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30章 你又跳楼了

第30章 你又跳楼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淮海是个中等发展的城市,很多时候并没有大城市来的繁华,,也没有小城市的喧闹,它只是很寂静。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淮海依旧有着永远也扫不干净的小胡同和杂乱的街道。

    这条路越走越窄,两边树立的落下斑驳光影的梧桐到了最后也没了踪迹,只能看见几乎腐烂的树叶堆积在一起,厚厚的也不会有人来扫。陈嘉央在一家店面狭小的面条店停下了,他下了两碗牛肉面最先端出来的一碗给了白浅酌,白浅酌犹豫的动了筷子,搞不清陈嘉央是什么来路。

    在和这个少年相处的过程中,他一直处于劣势地位。一切都受他的摆布,弄不清他到底和陈嘉央是什么关系,是朋友?仇人?抑或者是陌不相识的同学,告白与被告白的对象?

    他不清楚。他也猜不透,只能保持沉默,在没有弄清一切的情况下他所做的只是保持沉默。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坏的办法,但他别无选择。

    “侬的面。小心烫啊。”

    老板娘又端过来陈嘉央的面条,上面铺的一层厚厚的牛肉片被他一片一片的夹给白浅酌,又将白浅酌的桌子细细的擦好,这才开始动筷子。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白浅酌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怎么,上午吓傻了,连我们的关系都不清楚了?”陈嘉央是不适合笑的人。他在每个人面前都挂着一副无忧无虑阳光灿烂的笑容,让每个人都迷惑在他的笑容之下,视他为榜样和骄傲,和心里外表一样温和的白浅酌不一样,他不是一个可以微笑的人,这个时候在没有别人的情况下,他的笑容像撒旦之吻,阴冷到骨子里,让人不由得寒栗。

    “好好吃饭,不要说话。”陈嘉央动作优雅,仿佛吃的不是七块钱一碗的牛肉面,而是松茸鱼翅。

    “待会跟我回家。”

    “家?你家?”

    “不然呢,你以为你有家?你忘了你的学费都是我付的吗贱货。”

    陈嘉央似乎很喜欢称呼白浅酌贱货。这种侮辱性极强的话让白浅酌不由得十分反感“你不是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么。”

    “没关系?我和你当然没关系,你和我关系就大了,三年的学费跟你关系也挺大的。当初不是哭着喊着求我帮你么,现在当了婊子立什么牌坊。”

    似乎白浅酌的家庭背景有待商讨。如果真的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也许会动怒生气和陈嘉央干一架,可是白浅酌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些时日了,对于这些话他无法判断出来真假。陈嘉央有什么理由给白浅酌付学费?听陈嘉央的意思好像白浅酌和他做了笔交易。白浅酌有点模棱两可的回答

    “我想回家。”他不说是谁的家。

    “好。我送你回家。”陈嘉央气极反笑,顺手把纸扔在桌面上,“到时候沦落街头不要找我。”

    淮海这座城的富人区和贫民区只有一街之遥。两个不同区域隔着长街相望,一个是cucci和lv的纸醉金迷,另一个是充斥着脏污和野骂的筒楼,小巷。

    明明那么近,却分的那么明显。

    这个时候的暮色中,陈嘉央的脸看不清楚,晦涩难明。“还愣着干什么,还要我送你上去?”

    ……白浅酌默默看着他不说话。

    陈嘉央立了一会,也不多说的把白浅酌领上了楼,扶栏都生了锈,狭窄黑暗中,白浅酌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蓦地,陈嘉央说了句话。

    “待会无论你那个舅舅说什么,不要说话。”

    白浅酌听的莫名其妙。白浅酌数到三楼的时侯,陈嘉央停下了。他在黑暗中摸出了一包烟,抽了一根点着了,火光明明灭灭,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白浅酌敲了很久的门,最后有骂骂咧咧的声音由远至近,最后门被晃荡一声甩开,开门的男人满身酒气

    “妈的死兔崽子现在才回来,给老子带东西了吗?”

    白浅酌本着醉鬼不要多接触的原则没理他。白浅酌性格很温和,说难听点就是软。他看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着装,穿的是大汗衫,有明显汗渍,说明有些日子没有出门;双眼发赤,说明平时暴躁喜怒说话时两脚岔开但略有后缩,说明他习惯粗鲁但又惧怕面对别人,喜欢虚张声势。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你先让我进去。”白浅酌很冷静的回答他。

    男人也楞了。平时这小兔崽子看见他就发抖,怎么可能这么冷静?他迟疑了一会儿,给白浅酌让了道。白浅酌进门后发现遍地全是酒瓶子,没有客厅没有房间,只有一张床,还他妈的堆满了报纸和酒瓶!这种情况下白浅酌活下来真不容易!白喝低骂了一声。他爸虽然爱喝酒,可喝过的酒瓶子习惯卖掉,在他念书的时侯白爸甚至在家里都没喝过酒!

    “我睡哪?”

    “睡地上!”男人又硬气起来了,他一脚把酒瓶踢开“妈的就不该让你念书,连吃的都不知道孝敬老子,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呵呵,”白浅酌反倒笑了“我娘好像是你妹妹吧那你是个什么?我学费是你交的吗?”

    “妈的你个臭婊子!”事实证明醉鬼会不给你前情提要就打人的,那一巴掌呼啸而来的时侯白浅酌下意识去接,却忘了他早就不是24岁的白浅酌,这个瘦的没两两肉的破身体当即被煽到地上,身后的酒瓶子被强大的后作用力乎的一个个炸裂开来,后背扎的生疼,本来手上的伤就没有痊愈现在这种情况让白浅酌眼冒金星。

    “你跟你妈一样贱!!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那学费不就是陪男人睡出来的吗!!千人上的男婊子!”

    妈蛋这个世界的人类都疯了么!神经病吧!!白浅酌也气狠了,他没管手上的鲜血淋漓,抡起一个酒瓶子就砸了过去

    “老子去你大爷!!当老子不会还手吗!!”

    白浅酌几个世界的戾气都发了出来,他本来就心里憋着一股气,此刻他也不再想其他的了,看着那个醉鬼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白浅酌把桌上的零零散散的票子收了起来,扶着墙下了楼。

    他经过的每一个脚印都积了一摊血,他扶过的墙上灰白的石灰混着血滴了下来,几乎撑不住。

    太他妈憋屈了。这样的日子……要过多少个轮回?

    一步,两步。远处的城市喧嚣的声音缥缈到不真切起来。

    “我告诉过你,不要说话。”

    有点生涩的声音响起,白浅酌有点费力的抬了抬眼皮,发现陈嘉央居然靠在梧桐树下,他还没走。只是地上堆了很多烟头。

    陈嘉央抽烟的样子很冷漠,带着跟这个世界不相干的姿势。

    “你总是那么贱。有些时侯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对你好的。有时候,亲人并不是亲人。”

    “可是就算我的生活失去了所有东西,可我有的也只有这样的生活。”

    白浅酌费力的直起身来,此时城市喧嚣,可也寂静。

    “跟我回家吧。那不是你的家。”陈嘉央不知什么时侯身后多了辆摩托车,他把白浅酌脸上的血迹抹掉,给他带上了头盔。

    “你的家?”

    “准确来说,我也没有家。我们在一起,就是家。”

    “你很讨厌我。”

    “是的。因为你像我。”

    “我们没有一点相像。你有很多东西,而我都没有。”

    “这就是我最恨你的地方,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了,而我最重要的只有我的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