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宠帝王欢 > 第173章 变故

第173章 变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路却不想来时那般轻松,想到楚应寒故作不理,又想不清他到底何意,若是今日她真的同拓跋孤走了,他也真的不在意吗?

    一路都有心事,便不多话。拓跋孤看了许久,心疼道:“还好不是我将你变成这个样子,若是我,此刻恐怕只想以死谢罪了!”

    小九被他严肃的样子逗笑,他又说道:“不知为何,如今的你却不如男子时好看。那时你穿着红裙,满脸的络腮胡,眸中却是灵动,让人移不开眼。只怪他早遇见了你!”

    小九一笑:“若不是他,我也不会离开锦城,或许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拓跋孤无奈道:“也是,谁会想到消失了九年的小姑娘竟然是个男子!”

    小九听他说得苦涩又问道:“如今乌朵沙怎么样?”拓跋孤眸光闪了闪道:“国家都由他牵制着,她时刻都担忧父亲,人倒是稳重起来。”小九浅浅一笑:“若是我娘亲活着,一定后悔错过了最爱她的人。”

    拓跋孤躲闪不语,撩开车帘一看:“到了!”又皱了皱眉道:“到处都潜伏着士兵,不知他要做什么,你先待在这里。”

    小九心里一紧,转而释怀道:“不必送了,我自己进去!”拓跋孤一愣:“你如今可是贤后,深更半夜忽然从外进入,不怕出事?”

    “你不是说他都知道?既然知道,我自然也想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若是要有了断,也算是个结局。”说得十分坚定,人也直接下了车辇,拓跋孤不便再跟,只好轻身一闪,潜在黑夜之中。

    小九每一步都走得镇定自若,心中却是慌乱的。原拓跋孤说的,也都是看过莲儿之后的猜测,今夜同拓跋孤出来,照他原来的脾气,早就闹得不可开交,这次却由着她走,却不是信任的那种。现在城门后的侍卫,到底为何潜伏?

    人走到门前,还未出声。沉重的大门边缓缓开了。小九正是紧张,眼前却来了个一脸郁闷的人,闷声喊了一声:“春华,你可算回来了,贤后让你办得事如何了?”

    小九一愣,看清来人轻声喊:“闯子!”人却压根不理,闷声喊了一句:“快回去吧!”似乎一肚子的怒气怨言,小九歪头一想,便上了他的马车。一路走得偏远,似乎早已经研究过路线。小九坐的心安,难得心情爽朗。

    回到院中,果然有一抹黑影候着院中,院中的人似乎是被遣走了,不然她这一出去,找润西的经验,一定会在院中加派人手。见她进来,那人影也未转头,声音冷峻又不似平日那阳刚,仿佛大病初愈的老人,不带一丝气力。

    “怎么不走?难不成朕这里还有值得查探的地方?不如你告诉我想要什么?”

    小九咬了咬唇,决定将致远的事告诉他,若是有可能,还想与他商议未来的打算。上前一步叫到:“应寒,我有话对你说!”

    院子却传来略为诡异的冷笑,每一声都带着不削。“凌九九,你真的当朕非你不可?你心不在朕,身不在朕。如今同男人苟且之后,却又要来哄朕?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些!”

    鄙视的眼神让小九直觉恐惧,无由的想去拉他衣袖,直上前一步,却被他挥落在地。小九此刻也带了怒意,未站起身子直接吼道:“你还要如此多久?”

    看她狼狈的样子,楚应寒心中巨疼,却又不愿低头扶她,直扭了脸道:“你同朕说,他要你查探什么?”

    小九此刻确是怒了,站了身子吼道:“楚应寒!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将我视为细作是什么感受?”楚应寒一愣,想起当年误解,扭头瞪她:“朕当时并未将你当做细作,也从未想过你是细作!”

    “那你如今是何意?”看小九真真发了脾气,才觉得真实。脑中一时却想不起自己为何生气,又一愣神,这才说道:“我亲耳听到你说想他!”

    小九不管不顾一脚踹了上去:“想他!就必须是拓跋孤吗?”楚应寒一愣,又怒:“是谁?”小九稳了稳情绪,正要说话。却见拓跋孤飘至眼前。面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拦在小九身前。

    楚应寒正是气急,却又见他私闯,怒气更胜。反口就问:“你真当朕的皇宫能由你乱闯?”拓跋孤一笑:“臣自然是知道应帝做了手脚!”

    “那就快滚!”楚应寒已经没有耐心,莫名嫉妒的情绪几乎要将他吞噬。拓跋孤却又一笑:“还未杀你,如何能走?”话语一落,也不拿剑,只见他反手一转,手中竟然冒出丝丝青烟,带着掌风直飞向楚应寒。

    快若闪电,根本没有让人反应的时间,好在楚应寒武功高强,临危一避,算是躲了过去。今日是来见她,身上根本没有带任何武器。远远跟着是侍卫见他进了贤妃宫中,便只守在门外,普通的巡逻兵,根本不及拓跋孤一根汗毛。早已经昏厥过去。

    只好拿了玉笛来防,亦皱眉道:“你修炼的什么功夫?”拓跋孤也不答,只邪邪笑着出手,招招都有毒气,招招都是死穴。小九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想原由,就去抓住拓跋孤。

    拓跋孤却是疯了一般,转身一掌,楚应寒完全没有防备,此刻一愣,转身一闪,几乎是瞬移到她身前,脑子还有理智,厉声道:“你们不惜动用苦肉计,无非就是要我信她,可朕不是说过,你要什么直接告诉朕,何必伤她?”

    拓跋孤却冷冷一笑:“苦肉计?若是你如此轻看她,我倒不该伤她!若是她亲耳听到这个时刻,你仍觉得她的担忧是苦肉计,或许她会给我一次机会!”

    话才说完,小九白皙的脸如同黑炭,嘴角也流出黑血,只是一掌,整个人已经完全昏迷,丝毫没有气息。楚应寒愣在一旁,心似绞肉般疼痛,更是不敢相信,伸手去探,却又不敢试探。

    黝黑的眉头一皱,转身就是一掌,拓跋孤没有防备,闪得慢了一些,险些震碎肋骨。看他如此暴躁的模样,却显出笑意。

    一面又出招伤他。这武功招式怪异得紧,招招阴狠,似乎整个内力和气息中都融了怪异的毒术,不必药丸烟雾,也能让人中招。

    两人并不是第一次交手,此番楚应寒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呼吸间隔沉闷,脑中也有些不清晰,虽然还能抵挡,却不知能撑到何时?再看他被风吹起的丝丝白发,眉目一皱,不禁脱口:“星宿经?你竟修得此功!

    拓跋孤歪嘴一笑:“这书在你肆律门中多年,却无人敢练,实在可惜!”楚应寒心中一惊,得知不妙,本想偷偷传音。耳根却是一疼。反手一摸,竟震出血来。

    拓跋孤再次笑道:“千里传音?怕是不能用了。楚应寒,要么你交出王位,要么你同她一起去见阎王!”

    楚应寒一愣,再看一眼毫无声息躺在一旁的小九,直觉心疼。微微闭了闭眼道:“为什么?为何伤她?”

    拓跋孤冷了冷脸,仿佛哀痛不已,一把剥开了身上的衣裳,满身伤口触目惊心,一条条好似鞭刑,扭曲的缠在一起,与黝黑的皮肤生成正比,好似一条条丑陋的蜈蚣。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医宠帝王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草珠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珠子并收藏医宠帝王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