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宠帝王欢 > 第75章 他,宛如天将

第75章 他,宛如天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军赶到时,正是半夜。月色朦胧,十分适宜他们行动。楚应寒带的军队要比另外两队远半个时辰的路。正好方便他们整顿。一到目的地,便吹了鸟哨。赵孺立刻击了战鼓,一波人行至栈道,彻底引了商军注意,却不在往前,只是形式作态。栈道狭长,谁现行到中央,谁就失了主权。商军也只守在另一边不敢动弹。

    再听对岸,岩壁碎石轰隆,稀疏疏只往下坠,商军都督大觉不妙,又将一军堵在河岸,还没摆阵。暗流出却杀出一批铁甲战士,来时汹汹,不带一丝犹豫。商军迎上,援兵还未上前,对岸又显一队。领头的王爷黑袍银甲,金冠束发,胸前用金线绣地出水游龙,闪着金光,似乎要活过来一般。冷峻的眼眸让人不敢直视,气度君逸轩昂,宛如天将。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着一股出尘不凡的气势。

    领兵的副将认出是他,心生恐惧,竟然不自觉的带兵退了寸里。北赤大军士气大增。嘴里”威,扯“叫着,举了兵器猛然攻入。两军交战,刀光剑影,哀声连连,踏起一片黄沙,迷雾之中似乎只有血红飞舞。商军都督惊恐万分,越想越是不对,偷摸闯到小九的帐中,她听到动静,正 跛着脚想要偷溜。都督一脚将她踹到在地。又揪起她的头发。”果真是你!“

    小九心中一沉,此刻是再也逃不掉了,也不愿输了气势,冷声说道:”何必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却还是斜眼观察他匕首是否锋利,若是不利,不如自己服毒自尽还要少疼一些。都督一笑。“哼,我想你对他们也有些用处,可以换我一命。”小九哸了一口。“你研制地火,猪狗不如。他们即便杀了我,也不会留你狗命。”

    都督冷眼一笑。抚手摸上她的面颊,笑得淫恶无比。”哼,本想将你带入我府中,与我一同享同榻之乐,你却没有福分,只得当我肉盾用了。“说完一掌将小九打晕,拖上马匹,将她从身后反绑在自己身上,长鞭一扬朝西蛮的方向逃去。楚应寒主站,人人都在防他,即便他毫不留情,一刀封喉,身边人头筑堆,杀得双眼都是血红,仍然是脱不开身。

    铁闯一人照了路线赶来,正巧遇到飞奔而来的都督。他又没有武器,随着拆了绑在帐*篷上的上绳一甩,马蹄一跪,两人翻身滚下。“姐姐!我来救你了!”闯子松了手中绳子,硬闯过来。小九才道出一个不字,都督一个翻身带着小九站起。又是一个扫腿就将无半点武功的闯子踢到在地。

    “闯子,快跑!他要拿我防身,不会杀我。你快走!”

    闯子却咬牙站起,擦了嘴角一丝血迹。“不走,商军定是大败,他一定不会放过你。”小九情急,“你说一切听我指挥,快走。"都督本不愿多耽误时间,唯恐逃脱不及。此刻却看清闯子就是那夜里烧他原料的小子,冷冷一笑。“原来是你,既然你们姐弟情深,我就满足你。”

    闯子本就受伤,又是不眠不休跟了大军而来。身上也没有武功,只靠蛮力与商军都督周旋。都督背上背了小九,双手不便,只有一双脚出力,却也是习武之人。速度快速有力。不出十招,闯子就被他扫落在地。丝毫没有停顿,拔了匕首就朝他刺去。小九慌忙一扯,带了些方向,刀仍是深深插入。

    “闯子!!”小九惊呼,他才有16岁,还有许多年华未过,却就这么躺在这片学海中?

    惊叹中,都督又已上了马,飞奔出去老远。回过神来,头一次很想将此人千刀万剐,在融肉去骨。却腾不开手脚,只等张口一咬,狠狠拽下他肩头一块肉。都督疼痛不已,惊人大叫。这一叫引起众人察觉。只得用匕首插了马腚,让惊马飞驰。

    子怀和楚应寒同时看出小九就在他身后。立刻下令不得放箭,也对崖边栈道上的赵孺挥了禁箭的指令。四周一片空旷,轻功没有借力之地,追是追不上。子怀连忙转了战线,杀出一片通道,挡了楚应寒身边的围兵,这才让他抽身出来。

    踩了一人肩头借力,飞身到黑马之上,飞驰狂奔。前面马儿受惊,疯了一般只往前冲。前方又是悬崖,都督勒马停下。知道身后有追兵,翻身将小九拎下,解了绑着的绳索。将她挡在身前。楚应寒淡然下了马,手中持刀。满目心疼。衣摆下鲜血淋淋,一步都能拖出一段血痕。发冠想是被人削去,黑发激烈的飞扬在风中。

    夏日阳光正烈,周遭花红树绿,与他浑身散发的冷气,和长刀反射冰冷的银光成了反差强烈的对比。他身姿修长挺拔,气势蓬勃。每一步走来都带着惊心动魄的美。让人心颤栗,不觉腿软。传说中的战神,确只有他能配。商军都督也认出是他,手中匕首抖了三分,颤声道:”竟然是应王爷,看来这个女子非同小可,你们做比交易,你放我回去,我将她还你?“

    楚应寒根本不理会,心里脑里都是小九,只是看她的眼眸带了厉色,一寸寸观察她是否受伤。快到跟前,都督已经退到悬崖边缘。他才停下,淡然说道:“你又骗我!”似乎根本就没有商军都督这个人在。都督似乎有些受辱,手中吓了狠劲,匕首将小九脖颈刮出一道血痕。“我是南商国有名的都督魏........"

    电光闪时,他还没来及道出自己的姓名,持匕首的手臂已经飞到空中,热血洒了一地,闪出点滴印在小九眉间。她此时已经来到他的怀中,仰望着他凌厉分明的侧脸,倍感安心。一路强撑的勇气似乎一泄而空,眼角也微微泛红,紧张到泛白的手掌紧紧抓了他的领口。捏了一手的血腥。

    他的长刀依旧指着跌跪在地的商军都督。他却不甘心,一手撑了地,依旧咬牙切齿道:“我可是南商魏青。商王不会饶了你。”楚应寒更是冷淡,“未曾听过,你若说出地火配方是何人所写,我饶你一条狗命回去找他告状!”

    都督冷冷一笑。"哼,老夫活了五十六载,还没遇到过你这般不长眼的小子!地火是南商的,你杀了我又能如何,终有一日南商将平霸天下。“话一说完,便想往悬崖下跳。楚应寒长刀成棍,将他从侧面一棍打到地面。眸光一冷,反手将长刀插进心脏,一击致命。

    小九跛着脚翻开衣裳,被楚应寒冷眸瞪开。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没有找到配方。也不言语,直接将她往怀中一抱,扔上黑马,又将都督的马和尸首一并带上,掉转马头回去。小九心肝直颤,想到闯子苍白的脸,整个人都冷得打颤,缩到他的怀中,低声道:“铁闯死了!”

    一句话未说完,便哭出声来。楚应寒也未安抚,只稍稍换了姿势让她靠的舒服,一直行到营地。赵孺和子怀远远看到便迎了过来。行了跪礼道:“敌军全数消灭清点,且我军只损伤十之一二,大获全胜!”子怀也笑:“此番凌姑娘大有功劳。”也伸手递过让她扶着。小九奄奄下马,眼中还含了泪。子怀心中一沉,连忙问道:“这是吓着了?还是?“

    “有没有搜出配方?”楚应寒不等她回答直接打断,语气冷漠至极。

    子怀一愣,又担忧的看了一眼小九,才递过图纸。“配方就在库中,恐怕只是猜测,也不完全!"

    "蠢!!“楚应寒一语双关。又淡淡道:”烧了营地,一丝一线都不要放过。派人报吉,整顿修兵。“

    “是!”子怀和赵孺齐齐退下。走到无人之地,赵孺才敲子怀肩旁道:“这姑娘是何人物?倒是有些英气?怪不得王爷常年不近女色,原是喜欢这一款的。”

    子怀苦苦一笑。“嗐,此番有我好受的。”摇了摇头,大步走去。小九原地站了许久,楚应寒也在一旁站着,杂役正在收拾大帐,他们两人无处可去。又是心境不佳,无人多话。直到子怀分配完事物回来,两人还像雕塑一般站着,让他更是后怕。楚应寒冷起来如同冰库,几个人都敲不开他的嘴,但若是小九受了委屈,小九自然也不会说。

    越想越是难受,干脆跪到小九跟前诚心道:“小九,此翻让你受惊,是我的不对。你出了何事都由我担着,不必害怕!”小九不似从前那般一跳老远,反倒是远远望着四周。等到子怀冷汗都快滴到鼻尖,她才悠悠说道:”寻常用新的方子,若是配方不明,配药时一定有出方子的医师在场,因为怎样分量,怎样配合都由他经验定夺,绝不会假手于人。“

    子怀一愣,好似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却有一番深意,楚应寒浓眉一凝。:“下令搜查四周,一定还有人藏着!”子怀这才明白,接了命令。小九又道:“此地碎石中夹有荆棘,荆棘成团,外面看不出来,里面却大有空间!”

    子怀一听,抱拳道:“我明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医宠帝王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草珠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珠子并收藏医宠帝王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