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33章 你又跳楼了

第33章 你又跳楼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不管事情开始于那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白浅酌扯了一件其中一个少年的衣服扬长而去。他发誓在这个世界他打的假是他这辈子打过架的总和。白浅酌满身狼狈的从厕所出来,学校基本上是没人了。他从空荡荡的走廊走过。这个高中的操场就建在旁边。白浅酌低头看见手背上因为挣扎勒出的一道道血痕,眼皮基本上睁不开了。他从操场旁边走过,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极长,白浅酌不经意间透过铁丝网看过去,篮球场上还有人,有人在欢呼,似乎是为那记大灌篮喝彩,白浅酌定定的看过去,是陈嘉央。

    他脸部的线条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完美到不可思议。薄薄的汗珠顺着脖颈落进去,最后只能看见小麦色的肌肤像太阳一样闪闪发亮。

    白浅酌站在原地看他,旁边的少年在起哄,下一秒钟旁边眉目清丽的少女轻轻的吻上他的唇,此刻美得就像一幅画,白浅酌拽了拽快要掉下去的裤子,继续看见他把少女的头托住,将吻加深。

    白浅酌无声的笑了笑。陈嘉央。

    然后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继续拖着那条裤子低头往前走。

    学校旁边有个小店,白浅酌准备先去买两个创口贴。那几个体育生下手的确很重。白浅酌是强撑着打完的。他现在一摸嘴角都全是血。

    “老板,创口贴。”

    白浅酌把快掉下来的书包往上提溜提溜,那个胖子老板麻利的抽出创口贴,白浅酌把眼皮抬了抬,正考虑着剩下那个钢蹦坐车去市中心,拐角那个本来低着头翻练习册的少女惊喜的叫他

    “白浅酌?”

    白浅酌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认识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少女砰的把书扔下“男神你还在念书吗?”

    男神……好久违的称呼。白浅酌眼角抽搐的看着少女握住他手不放,一点都没注意到手上的伤都渗出血丝了。少女看见他疼的直皱眉,这才发现立马松了手讪笑

    “男神你怎么这么狼狈……这样吧旁边有家奶茶店,我先请你喝杯奶茶吧终于见到活的男神了!”

    说罢少女连书都不买了就不容反抗的把白浅酌推着走出小店,从头到尾白浅酌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完全不能拒绝妹子的好心!

    “我叫陈佳,你肯定不记得我是谁。”叫陈佳的妹子笑眯眯的看着白浅酌龇牙咧嘴的贴创口贴,很贴心的将温暖的奶茶递到白浅酌手边。

    “以前你还是我的学长呢。”陈佳像是在回忆一场远去的过往“没想到今天会在淮海遇见。当初我们都以为发生那样的事学长肯定不会再念书了,还好现在学长还在念书。如果学长放弃学业肯定是间很遗憾的事。”

    “那样的事?”白浅酌喝了一口奶茶,看见陈佳皱了皱眉头“是忘了吗?忘了也好。毕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应该是忘了吧。”白浅酌漫不经心的搅拌着奶茶,直到珍珠全都浮了出来,他有点预感这应该是系统的任务提示,于是装作不经意的提起“曾经的记忆太模糊了,当时的我在你的影响中是什么样呢?”

    “是男神呢。当时在京都学长是被保送的呢。我记得学长在初中曾经跳过两级。”

    “可惜了那件事。虽然很多人误会学长,但我不相信学长是那样的人。”

    陈佳讲了一件事,是陈嘉央从未提过的,被尘封的过往。他从未提起过白浅酌的曾经也与他有着纠葛。

    白浅酌和陈嘉央并非在淮海相识,他们本来都是京都附中的学生。当时的白浅酌远远不是这样的绝望和歇斯底里,他当初是个很认真很温柔的人。可惜他爱错了人。他最不该的就是喜欢上了陈嘉央。

    那些破碎绝望的过往,差点葬送了白浅酌的命。

    “当初那件事发生时我们都不敢相信。”陈佳看着眼前变化很大的白浅酌有点小心翼翼的接着说了下去“学长竟然会杀人,虽然只是重伤,可我们仍然不可思议,他们都说学长是由爱生恨杀死了人,可是我觉得太离谱的理由了。”

    白浅酌在高一年把一个少年捅成重伤。当时情况让谁都意想不到,他把那个男孩约到没有监控录像的角落里,拿起那把刀子狠狠地扎了下去,他捅了三刀,被呼救声引来的老师拉开白浅酌时,他的眼睛里的狠意像毒蛇一样狠辣决绝。

    没有人从他嘴里问出了理由,那个重伤的男孩却给出了理由,他说白浅酌是个同性恋,被发现了所以想灭口。这个荒唐的理由本来谁都不信的,直到那个男孩把他手机里的一张照片给众人传看。

    那张照片中白浅酌脱的精光被压在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年身下,眼里的□□细微可见。顿时哗然。

    白浅酌什么也没说,谁也不知道那个男孩是谁,包括被捅伤的那个学生,白浅酌只是不吭声。在被压去少管所的前几天,在外地做生意的白爸跪在那个学生家长面前请求不要把儿子送去少管所,并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断了白浅酌一条腿。

    他最终赔去了大半家产,带着白浅酌办了转学手续。从此消失无踪。

    那年陈嘉央在京都取得了全国计算机大赛二等奖,白浅酌的丑闻很快就被盖了下来。

    过了两个月,陈嘉央也远离了京都,离开了京都附中。

    “我现在的学校就在你的隔壁……路不远。”陈佳依旧笑眯眯“其实作为一个腐女来说我一点不觉得这有什么。只不过男神的方法有点欠妥而已。”

    “……”

    原来我还有这么中二的过往。白浅酌抹了把冷汗。在跟陈佳告别后,白浅酌回了家。

    陈嘉央还没有回来。白浅酌先换好了衣服,炒了两个菜。他习惯性的炒了红烧排骨和虾仁蒸蛋。这是陈嘉央喜欢炒的菜。然后等了一下他还没回来,于是自己就先吃了。

    天几乎都黑光的的时候陈嘉央才回来,身上一股汗味。他手上还带着一盒包装很精美的黑森林蛋糕,穿拖鞋的时候白浅酌正在咬虾仁,回头看见陈嘉央手中的蛋糕,咬字不清的问他

    “是那个长头发的妹子送你的?”

    “这不是你该管的。”陈嘉央脱掉了上衣,从白浅酌的角度只能看见那双漂亮到凌厉的蝴蝶骨。陈嘉央头也不回的问他“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被打啦。”白浅酌笑的没心没肺“你猜是谁打的?”

    “其实我还没有问他们叫什么名字。”

    “……”

    “以后离他们远点。”陈嘉央冲了个澡,冲完后白浅酌仍然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陈嘉央有点恍惚的想起白浅酌初中时候的模样,远远不像现在这样,看似开朗了许多,实际上却时时刻刻让陈嘉央担心他会消失,那种恐慌甚至深入骨髓中难以自拔。

    “今天我还听到些有趣的事。”白浅酌把频道来回的调,电视的光深深浅浅晦暗不明“很多时候你都在跟我装傻啊。陈嘉央,我都忘了我们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你说,高中的时候,我是不是为了你捅伤了一个学生?”

    陈嘉央笑了起来,眉目阴沉“很高兴你想起来了,阿白。这是默认的事实。”

    【恭喜宿主发现线索一:被淹没的过往。开启任务提示:背叛上帝的犹大。任务完成53%】

    【本次世界支柱为:陈嘉央。人物分析:性格多变,少年早熟。薄寡无情。总结:蛇精病。】

    【系统小哥温柔提醒您:任务对象现今并无最重要的东西。任务对象擅长毁去自己最珍视的物品,本次任务需循序渐进。】

    【系统提示:本次任务完成后将开启金手指模式和惩罚模式。加油哦好骚年!】

    系统擅长在你完全忘记他的时候冷不丁的冒声。白浅酌默默的维持那个表情看着陈嘉央面无表情的脸,看见他慢慢的靠近自己,然后死死的掐住白浅酌的肩膀。

    “明明用了那么大的剂量……”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你会忘记我,永远不记得我。然后考上大学,逃的远远的,不要跟我一起掉到这个泥潭里来。可是你为什么还会想起这些?为什么还会记起?

    白浅酌没有再问下去。在他说完那句话后,一股强大的眩晕感袭上脑海,像是心中有万只蚂蚁在撕咬,几欲作呕。好想要……好想要什么?白浅酌在地上打滚,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记得也不想问,只是下意识的扯住陈嘉央的腿。

    “你对我还做了什么?”

    白浅酌几乎受不了那种灭顶的*,让他在地上直打滚,额头的冷汗让他眼前发黑。如果是有经验的吸毒人士,都知道白浅酌是毒瘾犯了。

    陈嘉央显然就是那个经验丰富的人士。在白浅酌被那种难受到极点的感觉逼到撞墙时,只能迷迷糊糊的透着点光亮看见陈嘉央在撸上他的袖子。

    没有任何感觉的一针,只能感觉到冰冷的针头缓慢的注射进那些不知道成分的药剂,包装像是吗啡。

    “这是毒品?”白浅酌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就算立马去投胎也不要吸毒啊我去!会得艾滋的!白浅酌奋力把陈嘉央的手撞开,刚挣脱,却立马被他的臂膀死死钳住,像是野兽厮打一样,白浅酌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低吼声想挣脱束缚,却被陈嘉央反手压在身下动弹不得,陈嘉央也累的够呛。他喘息着把针头扎进他的静脉。声音里仿佛藏着什么魔鬼似的,让白浅酌止不住的战栗发抖

    “阿白,阿白。别去听,别去看。”

    陈嘉央像是哄一个不听话闹变扭的小孩子,他用最温和最奇异的语气在哄

    白浅酌,像是在给闹脾气的孩子喂糖吃,声调温和包容。

    “阿白,有时候要学会听话。”

    陈嘉央将吻细密的落在白浅酌的后颈上,开出一朵朵靡绯的花,他就这样顺着椎骨一节一节的吻了下去,看见光洁的肌肤上刺激的鸡皮疙瘩。

    白浅酌的后背上全是疤。有玻璃划伤的,有曾经的鞭伤。陈嘉央知道白浅酌的大腿内侧全都是未消退的烟头烫出的痕迹。

    陈嘉央自己亲手做下的孽。

    他已经害了很多人了,绝对不能让阿白再被自己伤害,后面事情谁都无法保证,他所能做的也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逼他离开,接下来,只会是地狱。

    早些年前,陈嘉央在乎的只有自己开心。他活到现在只在乎自己的命。如果让他舍弃白浅酌才能保命,他会痛苦,但依旧会狠心舍去。

    因为他陈嘉央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他只想对一个人好,可惜陷入这场局的人没有活路。可惜他晚了

    他爱他,却又想舍弃他。

    毒品让白浅酌陷入了一时的欢娱,世界安静了片刻,让他浑身瘫软了下来。毒品的后作用就是让陈嘉央在他身上为所欲为,白浅酌算了算已经是第二次被爆菊了。这样下去他迟早变基佬。

    白浅酌强忍住几乎要呕出来的冲动,他的身子像浮萍一样随着陈嘉央的动作起起伏伏。白浅酌的手里被自己攥出了血。渣……绝逼是个不把他弄死老子就不姓白的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