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薄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82薄情

    “邱,邱峰,你等等……”

    手腕被拽的生疼,段楚踉跄着奔跑才能跟住邱峰的步伐,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人很快引来路人注意。

    段楚没见过邱峰这样,沉默着朝前冲,连迎面而来的车子都不顾,呼啸的车喇叭和怒骂喧嚣不断,唯有传到手上的力度可见其愤怒。

    “哧——”

    刺耳摩擦声惊的段楚尖叫出声,眼看着那车在邱峰脚边停下。,吓的一身冷汗。

    “找死啊!”

    司机探出头怒骂。

    “咚!”一声震响,邱峰抬脚就朝车门踹,段楚跟在身后拉都拉不住。

    “还真被你给说中了。”

    司机被那凶狠的摸样吓的愣住,没想到遇到个倒刺的,左右看看不对,头往回一缩,调转车就溜了。

    “孙子,有种别跑!”

    邱峰冲着竖中指,踹的车尾巴震响。

    “邱峰,你别这样。”

    段楚手脚并用,勉强才把人抱住,前面人晃动的手脚险些招呼到脸上,段楚急红了眼。

    “你存心让我不好受是不是?”

    “……”

    叫骂的人静止,任凭段楚自身后抱住,久久不说话。

    “你就让我好受呢?”

    低沉的声音轻的仿若风一吹就散,段楚心下一紧,脑中空白一片,紧抱的双手缓缓滑落。

    邱峰沉默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段楚站在原地怔愣数秒才跟在身后,直到看见邱峰停在远处的车,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一时间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你知不知道我多么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希望你没有骗我。”

    良久以后的话语如同错觉,段楚自反光镜中看邱峰沉重侧面,连心都跟着沉重了。

    “你答应我什么?为什么我让你等我你就是不听了呢?你明知道是一场骗局,还要往里面钻,庄扬那是摆明了在套你。”邱峰越说越气,面上阴沉一片,猛地转身拽过段楚手臂,愤怒的脸近在咫尺:“你是傻了还是被庄杨给气疯了?”

    段楚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唇,连声音都艰涩了:“我很冷静。”

    “你冷静?”

    一句话,把最后一丝理智给点燃了,邱峰把段楚拉到咫尺,上下打量,怒急笑出声,赤红着眼拉扯段楚身上衣裳:“我看你是被迷了神智分不清现实了吧?”

    “邱峰,你明知道不是那样。”

    段楚觉得身上这身衣服就跟缝了针般扎人。

    拉扯中,大片脖颈露了出来,白皙颈侧上牙印清晰可见,刺的邱峰目光收紧,拽紧的手僵持在原地忘记动弹。

    段楚面上一白,想起那牙印的由来,拉过一旁衣服就要遮。

    邱峰面上阴晴不定,面上神色变了又变,额头蹦出了青筋,吼出的声音嘶哑。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声怒喝,猛的起身,头砸到车顶震响,男人连哼都不哼一声,面上阴沉一片,反倒吓了段楚一跳。

    “你没事吧?”

    段楚一边说一边也顾不上遮掩了,匆忙起身想查看邱峰伤势,却被邱峰反手抓住了手臂,紧接而来的动作吓的段楚措手不及。

    “邱峰,你干什么,疯了?”

    段楚没想到邱峰会扒她衣服,没见过这样的他,也顾不上身上疼了,尖叫着躲闪,直到一声撕裂声传来。

    邱峰赤红着眼看向白皙肌肤上的斑斑点点,紧绷的那根玄终于承受不住断裂开来。

    “是,我疯了,早疯了。”

    伸出的手大力抹过那碍眼的斑斑印记,愤怒和嫉妒充斥了整个思绪,直至一声清脆巴掌声响。

    “那你要我怎么办?”

    邱峰被打的脸偏向一旁,怔愣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

    段楚拽紧衣裳,冷眼看着他。

    邱峰僵直在原地,手中还握着撕裂开来的衣裳,车外车来车往,汽笛声此起彼伏,车内却安静一片。

    “哗啦”的一声,高大身子跌坐在座椅上,拽紧的手滑落。

    “……”

    段楚面上冰冷,整理衣裳的手却是颤抖着。

    段楚知道,特意忽略的事情被人一层层的剥开很难堪,却没想到这么难受。

    特别是剥开的人还是邱峰……

    就好像是在鲜血淋淋的伤口上插刀子,痛的难以呼吸。

    整理好所有衣裳,段楚忍着疼痛坐直身子,面色平静看向挡风玻璃前车来车往。

    “你要我看着小行坐牢?我能怎么办?啊?”

    后面那一句话是吼的,转过后看向身旁邱峰,吼的双眼通红。

    “……”

    一时间车内安静一片,谁也没说话,邱峰双手抓着方向盘,十指紧紧,指关节泛白,印在玻璃窗上的神色痛苦,突的一声震响,紧握拳砸的震响,见了红,五指插一进头发中,烦躁抚过,拉开车门下了车。

    车门打开时,高大的身子顿了顿,看向段楚已经整理好的衣裳,目光紧锁,最终狠狠一闭,转身。

    “对不起……我一个人先静一静。”

    眼见着高大身影越走越远,段楚都没有出声,平静的看着那道身影直至消失,车外车啸人影仿若消失,独留一人坐在空旷车内,四周安静一片。

    ……

    “二姐,其实我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自己上药就成,不用麻烦你。”

    光裸着后背,段行趴在床上,嘀咕的声音模糊。

    “能看见的只是表面,多擦擦总不会错。”

    “嗯。”

    段行头埋进枕头中,应了一声,看似认真却有有些漫不经心。

    段楚光听那声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手上猛地一用力,疼的孩子嗷嗷叫,差点蹦起来。

    “二姐,你谋杀啊?”

    “知道疼就得长记性。”

    “是是是,记着了,一定比三餐还准时。”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上喜欢睡懒觉,不吃饭。”

    “现在不同了,在家里不比学校,有大姐看着了,哪里敢。”想想不免一哆嗦:“再说……哎,反正你相信我吧,不会了。”后面那句说的模糊,段楚也没留意,让段行动动,擦侧面。

    “二姐,邱峰哥最近很忙吗?”

    段楚手上动作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末了继续:“怎么突然问起他呢?”

    “没什么,就感觉好久没看见他了,上次我出来时不还说请客么,结果等了一晚上都没来,那天你不是一辆车,有说什么事吗?”

    “……嗯,突然有事就走了。”

    “那一定挺急吧,连车都没开,你那天开过来后到现在还在车库了”

    “嗯,挺急。”

    段楚应了迟疑,段行看不见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怔愣中连段行接下来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冰凉的药水伤处一点没抹掉,到是完好的皮肤上抹的青紫一片。

    “二姐。”

    一声低唤,段楚猛地一震,手中药水险些泼出,看了一眼青紫的被,赶紧抽出纸巾擦掉。

    “嗯。”

    “……对不起。”

    声音闷闷的,几乎听不清。

    段楚手下顿住,良久后挤出一抹笑:“你当白帮的啊,以后等着你慢慢还,亲姐弟这帐咱也得明着算。”

    “嗯。”

    孩子应的认真,还扭过身子用力点了点头,不料力道太重,带动伤口,有事一阵嚎叫,段楚笑着把人按回床上。

    “知道疼就给我安分点。”

    抹下最后一片,段楚站起,扔了始手上一次性手套和棉签。

    “记着好了后也多擦几次,别偷懒。”

    “知道。”

    段行自床上弹跳而起,套上衣服蹙到段楚身边,递了个纸包。

    洗过的手*的,段楚没接,看了一眼,询问的看向段行。

    “什么?”

    “这个……”段行有些不好意思的捞头,支吾半天没说出口,最终不管三七二十一往段楚手中一塞:“你拿着就是了。”

    段楚狐疑看了他一眼,掂了掂,拆开,里面竟然是一砸百元大钞。

    段行一张脸涨的通红:“这些是我这些年攒下的,这几天我也找了份兼职,我……”

    “不是,你等等。”段楚乘着他说更多前赶紧打断,举着手中百元大钞不解道:“你这什么意思?”

    “我知道我闯祸了,这些天你跟大姐两头跑,我,我……”平时说话利落的孩子,说着说着就结巴了,眼睛四周红了一圈,说道最后歉疚的低下头:“二姐,对不起。”

    段楚视线在段行和大钞只见来来回回,有些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我是让你还,可不是现在,二姐现在还不缺这点钱。”说着就把前塞回段行手中,破孩子贼精,长着腿脚长,闪的老远。

    “二姐,我知道你还欠邱哥钱,虽然邱哥喜欢你不在乎那钱,我也觉得邱哥人不错,可我不想你在他面前还要考虑这事,我不想因为我而影响你的抉择,我不是小孩子了,闯了祸不能总躲在你跟大姐身后,我也想帮忙,这钱就让我自己还吧,一次不行我慢慢来,等邱哥回来我去跟他说。”孩子说的认真,一瞬间那股子青涩似乎淡了下去,渐渐变得成熟。

    段楚握着手中前,眼中瑟瑟的,心下胀满,看着面前的段行险些哭出声。

    什么时候,那个哭哭闹闹的孩子已经长大,虽然依旧透着估计艰涩,可这一刻,那眼中所透露出的沉稳坚韧,却不容错视。

    够了,已经够了。

    再多也值得了。

    明明该欣慰的,段楚却想哭,用力眨了眨眼才把眼泪挤回。

    收拾了东西离开时,段行拉住段楚手臂,有些不舍:“二姐,你真的要走?”

    段楚伸手揉乱孩子头:“改天再来看你。”

    段行急了,一把将人拉住:“你就不能……”冲口而出的话被段楚打断。

    “天色不早了,早点睡,这样才能养伤。”

    段行知道自己这二姐平时看着好脾气,其实原则性很强,又倔,再说下去也不用,也就不说看来,只是在段楚临出门时,不忘小心叮嘱:“打工的事别让大姐知道,记着一定别忘记。”

    段楚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抿唇笑了笑,打了个OK的手势,只是手势还没落下,刚关了门,一扭头就看见段辰靠墙站在那里。

    已经是晚上了,偌大的屋中只开了客厅一个大灯,昏沉光线下,屋中安静一片。

    段楚耸了耸肩,默念。

    这下可不是她说的。

    段辰穿着睡衣,白天一丝不苟的头发打了下来,手中端着半杯水,看样子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段辰的为人比较严肃,这些是长年累月一点点积累而成的,所以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给人无形的压力

    段辰视线在紧闭的门上停留数秒后用手中杯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末了率先走了过去。

    段楚站在原地犹豫半响后才跟了过去。

    “我那天去找了庄严,就是庄少的父亲。”段辰见她坐下后喝了口杯中水才开口,话到一半顿了顿看向段楚:“对了,你估计还不知道我工作的地方吧,就是庄严的公司。”

    段楚沉默没有否认。

    段辰眸光幽深,看了一眼后收回:“庄少的脾气整个青山都知道,其实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行,他们两父子出了名的不合,可至少可以跟警局那边打声招呼,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赵局说庄少已经撤诉。”

    说道最后一句时,段辰是看着段楚说的,白炽的灯光下衬得双眼幽深一片,那视线就像是要把人看透。段楚面上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有一下每一下的把玩自己手指,翻过来再翻过去的看,待到最后还是一项沉稳的段辰忍不住了。

    “你是不是去找他了?”

    “是。”

    段楚终于不再把玩手指了,抬头看向段辰沉说道。

    她知道有些事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再隐瞒已经没有了意义,只是在说话时同段辰看着她一般看过去,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碰!”的一声震响,握在手中的杯子敲到茶几上,杯中水溅起。

    “你糊涂啊,去找庄少,你真以为他好说话?我不是让你离他远点?”

    冲击太大让段辰一时难以理清,越说越气,最后烦躁站起,在屋中走来走去,用力揉动疲惫眉眼,最后停在段楚面前,斟酌良久才开口。

    “他,他要你做什么?”

    小心翼翼的口气倒是让段楚笑了:“聊天你信么?”

    “我到真想相信。”

    段辰说的咬牙,烦的拿过杯中剩下的水一口喝掉。

    “那天晚上邱峰给我钱打电话了你知道吗?”

    “……”

    段楚诧异抬头。

    段辰看了她一眼,一副就知道如此的表情,回到沙发上继续坐下:“打了好几痛,说了不接电话,凌晨的时候我回了她,因为你……”段辰叹了口气继续道:“他好像去你家找过……应该找了整晚吧。”

    “他去找过我?”

    段楚心下一紧,瞪大眼,脑中中杂乱一片,想起邱峰在车上问她的话。

    ——你昨晚上去哪里呢?

    ——为什么不接电话。

    以及后面的质问。

    那该是真的绝望后唯一的期盼吧?

    希望一切都是真的,希望她没有骗他。

    那天之后邱峰就像凭空消失一般,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段楚也不敢打电话,关键是打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几天下来虽然特意忽略,却是电话不离手,就怕漏掉了什么,结果想等的电话一个不来,庄杨那边到是每天换着花样打电话。,不过此时面上有少许松动,少到不认真看看不出来,只是这种松动在看见段楚手中外套和包包时化为乌有,原本平静的面上露出不悦。

    “这么晚了去哪里?”

    段楚擦过人简短应着:“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

    段楚没立刻回来,扭头笑着看了她一眼:“是么?”

    轻描淡写的口气让段辰眉峰皱起。

    “段楚,你那时什么口气?”

    “平常口气。”

    “你难得回来一次就不能好好在家呆着,为了跟我置气至于吗?”

    “随你没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