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81章 ABO倒像

第81章 ABO倒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已经告诫过你很多次了,以前你玩可以,现在你已经回来了就不要玩了,”陆萍萍把今天的新闻甩在白浅酌的桌子前,“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你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

    他那天从陆翊的房间中出来之后,基本上就是一个废人了,过得都是反复机械的生活。【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麻木不仁,脑子里空空一片。

    他躺平过了一整天。

    是的,今天就是唐颖的生日了,也是已经承诺好的即将向她求婚的日子,唐颖的订婚日期是不能超出她的22岁年龄的,就算是暂缓也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也就是说,如果白浅酌没能她的22岁之前求婚的话,唐颖就会被强制配对给别人家的alpa,权贵圈子中有的是厉害的未婚alpa,他们的条件远远比在风雨中飘摇不定的陆家要好过太多。

    白浅酌算是明白唐颖最关键让陆家和唐家暂时松口不提订婚这件事情的原因了,他们都已经默认了白浅酌会向唐颖求婚,唐颖是从父母约定好的订婚直接跳到了更加占主动的被求婚模式。

    白浅酌将扔在他身上的报纸捡起来匆匆扫了几眼,标题夺人眼球“陆家二公子再寻新欢?不爱ega爱beta!”

    配图就是几张白浅酌出现在陆翊居住的小区附近的几张远图和深色慌乱的近图,又配上了以前的几张白浅酌跟陆翊勾肩搭背哥俩好的图片,有意用这些图文来进行误导。

    白浅酌将报纸暴躁地揉成纸团甩到垃圾桶里,“都是瞎说!我这辈子我要是再去见他我就是狗屎!”

    “我不管你到底跟这个演员有什么关系,陆家不会有一个beta的媳妇。尤其还是一个beta男性。你应该庆幸你爸没看见,否则他要是气的心肌梗塞复发,有你的好看。我已经开始找记者和媒体把这种花边小报给压下去了,就说你是去看陆湘的,毕竟她也在那个小区好说话,”

    陆萍萍看了一眼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整,还有两个小时唐颖的生日宴就开始了。

    邀请函发型师礼物服装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就等着这个摊在沙发上的死人赶紧活跃起来,摆出一副我最完美的姿势去参加生日宴,然后给主人公一个巨大无比的惊喜。

    白浅酌保持仰头醉倒四脚朝天的姿势卧在沙发里,他用手遮着额头仿佛这样就能够逃避一切糟心事了一样,无意义地□□了一会,茶几上摆放的盒子古朴典雅,枣红的纹理漂亮繁复,光是盒子就足够精美,木料也是用的最好的。里头摆放着一幅画,这他是知道的。

    那画他让他不舒服,可是唐颖自从看见就喜欢的很。

    当时她说过很喜欢一个名叫路横的alpa画的画,那还是一千年前的东西了,据说路横是一个画家,画工了得,尤善画动物,花鸟仿佛触摸便能振翅而飞,山间鹿走兔跳,白浅酌听闻她生日,就已经打算拍下路横的画送给她了。

    路横的画作虽然传神,流传的作品却很少,当初唐颖与他聊天时,提过他有一副非常著名的大风图。大风图价值连城,对于白浅酌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人来说也看不懂有什么,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便觉得不舒服,早就准备好,当做唐颖的生日礼物。

    白浅酌望着那个盒子发了一会呆,打算正式动身开始准备。

    与此同时,远在唐宅的唐颖早就早早地准备好了一切,确定自己的皮肤在冬日都足够漂亮白皙;确定自己的妆容是最精致最美丽的;确定她的头发每一个弧度都足够令人目眩神迷,她将自己在学校的好友全部请了过来,包括已经结婚的ega,还有怀孕的、离校的,未成婚的,只不过是个生日宴,以往对于唐颖是不在乎的,可是最关键的是,在生日宴上会发生的事让她激动万分,她就是想让所有人都见证她是多么幸福和幸运。

    唐颖在面对镜子摆出羞涩的微笑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小姐,事情办妥了。”

    “是这样的,白浅酌今天并没有去片场,我们没有办法在威压或是其他的拍摄道具上做手脚.....”

    唐颖却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大笑起来,“我这么说你们还真信啊,威压哪有那么好做手脚。”

    对方:“........”

    唐颖咳嗽了两声,“嗯,然后呢?”

    “在之前我们就发现了白勇一直密谋绑架自己的侄子来获取巨额钱财,是这样的今天他的车就消失在了西街口...我们调查发现,白浅酌被绑架了。既然是开玩笑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报个警什么...的?”

    唐颖笑容一瞬间凝固。心情十分不好,“谁跟你开玩笑的,”唐颖将小手指上破碎的小碎钻给仔细地清理掉了,“白勇绑架白浅酌有些细节肯定做得不严密,你们替他善善后,记得最关键的是,别打扰到我的生日派对,就让白浅酌无声无息地死在那里,”

    “今天晚上。我希望他死,明白吗?”

    唐颖说完,弹了弹小指上的余灰,“烦死了,指甲太难看,还得重做。”

    她摊开手,骨若青葱,肤若凝脂,欣赏了一会儿就挂掉了电话。

    她开始接听另外一个人的,来自远在陆家严加看管白浅酌的陆姑姑陆萍萍,接通之后陆萍萍死板严厉的声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喂,是颖颖啊,有什么事儿吗?阿姨现祝你生日快乐哈!”

    唐颖乖巧地道谢,“今天陆哥哥一定回来的对吧?”

    陆萍萍看了一眼在各种造型中来回切换宛如一条死狗的白浅酌,“是的是的,颖颖生日他怎么会不过来呢?不光过来,还说铁定给你一个大惊喜呢!”

    这个大惊喜大家都懂。

    唐颖还矫揉造作地来了一句叹息,“可是陆哥哥喜欢好像不是我.....我今天还看见——”

    “你什么都没看见!!”陆萍萍截住唐颖的话头,“他一心一意只想娶你,那些媒体乱写哪能当真,不能当真的,就算他想做些什么,我们这些长辈的都在,不会让他犯浑的,颖颖啊,今天他一定会齐齐整整高大帅气地过去的,你就不用担心了,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不会打搅到你们的!”

    唐颖客气地笑了笑。

    七点半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唐家的宅子在苓山半山腰,风景极美如诗如画,修筑的也是古代园林的风格,一草一石都极富有诗意,摆放精巧灵动,这还是几百年前的建筑了。

    它美就美在仿佛园林都融化在山水之中一样,养育的唐家的人也是钟灵毓秀,唐颖预计就在楼台中央跳一曲古代ega成年时应跳的舞,也算是献给“陆翊”的、

    她迎接来客时仪态端庄大方,等见到白浅酌之后,眼睛里仿佛流淌着星河万里,亮晶晶的。

    白浅酌看见姑娘这个样子就有点发毛,他腼腆地笑了一下,将助理手中的画给唐颖递了过去,

    “路横的大风图,我知道你很喜欢。”

    唐颖接住了,将画抱在怀中,十分珍惜的样子,“没想过你居然会记得.....,我挺高兴的。”

    她笑着看白浅酌,嘴角边梨涡浅浅。

    “生日快乐。”

    白浅酌柔和说道。

    “我待会会跳一支舞,”唐颖笑着看了远处已经搭好的歌台。

    “是送给你的,也是送给我们两的。”唐颖笑说,“你可看仔细了啊。”

    白浅酌应声,并没有多在意她说的有多暧昧。

    助理小娇羞地低声在白浅酌耳边说道,“我的大少爷啊,这把就全看你的了,求婚求婚记得啊!”

    那枚闪亮亮的大钻戒就静静地呆在他西装裤子口袋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莫名的刺烫。

    她垂袖低眉,风紧花动。

    大红色的衣裳红的灼眼,红袖翩跹,手腕独立,三指内扣,脖颈修长为鹤状,忽而长袖起,风起运动,衣袖翻飞,美不胜收。

    白浅酌坐远处看她,唐颖一双美目从没离开过白浅酌的身边,起承转合间波光流转,的确有着古代美人的底蕴。

    可是白浅酌无心欣赏,他在想自己逝去的手机,也就是今天被暴怒之下的陆萍萍给收走的麦香机,虽然这样明显很伤害人的*权,但是由于对方是姑姑白浅酌还是怂逼地回头了,陆萍萍说今天无论是公事私事还是其他什么事,任何事都不能打搅到白浅酌。白浅酌看美人跳舞,虽美,但是坐立难安。

    他周围的电子设备会呈现出只有他能看见的剧情,在这种大家穿的雍容华贵珠光宝气的时候,手机什么的拿出来就算见鬼了。

    白浅酌内心是复杂的,剧情不做他回不了家,可是剧情做了一想到跟陆翊那个两面三刀的又觉得不自在。

    只能直瞪瞪地直视前方,做出一副非常陶醉的神情。

    助理作为万能的生活公司样样能的小当家,早就给大爷呈上了钻戒,“大爷,待会求婚的任务别忘了!董事长就看着您呐!”

    白浅酌内心还是十分抗拒的。

    唐颖在台上跳的风姿绰约,她的舞蹈,是用自己的领悟来完美的复原了古代ega的绝代芳华,她一曲折腰,低眉语笑嫣然,估计邀请过来的几个唐家乘龙快婿的候选人就等着唐颖选择了。

    小助理眼睛里都要冒出崇拜的小星星了,她拼命地鼓掌,这个时候,电话却像不要命似的嚎叫起来。

    在这种场合,她的手机铃声简直是要命的。

    于是她打算静悄悄地把手机关掉。

    可是由于紧张手心打滑,竟然掉到了地上。

    她为自己的笨拙抹了把汗,弯腰去捡时,白浅酌先她一步将手机捡了起来,一下子瞟到小助理的未接来电上赫赫就是白浅酌的名字。

    “你怎么有他的号码。”不知道是嫌弃还是奇怪,白浅酌蹦出了一句。

    紧接着很是奇怪道,“他怎么会打电话给你。”

    小助理呵呵尴尬笑,“大明星嘛,当然存着了。我手机没电了,哈哈,没电了。”

    他个人很喜欢白浅酌的性格和作品的,但是他作为背后人也清楚白浅酌对于他家的大爷是多么的痴汉,这种求婚的关头,还是请白明星歇会了。

    白浅酌握着小助理的手机正奇怪着呢,两个人正陷入僵持的局面中,那边跳完舞的唐颖正衣带飘飘若仙地朝他走来,满面笑意。她穿过那些想和她交谈的alpa,婉谢过前来祝贺他的长辈,径直来到白浅酌的面前,笑容清浅。

    白浅酌还在愣神的时候,唐颖已经开口说道,“你喜欢么?”

    白浅酌握着手中的手机,他并没有答话,因为助理的手机上正呈现出几行短短的剧情“唐颖嫉妒白浅酌刻意谋害,8点21分,白浅酌正遭绑匪绑架,命悬一线,陆翊接到白浅酌电话,赶去相救,逃离唐颖生日宴。”

    唐颖看着白浅酌怔怔地模样,又耐心的问了他一句“你喜欢么?”

    白浅酌有一种明知道这是剧情,但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心里头的小仙女善良且害羞,白浅酌为将唐颖当做另外一个张溟凝而愧疚,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会伤害到他,并没有想过一样的面孔之下会有另外一种性格。

    这条剧情与以往简单的短短几秒不同,鲜红的大字滚动着刷屏,白浅酌都不能想象在看唐颖跳舞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白浅酌口发干,明白这不是一个玩笑,不光是为了剧情,还是因为陆翊。

    他只想着立刻去救人。

    “对不起,唐颖。”

    他低声说完这句话,转身义无反顾地打算离开这场繁华的生日派对,助理完全不明白白浅酌在手机上到底看到什么让白浅酌完全没有按照剧本来,唐颖泪光盈盈,本来是不可置信,她拉住了白浅酌的手腕,

    那力气出奇的大,让白浅酌又开始怀疑起了他到底是不是一个alpa。

    “你不能去。”

    唐颖的声音褪去了刚才的温柔和婉转,变得冷漠而尖厉。

    “你会后悔的,白浅酌,陆翊应该死。”

    觥筹交错的声音,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人们交谈和说笑的声音;灯光落在脸上的浮动,璀璨的光芒;在这一瞬间全部都停止了。

    只剩下白浅酌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唐颖的手冰冷的像是深海里的鱼类,滑腻细致,触之生凉。她紧紧地攥着白浅酌的手,他并不能再动,就连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来,只能看见那张美丽惹人生怜的脸绕到他的面前,用手挑起他的下巴,

    “你不能救他的,白浅酌。还记得那副画的内容么?你刚送我的。”

    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那副大风图,画卷展开,泛黄破旧,其中层层云中有一鸟实属奇异,展翅而起,转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其翼遮天蔽日,可换日月。

    奇异壮阔,唐颖的手却点在鸟的羽翼上,边缘点点褐色的痕迹,不知道的也许以为是画年久过长,沾染上了什么铁锈,又或者是不小心染上的朱砂,白浅酌看那鸟,只觉得云层中只不过一头一尾,可是他觉得太大了,大的可怕。

    她手指点在左下角几乎看不见的一个黑点出,“我喜欢这画,因为是我竟然在这个世界中看到了你前世缩影的具象化,你果真不记得了么?白浅酌,你救他,他便害你。生生世世,都是如此。”

    她红袖轻微上折,拂在白浅酌的眉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