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主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64主子

    人还未到酒店,远远就见大门口走来走去的熟悉身影,昨天那些个不愉快在脑中闪过,段楚本能转身就溜。还没跑几步就听见身后紧随而来的脚步声,段楚一慌,跑的更快了,连前面走过来的人走没注意。

    “哎哟!怎么走路的,瞎了你狗眼啊,啊,哎哟,谁敢打老子?”

    被撞的人剃着个光头,看着五大三粗的男人耳朵上吊着个环,指着段楚一脸气急败坏,刚要发作就觉脸上一痛,还没看清人,整个身子被一脚踢趴下,抬头就见个一脸青黑的男人,逆光下,男人面上阴沉一片,幽深的眼如同整个笼罩在阴影中,厉如刀。

    光头看的心下一颤,可碍于围观人群又拉不下面子,哽着脖子叫嚷。

    “你,你谁啊,怎么能随便打,啊,啊,别打了!”

    邱峰面色不悦的一脚揣在地上男人卷缩的背上。

    “滚!”

    光头哪里还敢呛声,自认晦气的爬起离开,临走时还想撂下狠话,被邱峰一瞪,灰头灰脸的窜了。

    段楚比不上光头力气大,被撞倒在地,手肘和巴掌摩擦出了血,疼的哧牙,正琢磨着手臂上一重,整个身子被人拉了起来,邱峰那儿正卷着袖子气急败坏怒瞪她。

    “你瞎跑什么?”

    段楚正虚着了,刚想说没,可看着男人瞪过来的视线,硬是倒不出口,只得干笑两声算是应付。

    邱峰瞪着她看了半响,一时间谁也没说话,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邱峰冲众人看去一眼,那眼神阴着着,人群顿时散了大半。

    段楚也想跟着散,赖和手腕被抓的进,见这么僵着实在不是办法,干笑说道:“那不是突然想起有事么,急了些没看见你。”

    “……”

    邱峰那眼就像是要把她看透,直看的段楚心虚不几,也多亏邱峰没有追究,只沉声道:“你成啊,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电话都打爆了!”

    经他这么一说,段楚才发现邱峰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原本笔挺的西装多处褶皱,衬衣领子翻折,领带没了踪影,刚追来的关系,面上一层薄汗,头发凌乱,看着挺狼狈的。

    单手叉腰,看着盛气凌人的姿态却难掩眉眼间的疲惫,段楚又心虚又自责。

    昨晚上经庄扬那一折腾,把挂邱峰电话的事给忘记了。

    邱峰烦躁揉动额头,刚要发作一抬头却发现段楚手肘和巴掌上的擦伤,揉动额头的动作顿住,随之暗了双眼,底咒一声拉着人就走。

    段楚被迫拉着走,邱峰力气大挣脱不得,加上特意避开了伤口,段楚看一眼他那脸色也不敢说什么了,只得跟在后面。

    邱峰带着她绕一圈来到个药店,找来个凳子让段楚坐下后自己到架子上搜寻,出来时多了两瓶外敷药和一把棉签,付钱后拉过段楚手臂开始消毒上药。

    “嘶,疼。”

    碘酒沾上伤口时段楚疼的低叫出声。

    邱峰没好气瞪去一眼:“活该,让你还跑。”这么说着时手下动作放揉了不少。

    从药店出来时段楚手上一块块的药膏,看着挺难看的,段楚嗤笑一声,甩着手大摇大摆的走,一件衣裳劈头罩了下来。

    “太阳大,遮着别落下疤。”

    段楚愣了楞,嗅着衣服上熟悉的气息有些慌神,侧头偷眼看了看身旁人,男人胸前衬衣的扣子落了两颗,露出结实胸肌,衣下摆扎在裤下,被抓乱的头发随意散落,卷起的衣袖,略显疲态和不耐烦的脸,整个人看上去粗犷这带着性感,让人难以忽视。

    时间把一些东西冲散了的同时又留下了一些。

    那感觉让人五味陈杂。

    男人烦躁一抓头,掏出跟烟点上,深吸一口再吐出,眼中那份躁动稍稍淡去。

    “说吧,昨晚上那是怎么回事?”

    一夜没睡的疲惫加上香烟的关系,男人声音异常沙哑低沉,那感觉就好像是从深渊发出,让人没来由一阵沉重。

    段楚面色一僵,忍不住双手拽进的披在肩上的衣服,末了低头一笑。

    “没什么事。”

    “没事,没事你会挂我电话?没事我再点过去会关机?没事我打了一个多小时你会不接电话?没事会说无法接通,更甚者说是不在服务区?”

    邱峰越说越的激动,说道后面甚至用吼的,待到后来深吸数口气才平复,拿起手中烟大口吸着,面上阴沉一片。

    段楚被吼了一愣一愣的,理了半天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面上一脸黑线。

    “我手机不小心摔坏了,连着卡一起都被毁了。”

    这误会大的。

    那时被庄扬盯着浑身发毛,根本不敢接电话,至于邱峰说的后来又开机的事估计是她进厨房那会儿了,自己手机也不知道怎么跑到他手里去了,记得他那时候还般嘲讽的说过电话挺多的,都是一个人打的,那时候他提到邱峰时神色挺怪的,想要回手机也不成,后来就……

    一想到这个段楚就头疼。

    一晚上尽在那变态身上折腾了,一开始准备回来给邱峰去个电话,那种情况下被人半强迫试的带你,还在他眼前,冲击性不可能不大,解释是越早越好好,可是被折腾的忘记了。

    也难怪邱峰会担心。

    这么一想在看邱峰眼底明显熬出来的黑影,不免更加心虚了。

    “不好意思,我应该早点给你打电话的。”

    邱峰也没问她手机可卡为什么说坏就坏了,只一脸沉重瞄了她一眼,口中一口烟雾吐出,视线移开。

    “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段楚心下一咯噔。

    知道再也绕开话题也逃不掉,庄扬这事摆在这个被看见了不解释不行,可一个顾日就够了,他不想把更多人牵扯进来,特别是多年不见的邱峰。

    这么多年不是没想过再见面的画面,却怎么也没想到是在最狼狈的时候,让人避之不及。

    烈日的光芒打在身上让人措手不及,微低着头拢了拢额前散落青丝。段楚笑的连自己都觉得虚。

    “你是说庄扬啊,你怕是误会什么了,昨天是因为有点急事,他平时脾气挺好的……”

    “你还想骗我?”邱峰猛的一转身停下脚步,打断段楚的话:“大名鼎鼎的庄少,在青山随便抓个人都不可能把这句‘脾气好’按在他身上,怕是连他自己听了都要噗之以鼻吧?”

    “……”

    面上笑意僵持在嘴角,段楚难以置信的抬头。

    邱峰在她之前就离开了青山,前几天才回,怎么会知道庄扬的事?

    “你以为在那种事之后我还能回酒店睡觉。”面对段楚的视线,邱峰忍不住一声讥笑,笑着弯起嘴角,却不到眼底:“我找人打听他的事了。”一连吸了几口烟,眼中烦躁却怎么也消不去,最后干脆拧灭了扔掉。

    “你是怎么招上他的?”

    “……”

    段楚低垂的面上有些白,眼中神色变了又变,心下复杂一片。

    怎么给忘记了,邱峰压根就不是个好打发的主,做起事来都是雷厉风行,是不到南墙心不死的人,他回会去查庄扬本就不该在自己预料外。

    难道真要把自己跟庄扬那些纠缠全盘托出?

    这想法一出,段楚立马摇头。

    她怎么着也说不出来。

    “我能怎么招他,不就是在他家铛铛保姆么。”

    “保姆?”

    邱峰看着她的脸上尽是怀疑。

    “是啊,你也看见了,他现在腿脚不方便,总得请个热你照顾,我反正下班后没事,就当做个兼职什么的,工资还不错。”是挺不错的,一辆车外带一条手臂了。

    邱峰眯着眼瞪向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你会去他家当保姆?”

    “我是打不着可有的人打的着啊,顾日那孩子把人当偶像崇拜,特别迷,这不,听了偶像出事就急了,可偏偏又什么都不会做,非拉着我一起去,前几天那破孩子被顾总绑会了学校,这才剩下我一个人。”她这也算半真半假了吧。

    “顾日?”邱峰皱眉想了想才对上号:“你家那位特二的小孩?”

    “……对。”

    邱峰拧眉,眼中闪过不悦:“果然二,把那么这人当偶像。”

    “……”

    段楚在心中默哀,顾日,对不起了。

    “既然他都走了,那就别做的。”

    “啊?”

    段楚半天才回过神了,没想到绕了一圈又给绕回来了。

    “那怎么成,半途而废多不好。”

    段行那边好不容易安静了,那怎么成,加上昨天二姨那边也打电话问了,看着不在意,其实心里装着了,庄扬那变态要是再闹,准给老人家闹个心脏病发不可。

    “你……”

    “没事的,放心吧,庄扬那人虽然变态了点可不能逮着个人就折腾吧,再说了,这不还有你么,真要有个什么我第一时间找你成么。”见邱峰那边还想说什么,段楚赶紧打断,噼里啪啦说一堆,脚下步子更是飞快:“哎呀,都这点了,快迟到了,我先走了,待会酒店见。”

    说着也不管庄扬那边还要说什么,转身就跑了,回到酒店才发现背后还披着西装,在要还回去怎么也不成了,就琢磨着待会拿了备用钥匙直接放他住的房间。

    段楚走的匆忙,所以没有发现邱峰沉重的脸色,站在原地的人半天没有挪开一步,只是拿一双幽深的眼紧盯段楚越渐远去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

    虽然急躁段楚有事瞒着他,却也无能为力,更是急不来,他知道,逼急了会让人躲的更远。

    身侧的手突的握起朝一旁栏杆砸去,引来路人好奇张望,却无人敢靠近。

    男人扒过额前头发,跳出一根烟重新点上,整个人朝后面靠去,抬头仰望烈日下蔚蓝的天空。

    一如多年前一样。

    可下面游走的人群换了一批又一批。

    烟雾萦绕而起,一声底喃几不可闻。

    “楚楚,你要我如何是好?”

    ……

    “宝贝儿,来电话了,宝贝儿,接电话了,宝贝儿,来电话了,宝贝儿,接电话了……”

    酒店周一和周五都会开个例行会议,通常都是各部门主管连同上面老总在大办公室开个大型会议,各小组再私下聚齐所有成员在小会议室再开一次,这一大一小的会议对龙海的职员来说早习以为常,可就是这时候竟然想起电话铃声。

    酥软的电话铃声响起时段楚沦为办公室所有人焦点,直到响第四声才想起自己那部新换的电话,赶紧掏出来,手机屏幕来电显示上大刺刺写着‘主子’两字和一排电话号码,段楚恨不得当场扔出去。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这么恶趣味。

    今天早上被邱峰那一折腾把手机带身上了。

    手机是庄扬昨晚上掰的,她连碰的没碰,早上穿衣服时发现呆在衣兜内。

    这恶心巴拉的来电铃声若不是一群人看看过来,她还真不知是自己的,扫一眼众人强忍笑意的脸,段楚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这下好了,面子里子都给丢光了,匆匆关机陪着笑脸道歉。

    “段楚啊,不是我说你,这里不比你以前工作地,龙海在青山可是响当当的,你身为大唐经理代表的是公司门面,一举一动可都得注意点……”

    李姐那边因为上次老外一事早在心里积下怨气,这几天又来个老总,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分到段楚门下,这也就罢了,她那天偷偷瞅了一眼,你气质,标准的高富帅啊,就这么错过了怎能不气,这下还不可着劲挖苦。

    “啊,段经理,你那手机是不是最近常说的日本那个,最新款的,说是才上市,限量的。”

    突然一声惊叫打断李姐的话,那人激动蹙了过来,一把抓住段楚正要收回的手机,一双眼都快渗出绿光了。

    “我也就在电视和杂志上见过,说是最新功能,可惜限量的不仅贵,有甚者拿了钱都买不到,啧啧,这手感,我做梦都想摸了摸。”这话一出,段楚再次沦为焦点,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蹙过来看。

    那丫头猥琐的探出手,刚碰上却被一旁李姐抢了过去。

    丫头刚要抱怨,可看着是谁后不敢吱声了,也就拿双惋惜的眼看着。

    李姐像拿了个什么脏东西似地,两指捏着左右翻看,末了嗤笑一声瞅着段楚,声音却放的极大:“你这是山寨的吧,正品我就见过,你这个虽然像,可还是有差别。”

    那边丫头一听不满了:“不会吧经理,这款手机我研究很久了,这个是……”

    “哎呀,李经理怎么知道。”

    更大的一声惊呼打断丫头的话,段楚收回自己手机笑道:“这确实是山寨的,昨天我手机坏了去商场买时见这款不错就买了,活动价,一千出个头,那卖家说这是什么什么防的,我也不懂,没想到还真是啊。”

    此话一出,四下一阵失望。

    李姐那边顿时眉开眼笑,淡淡瞥她一眼:“既然知道是假的下次就注意点,别拿出来招摇了。”说着才一脸讽刺的朝段楚笑了笑,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看你是想拿个山寨冒充行货吧。

    “料你那点钱也买不起真货。”

    段楚笑着装没看见,一脸虚心的点头。

    就这样,一场手机风波才勉强压了下去吗,理解心下得到满足,也不再去追究那通电话的事了,只是有了这么一次一次经历段楚那手机是不敢开了。

    下午下班换衣服时段楚才想起这事来,点了开机准备把那恶心的铃声换了,结果刚一开机,十几通未接来电,点开一看,顺着一排,皆是一个人——主子。

    段楚这昨天才换的电话跟卡,号码还没来得及发出去,打开电话本一看,原本密密麻麻的电话就剩下这么一个,不免有些心疼。

    这号码不用想,定是昨晚上存下的,那时候两个电话都想了,段楚实在不敢想象自己电话号码在庄扬那边存的名字是什么,干脆不去想,只是这‘主子’两字怎么看怎么膈应人,段楚衣服也不急着换了,匆匆把名字改了。

    本来准备改成‘庄大变态’的,可后来想想庄扬有翻看别人手机的毛病,犹豫再三,还是换成了‘庄少’两字。

    她算是明白了,庄扬那里不主动招惹自己就庆幸了,自己还是别自我找残的好。

    名字刚改好,手机就震动了,来电显示正是‘庄少’两字,这次段楚反应快,再铃声响起前按了接听。

    “段楚,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挂我电话,挂就挂了还敢关机,活腻歪了是不?”

    过大的声音震的段楚耳膜疼,赶紧拉开些距离。

    觉得这话耳熟。

    这一天是怎么了,都抓着这事折腾她。

    庄扬那边显然是气的不轻,听起来四周还有些吵杂,也不知道是闷的在家看电视还是什么。

    “拜托,那不是开会了,再说了,你那什么铃声,那么多人了,存心让我丢人是吗?”

    想到这事段楚就有气,大好的形象算是被这变态毁干净了。

    “声音怎么呢?”

    电话那边男人突然变了声调,似是来了兴致:“你也不喜欢?”

    “你不喜欢还放我手机里?”

    “没办法,时间有限,不然我就亲自给你录了,就那小破孩的声音哪有我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娇一喘还是呻一吟,要不给你来个全套的?”

    “……”

    啪一声,段楚直接挂了电话。

    那边很快又打来了,而且锲而不舍。

    “段楚,你要再敢挂我电话试试!”

    “……”

    “看我不抽你。”

    “……”

    “人呢?”

    “……”

    “段楚,你敢耍我,滚出来!”

    “……庄少要没事我这边先挂了啊,一只手不好换衣服。”庄扬那声音越来越大,更衣室的人也渐渐多了,段楚怕人听见起疑,只得一边穿衣服一边自柜子中拿起,话一出就后悔了。

    “你在换衣服,里面还是外面?给来张照片。”

    庄大变态那边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声音异常兴奋,随之透着低沉,就好像随时会从手机另一端跃出来般。

    段楚单订穿下最后一件,瞄了眼对面说道:“已经换好了,不过对面还有个后勤部大妈在换,刚脱了外衣就剩下胸罩,要么?”

    “……靠!”

    那边静默半天,随便传来一声怒骂。

    “段楚你耍我啊。”

    “庄少真没什么事我要下班了。”

    “谁说没了,今天直接来‘海扬’。”

    海扬?

    不等说话庄扬那边警告扔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你要再敢挂我电话试试!”

    段楚拿着电话愣在原地,最后叹口气,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转身却发现个人正盯着她,一双眼透着光,怪骇人的。

    段楚犹豫了会开口:“找我?”

    来的正是会议室那大谈手机的丫头,此时见她问话立刻眉开眼笑的点头:“是啊是啊。”一边说着一边快速挤了过来。

    “段经理,能告诉我你那手机哪里买的么?”

    “呃?”

    “我是真喜欢那款手机,没了正品山寨的也能过过瘾不是,而且你那款仿的真好,一点都看不出来,应该是高仿吧,这么便宜的高仿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准是那老板不识货,不知道行情,段经理可以告诉我地址么,这月刚发了工资,正好可以买一部。”

    “……”

    “段经理只要告诉个大概就行,我对青山挺熟的,三环内不管是哪里都知道,不过你这款不是在三环内买的吧,不然我怎么没看见,应该是郊区吧,恩我怎么没想到了,早该去那边看看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