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衣冠禽獸 > 063 流氓是耍出来的

063 流氓是耍出来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一去一回用了一个多小时,虽然不久,可庄扬那儿还没吃饭了,在车上段楚就听见那边肚子叫的山响,回去后把那碗被糟蹋的烫给倒了,打上火将砂锅剩下的热上,一出来就看庄扬已经开吃了。

    “我那还没热了。”

    庄扬大快朵颐时分心朝她看了一眼,那视线别提多暧昧了,一双眼弯成月牙形。

    段楚想起上次经历,心下一阵膈应,闭嘴重新钻进厨房。

    爱吃就吃吧,也省得她麻烦。

    让段楚惊讶的是,这边饭刚吃完那边手机就送了过来,收拾厨房出来时看见庄扬在掰手机玩,见她后招了招手。

    “过来看看如何。”

    外壳,贴膜,和手机里面系统软件什么的都已经弄好了,附带东西一应俱全,看的段楚唏嘘不几。

    这服务态度够殷勤的。

    手机是枣红色的,咋一眼看去就跟庄扬那脑袋一样,往那儿一放挺扎眼的。

    这么个新手机,庄扬道比段楚更感兴趣,拿着摸索了半天,末了还拉着段楚一个个介绍。

    段楚没他这么大兴趣,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扔下喋喋不休的男人绕屋子找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

    “我以前那坏手机呢?”

    庄扬头也不抬,回的漫不经心:“脏,我让小杰扔了。”

    “扔了,那我里面电话卡呢?”

    段楚想起庄扬在车上那通电话,急了。

    手机不能用,可卡能用啊,那里面还有电话号码了。

    庄扬抬头瞥了她一眼,跟看白痴似的:“当然一起扔了。”

    那可是她的东西啊,处理之前是不是该经过主人同意?

    段楚深吸口气,半天才忍下那份愤慨:“扔哪儿呢,我去找。”

    “扔哪呢?”庄扬歪头想了想:“好像是说赶上大清扫,跟院中那些白色垃圾一起烧了。”

    “烧了?”

    段楚再也忍不住了,惊呼出声。

    “你们怎么就不问问我呢,我的电话卡啊!”

    她那些联系人可都在上面了,这下让她哪里找去?

    “急什么,我既然说了要赔,自是赔你全套。”

    庄扬那儿淡淡说着,掏出一张新的手机卡来按了上去,然后又是一阵摸索,庄扬还掏出自己那部放一起,一时间只听见手机按键声,很快的两部手机接连着响起。

    “……”

    那能比么?

    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新的比旧的好。

    段楚觉得再跟这人待下去自己准疯,抬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一抬头发现庄扬不知道什么时候视线自手机上挪开,真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那视线让她浑身发毛。

    “今天太晚了,就在这里睡吧。”

    “啊?”

    一瞬间,段楚绷了神经,拽着手中包警惕看向对面男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

    “不晚,一点都不晚。”

    “想什么了。”男人哧的一声笑了:“小杰今天有点事,我这样一个人晚上活动不方便,也就一晚上,不影响你酒店那边工作。”

    男人匆匆扔下句解释,回头继续研究手机。

    段楚眯起的眼中满是怀疑:“小杰去哪呢?”

    不怪她怀疑,实在庄扬这人压根没有什么道德可言。

    庄扬手上动作顿住,微侧了有看向她,微眨的眼笑的有些邪魅:“你确定要知道?”

    “恩。”

    见他这样段楚越加怀疑了。

    男人笑着看了她一眼,伸手在脚下茶几里面一同摸索,然后拿出个巴掌大小的海报来,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点了点。

    “小杰那毕竟也是男人,压抑久了,偶尔总得发泄发泄。”

    “……”

    段楚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

    庄扬手中卡片上写着‘天堂俱乐部’几字中英文,卡片上颜色绚丽,还印着个几近半裸的女人摆着挑逗动作,庄扬那不要脸的手指正放在那高耸胸部上,刚好遮了殷红一点。

    不用解释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段楚瞄了眼庄扬脚下那茶几,意大利空运过来的高档货,四周镂空雕花,综合了古典和现代的设计,美轮美奂的,不管是谁见了都会忍不住望上一眼……竟然被他用来装这种下三滥的东西。

    段楚僵在原地心下各种膈应,看庄严那眼就像是在看个变态色情狂,扭头就要走。

    “放心吧,我没那么饥渴,再说了,就我现在这样能把你怎么样?”

    “……”

    段楚狐疑转头,男人那儿正兴致勃勃研究手机,压根就没看她一眼,打着石膏的脚翘在茶几上,手上咬痕还没好全,大刺刺的牙印子很扎眼。

    庄扬说的也在理,就他这样晚上起来喝个水都困难。

    段楚一咬牙,转身把手中包重新放回原位。

    在说,保姆留宿的也正常。

    让段楚庆幸的是,直到睡觉一切都还正常,庄扬出乎预料的配合,也没在折腾什么事,只是在选择房间时两人发生了点小小分歧。

    就段楚的意思,那是越远越好,一楼几乎都用在休闲上,只除了个卫生间和厨房,另外就个杂物室,房间都在二楼,除了主次卧另外还有三间客房,段楚选了最远那间客房,庄扬见了瞅着她笑。

    “你这是来睡觉还是照顾病人的?或者你觉得自己是千里耳,我在这边叫唤一声你就能听见?”

    段楚抱着棉被僵在原地半天没说话。

    庄扬家的墙壁膈应效果特别好,段楚是来照顾病人的,也没有千里耳,所以最终转战搬到庄扬旁边那间次卧。

    主次卧床头有电话,遇着事一个电话就好。

    临进房间时庄扬探出过头来朝段楚抛了个媚眼,意有所指的呢喃:“我房门没锁哦~”

    “……”

    把段楚给恶心的直接甩上门,还不忘再三确定反锁,这样一来有钥匙也进不来。

    庄扬不愧是个乐于享受的,就连客房也是布置的奢华舒适,窗帘上的流苏拖拽至地,蜿蜒中落下阴影,随风摇摆下驱人入睡,段楚强忍着睡意等到隔壁没了动静才睡下。

    房门被打开一条缝隙时,一道身影钻了进来,摇摇晃晃朝着房中唯一的大床走来,床上清浅的呼吸声几不可闻,紧闭的窗帘使得房中漆黑一片,依稀可辨床上微侧的轮廓,黑暗中异常柔和。

    黑影一步步走进,修长的手掀开薄毯一角,露出白皙脖颈以及撩人锁骨……

    “……”

    寂静的房中传来略显粗重的喘息声。

    “……”

    睡梦中,段楚感觉身上沉重重的,压的人不能呼吸,一道道热气喷在脸上,又痒又难受,段楚受不住的低吟出声,缓缓睁开眼来。

    黑暗中,一道黑影趴伏在身上,脑袋近的几乎紧贴,漆黑中,那张脸看上去阴森而恐怖,紧盯自己的双眼透亮得渗着绿光,如同盯着食物的狼,嘴角一弯朝着两旁拉扯。

    “醒了。”

    段楚愣了愣,紧接着怒喝说声。

    “庄扬,你干什么!”

    “干你。”

    如此流氓的话落在男人口中却是理直气壮,压在上方的身子动了动弯起,炽热气息喷了段楚一脸。

    夏日薄薄一层毯子搁在中间什么也挡不住,可以清楚感受到对方凹凸曲线,这种情况下要再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那就是傻子。

    段楚这下算是彻底吓醒了,一把抓住薄毯包裹在身上,怒骂。

    “庄扬,你个骗子。”

    段楚肠子都给悔青了,怎么相信了这变态的话。

    “我骗你什么呢?”

    庄扬这边到是不慌不忙的。

    “你说你什么都不会做,你说你不饥渴。”

    “哈。”庄扬哈的一笑,微抬着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像我这么一个活在新社会的有为青年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宝贝儿,污蔑也是犯法的。”话落,庄扬朝下压了压,大半个身子贴了上去,以至于段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那些个变化,庄扬那边还不要脸的蹭了蹭:“再说了,这饥渴不饥渴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

    “……靠!”

    段楚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弯起了膝盖就顶了上去,趁着对方分心时裹着棉被连滚带爬的滚下床。

    还犯法了,去他娘的,不待这么折腾人的。

    脚刚落地,腰上一紧,紧接着身子腾空被扔到了床上,进裹在身上的薄毯被抽离。

    “你睡觉还穿这身衣服!”

    庄扬瞪着床上被剥了薄毯后人,气急败坏。

    段楚阴笑一声:“防狼的。”暗自庆幸自己留这个心眼,睡前就脱了双鞋,别说衣裳一件不落,就连脚上袜子都还保留着。

    “你这女人一点情趣都没。”

    “那正好,你换个,算我求你了,你就放了我吧。”

    面对个变态还要上面情趣,没在枕头下备着菜刀都是好的。

    庄扬的回应是扔了手中薄毯直接扑了上去。

    “没听说过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么,或许你让我上一次,就你那没情趣的身子,说不定一次就厌了。”

    “上你个大头鬼,滚!”

    她要真答应那才是傻子了,随手拉过身后枕头顶在两人中间,身子一滚掉地上,也不管疼不疼,爬起来就朝门口冲,庄扬那边腿上挂着石膏,动作虽然受了限制,可身手敏捷,眼神厉,单是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心思般,从另一个方向冲过来,段楚见情况不妙,中间换了方向冲进了房中卫生间,反手就锁了门。

    “你以为这么一个门就能拦不住我!”

    外面传来庄扬气急败坏的砸门声。

    段楚靠在门上大口喘息,身后门板晃得人心惊胆战,薄薄一层木门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砸开,所幸的是砸门声很快停止,然后是脚步离开声。

    这下好了,外面人进不来自己也出不去。

    段楚整个人虚脱的滑坐在地上,无力的眼扫了浴室一圈,爬起来坐马桶盖上。

    罢了,大不了就待上一夜,几个小时而已,眨眼就过了。

    只是段楚太低估了某个变态,这边刚落定,那边脚步声再次传来,紧接着门锁上传来梭梭声,段楚已经弹跳而已,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房门明明是反锁的,庄扬那变态是怎么打开的?

    这么一想段楚越加不安了,外面确实听见门锁扭动声,听声响用的不像是钥匙。

    段楚急了,光脚在浴室走来走去,视线寻了一圈,确实什么都没有找到,连个可以挡门的重物都没,只除了那么个喷头……

    段楚眼底暗了暗,只能试试了。

    庄扬那边门刚开一条缝,过大的水流冲的人错所不及,整个视线都被水流遮掩,等反应过来时怒骂出声。

    “靠,段楚你搞什么鬼。”

    庄扬伤了一条腿,行动自是受限,段楚趁机抓着空隙从庄扬受伤的腿旁钻了出来,手上喷头甩男人脸上。

    “哎哟!”

    刚跑到门口,身后一声痛呼,段楚扭头就见庄扬蹲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抱着伤腿。

    段楚心下咯噔一声,想起刚刚随手扔出的喷头,浴室被水流阻挡了视线,刚又急着朝外冲,根本没注意扔哪儿了。

    那腿科可是断过骨头的,被这么一扔还得了。

    段楚脚下一转,急忙朝回跑,查看庄扬那腿。

    “都剩下一条腿了,让你还折腾,现在知道疼了吧。”

    腿上打着厚重石膏,看不出里面如何,一摸尽是水,冰凉一片,段楚急了,转身就要去给邓海打电话,却被拉了下来。

    “放手,你拉着我怎么打……你……”

    话到一半段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低头果然看见庄扬正冲他笑了,笑的贼兮兮的,预想中的痛苦一点不见,手上猛的一使力,段楚滑到在地上,男人一个翻身压了上来。

    “你输就输在嘴硬心软。”

    粘了水的衣裳*的,整个压下时水汽扑来,那股子粘腻让人战栗。

    “庄扬,你个王八蛋!”

    段楚气的破口大骂,奋起身子拼命挣扎,庄扬阴沉一笑,笑意在脸上扩散开来时,高大身子随之压下来……

    段楚都快叫救命了,男人几乎把全部重量都放在段楚身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挣扎半天突然发现一件事,庄扬就这么压着,什么都没做,难以置信扭头看,放大的脸上苍白一脸,冷汗顺备脸颊滑落到段楚脖颈,冰凉一边。

    段楚终于发现什么不对了,慌忙把男人推开,低头一看,石膏下端出现可以血红。

    段楚忍不住一声痛骂,翻身小心解下石膏,里面包裹的白布果然被血染红了,粘了水后快速化开。

    “让你还折腾。”

    看着地上痛苦昏迷的男人,一时间又恼又想笑。

    太活该了,报应。

    给邓海打电话,显示关机,这大半夜的也没个地方找人,最后只能把人搀扶到床上,跑到一楼找来医药箱把伤口消毒重新包扎。

    庄扬那边伤口发炎引起发烧,身上滚烫,口中却叫冷,又是拿辈子又是擦汗喂药的,一晚上下来段楚忙的团团转,累了又怕这边出状况,毕竟带着伤不是普通发烧,最终拿着帕子在旁边坐着守着。

    这么一守就守到天亮,迷迷糊糊醒来时段楚觉得身边热烘烘的,身子就上被个八爪章鱼缠过般,酸疼,扭头就看见张放大俊脸。

    这画面有些熟悉。

    段楚怔愣过去猛然想起了什么,尖叫一声抱着棉被朝一旁滚去。

    不滚还好,一滚就后悔了。

    身旁庄扬早在段楚第一声尖叫就醒来了,狭长的眼在段楚身上转了一圈,弯起,笑了。

    “早安。”

    “早你头啊。”段楚扬手把手中薄毯子扔了过去:“你睡觉竟然不穿衣服!”

    全身上下赤条条的,段楚想想刚刚自己被那么个身子抱着就浑身膈应。

    “说道这个我还得问你了。”男人听到这个到也来了兴致,就这么光裸着自床上坐起:“我明明记得昨晚上睡前是穿着衣服的,怎么不见呢?”

    段楚被那光裸的身子闪的视线没地方放,只得四处游移。

    “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昨晚上这里除了我就是你。”庄扬身子朝后一倾,靠在床靠上,虽然没说,可那意思很明显。

    “……”

    段楚终于知道什么叫倒打一耙了,直接抓起枕头扔了过去。

    庄扬轻松接过,睡一觉病好后人也精神了,就手抱过枕头笑露白牙。

    “被揭穿也不用恼羞成怒吧,我不介意的,真的,下次你要是想看尽管脱,别跟我客气,内裤不用留着。”

    “……”

    气急败坏的从屋内冲出来,外面小杰已经把车准备好了,段楚愣了楞,想起庄扬手中那张什么什么俱乐部,在看小杰整个人时有些别扭,可人总是在尴尬的时候习惯找些话题。

    “这么早就回来呢?”

    小杰瞅了她一眼:“我本来就是住这里的。”

    “哦,我是说昨天晚上……”

    “昨天晚干吗?我一直都在睡觉啊,只是你那声音太吵了,大半夜的乱叫什……”

    话到一半被段楚打断。

    “你说什么,你昨天晚上什么来着?你没出去?”

    “出什么去啊,庄少这腿上了,我自是要照顾着。”小杰知道不是庄扬出事后就不在理会段楚了,转身上了车:“昨天晚上庄少说有你在,我就不用上去了,若不是庄少说了,我到真不放心你,看着傻傻的。”

    “……”

    是啊,她傻,不傻怎么会被庄扬骗了呢。

    闹了半天庄扬一开始就算计好了的。

    想着昨晚上那闹的,段楚就气的浑身颤抖。

    小杰那边上车半天却发现段楚站在原地发呆,不悦探出头来催促。

    “愣着干嘛,还不上来。”

    段楚是动了,只不过是一转身怒气冲冲折回屋内。

    “庄扬,你个臭流氓!”

    ------题外话------

    今年的端午又过不成了,粽子也吃不成了,呜呜~为毛什么事都挤一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