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衣冠禽獸 > 086 给你败火

086 给你败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86给你败火

    “可惜了今天田少没能来,听说是被他家老头子叫去问话了。”

    “上次那女人的事听说被他家老头子知道了,加上才划到你名下的房子,我看他得好一阵不见人了,不过上次那女人怎么样呢?听说那之后就消失不见了,那晚上田少喝的可不少,拉着人就去你哪儿了,这事儿除了他就你最清楚了,给兄弟们讲讲呗,我跟明少他们可好奇着。”

    李少越说越兴奋,摩擦着下巴一脸的好奇,一双眼被包厢内的光照的透亮,看样子是憋很久了。

    “这事不是应该问田少?”

    庄扬弯身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掏出盒中烟一根根嗅过,声音闷闷的。

    “问他?我看还是别了。”

    李少话是这么说,整个人却跟打了兴奋剂似的,整个人都忍不住颤动,抛下怀中女人朝庄扬这边坐了过来,眉眼间皆是强忍着的笑。

    “就田少那爱炫耀的性子,这次闭口不谈,准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说道那四字,面上笑意明显诡异了不少:“究竟那晚出了什么事?”

    盒中烟被掏空,庄扬身子动了动,微抬的眼瞟了对方一眼,低头将之一根根装起:“真想知道?”

    李少见他松口,感激蹙过来。

    “当然。”

    庄扬装姿态惬意,手中动作却是有条不絮,迈着悠悠道:“成,下次碰着田少我代你问问。”

    “我靠!”

    反差太大,李少失望的整个身子朝后的倒去。

    “你这不存心勾我们?”

    装入最后最后一根,庄扬满意拍了拍饱满的烟盒,动了动,舒展筋骨后坐直,抹着手指笑眯瞅着对面一脸不平的男人。

    “李少也知道,我往后的日子睡不睡大街就指望着田少了,要不你给我来一栋?”

    “靠!”

    李少险些骂爹。

    就田少那栋房子,他可是清楚着,当时多少人抢着买,若不是田家老爷子先人一步打点,这会儿还不知落哪儿了。

    想着田少现在处境,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庄扬瞅着他脸上每一个表情:“如何?”

    “你这不明知道么。”好奇心没被满意,李少嚷嚷叫唤:“成,你就让我憋死吧。”

    庄扬轻笑一声,长臂捞过装满的烟盒子打转。

    一旁段楚好不容易脱离魔爪,正低头闷声喝水,听两人对话朝这边瞄了一眼后收回。

    这庄大变态说的神神叨叨,硬是把个人勾的心下跟猫爪子捞似的好奇,却是拿着痒痒挠四处动,就是不落在正地。

    太狠了。

    听段行说,那天田大少被火吓的裸奔不说还尿裤子,想是一时难堪不敢说吧。

    想着那光景,段楚忍不住低头笑了。

    那糟心的东西,怎么就没被烧个缺胳膊断腿什么的呢。

    “不说这咱就来说说别的呗,你那房子究竟是怎么着的?”

    庄扬房子着火的事整个青山都知道,可除了当初人和一些人外,就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烧的,为这事李少早就好奇了。

    段楚一听那房子愣了愣,连带着后背都有些僵硬,抬头就撞上庄扬看过来的视线,笑的别具深意,段楚没那个勇气跟个变态对视,撇开脑袋继续喝水,庄扬笑的收回视线。

    “怎么,连这个也不给答案?”

    一旁李公子见他半天不说话,有些扫兴。

    “哪能啊。”

    庄扬整个人从外形上来说没个正行,一身的痞气,嚼着抹邪肆笑意,嘴角勾起一高一低时就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道出口的话也都透着股子流氓味儿。

    “这不,晚上陪宝贝儿放烟火给点了。”

    说这话的时候,庄扬虽是看着李少,余光却是瞅着段楚的,见她瞬间僵硬的身子时嘴角笑意更深了,话落,手杵着烟盒子上轻轻一划,一包烟在半路拐弯,刚好滑到段楚脚边。

    段楚恍神间,那烟盒子就这么钻进了眼,怔愣半秒后跟没看见似地继续喝,脚上传来轻撞,瞪眼就见只扎眼布鞋,紧随着一只修长的手探了过来,庄扬抬着高贵的下巴点了点烟盒子,意思很明显。

    段楚扭头装没看见,庄扬那叫却跟打拍子似的一下下碰撞,力道虽轻,却让人烦不胜烦,几次下来手中清水也跟着晃动,抬头四四瞪着,那变态却不要脸的冲她笑……

    李少哪儿明显的不信。

    “放个烟火把房子给点了?庄少这烟火放的可真大手笔。”

    “谁叫我家宝贝儿喜欢了。”庄扬瞅着一旁段楚笑眯双眼:“为了我家宝贝儿,认了。”

    四目相对的结果是段楚败下阵来,伸手捞起地上烟盒子啪庄扬手中,庄扬接过烟盒子的同时勾着十指用指甲捞段楚掌心,段楚跟烫着似地的甩开,继续喝水,庄扬笑的愉悦,用膝盖摩擦段楚露在外的小腿肚……

    比不要脸和睁眼说瞎话,她永远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庄扬那绝对是的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面上笑眯眯的,手上却干着流氓事,用着烟盒子轻划段楚裸露在外的腿,顺着窄裙边沿撩开。

    段楚拿水的手一抖,空手快速按住那只作恶的手,眼带警告。

    这也多亏四周灯光暗,不然真没脸坐这儿了。

    庄扬却拿警告当*,邪魅一笑,拿指甲片刮段楚腿肉。

    李公子还在琢磨烟花烧房子的事,不时啧啧称奇:“还真是?”

    “要不然了,难不成李少以为是田少欲火太旺,干柴了烈火的,把房子点了?”

    这么说着,那脚更加不安生,一步步沿着段楚脚裸朝上,段楚眼中一狠,抬脚就踱,庄扬那反应贼快,落到最后倒是段楚叫踱抽了筋,两人一闪一跟,前者怒,后者闪,庄扬就跟逗弄猫儿似的,一下下撩拔,玩的不亦说乎。

    一旁李少没发现两人这互动,显然是被庄扬这话给逗乐了,一把搂过自己女人笑的前仰后合的。

    “哈哈哈,庄少这玩的一次比一次大,上次那个什么明星来着,都上电视了。”

    庄扬一把搂过段楚腰身笑道:“女人嘛,就是拿来宠的。”

    可不是么,那明星都被‘宠’的死去活来的,怕是再难在青山露脸了。

    段楚一边推拒腿上不规矩的手,一边心下吐糟。

    感觉到投射在身上的视线,段楚抬头,对上女人艳羡嫉妒的眼。

    偏就有人喜欢飞蛾扑火,不栽进去不死心。

    这么想着,段楚视线自李少怀中女人身上移开。

    段楚这边想着,庄扬跟那李少已经聊的差不多,那人拉着人起身要走。

    “今天来的急,没带什么,改明儿挑着好的给段小姐送去。”

    “李少破费了。”

    段楚听着两人一来一往没做声。

    她也不是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那礼明面上是送她的,私下却是庄扬,所以她没必要去承这个情。

    李少临走前又想起个事:“庄少可知道那个女人后来如何呢,就田少那个,听说后来就没消息了。”

    庄扬兴致缺缺:“不知。”

    “妈的,终于走了。”

    李少带着人一走,庄扬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撕破,双眼就跟月圆也的狼似地,一把抓住段楚的手将人扑倒在沙发上,上手就撕扯。

    “可憋死我了。”

    身子紧闭相贴,任何丑陋的欲一望都展露无遗,感觉那抵着自己的东西,段楚被扑了措手不及,回过神来抬脚就朝那恶心的东西上踢。

    “你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丫的变态,也不看看场合,兽欲说来就来。

    撕扯的动作被打扰,庄扬很不满,伸手抓住段楚作乱的那推,用力一折给弯起,整个身子挤到其中,唇舌急切的啃咬,很快在段楚白皙脖颈上留下一圈牙印子。

    “还不都是你给招的。”

    “我什么时候招你了,你这个禽兽。”

    段楚怒了,腿脚被制,匆忙中伸手抵住庄扬作乱的手。

    “就刚刚,你拿腿招我,你拿手招我,我拿眼神招我,你浑身上下都招我。”

    动作被阻挠,两人视线对持,同样的气急败坏。

    一个是被怒火烧的,一个是被欲火烧的。

    “放屁,那分明是你招的我。”

    “成,是我招的你成不,咱们继续。”

    庄扬说着一用力,压得段楚手朝下弯,被啃了个正着,庄扬那边一碰上就跟着火吧,压着段楚就是上下其手,口中还嘀嘀咕咕说着话。

    “你不想要那些照片么,你身体力行下我就还你。”

    不说照片还说,一说段楚就火,瞅了眼四下玩的欢快的人,挣扎着张嘴就咬,咬的庄扬嗷一声,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段楚,若你不是我女人,我早揍你了。”

    “庄扬,若不是答应你了,我早腌你了。”

    “你还知道你答应我了,既然这样就给我老实点。”

    挣扎中身体mo擦,直惹的庄扬更加火起,抱着人嘶哑底喃,伸手就拽段楚裤子。

    “老实你个头,会被人看见的。”

    包间内这么多了,打死段楚都没想到庄扬竟然会来真的,虽然现在那群人注意力都不在这边,可难保不会被看见。

    在庄扬这边,段楚虽然豁出去了,可还没这地步。

    “看见就看见了,又不是只有我们,再说了,上次在这里的时候被你跑了,我还念着了,你给我补补。”

    被庄扬这么一说,段楚想起上次,也是在这地方,那场活春宫,即使是现在往四下角落一看……震撼了。

    段楚惨白着脸骂。

    “一帮子禽兽。”

    庄扬哪儿正火急火燎的,一心开垦着,没听明白段楚说什么,哼哧一声,嚼着樱唇啃咬着,段楚一手拉着裤子,一手四下摸索。

    庄扬这群人平时什么都敢玩,可她不行。

    “乖,我这正火烧着,别撩我,赶紧给哥哥败败火。”

    “哗啦!”

    “靠!”

    哗啦声音水响伴随着男人咒骂,两人同时弹坐而起,庄扬顶着头湿发瞪的双眼通红。

    “段楚,你搞什么鬼。”

    段楚三两下站起,握着空掉的玻璃杯居高临下看着他,皮笑肉不笑。

    “这不给你败火么。”

    “败火!”

    庄扬一手抹去眼脸上的水,额头青筋崩裂。

    段楚放下手中杯子,冷声到:“这不应你的要求。”

    两人这么一闹,加上凌乱的摸样,料是谁也猜出刚刚在干什么了,刚刚走远的李少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呢?”

    话中虽然关切,眉眼间却是强忍着笑,瞥了庄扬一眼,更加用力的憋回去。

    迎着四周火辣辣的视线,段楚衣服也不整理,扭头就出了包间。

    “看什么看,没看见*的啊。”

    庄扬一脚踢飞面前茶几,抓起地上花布衬衫追着段楚出去,邓海和冬子紧跟着出来,却被庄扬制止。

    “你们就呆在这里,这事我一个人就好。”

    庄扬扔下一句,抓过冬子手中车钥匙就走。

    眼看着庄扬身影走远,东西不太放心。

    “不会有事吧?”

    邓海倒是不太在意。

    “三天两头的闹,你该早些习惯。”

    “庄少以前那么多女人,就没见这么折腾的,这段楚,还真……”

    后面的话消失在一声咒骂中。

    ……

    段楚一路从‘海扬’冲出来脸色都不太好,拉着俩的就要上去。

    突然一声震响,还坐在车上的司机吓的脸色苍白,嚷嚷着撞车了就拉开车门查看,只见自家车屁股被俩兰博基里撞毁容了,心下那个疼了,上前就要找车主理论。

    “你这人怎么开车的,没长眼睛啊,停着的还能撞,撞……”

    ‘嘭’的一声震的司机脑袋一片空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变的跟个破烂似的像前滑动,半天才回过神来,盯着眼前兰博基尼怒红了眼。

    打死他都没有想到这犯事者如此嚣张,当着人的面说撞就撞。

    车上敞篷打开,露出了车主阴狠的脸,的士司机吓的一颤,到嘴边的咒骂硬生生咽下。

    庄扬阴冷的扫了段楚一样,睨着司机:“还敢载她吗?”

    司机看着庄扬还落在方向盘上的手,拼命摇头。

    段楚早在看见庄扬那车事就调转方向走了,再待下去她怕短命。

    “去‘海扬’找邓海要赔偿。”

    庄扬盯着那抹背影猛踩油门,炫酷的车唰的开出,擦着脚边拦在段楚面前。

    “段楚,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

    “不敢。”

    段楚一边走一边冷冷应着。

    庄扬推着车子跟在身侧:“你哪里不敢呢,当着那么多人存心让我下不了台是吧?”

    “呵~”

    段楚听罢笑了:“你那是什么台,我说你是不是你有毛病啊,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硬不起来?”

    “段楚!”

    庄扬气的整张脸都黑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

    庄扬瞪着她看了半响,末了似是明白了什么。

    “你不喜欢有人在?”

    段楚跟听了天大的笑话似的:“这不废话,谁会喜欢。”

    “我以前女人就喜欢。”

    “是喜欢还是不反对?”

    庄扬怔愣半秒瞪她:“你一定要这么咬文嚼字?”

    “我只是问清楚点。”

    庄扬深吸口气,压下怒火。勉强放软语调:“这有什么,田少他们都这样,放心吧,不会有人在意的。”

    “谁说没有人的,我就在意,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我就是没兴趣表演活春宫。”

    “你!”

    庄扬勉强压下的怒火再度燃起,突然的伸手抓住段楚手臂。

    “段楚,你这是不想履行承诺吧,你弟弟被放出来了你就想后悔?”

    “我段楚还不是那样的人。”

    段楚用力挣脱,奈何庄扬那手却跟铁似的挣脱不掉。

    “别把我说的跟你一样卑鄙。”

    “还说没有,那时之后你一直推脱,你敢说不是有心?”

    “我……”

    段楚被问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我……最近挺忙。”

    “忙?段楚啊,你把我庄扬当傻子了吧”

    段楚心下复杂,挣扎着看了他一眼,末了注定说道。

    “你放心,我段楚说出的话,一定做到。”

    “空口白话谁都会。”

    “那你想如何?”

    “我想如何?”

    庄扬盯着她数秒,视线四下扫到,突的落在车子上,笑了。

    “你现在补偿我。”

    “现在?”

    “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