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穿升级逆袭史 > 第86章最终逆袭-番外结局

第86章最终逆袭-番外结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像是几年前一样,这家店还是挂着同一张海报,“新推出网游《酱油使命》,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还流着眼泪的奚然不自觉地笑了,新推出?

    她毫不犹豫地踏进了那间古怪的游戏店。和那时候一样,连摆设都一模一样。她甚至再一次听到了系统那熟悉的声音,“欢迎玩家奚然再次光临。”

    这一切都不是梦。

    “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奚然有些不知所措,“当初我离开游戏的时候,你说我会再次光临,现在果然……”

    她果然是中了这坑爹系统的计谋了。

    “你这个坑爹游戏,别指望我还会再被你坑一次!特么我的愿望呢,为何你没有帮我实现?”奚然冷静下来,质问系统。

    系统很无辜,“玩家奚然,我将你送回到学生时代,也就是间接帮你实现了第一个愿望啊。我还没有能力篡改历史,只有靠你亲手将这一切纠正成你想要走的路。”

    奚然叹了口气,这个愿望她根本不在意!她想问的却是……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没有问出口。

    “请玩家就座,游戏马上开始了!”系统催促道,“进了游戏才能见到指导人。难道你忘了么?每个玩家都需要一个特定的指导人陪同。”

    听到“指导人”三个字之后奚然一愣,“还、还是之前那个高傲自大又喜怒无常的家伙么?”

    “进了游戏玩家奚然便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了。”系统不紧不慢地说,就好像是故意在吊奚然的胃口。

    可奚然却下意识地坐在了电脑前的座位上。朝左边看去,与上次相同的是,她的身边竟也坐着三个玩家。

    其他玩家的面容让她感到陌生。看来被这个游戏再坑一次的,只有自己而已吧?奚然叹了口气,双手放在键盘上,在“请输入玩家姓名”的框子里打上了“奚然”。

    系统僵硬的声音中竟带了些跃跃欲试的成分,“请各位玩家准备……游戏即将开始!请确认【进入游戏】,谢谢各位玩家合作。”

    奚然咬着牙,将鼠标挪去屏幕上【进入游戏】的醒目按钮上。只要一点,她就会再次陷入不断穿越完成任务的游戏。

    但是那里……说不定系统给她安排的指导人,就是卓斐啊。她深吸了一口气,用食指重重地点了上去!

    哎哎哎?!

    奚然突然触摸到的,不是想象中硬硬的塑料鼠标,而是——有些凉意的肌肤。她条件反射似的将手指伸了回去。奚然疑惑地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的脸。

    “你、你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做梦吧!”奚然一个激动,竟然直接一手按住了卓斐的手指。也很巧合的,用卓斐的手指将鼠标的左键狠狠地按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奚然又感受到了那股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的旋风。

    “奚然你这个二货——!”呼呼声中,奚然竟清楚地听到了卓斐的怒骂声,“那么久不见,你还是那么二!”

    奚然晕过去之前想,这真的是卓斐么?她可能会比较习惯那个满脸写着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每天一样的面孔。

    有了些知觉的时候,奚然睁开眼睛,看见的还是那四面惨白惨白色的墙壁。由于离开系统空间的时候,奚然亲眼看见那四面墙破碎的样子,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回到了系统空间里?而就在刚才,她竟然看见了卓斐?捏了自己的脸一下,她才意识到这不是梦境。

    连早前那就快在她脑海里就快消失的记忆,也在这刻证实了它们都不是奚然的纯想象。

    自己实在是太愚蠢了,奚然这样想。在游戏里经过的那么多事,完成的那些任务,怎么会是假的?她也只是为了帮自己找一个逃避的借口罢了。

    奚然尝试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刚想对卓斐说些什么,却看见身边站着另一个男子。那个人如此陌生,奚然随之一愣。

    “欢迎玩家奚然来到《酱油使命》这个游戏,我是你的指导人,白丘。”

    奚然盯着面前站着的男子不动,手也僵在那边,“也是未来人?”虽然从衣着上看起来与卓斐当初的打扮不太相似,但奚然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似的问了出来。要不是觉得他和卓斐可能认识,奚然会理他是白丘还是白球?

    “咳,不是。”白丘尴尬地道,“我和你一样,来自二十一世纪。”

    虽然这个指导人比当初的卓斐好相处得多,但奚然毫无庆幸之色。当然了,说白了当初卓斐那副冷得能把她结成冰的样子,也是因为奚然的贪心而导致指导人的好感度下降吧?

    不过对现在的奚然来说,这都是题外话了。

    “别废话了!你特么快告诉我卓斐在哪儿,我进游戏之前看见他了!”奚然急得都快拎起白丘的衣领了,后者却还慢慢悠悠地说:“啊?你说什么呢?卓斐?这人是谁?”

    奚然给了他一个白眼,“之前我的指导人,你不认识他?”她沉默了几秒,“那你就别碍手碍脚呢,特么我还得去找系统算账。”说罢她便抬起头对着上空大喊,“坑爹系统你再不出来我就,就……”又想了会儿,“我就把你指导人杀了你信吗!”

    系统僵硬的声音再次响起,“指导人对玩家奚然的好感度-100。”

    奚然看着眼前一脸“你来杀我试试看啊”的白丘,瞬间斯巴达了。

    特么,这不止坑爹坑娘,这明明是坑了全家。奚然咬牙切齿,当初要是不那么激动,自己也不会上了系统的当。

    她刚想将这一切怪罪在卓斐身上,后转而想到不知道卓斐听到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了,所以之后她还是将她的念头转了回来。

    怪自己,都怪自己!要不是临走前她没问卓斐要个联络方式,他们俩也不会相隔那么多年才能见面。

    不过她之后又转念一想,未来的手机号要加什么才能打到呢?

    真是够了……

    “既然玩家奚然以前玩过这个游戏,那么我也不多说了!”白丘突然换了副脸色,“请玩家抽取任务主题!”

    “等等,等等!”奚然刚叫停,就被白丘打断道:“请玩家奚然在游戏里无条件配合指导人!”他都快是用吼的了。

    奚然不禁退后一步,好感度真是极其重要的一样东西。看着比当初的卓斐还要黑的脸,奚然颤抖了一下,嘴上却不饶人,“配合个鬼!有病啊再玩一次游戏?而且我这次连愿望都没输入好么!”

    “我管你!”白丘那一脸“想死死看么”的表情,令奚然不安地皱起了眉头。这家伙,一下子变得比卓斐还恐怖了,这叫她怎么淡定?

    而且,她还又被这坑爹游戏坑进来了。奚然叹了口气,原来她的智商从始至终都没增加过,点蜡。

    “的确,你的智商从见到我起,就处于负数状态。”

    奚然诧异地回头,“卓斐?”她没见着人影,心中的话就脱口而出了。望了望四周,什么异样都没有。

    “谁?是你要等的卓斐么!”白丘一把抓住想要越走越远的奚然,右手狠狠地捏着她的肩膀,“玩家奚然快给我选择任务主题!”

    奚然因为寻找卓斐寻得心急,刚才涌出的慌张感在这一瞬间散去。她吃痛地叫了一声,不耐烦地看了白丘一眼,刚想出手挥出一拳,却有人将她的手握住了。

    瞥眼一看,竟是她不惜得罪白丘也要找到的人。

    卓斐右手一拉,便将奚然拉到了身后。奚然探出头来,发现卓斐正与白丘四目相对,那气场甚是慎人。

    奚然打了个哆嗦之余,脸上竟露出了看好戏之色。卓斐突地用力握了一下他手中的奚然的拳头。奚然“哎呦”一叫,想要把手抽出来却怎么也动不了。一瞬间,她的脸就红了大半。

    “你就是玩家奚然以前的指导人?”作为新指导人的白丘,只是对着玩家才会带有负面情绪而已,对于这个姑且还能算是前辈的上一代指导人,他的言行还是不会过分逾越的。

    卓斐却没给他好脸色看,纵使他知道白丘也像当初的他一样,是不小心踏入这个游戏陷阱的。“这好像与你无关吧?”

    这一句话让白丘的脸色沉了下去。就算白丘脾气再好,也忽视不了面前那人有些鄙夷的眼神。

    “她是我手下的玩家,你说与我有没有关系?”

    卓斐立刻打断道,“她只是误入罢了,识得眼色就快点让开,别挡路。”卓斐现在可没多大耐心和他耗着,他可是要找系统算账去的。

    这系统不仅把奚然骗进了游戏,还给她安排了这样一个指导人!

    不管是前面那个正常的、友好的白丘,还是现在这个对奚然带着负分好感度的白丘,卓斐都看不下去!

    白丘刚刚说什么呢,他手下的玩家?

    恐怕是反了吧!卓斐拉着奚然,本想不惹是生非,先教训了系统再说,谁料白丘一拳头就招呼了上来。

    “指导人白丘对指导人卓斐的好感度-500。”原来是系统在背后又动了手脚。

    卓斐轻快地躲了过去,挑了挑眉,看着白丘不说话。而看起来平静的卓斐,实然是在与系统对话中。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奚然?”

    “玩家完成任务之后便能返回现代。”

    卓斐咬牙,“再说一遍?你明明是故意将她骗进来的!”当初所说的“欢迎你再次光临”,说明系统早就预料好要耍他们了吧!

    “是指导人自己没有看好手下的玩家,与本系统无关。”仔细那么听来,系统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点笑意?

    可卓斐却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你似乎还没实现奚然的第二个愿望吧?”

    系统倒是沉默了几秒,“这不是本系统的问题。”卓斐还想着系统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谁料它倒是又开口,“指导人卓斐,你的愿望呢?”

    那时候卓斐才想起来当时走得匆忙,自己的愿望都没有说。

    没错,作为被“绑架”而来的指导人,唯一的好处就是在离开游戏之前获得一个许愿的权利。当时的系统,当然也是拍着胸脯说“保证实现”的了。

    本来卓斐是来找系统算账的,他早就豁出去了。不过要是用一个愿望就能解决这件事,卓斐也不想拆了系统的空间,接着系统再来烦着他们。

    “那么……”

    卓斐微微眯起了双眼,说下了那个他一直想要实现的愿望。

    而在空间里,白丘竟是又一个拳头挥了下去!“碰上什么玩家不好,竟然碰上你们!我就不小心被个游戏骗进来,好好让我做个指导人辅导玩家完成任务不行吗!难道你以为我不怕回不去?!”

    白丘几近抓狂,卓斐一手挡住他的拳头,冷冷地道:“我说过,她是——我、的、玩、家!不知道你听清楚了没有?”

    一秒之后,白丘就突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就算我不再是这个游戏里的指导人,但是我,还是奚然的指导人。”卓斐淡淡地甩了一句,接着转过身来,郑重地对奚然说:“我们必须完成任务。”

    奚然刚刚还在那里想“白丘你就别自不量力了人家好歹也是未来人好吗”,结果被他这一句吓得够呛,“你、你不会是系统捏造出来整我的吧?”

    开玩笑么,再次完成任务?

    “为了再一次逃出这个游戏,我们必须完成这个任务。最后一次,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

    奚然看着卓斐那副“指导人”再次上身的样子,脸色一点点地黯淡了下去。

    再次完成任务?为了逃出这个游戏,还是为了……

    她不知道。奚然只是无奈地点了点头,之后再也没有像说话的*了。实然,她应该是只能无奈地接受吧。

    卓斐将白丘打晕了之后就丢在一边,接着顺理成章地再一次成为了奚然的指导人。而后者,却只是沉默着,一反往常。

    “坚持下,最后一个任务了!”

    卓斐示意系统开始宣布任务,谁料空间的喇叭刚刚发出了点声音,奚然就感觉一阵睡意猛地袭来,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他看了奚然一眼,轻柔地将她抱了起来。

    “说出任务条件。”与他温柔的眼神极其不符的冰冷言语,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传到了系统的耳朵里。

    “这可是违规的。”系统无奈地道,“罢了,看你们两人这互相瞒着对方,我也替你们捉急啊。”

    系统的声音突然变成了人声?

    估计是操纵人出面了吧。卓斐也顾不得怀疑,只是叫系统快点将他们送去任务背景底下。他紧紧地抱着奚然,要不是这样,他怎么能陪奚然一起去任务世界里?

    等了太久了。自从那次游戏结束之后,奚然就不知所踪了。本以为能够到找得到他的卓斐,竟在现代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她掉下去的时候,卓斐说过他们能够“再见”的。可是在那一天,他发现他貌似真的再也找不到奚然了。

    他有多么着急奚然怎么会知道。

    整个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几乎都快给他翻遍了。她离开了几年,他就找了几年。最后,他竟然在阴差阳错之下回到了当年的时空,也就是回穿到了她离开的那一年——2013年。

    接着,他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她活在这个世界中的气息。

    卓斐怎会知道系统将她送去了几年之前?没错,她的确是在地球上,但是她与他在的,却不是同一个时空。

    “好,那么,最终任务——”

    ·

    奚然醒来的时候,脑海里一片空白。既没有往常能够看到的宿体的记忆,手背上也没有任何任务显示出来。

    但看看四周,的确是在古代啊。

    “怎、怎么回事?”

    一开口,却发现那声音是如此地熟悉。“卓斐?!”奚然像见到卓斐的鬼魂一样,吓得差点从床榻上跌下来。

    “小心。”面前的人不像是假的。奚然本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但她触到的温热的手,是不会在梦中出现的。

    “你、你怎么在这儿?!”奚然一惊一乍的,心跳得极快,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奚然刚想再一次从床榻上爬起来,却突然感到四肢无力,头晕眼花的症状加剧,令她更为不适了。

    “怎么回事?”奚然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大口地深呼吸着。怎么每次在卓斐面前就淡定不了了呢?可不能下了她的面子才是啊。

    “如你所见。”卓斐露出浅浅的笑容,“和那时候一样,我们穿越而来,为的是完成任务。不过这次……你好像有点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奚然转念一想,觉得十分不对劲。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发现竟是她进入游戏时穿的那身休闲装?说明这具身体,是自己的?“系统出bug了?”奚然喃喃道。

    “换上。”卓斐给了她一件古时所着的长衫,见她愣着不动,便说,“难道你想让我帮你换?”

    奚然一惊,随手扯过衣裳。其实要说起来,这坑爹的系统一直喜欢耍她,这次系统是否又在陷阱里装了什么机关,等着看她被刺得伤痕累累?

    所以说……奚然联想到,这个卓斐,莫非是假的?也是,能开出这样的玩笑的卓斐,怎么让她相信是真的?也许他和那次副本里的其他玩家一样,都是系统做出来的幻影罢了。

    这样想来,奚然瞬间又感到了失落。不过这也是唯一一个能解释系统bug的假设吧?“你走吧,回去对系统说,你在这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因为他是假的。

    她始终得一个人独自在这陌生的任务世界中虐死目标,接着……不知道他这次,会不会陪她离开?还是再次分道扬镳呢?

    至于这具身躯是自己的这个bug,奚然想也许她穿越到了一本穿越文里的女主角身上吧,正巧那个女主又和她长得相似什么的,这也或许能解释得通。

    “回去?”卓斐看起来有些惊讶。犹豫了几秒,他似乎猜到了奚然的心思。这个小家伙,竟然连他是真的假的都分不清了?

    不知为何,心中涌出了一阵莫名的冲动,想要在那一瞬间证明给奚然看,他究竟是不是真的。

    “是啊,你回去吧。”奚然无所谓地看了他一眼。殊不知,实然她根本就是舍不得。也许是幻影也好,这也可能是她唯一能和卓斐相处这么长时间的机会。

    卓斐本来就有些不淡定的心情,突然被奚然这句话刺激得更加难以揣测。他皱了皱眉,竟朝着奚然的脸,直接凑了上去。

    “这样你相信我是真的了么?”

    奚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直到因为惊讶而张开着的嘴张累了才反应过来。“你、你干了什么?”似乎面前的人什么都没有做。

    卓斐将桌上的那碗水递给她,“我只是想证明我是有呼吸的。”他的确没做什么值得令她惊讶的事,难道他们到这个地步了,还不能确定关系?

    他可不管。卓斐看着满脸通红的奚然,“还想让我回去么?”他才不管奚然把他当什么,他只知道他那时候许下的愿望是——将奚然带出游戏时间,带到自己身边。

    所以现在,也算是如愿以偿了吧?

    “喔喔,那、那么,”奚然接过那碗水,温热的水通过瓷碗传到她的手上,“那么,你就不要走好了。”

    她说得不知多随意,但心中却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这坑爹系统到底在做什么?这么失策的事情真的是它造成的么。

    “恩?”卓斐看着还带着疑惑的奚然,“是否在想为何系统网开一面?还有,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奚然发现,就算卓斐没有读心这一特殊功能,也能读懂她到底说了什么。

    卓斐继续说道,“前一个答案我不知道,后一个答案么,抱歉我也不知道。”奚然突然有种想把手中的热水泼到他脸上的冲动。

    “这些回答,自然由系统亲自为我们解答了。”卓斐平静地道,“偷听可不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是吧,系统?或者说,游戏的设计者?”

    奚然浑身一颤,看来她还是在这个游戏里没有出来啊。

    “指导人卓斐你知不知道‘人艰不拆’四个字怎么写?”系统僵硬的声音竟然变得十分有“人味”,“难道你非要说出我这个游戏设计得全是‘bug’才满意?”

    奚然不得不发笑,真不好意思这可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系统咳了几声,“虽然的确有很多‘bug’,但是有些你们从未发觉,不是么?”这样说来奚然还得为自己的智商点个蜡烛。

    “由于当初引指导人卓斐进来游戏世界时,也是以‘愿望’来交换的,所以他的愿望让我也将他送来了这里。至于你们为何在一起,我想奚然你要亲自问问处心积虑密谋了很久的卓斐。”

    奚然斜眼看了看卓斐,看来他瞒自己的事还真不少。刚想将那碗水泼上去,卓斐就将那只碗一把夺过。

    “你想死?”

    这句话卓斐不是对奚然说的,他可舍不得她死。因此,这句话一定是对系统,也就是游戏的开发者说的。

    “我的宿体生活在距离卓斐以前生存的年代还远一千年,似乎你们得造一个时光机才能来让我粉身碎骨?”

    卓斐又皱了皱眉,没想到背后那个操纵人比自己想得还要流弊。而奚然此时却是在想,耍你的先人们玩真的好么……

    “那么换个词吧。”系统犹豫了会儿,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深思熟虑?貌似这个比较好。指导人卓斐,你一日不敞开心扉与奚然探讨你的人生问题,你就一日不能实现愿望啊。作为系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第二个问题。”卓斐冷冷地道。

    系统这次倒是也没继续戏弄他们,“至于任务,”奚然竟然听到一声似有似无的笑,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玩家奚然本次的任务是——”

    “与指导人卓斐成亲。”

    ·

    几个月后。

    “喂喂喂,你特么能不能把灯笼挂好一点啊!”奚然气得差点想把挂灯笼的小丫鬟揪下来,自己爬上去挂。

    还没等那个被责骂的人说些什么,另一道声音就从远方传来了。“奚然,你又不乖了。”奚然回头一看,果然是穿得清雅无比的卓斐。

    “我说这光天化日的,您老就别装作幽灵了行吗!”奚然没好气地回了句,唇边却是挂着幸福的笑容。

    卓斐走过来搂了搂她,凑近奚然的耳边,正色说道:“晚上我当然不能在街上装幽灵了,我家娘子还等着我回去不是么?”

    奚然的脸上一热,顺势推开了他,“喔,那你去找你娘子去吧。快去,别在这儿晃悠,碍眼。”说着她又教训起那挂灯笼的人。

    卓斐见着她通红的脸颊,不自觉地笑了笑。突然又觉察到了一道视线,卓斐抬头,竟是见到挂着灯笼的小丫鬟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好像在说,管管你娘子!对了,这个小丫鬟,好像也是前几天才魂穿过来的?当然了,她可不是被游戏派来做任务的。如果是的话,奚然还不把她踹得远远的?

    卓斐摆了摆手,他可不敢。要知道奚然在游戏中的主题可是逆袭,而这次的任务也是与他成亲,所以奚然也是理所当然顺便“虐”他的。

    他倒不是怕奚然,他只是喜欢看着她横行霸道却对着他脸红的样子。

    系统总算够意思了一把,下达了这个任务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说是说“做任务”,其实奚然早就脱离这个游戏了吧。

    是啊,他的愿望,总算是实现了。

    至于为何来到古代,也许卓斐潜意识想和系统在古代继续生活下去吧。或许在古代,才能有这样无忧无虑的悠闲生活,才能不被尘世的喧嚣所影响。

    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他们以“卓斐”和“奚然”的身份活了下来,再也不是“指导人卓斐”与“玩家奚然”。

    卓斐看着为他们亲事所忙的奚然,默默地为她披了件衣裳。

    这个举动导致挂灯笼的小丫鬟在心里痛叫了一声,“我是让卓斐你来管娘子的,不是让你们来秀恩爱的!”

    ·

    卓斐与奚然的婚事办得还挺是热闹。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上,他们的人际关系也是十分不错。奚然不知多享受古代城镇之人那种淳朴又无心计的性格。也许是逆袭得太累,奚然现在连脑子都不想动。

    果然,系统还是挺体贴的,否则怎么会选了这样一个地方,顺便照顾了奚然的智商呢?

    想着想着,媒婆已经开始喊着“一拜天地”了。

    奚然在这里开了家游戏店,现在打理得有声有色的,小日子过得也算快活。而卓斐呢,起初不支持奚然开什么乱七八糟的游戏店,后来才发现奚然这点子还真挺不错。

    古代人实在太无聊了。就算没有科技,奚然没事写点笑话,编点简单的游戏,那些人用石头和纸都能玩上半天。

    虽然在现代人与未来人眼里是无聊至极的事儿,但对他们这里的人来说,也叫是新鲜。只是最近穿越者貌似越来越多了,奚然的店或许会清淡不少。

    奚然倒是觉得,她给现代人玩玩家乡的小游戏,多么有情调。当她说出她的意见之后,卓斐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还是得找人合伙开家客栈比较稳当……”

    卓斐到古代之后竟然落地生根,随遇而安了。这是奚然最想不通的一件事。要是用未来的那些科技在这里随便利用一下,都是活生生的商机啊!

    谁知道卓斐这么不喜欢改变古代人的作风。或许他是怕改变历史?奚然无奈地叹了一声,特么这个朝代,明明就是不存在的嘛!

    罢了罢了,这些事啊,将来他们有一大把时间争论。

    更何况,他们现在可是成了亲啊。奚然看着卓斐,忍不住笑,“男神啊男神你终于到我怀里来了!”

    没有想象中的“叮”的一声,奚然总算是放下心来。看来系统太健忘,已经忘了他们的事儿了。那么,就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吧。

    ·

    几年后。

    奚然一直吵着说要去旅行。卓斐起初随意,表示地点随奚然挑,只要他能抽得出空就行。

    结果奚然翌日就选好了地点——公元2222年。

    卓斐囧之。

    奚然的意思很简单,这年份,她和卓斐都没经历过。她存在在二十一世纪,而卓斐么,比2222年还要远得多。

    卓斐只能将自己那时从未来带来的魂穿设备翻了出来。长时间没用,也倒是没老化。这部魂穿机器是专门旅行用的,能使旅行者的灵魂跨越各个时代,方便又好用。

    奚然早就想用很久了。卓斐翻出来之后,她就迫不及待拉了卓斐,前往公元2222年。不过这机器有一个漏洞,就是时日不能超过七天。

    但是奚然也满足了。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的确是在一个看起来极其陌生却又熟悉的地方。

    卓斐在她身后解释道:“那就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不过是200年之后的。”奚然茫然地点了点头。改变似乎很大,但是奚然现在却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东西。

    她指了指角落里的那家店,“卓斐,你看……”

    卓斐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自觉地眯了眯眼。那家游戏店,相信他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当然奚然也是。

    “进去看看?”奚然看着门口照常贴着的横幅“新推出网游《酱油使命》,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一笑,“几百年了?还是新推出。”

    卓斐没说话,心中却是完全同意奚然的观点。没错,当他不小心被坑进这个游戏时,横幅上写着的还是同一句话。

    由于是灵魂,他们很快地便进入了游戏店。

    还没等他们开口和系统打声招呼,店门就被拉了开来。奚然转过头去,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正喘着气,似乎很累。

    “进入游戏,你会解决一切棘手的事。”

    那名女子犹豫了会儿,还是坐在了电脑面前。她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其余的三个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又是四个上当的……”奚然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她们将来,会怎么样呢?”

    “一定也和我们一样。”卓斐笑着,“你听。”

    奚然这才听见,电脑里似乎有人淡淡地说着,“欢迎来到《酱油使命》的游戏世界,我是游戏的NPC,也是你的指导人,白丘。”

    “你说他们两个以后会怎么样,哈哈,其实白丘那脾性,比你要好得多哦。”奚然看了看卓斐。

    “是么?”卓斐笑着瞪她,“后悔了?”

    奚然撇了撇嘴,“难道系统当时是故意让你做我的指导人吗?”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幸灾乐祸道,“哈,你说,白丘不会等了几百年才等到一个玩家吧?”说着她便和卓斐走出了游戏店。

    而在此回头,却发现游戏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或许吧。不过我比较好运,你就在我面前,我不需要再等。”卓斐说着,搂住了奚然。

    她想,也许某一天,这家店会再次出现在两个有缘人的面前。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撒花!*★,°*:.☆\\( ̄▽ ̄)/$:*.°★* 。

    感谢一直陪伴羲羲到完结的妹纸们,抱住群么!

    这篇文写得有些仓促,羲羲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下篇一定会再接再厉的!

    嗷嗷嗷妹纸们喜欢羲羲就收藏下专栏吧,羲羲一开文你们就能知道(* ̄︶ ̄)y

    包养之后开文早知道→

    羲羲的专栏←戳戳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穿升级逆袭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懿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懿羲并收藏综穿升级逆袭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