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衣冠禽獸 > 097 扳回一成

097 扳回一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97扳回一成

    庄扬伸手将人拉了过来,一口热气喷过去,伸出舌头舔去溢来的血渍,声音模糊:“我只是让你知道自己是谁的人,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还跟其他男人纠缠不清,至于他……”话语顿住,段楚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心下紧张双手握成拳,面上却八风不动的平静。

    庄扬这人她在了解不过,绝对不会只是找个人揍一顿就了事,邱峰不说她也能猜上几分。

    正想着,那人突然抓起她的下巴吻了上来。

    “唔……”

    唇舌间尽是铁锈的血腥味,想着那血是自己的,段楚就觉得胃中阵阵翻涌,正待发作时庄扬已经推开,染血的唇殷红一片,勾唇一笑时透着丝邪魅妖娆之感,庄扬伸舌舔了舔,看着段楚惨白脸色,拇指抹去她唇瓣上沾染上的血丝:“放心,我只是给他点小教训而已。”

    段楚狐疑看着他,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希望你说道做到。”

    “呵~”

    男人冲他邪肆一笑,抽口手中所剩无几的咽,按着段楚脑袋全数渡过去,段楚一时不察,呛进了喉咙,一时间难受的面色发紫,咳嗽淹没在唇舌间,男人单手掐灭烟屁股,手一扬,抽了段楚睡袍袋子,整个人欺身压了过来。

    “那就得看你了。”

    低沉嘶哑的声音萦绕在耳边,如火的身子缠上来时段楚低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本能的伸手就要去推,手到一半却愣住,末了狠狠一闭眼,手臂放下,任凭身上男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仰起的头看向天花板上彩灯,灯光刺的眼疼,视线渐渐模糊,邱峰的脸慢慢显现,一个个的玻璃罐堆积如山,耀眼的如同这屋中灯光,低沉坚定的声音穿过。

    ——段楚,我跟你说实话,这么些年我就没放下过你,我他妈的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

    ——别人怕他庄扬我不怕,只要你点个头,我现在就带你走,你想留在青山我就陪你留在这里,大不了豁出去了,我倒要看看谁的命硬。

    ——我也不怕告诉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敢做。

    为了你,我什么都敢做。

    什么都敢做。

    不断重复的声音如同一道炸雷,炸的人蓦然清醒,瞳孔不受控制的圆瞪。

    “哗——啦!”

    水喷在脸上,溅起的水花落在镜子上,模糊了视线,段楚一遍遍的用手捧着朝脸上泼,窗外漆黑一片,房中床上男人酣然入睡,静的只听见手表嘀嗒声,浴室哗啦水声依旧,段楚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抬头看镜中模糊影像,底底喘息合着水声回荡在浴室中,脸上水滴话落池中,混入流动水中,溅起晶莹水珠如同玻璃瓶中硬币,段楚神情恍惚。

    稀里哗啦的声音就好像那一夜的雨声……

    窗外的大雨模糊了视线,自上往下看,那雨中带伤的少年几乎融入雨中,段楚手上紧的几乎将房中厚重窗帘生生拽落,双眼通红,分不清润华视线的是窗外雨水还是泪水。

    “哗啦!”一声,窗帘再也承受不住重量被拽落在地,段楚狠狠一握拳,快速抓起些所需物件转身不顾一切的朝外冲,门打开的瞬间,门外耸立之人让段楚愣住。

    段辰带着鲜少在家的父母牵着段行站在门外。

    向来慈祥的段母一脸的担忧,段父岿然不动,双眉却拧的紧紧了,眉梢见尽是疲惫,年幼的段行茫然不解的看着她,唯有段辰,依旧是那漠然之色。

    段辰说:“这就是你的家,你准备去哪里?”

    那之后的很多时候,当段楚再从段辰口中听见这句话时几乎想上去撕破那张不变的嘴脸,心中皆是讽刺。

    可是那个时候,当看着父母和段行时,她动摇了。

    紧握的双拳缓缓松开。

    段母呜咽跑过来抱住她痛哭时,脚下如同千斤重,压的人挪不动半分,手中包包落地都不知。

    窗外水声哗哗响,她脑中却空白一片,狰狞吵杂的雨声落不进心。

    段辰的狠在于她总能巧妙的抓住人的弱点,让人无法反击。

    哗啦一声溅起的水如同在邱峰手中破碎的玻璃罐,银白的硬币撒了一地。

    手擦过镜面,抹去上面水珠,镜中映照出苍白脸面来。

    段楚深吸一口气关掉水龙头,背靠墙壁滑落在地。

    邱峰走的那天,她撕了床单和被套绑在二楼的窗子上爬了下去,拦了车去了机场,这事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知道。

    只是有的时候,有些事就好像老天故意给你开了一个玩笑,你越是焦急他就越是兜着你玩,直到精疲力竭后才发现,一切都是注定了的,不管你如何蹦跶挣扎都是没用。

    中环路的一起车祸毁了一切,等她跑到机场时,一切都晚了。

    所以说,命运这东西,有的时候逼的你不得不服。

    有的时候段楚想想都会仰天骂一句——真他妈戏剧。

    人生错过一次就没的选择,只能朝前看。

    可她了?

    再一次戏剧了。

    ……

    “啊,是你啊,吓死我了。”

    段楚到家时天刚亮,开门的声音惊动正睡觉的柳青,看见是段楚时松了口气。

    “不好意思,吵醒你呢。”

    “没事。”

    柳青揉着睡眼,看了看外面已经露出鱼肚白的天,摆了摆手,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话语中带着担忧。

    “差不多也该起来做饭了,倒是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回头我去给你看看手机吧。”

    段楚把那问话给模糊带过去,接过柳青递过来的水喝了口,温水,入口还算清爽,只是段楚现在没什么心情,加上一晚上没睡,喉咙难受的厉害,喝了两口就放下了。

    柳青是就这么过来的,什么都没带,因为田少那事也没敢回去拿,柳青本来想找庄扬说说的,可这事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又不敢再柳青面前提庄扬,加上邱峰这事,就更是一直压着了,柳青倒是想的开,说自己一个外来打工的,没什么重要东西,也就干脆不要了,身份证带着就行,银行卡什么的都可以补办。

    只是昨晚上这是让她担忧却是自己不好。

    两人现在住一起,有什么事不比从前,柳青没个手机又,大半晚上找不到人,附近有没公话,确实不好办。

    至于做饭的事,段楚说了好几次,柳青也只是笑笑,第二天依旧如故,到后面段楚也就不说了。

    银行卡不办下来当天柳青就取了笔钱塞给她,说是房租和水电什么的,段楚实在没脸要,推脱半天柳青死活不松手,到最后段楚实在没法,只得先将钱收着,等寻着时机再还回去。

    “怎么,不舒服?”

    柳青洗了杯子出来发现段楚在揉额头,擦了手询问。

    “恩。”

    段楚应了声,全身无力的坐在沙发上不想说话。

    这罪遭的,待会还得上班。

    “我给你按按吧。”

    “啊,不……”

    段楚闻言刚要拒绝,那边柳青手已经神了过去,适中的力道让段楚舒服的闭上眼,到嘴边的拒绝硬生生压了下去。

    “你还会这个?”

    柳青做事勤快,想的也周到,每天把家中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脾气也好,总是段姐段姐的叫着,除了起先那点不好意思外,段楚在外面漂泊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有个人这么一起真的不错。

    “我妈身体不好,医生说按摩好,所以就去学了点。”

    柳青的声音就跟她的人一样,轻轻的,加上那里度舒服的让人想睡觉,可听着那话却让人没来由一阵心酸,想起柳青以前说的,出来打工就是为了给她妈治病,好好的孝顺孩子,竟然就……

    段楚没来由的替柳青感到一阵难过,心下就跟什么卡着似的,一时间也没再说什么,怕触了柳青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

    一时间,屋中安静一片,外面已经彻底亮了,夏日的天亮的早,没一会太阳就开始刺眼。

    “段姐昨晚上是加班呢?”

    “啊?”

    段楚正想事,头上又被按的舒服,整个思绪断断续续的,有点昏昏欲睡,听着柳青轻细的声音时还没回过神,愣了半天才模糊说道:“恩,加吧。”

    不是有意隐瞒,只是觉得这糟心的事说出来只会连累旁人跟着遭罪而已。

    “咦,怎么不动呢?”段楚说完才发现柳青不知何时停了手,疑惑仰头看向柳青:“是不是累了,累了就别按了,差不多了,等中午休息补补眠就好。”柳青正愣神了,段楚叫了声才回神,笑笑温言道:“不累,只是该做饭了,等做好后再给你按。”

    “不用不用,你去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柳青学过的关系,按了几下到真好了不少,段楚看着柳青在厨房忙碌身影,就觉得总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就试着说道:“你每天在家无聊吗?”

    “还好。”

    柳青哪儿是切菜的,刀拍下去咚咚响,特别熟练。

    “上午做好饭整理下屋子再出去买个菜,洗个衣服,时间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午饭,擦擦地,晚饭,呵呵,差不多了。”

    听她这么一说,段楚眉头越皱越紧了,心下更加内疚。

    这哪里是找个同居人啊,分明就是把人当老妈子使。

    “其实这屋里也没什么事,你有没没有想过出去找点事,上班什么的?”

    段楚怕被误会,所以说的婉转。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柳青出去上班可以一举三得,一来少做点家事,而来有点收入,三来就是……也是段楚最担心的了。

    柳青这整天窝在家里,不排除是因为那件事,出去走动走动说不定会好点,再说了,她也不能总窝在个家里,她还年轻,不能就这么给毁了。

    那边柳青熟练切菜下锅,轻细的声音在抽油烟机下有些模糊。

    “恩,等找着合适的。”

    段楚闻言心下松了口气。

    总之肯出去就是好事。

    ……

    窗帘‘刷拉’一声被拉开时,庄扬底咒一声,伸手翻过身拽起身边物挡去刺目光线。

    “夜,别骂了,都日上三竿了。”

    邓海迈着修长的腿朝床上走去,一把掀了薄毯。

    “操!”

    庄扬咒骂一声,抬手挡住眼睛。

    邓海看向床上赤条条的人提醒:“庄少,你遮错地儿了。”

    “爷这完美的身材比列有什么可遮的。”

    庄扬嘀咕一声勉强清醒,翻身朝身旁压去,却扑了个空,不悦睁开眼。

    “别摸了,早走了。”

    庄扬没说什么自床上站起,也不拿个东西遮着点,就这么大刺刺进了浴室。

    邓海早已见怪不怪,连欣赏都免了,扔了手中薄毯,将带过来的换洗衣物摆放在床上,等弄好后浴室的水也停了,庄扬裹着个毛巾就走了出来,一边擦头一边问道。

    “有事?”

    两人都认识这么年了,有些习惯还是知道的。

    “二环东街有个公司,规模不大,是近两年开的。”

    庄扬知道邓海不可能无缘无故提起个连名都不知道的小公司,所以也没打断,一边擦头一边听着,果然,邓海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

    “公司的老板姓贾,可最先注册的却另有其人。”邓海瞄了庄扬一样才继续说道:“姓邱。”

    庄扬挑了挑眉,手上动作顿住,末了继续。

    “说。”

    “这个公司说来也怪,两年来规模一表面上直都没怎么变过,也就从个小工作室变成一百来平的公司,十几人的员工涨到三十。”

    “表面?”

    “呵,这点估计谁都想不到吧,看似不大的规模,每年的盈利却高的吓人。”邓海说着都笑了:“公司注册员工三十人,私下,恩,有一种员工是不用去公司的,而是在家……就在今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突然扩大规模,员工翻了几番……”邓海瞄了庄扬一眼,接下来的话不用说也知道了。

    “很——好。”

    庄扬脸上阴冷一片,手中毛巾被捏的皱起,良久个笑了,扔了手中毛巾,拿过床上衣服慢悠悠一件件穿上。

    “很好,反将我一军么,我到要看看他能坚持到及时,一切才刚开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