫君,答应嘛,答应嘛,答应人家嘛……”

    边说,边主动投怀送抱,并且奉送香吻一堆,画心亲的那叫一个热情,反正这在现代根本不算啥,在这个时空却是极为亲密的举动了,不利用白不利用!

    结果跟预料一样,惑尘的确被她的热情亲的有点晕乎乎,旋即无奈笑了笑:“好了,去吧,记得回来。”

    吧唧又是一口,画心心中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便撒欢儿的跑开了,却忽略了背后惑尘唇角一抹诡异的微笑。

    这么急着见百里寒么?可惜……小东西,怕是你要扑空了。

    急冲冲御剑飞行回到百里门府,听闻百里寒被家主指派去寻访领地,画心愣了一下,转瞬明白为啥惑尘放她回来这么痛快,原来是知道百里寒已经离开无极山脉!

    那男人真特么缺德带冒烟啊!既然知道她会扑空,还不要脸的占她便宜,让她亲了他那么多下!

    真是亏大了!

    画心心里特不平衡,旋即脚下朝着绝杀殿的方向,改成了去百里寒送给她的山谷方向。

    你让老娘早点回去,老娘偏不如你的意!

    回到无声派,得知门徒在她不在的时候依旧自动自发特训,画心颇为满意,并且开始传授了新的技能,转瞬就把等她回家的妖孽忘到脑后,并且开始有了其他“丰富”生活的新想法。

    比如说,她修炼了白家的逆天术,注定红颜薄命,上辈子没来得及好好谈一场恋爱,这辈子可以尽情的尝试了!

    四季分明,一晃又一春。

    眨眼间,已是三月过去,画心收的门徒,在白家收藏多年的秘籍跟魔君“奉献”的灵丹妙药帮助下,都已经速成为才。

    门派已立,打手已成,此时不打家劫舍,等待何时?

    蓝玉一听画心露骨的话语,不由咳嗽提醒:“咳咳,是出门游历!”

    无声派门徒见此纷纷捂嘴偷笑,心道一声:“跟着白家主混有肉吃。”同时,也永远不缺笑料,她简直就是个开心果。

    “瞧你不安于室的样子,这是想打劫谁?”

    红衣如枫,人美似神,惑尘踏风而来,一来就见画心笑的跟只狐狸一样,无声派门徒见到他来,纷纷行礼,然后便是一片寂静无声。

    无声派,派如其名,当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你想听见吵架声都是奢侈,平时听见最多的声音不超过三个人。

    画心见他来了,主动给他倒了杯茶,“没想打劫,就是待腻了无极山脉,想出去转转。”心里却在说,特么的,百里小心肝走了三个月还不回来,这明摆着是百里展不让他回来,老娘再不去找,万一他被谁害死了怎么办?

    再说了,当初他拒婚老娘可是答应了封家会拿两大神殿宝物做补偿,算算时间也没剩下多少,再不去行动,岂不是要让百里小心肝娶那个废物姑娘回来做老婆,这怎么行?老娘绝不答应!

    当然,画心也不否认,这一趟出行,也是顺便关照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毕竟两辈子了,她都没正经八经谈一次恋爱,说出去多丢份儿!

    于是,画心一拍桌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老娘要拐个爷们相亲相爱!

    风和日丽,出游好时节。

    走出山谷,回首望了眼满目桃粉,落花纷纷,香气袭人,一抹坚决划过甜俏女子的明眸,转身,踏上马车,新的征程已开启。

    马车内,魔君一袭奢贵红袍倚车窗而坐,仙姿玉貌的他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勾起层层妖孽的味道,眼前的男人总是给人一种精致到极致的风韵,如果不是他的性格难以揣摩,画心到真不会舍近求远,去找其他男人来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

    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画心正要坐到他的对面,屁股还没坐下,人已经被男人的手掌一代,整个人落入了俊美绝伦的男子怀中,下巴被抬起,男人玩味的模样落入眼睑,姿态亲密到让人脸红,可这心跳却极其正常。

    或许是看的太清楚,也太过了解利弊,反而画心没了许多女子该有的倾慕,也或许是上辈子见过的人妖太多了,欣赏层次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总之惑尘想看一看她小女子该有的羞涩,就跟他来月信一样困难。

    男人修长的指,松开了她的圆润下颔,一路下滑,落在她心脏的位置轻轻敲了敲,“没心。”又是落到肺部的位置敲了敲:“也没肺。”

    画心歪着包子头,学着他,也是敲了敲惑尘的心肺:“没心没肺何止我一个人。”

    惑尘大大不赞同,挑眉一笑:“谁说本君心里没有你?若是无你,本君为何为你遮蔽风雨,样样依着你?”

    说罢,还惩罚似的戳了下她,这一戳,却戳开了画心的发髻,如墨染的秀发顿时松散开来,画心却不领情的撇撇嘴,挑起一缕发丝,玩闹似的缠绕在手指上,最终缠绕到枯白的发尾,似笑非笑道:“我说妖孽心肝,你的喜欢真别致啊,原来你的喜欢,就是让心上人红颜薄命?”

    魔君:“……”

    本君这是表白再次失败了?

    车内的虞姬无声却重重点头,心道:“魔君啊,虽然你的长相天下无敌,可以一个照面不分性别俘获众人的心,可没有一个女人能接受,喜欢自己的人,却让自己变成短命鬼。”

    或许,这也是画心为什么对惑尘没感觉,以及对他相当排斥的最大原因。

    当天,夜宿休息时,魔君特意把身为下属,又是个美人的虞姬叫到自己面前来。

    虞姬见他没缠着画心占便宜一起睡,不由问道:“魔君有心事?”

    “嗯。”

    “那属下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跟本君说说,女人都喜欢男人什么。”

    虞姬看着正在为自己梳理头发的魔君大人,嘴角一抽,特蛋疼的蹦出一句:“必须像个爷们!”

    刷的,为头发抹蜜香的惑尘动作一停,转过头来,兰花指一伸,似怒非怒的问:“你是在说本君不像爷们?”

    虞姬眼角直抽抽,很想大吼一句,魔君你觉得现在的你像个传统女人喜欢的阳刚爷们吗?你见过哪个爷们涂脂抹粉,爱美到比女人还精通?

    咳咳,虞姬知道这些大实话不能说出来,因为说出来注定被当成跑线物,是以虞姬聪明的策略而言:“魔君,我的意思是您的风格太不同凡响,魔后也许适应不良,魔后可能喜欢传统一点的男人,简单点说就是糙点的男人。”

    糙点的男人?惑尘回想了下那些几天不洗澡,修为高强,不修边幅的高手等模样,顿时一个激灵!开什么玩笑,让本君不洗澡,说话跟敲锣打鼓似的大嗓门,还一套衣服穿个十天八天的,这简直不可能!

    虞姬:“……”

    我的魔君大人,你的思维咋就老是跑题?让你关注糙汉子的点,不是他们的外在好不好,而是行为方式!

    看虞姬跟被雷劈似的模样,惑尘知道这个家仆不会欺骗自己,不由问道:“你认为本君多少改一点,那个没心的丫头,或许会对本君有意思?”

    “是的,魔君。”

    “万一她还是不动心呢?”

    “魔君,凭您的容貌跟修为,放眼天下想找出第二个并不容易,魔后又不笨,你为她改变,她总会发现,就算不心动,起码知道你用心了,时间久了也会领情。”

    “好,那本君就试试,不过本君长的确实好看,再糙也不能十天八天不洗澡,不然怎么对得起上天对本君如此俊美的一种恩赐。”

    “……”魔君,咱能不臭美么?你这么爱美,有没有考虑过那些丑女该怎么活?何况魔后之前就说过了,正因为你的美,而觉得“自惭形秽”,你到底知不知道魔后到底讨厌你哪点啊!

    其实,魔后就是不喜欢你身上太多属于女人的特质,这点才是最致命的好不好!

    “赤金百合这件昨天穿过了,银织墨竹今天穿了,明天是穿墨兰织锦,还是玄织寒梅……”

    等了半晌,看魔君又兀自在那挑选明天要穿什么衣服,虞姬明白这是不需要跟她“谈心”了,当即悄声离开,并且开始期待,明天魔君如何在魔后面前刷存在感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点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点红尘并收藏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