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请喝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25

    庄扬进屋后脸上阴沉就没散过,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电视,里面放了些什么却完全不清楚,墙壁上的秒针滴滴答答的响,转了一圈又一圈,庄扬的面色也随着十针的滑落而越来越难看,最后整张脸都黑了。

    一旁邓海瞅着墙壁上的时间打了第一十一个呵欠。

    “庄少,别等了,睡觉吧。”

    庄扬头也未抬:“十二点一过,冬子要不来还车,我就毙了他小子。”

    邓海扬手就是一个呵欠。

    “别装了,什么冬子,你不就是料定段小姐坐不上车,等着她回来给你道歉么。”

    “谁说我在等她了!”

    沉静的男人整个炸毛了,声音冰冷,阴狠的视线直直朝着邓海看去。

    “成,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邓海动了动屁股,朝沙发内移了移,眯着睡眼迷蒙的双眼看电视,嘴角嚼着笑意,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般,任凭庄扬一双眼都都快喷出火了,兀自看的专注。

    急于发泄的男人傻子才会去招惹。

    庄扬一拳头就跟打在海绵上般,一双眼快将邓海身上盯出几个洞来,客厅内静的就只听见电视的声音。

    “嗙铛!”

    突然一声震响,庄扬再也忍不住一脚朝着面前茶几踹去,整个人哗啦一声自沙发上坐了起来,双手往裤兜一踹,转身就走。

    “哪去?”

    邓海眉眼都未抬,只不轻不重的问道,得到庄扬恶劣的两字回应。

    “喝水。”

    说这话时庄扬已经到了饮水机旁,拽过杯子就准备接水,却在手握着杯子边缘时突然停住。

    瓷质的圆杯子还不到巴掌高,统一的一套,没有什么纹路,简单的墨绿色,是台子上唯一口朝上的杯子。

    只消一眼,庄扬就想起这杯子是谁的了,当下心中火气,阴沉的眼盯着空空如也的杯子,指腹摩擦而过,扫过冰凉而光滑的边沿,猛的用力砸在地上。

    “咔嚓”一声响,破碎的碎片洒了一地。

    破碎声引来邓海注意,却也只是淡淡扫了一眼,视线重新落回到电视上,扬手打了个呵欠,就连声音都带着疲惫。

    “爷摔利索了,待会别忘记了清理。”

    庄扬会清理那就不叫庄扬了,阴冷的眼盯着地上碎渣滓看了半响,水也不喝了,转身就朝邓海所坐的沙发踹了两脚。

    “起来。”

    “做什么?”

    邓海这儿都快睡觉了,眯着双眼回的不大情愿。

    “找乐子去。”

    庄扬狠狠扔下三字就开始动手摸钥匙换鞋子了。

    “不会吧?”

    这下轮到邓海不淡定了。

    “爷,我们这才从外面回来。”

    邓海不比庄扬,喝了酒还这么精神头,他是那种标准的喝了就睡的类型,若不是为了送庄扬回来,这会儿早就睡上了。

    邓海开始后悔了,早知道他送什么啊,管他大爷是冲马路还是开着车游河道。

    庄扬那边已经收拾妥当,单手撑在沙发上,冲男人笑的阴测测的。

    “乖,哥哥今晚带你去玩好玩儿的。”

    “能不去么?”

    “不成。”

    他庄扬不痛快,别人也甭想痛快。

    “要不咱换明天吧。”

    这次庄扬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你要想明早起来光着身子在东三环裸奔就成。”

    “……”

    邓海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可那点脸面还是要的,即使身材再好,咱也不能干那有伤风化的事不是。

    ……

    邓海原本以为庄扬口中的乐子无非就是那种奢靡喧哗场所之内的,却没想到这次玩了把高雅,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个高级会所。

    所谓高级会所说的简单点还不是个消遣,只是格调比较高,讲究的是个雅致,高端,来的也都是些非富即贵,说俗点,就是一些有钱人玩的个什么附庸风雅。

    庄扬普已经瞅着里面装饰就啧啧两声,道了句跟会所情形格格不入的一句话。

    “真他妈的装。”

    别说一句话了,庄扬从头到脚那身打扮就都跟这地方格格不入,顶着个枣红脑袋,挂着件花布衬衫,踩着双布鞋,浑身上下透着股痞气,偏生还一点自觉都没有,晃着手中会员卡慢悠悠的满场晃悠,就跟逛大街似的。

    这要搁谁家有这倒霉孩子非掩面低头不可。

    丢人啊。

    偏偏跟在一旁的邓海一脸平静不说,脸上始终保持着儒雅笑意,只偶尔忍不住打个呵欠。

    庄扬这人装着打扮虽然另类了点,痞气中却不显流气,单是那身形和那张好看的脸,很快就引来不少人注意,更有甚者认出这么个人来。

    谁不知道青山庄少有着一身标志性打扮。

    发现虽是发现,却没多少人上来攀谈,少数几个有心,却在扫到庄扬明显青黑的脸后退缩了。

    庄扬那就是个不定性的主,生气的庄扬则是不定时炸弹,谁没事敢捧着个炸弹玩。

    庄扬锐利的眼在场扫了一圈,最终锁定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

    “就那儿了。”

    话落也不管那位子是不是有人,手往兜内一踹,长腿就迈开了,原本坐在那里跟姑娘*的富家公子脸色一变,末了冲着庄扬讨好一笑,也不管什么姑娘不姑娘了,拔腿闪的飞快。

    那姑娘还在愣神,突然发现对面椅子被拉开,换了个人。

    男人单手踹兜,一屁股坐下,长腿摊开,脚直接踹桌脚上,姑娘一抬头,正对上张怒气冲冲的脸,当成吓的小脸苍白,腿下打着摆子忘记言语,直到一道温润声线传来。

    “小姐,咱们能换个位子么?”

    男人带着金丝边眼镜,微弯着身子笑的一派斯文儒雅,可却不知为什么,姑娘却觉得背后阵阵寒意,唰的一声就给站起了,膝盖撞桌子上。

    “可,可以。”

    也顾不上疼,姑娘跑的飞快,就跟逃命似的,直到人跑远,邓海才无趣收回视线,慢悠悠扶起姑娘刚刚撞翻的椅子坐下。会所内悠扬的钢琴声就跟催眠曲似的,听的他只想睡觉,抓过桌上热茶倒了一杯喝下才勉强清醒几分,看一眼被庄扬随手扔在桌上的会员卡淡淡问道:“哪儿来的?”

    “今天白天回去时方姨给的。”

    庄扬声音比他还淡,百无聊赖的抓着桌上卡转着圈。

    “想也不会是你办的。”闻言,邓海一副就只如此的模样,忍不住轻啧两声:“方姨对你真没话说,听说这里会员卡挺贵的。”

    提到方姨,男人眼中原本的阴郁明显减少了几分,转动的动作也变的轻了不少,一旁邓海见效果达到,赶紧乘胜追击:“既然来了就不瞅瞅。”

    这话邓海说的已有所指。

    找乐子,说白了,还不就是那些。

    庄扬一双眼就跟雷达似的在场内扫一圈,最后无趣收回,继续把玩着那薄薄一张会员卡,倒是一旁邓海不淡定了。

    “别告诉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拉上我来这里陪坐?”

    “咋们偶尔也得熏陶熏陶不是。”

    “得了吧,你当我今天认识你。”

    邓海不置可否,体内酒精催动下,一双眼都快睁不开了,为了分散注意力只得四下晃悠。

    这大晚上的,会所里的人却很多,个个都是精心打扮过的,相比夜店那些来,一个个到显得人模人样的,举手投足间也都透着些高高在上,处在其中不觉,站在旁观的话就觉挺好笑的,有几个还是认识的,平时没少一起混夜店,什么下作的事都干过,这会到是给包的严严实实,从上到下无不透着大家风范,就连说话分贝都压低了不少。

    只是再怎么掩藏,骨子里的那份私语还是遮掩不去的,只消一眼就可瞅着目标。

    就好像现在,几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正围着‘目标’大献殷勤。

    邓海好奇瞅了眼那被人团团围住的人,当看清模样时忍不住啧了声。

    容解。

    难怪这么大仗势。

    容解,荣氏千金,可说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不管是模样还是家事,在青山都是数一数二的,若论名气,不比庄扬低。

    容家世代书香,祖先在清朝还是个什么大官还是王爷什么的,清末明初开始从商,并且干的有声有色,若要说在这青山还有什么都跟庄家比,那一定就是容家了。

    容家这一代就出了一男一女,容家长男不说,单是容解,撇开身世不说,单是那艳丽的容貌,往哪儿一站,男人一准的前仆后继,更何况人大小姐还有个了不起的家事了。

    容解这个没其他爱好,就是爱玩,喜欢参加聚会,到哪儿都是别人注目的焦点。

    想到此,邓海忍不住看了眼对面男人。

    这点两人还真像。

    想到此,邓海不免乐了,瞌睡也跑的差不多了,扫了会场一眼,招来服务员叫了两杯酒。

    这大晚上的,不能真就这么干坐着啊。

    酒刚点不到半分钟,就有人送了杯酒过来,邓海诧异。

    “这么快?”

    不愧是高级会所啊,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

    服务员却直接越过他将酒放在庄扬面前。

    “庄少,这杯酒是容小姐请你的。”

    庄扬没反应,邓海到是本能抬头扫了眼容解的地方,朝天吹了声口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