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60章 轮回

第60章 轮回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末世来的迅速,这大概是神给人类的一场浩劫,准确来说只有这所谓的高智商哺乳动物才有这样的灾难,他们的大脑发生变异,人和自然相互影响,初冬却没有初冬的迹象,整个世界几乎被沙城暴包围了。

    已经是常理的初冬了。但整个世界不如说是黑白的。黑的是人类未来的路。

    城市是病变的高发地,人们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向山谷等人烟稀少的地方奔走,政府开始不遗余力地宣传人们进入在各地建立的基地,而在末世中微弱的善恶差异也开始发生了不动声色的变化,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凶狠打拼出来的异能者也开始建立自己的基地,而由于将世俗的规则完全抛弃,反而比政府生存的资源更为丰厚一点。

    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被誉为预见者的苏永,他的永生基地。

    军事化城堡,良好的医疗条件,最被末世者认为希望的是,他们的基地中存在的最为珍贵的治愈者,而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三个,一个在五阶病毒感染中已经被确诊死亡,两个的治愈能力太弱。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治愈能力能够完全拯救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群。

    在狭小的木版缝里拥挤着两个男孩,一大一小,大的戴着眼镜,背后始终背着黑色的电脑,小孩苍白着一张脸,他的瞳孔里倒影出来的分明是一个神色沧桑的中年人。男孩认真却小声的问他,“哥哥,我们要找的人,真的可以救回妈妈么?”

    这个青年安抚地回答他,“对,只要找到那个人。”

    这样说着,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而这咳嗽大抵像是被刀片切喉,令人听着就觉得仿佛血肉模糊。而令人惊异的是,他每咳嗽一声,他的头发就像被喷上霜雪一样变白。

    声音惊动了本来守在门口的男人。那男人过来将青年拥在怀里,右手将他后颈的皮肉袒露出来,那皮肉本该是白皙,却奇异地松弛苍老,镶嵌着一只红色的眼瞳,指针在瞳孔中永不停息地转动,在青年的咳嗽声中渐渐加快,而相对性地,他的容貌也因此更加衰老,皮肉更加糜烂不堪。

    “你现在是已经踏上那条路了么?”

    “对。”青年回答“我得杀了我,不然,我们将不能活。“

    神灭纪年,荒日三月,断刃山苏永基地。冬日的暖阳,空气干燥地像是沙尘暴席卷后现场。

    疲惫的队伍是旧时候累死累活的骡马,黑压压地排成一流儿,有人领来的不过只有一杯水,一小块面包,有的摊开包袱,带着血丝的晶核撒的满桌都是,而那些胜利者就可以领到更优良的装备,更多的粮食和水。

    有些人不要命,为了点食物要死要活的拼杀,最后领到食物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遭遇感染。还有命享么?

    每次基地中都会有一支黑衣戴防毒面罩的队伍,把那些自以为喘口气的,却被感染的倒霉蛋给带走,可是也从来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哪里,或者他们有没有回来。

    人们只是关注自己的命。

    在那支队伍又把几个青年,女孩儿拉走后,队伍冷漠地向前移了移,没谁有多余的同情心给他们。

    第二支队伍的中后段,模样凶狠的壮汉暗自摞了摞自己的包袱,将视线转了回来。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够多够厉害,而前面的那个显然压了他一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自己腰侧的抓痕。

    被拖走的时候还妄图用异能反抗,力大无穷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像只死狗一样在地上摊着。只觉得令人不寒而栗。他把视线投向了后面的那个小白脸,妄图找到点安慰,对方就带着一个电脑包,手中还牵着一个瘦小的小男孩儿。

    “这个时候,还带什么电脑包啊。”壮汉默默吐槽了一会儿,出于转移心情心理,他开始找了个话题搭话

    “哥们儿眼生啊,是今天来的?”

    青年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微笑道“对,听说这个基地的设备都很好。”

    壮汉呵呵两声,补充着“不是我吹,除了没有治愈者,这个基地是各个地方中最好的。”

    “治愈者。”旁边突兀地插过来一句话,声音古怪嘶哑。“这大概是基地最大的笑话。这么久只能听到基地存在治愈者,可是什么时候见到过?治愈者也许从来不存在。死亡就是唯一归宿,要么是死在丧尸口里,要么就是这样被当做死狗一样拖出去……”

    阴影里拖出的瘦子,把之前的气氛又重新降到冰点。

    瘦子突然间放生大笑起来,他突兀地举起手掌,而随后空间扭曲变形,咆哮着的热浪冲那边的人群而去,卷起千万层耀眼夺目的火球

    被长袖包裹着的枯瘦胳膊隐隐有黄色与红色交织的血迹。腮帮被奋力咬紧,瘦子也开始神志不清地卷起台上的晶核意图逃跑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能力……”

    那火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苏永皱眉正准备抬手,一楼的场景被人快一步控制住了,眼前倏忽间构成的水幕挡住了那铺天盖地的火焰,很快这张韧性很好的水幕居然精确地弹回瞎子身上,如同蚂蚁般密集的队伍迅速分开,只留下那个全身都在燃烧的瞎子。

    “治愈者?”青年抬头看了一眼,“也许只是在你们面前,而从未有人看见而已。”青年收回双手背在身后。

    那个一直默默不语的小男孩将双掌摊岀,从他指尖紫色的五阶晶核不断涌现。

    他将这些化作白雾笼罩住了那个前方的人形火球,很快那火熄灭了,男人烧焦了的肌肤迅速恢复,变得光滑平整,一切就像是枯骨回春,人依旧是死的。难得的是末世之前安乐死的模样。复生之力。苏永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子,理了理衣领“两位本领高强,又救了我,为什么不上来好好聊一聊呢?”

    低头隐在苏永身边的白浅酌偷偷瞥了一眼下面

    那个青年的脸,让他感到熟悉。更让他熟悉的不如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他的脸,是陈嘉央的脸,冷漠而英俊,阳光而阴暗。

    他面前的青年露出个斯文的笑容,眼瞳对着他的方向。

    就在那一瞬间白浅酌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那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存在陈嘉央?他被惊吓地望后退了好多步,身后的臂膀像是黄金蟒,缓慢地缠上他的腰身。那个人的下颌搁在他的肩窝上,突然间轻吻了一下。

    “宝贝儿,你在看谁?”

    嘴唇下撕咬,炙热的温度让白浅酌的神志从惊慌中脱离出来。他身后还缠绕着一条毒蛇。而此刻白浅酌不该有表情,不该有这样的惊慌。如此下来,这样的温度不如说是死神的亲吻。

    白浅酌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悲哀。明明可以靠脸征服支线,却偏偏只能全程依附于系统安排。苏永手掌牵制住白浅酌的颈项,对方立刻下意识露出一个可怜的笑容来,土狗一样灰溜溜的笑,苏永的指节在白浅酌的脊椎上扣住,十指渐渐往上握紧他的脖颈

    “你别再骗我啊,白浅酌。”

    一旦渣攻黑化,那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论做什么他都会曲解。白浅酌无奈地闭上眼睛打算认命接受这一切,临行时却如断了发条,苏永扣住的手突然停止了暴虐。

    他把衣领又重新理一理,将掐的都快断气的白浅酌扔到旁边,从帘幕中慢慢走出,又用上那种人畜无害的微笑来。

    高两层的回旋式结构,脚步声轻巧地如落地的白鸽,身后长刀拖过地板金石相碰,一圈一圈的阶梯声。

    白浅酌维持那种卑微的低头姿势一动不动,随着那靠近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收紧。

    苏永在成功将白浅酌做了试验品并将他弄成了神志不清的模样后,已经将他从前世区别开来,变成自己的玩物,不再让他像前世一样光芒万丈,是只属于他的治愈者。

    血清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病变状态了,他把白浅酌当成了一个移动血罐,没有他血液的压制,他很快就会变成丧尸。也在一次次掠夺中他明白白浅酌的血液有多大的治愈能力。

    而白浅酌,他快死了。而他却绝对不能死。

    这就是他还能从安时那个心怀鬼胎的白莲花手里头活命的原因,这也是白浅酌绝望的原因,系统的任务根本没办法达成了,因为苏永认为陆展元不可操控,在将白浅酌作为实验对象后杀了他,攻略人物一已经死亡,可是他却是好感度并没有满。

    今天出现的两个人是系统所说的剧情中未来出现的变数。这两个人在前世根本没出现过,况且其中一个还长着陈嘉央的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