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91.秋凉,两个女孩儿的悲剧(第一更)

91.秋凉,两个女孩儿的悲剧(第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清远的一双眸子,渐渐涌出泪来:“若若,你想想从前,想想我们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你真的忍心?”

    “可你认为经过了这么多事,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耘”

    甄艾定定看着他,缓慢,却又坚定的摇头:“清远哥哥,我们都回不去了,过去的事,就让它永远藏在过去,好不好?”

    “为什么不能?若若只要你的心回来,我们还可以如过去一样……”

    她实在不愿就这样没完没了的与他重复这些不愿提起的话题,干脆别过脸,不再看他踝。

    宋清远怔然望着她漠然的神情,那一张小脸,曾经一看到他就光彩逼人,那一双眼眸,总是害羞又缱绻的追随着他。

    年少傲然的时候,也并非没有得意过她的痴心,曾对最好的哥们儿说,这天底下的女人,谁都可能背叛爱情,但他的若若,这一辈子都会对他死心塌地。

    他曾以为他们会是永远,可谁能知道,一步错,步步错,原来,命运根本由不得他自己来操控。

    “好……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伤口也痛,我不打扰你,若若,你好好休息……”

    “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冷静下来,甄艾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宋清远这个人已经疯魔了,她现在对他的感情很复杂。

    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又有多少人能陪你度过一个又一个十年?

    她不能否认,她向来是个心软念旧的人,宋清远在她的生命中,意义和普通人绝对不一样,她不再爱他,也不愿再重归于好,有时候她认为自己恨他,可后来才明白,真心爱过的人,真心对自己好过疼惜过的那个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恨得起来?

    他们也许都没有错,不过是有缘无份。

    她甚至希望,他能和甄珠好好儿的在一起,他们都能幸福。

    她走出来了,可他直到如今,都陷在梦靥中无法自拔一般,渐渐快要成魔。

    宋清远却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他走到一边窗子前,伸手推开,转身对她微笑:“若若你看,窗子外面就是你喜欢的相思豆,那边我还准备弄一个小小的荷塘,就和消夏园里那个差不多的,到夏天了你可以去采莲蓬,对了,你不是最喜欢枯荷听雨吗?我们就留着那些枯荷,到了明年这时候,咱们一起坐在窗子边听雨声……”

    他的声音那样动人,就这般娓娓道来,仿佛那些美好的画卷在她的眼前一一展开了一般,只是再怎样动听的话语,却仿佛也入不了她的心。

    她安静躺着,等他说完:“你还没有回答我。”

    宋清远脸上的笑一点一点的凝住,他抬手,捏了捏眉心,眼眸微微低垂下来,仿佛在看着地面,可声音却幽幽响起:“若若,你跟着他没有未来。”

    “宋清远,我只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赵景予已经有了对付他的办法,陆锦川手里那些把柄,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若若,陆锦川就快完蛋了……”

    甄艾忍不住的浑身发抖,额上的伤处依旧痛的厉害,可那些断续的片段,却已经逐渐清晰。

    她记得那个下午,他们通电话时那些缱绻缠绵的情思,她记得崔婉说出那些事情的时候,她的愤怒和无助,她想起来她怎么会受伤……

    父亲毫不犹豫用花盆砸在她额上,她流了一脸的血……

    可是,为什么会是宋清远把她带走了?带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

    甄艾醒来时环顾四周,只觉得房子里的一切装潢都很新,仿佛之前根本没有人住过。

    那么,锦川能找到她吗?他……什么时候才会来?

    还有,赵景予到底会做什么?为什么宋清远的口吻这么笃定?

    “宋清远,你把话说清楚……”

    他却不再多言,只是转身向外走:“你好好休息,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外面一直都有人在,你不用担心。”

    “宋清远!”

    甄艾扎挣着坐起来,宋清远却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随即就抬步走出了房间。

    *********************

    ****************

    岑安接到一通电话,是老家的妈妈打来的,但是号码却很陌生。

    “喂,是妈妈吗?”

    岑安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不由有些狐疑,一边拿着手机向外走,一边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杂志社正到了最忙的金九月份,她手里一堆照片和采访稿子都没有弄完呢……

    今天更是忙的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岑安顺便拿了杯子去茶水间。

    “安安,你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都不告诉妈妈知道,还是人家景予亲自来家里接了我和你爸爸还有弟弟来北京玩……”

    岑妈妈一串连珠炮似的话,直接把岑安给炸晕了,什么男朋友,什么景予?

    爸爸妈妈,弟弟……去了北京?

    几千里之外的小县城住着的一家人,无声无息到了北京,来之前怎么问都不问她一声?

    “……人家景予想要给你个惊喜,所以不让我们告诉你知道,安安啊,景予已经让人过去接你了,妈妈和你爸爸弟弟就在北京等着你啊……”

    手机似乎被爸爸抢了过去:“安安啊,北京可真大,爸爸这还是第一次来首都呢!”

    “景予这孩子真不错,又懂事又贴心,安安你真是的,怎么不早点告诉妈妈呢……”

    爸爸和妈妈在电话那端说的热闹,不时开心的笑出声来,岑安怔愣的站在那里,接着热水的杯子已经快要满溢,她却没有察觉,直到热水洒出来,浇在她手上,她方才仓惶的扔了杯子,低头一看,手背已经烫红了一大片。

    景予……赵景予!

    岑安耳边仿佛是一声惊雷炸开!是那个人渣,禽.兽,那个毁了她清白的败类!

    他……把爸爸妈妈还有弟弟,接到了北京做什么?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毁了自己还不够,还要毁掉她的家人?

    岑安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她几乎要站立不稳,手机另一端妈妈还在絮絮叨叨说着赵景予多好多好,岑安听不下去,不管不顾的大喊着打断妈妈的话:“你们赶紧走,走啊,别待在那里,那是个禽.兽!混蛋……”

    她喊的嘶声裂肺,岑妈妈却一头雾水,“安安,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岑安岑安,外面有人找你,还是个大帅哥儿呢……”

    茶水间外有人在喊她,岑安对着手机却哆嗦着几乎哭出来:“妈,你和爸爸赶紧带着弟弟走好不好?算我求你……”

    “安安你胡闹什么啊?你是不是和人家景予吵架了?”

    “妈……我求你,求你了,你们赶紧走好不好……”

    岑安整个人都在抖,脸色白的犹如水鬼,她连声哀求,可岑妈妈的电话却挂断了。

    岑安赶忙再拨回去,那边却提示的关机。

    完了,全完了……

    岑安几乎站立不住,她勉强扶住墙壁站稳,赵景予,赵景予!

    她就算是死也要搞清楚,到底他要干什么!她就不信,这天底下是不是真的就没有王法了,是不是真的她就活该被人欺负一辈子!

    赵景予靠在黑色的车子前,手里夹了一根烟,黑眸藏在墨镜后,望着不远处快步走来的年轻女孩儿。

    她穿着黑白的职业装,头发利落的绾在脑后,消瘦,苍白,却又有着一股子儿让人忽略不了的劲儿。

    不由得微微眯了眼仔细打量,却发觉好似和记忆里那个模糊的影子渐渐有了不同。

    偶尔会想起那一天的事儿,那个被他撕开衣服的女孩儿,哭的嘶哑了声音,一双杏核眼泪雾迷离,瞠大了死死瞪着他……

    有时,他甚至会想到这个人,这双眼。

    可如今第二次见,却发现,她仿佛已经不再是那天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而脱胎换骨成了另外的人。

    倒是有趣,赵景予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唇,只是,不知道在床上时,她还有没有那天那个火.辣的劲儿。

    “赵景予!”

    “你到底想怎样?”

    “你把我爸妈弟弟骗到北京要干什么?

    ”

    岑安走近,在看到那个男人那张脸的时候,她几乎控制不住的想要扑过去从他身上狠狠撕下一块肉来,可最后仅余的理智到底还是要她控制了自己愤怒的情绪。

    父母亲人还在他的手里,她不能冲动,岑安,你要冷静,你务必要冷静!

    赵景予摘了墨镜,有些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她这样一身刺的样子,还真是让他回味起那天的她。

    被扒光了衣服压在身子底下还在拼命的踢腾挣扎,抓的他一身血淋淋的红印子,差点没把他舌头咬断……性子可真是够烈!

    “岑安。”赵景予念她的名字,高高在上的轻轻一笑。

    岑安只觉得脊背都凉透了,这个男人,背景强悍,为人阴狠,她,这样普通的一个她,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该怎么办?爸妈,弟弟……她到底该怎么办?

    “那天喝醉酒,欺负了你……可真是对不住,所以,今天给你补偿。”

    赵景予走过去,站在脸色煞白的女孩儿面前,笑的邪恶而又强势,他伸手,修长有力的手指按在她的肩上,然后,却又轻轻托住她的下颌,抬起,仿佛恩赐一样轻轻开口:“嫁给我,做我赵景予的妻子。”

    岑安二十三岁的人生,在这一刻,彻底的崩塌。

    她后来总是想,大约她上辈子无恶不作,所以这一生,才会遇到这样一个魔鬼。

    她逃不开,挣不断,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命运带来的灾难里,一步一步沉沦。

    *********************************************************

    “她是回来过,不过,下午就离开了。”

    甄慕远虽然有些气弱,但仍是故作镇定的开口。

    陆锦川一进门就不留情面的质问,让甄慕远原本有些偃旗息鼓的怒气腾时又狂燃了起来。

    “她回来做什么?你又有没有对她说过什么不好听的话?”

    陆锦川强压了怒气,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小艾的父亲,他早就将面前这张惹人厌恶的脸给打的面目全非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父女向来不和,她回来能有什么好事?除了气我这个老子也没别的事。”甄慕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

    “再说了,她现在是陆家的人,我怎么敢得罪她?”甄慕远自嘲一笑:“我都恨不得把她当菩萨供着了,只可惜人家也不领情——我说锦川,你还是别在这里耽误时间,她下午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们是真的不清楚。”

    甄慕远话音刚落,刚才出去接电话的陆成却是脸色难看的走了进来。

    “少爷。”陆成走过去,压低了声音:“您出来一下。”

    “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天下午……宋氏……”

    陆成说完,陆锦川整张脸已经阴霾至极,宋清远下午的重要会议上,突然离席,会议不得不中断,他的车子,曾经出入过甄家……

    两手捏的‘咔嚓’作响,手臂上青筋毕现,她忽然回去甄家,宋清远也来了甄家……

    她现在音讯全无,宋清远现在还未曾回去宋氏……

    如果说两个人的异样都是巧合,他陆锦川死都不信!

    “少爷,我已经让人去查宋清远的动向,相信很快就有眉目。”

    陆锦川静默站着不动,夜幕中的甄家,犹如一座黑漆漆的坟墓,张大了黑洞一样的巨口,似乎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给吞没。

    他忽然转过身,黑色的西装几乎要融入夜色中一样的色调,要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一种凌厉可怕,难以接近的气场。

    甄慕远看着他折身回来,只觉得眉心突突一跳,还来不及开口,陆锦川一双黑曜石一般幽深的眼瞳已经牢牢钉住他的脸:“若若,这个名字都有谁知道?”

    她的事,只要扯上宋清远,他仿佛就失去了全部理智和清醒的可能。

    不知怎么忽然想到这个名字,又几乎控制不住的问出口,陆锦川从来都不知道,他竟是这样心胸狭窄的一个人。

    甄慕远不期然他会问出这样一句话,短暂的讶异

    之后,方才说道:“这是她母亲给她起的乳名,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

    他说着,微顿之后,方才看向陆锦川:“这么多年,也只有我们甄家几个人,还有——你那妹夫宋清远,再就是你了。”

    陆锦川蓦地眸光一沉,几乎将牙关咬碎。

    若非那一天甄珠告诉他这些,他怕是直到现在,都根本不知道她还有这样一个乳名。

    可宋清远却知道,甚至,已经唤了十年。

    他们有多少的耳鬓厮磨?又有多少的情思缱绻?如果不是宋清远娶了甄珠,她怕是也不会这样快转投他的怀抱。

    也许他们私奔去临垚的时候,那些日子,宋清远口口声声唤着的,就是他从不曾知晓的那个乳名——若若。

    “锦川……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甄慕远看的心惊肉跳,勉力支撑着才没让自己露出马脚。

    “樊景湾的那个开发项目,我知道你占了大头,这一次的事,若是和你有关,我定会让你赔的血本无归。”

    陆锦川紧紧盯了甄慕远一眼,那一眼,恍若是如坠冰窟一样的森冷,要他遍体生寒,几乎坐立不住。

    甄慕远不敢接口,眼睁睁看着他带人走出去,直到一行人走的干干净净,他仍觉得空气里满是肃杀。

    是不是错了?是不是押错了筹码?

    甄艾怎么说都是他亲生女儿,如果没有撕破脸,他少不了源源不断的好处,可是如今……

    已经走到这一步,已经亲人反目成仇,甄慕远死死按住椅子扶手,陆锦川瞧不上他,也已经把事做绝,他没有办法,他不得不给自己找另外的出路……

    想到外面人看他的那种目光,想到他在陆锦川跟前的屡屡碰壁。

    甄慕远终究还是痛下了决心。

    **********************************

    这是甄艾失踪的第五天。

    陆锦川严令人封锁了一切消息,宛城一派风平浪静,似乎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一步登天的幸运女孩儿,又一次卷入了可怕的风波之中。

    甄珠对着镜子,仔细的将珍珠耳环戴好,左顾右盼,瞧着镜子里那张脸,已经妆容精美到了极致,她方才满意的颔首,站起身来。

    赫本风的小黑裙,搭配经典的珍珠项链,纤细的小腿裸露出来,脚下是黑色红底的尖头高跟鞋,甄珠打开衣柜,取了一件薄薄的呢子大衣出来,然后方才拎了铂金包走下楼去。

    管家问她要不要司机送,甄珠摆摆手,说是约了朋友出去吃下午茶,自己开车出去。

    宋太太瞧见了,还叮嘱她出去玩的开心一点,甄珠笑着应了,转过身的刹那,却是不屑的微微抬眉。

    宋家给他配的车是白色卡宴,甄珠并不太喜欢这款车,只是也凑合着开了。

    她开车先去常去的茶餐厅和闺蜜打了招呼,然后重新拦了一辆出租车。

    陈启明接了电话,就吩咐秘书将明天的行程整理出来,他看了一下,取消了几个不太重要的会面,秘书小姐出去后,陈启明抬腕看了看表,微微皱眉,略想了片刻,到底还是打了一个电话。

    苏岩正在公司忙的不可开交,接到陈启明的电话时,不期然的心底涌起甜蜜。

    她和陈启明的婚期已经订了,就在明年四月,苏岩喜欢四月,林徽因说最是人间四月天,多美!

    “岩岩,我今天公司临时有事,今晚回不去了。”

    他和苏岩已经同居,两人住在他买的那一套豪华公寓里,这也是他们明年的婚房。

    苏岩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她平日工作比较忙,外企压力这样大,她不进步就是退步,更何况她的专业人才济济,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取代。

    她和陈启明,已经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都没能好好坐下来吃顿晚饭了。

    本来今晚约好了,两个人在家好好做一顿大餐,然后……

    可是苏岩向来独立而又懂事,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那你忙吧启明,我正好今晚去找岑安聚一聚。”

    “别回来的太晚,开车时注意

    安全,晚上到家了要给我报平安……”

    陈启明殷殷叮嘱,苏岩不由得抿嘴一笑:“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嗦。”

    挂了电话,苏岩调整好心情,回了办公室继续忙碌起来。

    陈启明出了公司大楼,去地下车库取了车子,直奔丽晶湾新开发的公寓。

    四栋二十六层,两房的格局,年前刚刚装修好,是他和新欢甄珠的私密爱巢。

    陈启明到的时候,甄珠已经洗完澡躺在沙发上喝红酒了。

    他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一眼就看到那个妖娆女人半裸的身影。

    陈启明松开领带,解开衬衫扣子,走到沙发旁边,甄珠对他魅惑一笑:“瞧你猴急的。”

    陈启明眼底已经有了浓烈欲.火,他解开皮带,直接将甄珠按在大理石台面的桌子上,扯掉她身上短短的浴袍,双掌拢住她胸前傲人的凸起狠狠揉捏,而那勃发的***已经急不可耐的挺入了她仍有些干涩的身体。

    甄珠吃痛,忍不住指尖掐进他的手臂,陈启明却已经舒服的低吼出声,按住她纤细的腰肢狠狠抽动起来。

    一室yin靡,男人的粗喘,女人细碎的呻.吟交织在一起,空气都变的充斥着靡丽的味道,不知多久,两人方才搂抱着滚在地毯上停下来。

    陈启明脸埋在甄珠胸口不肯抬起,“……我就喜欢你这样浪,每次都快要了我的命了……”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粗嘎,甄珠慵懒靠在他怀中,手指摩挲着他的胸口:“那你下次别来找我。”

    陈启明狠狠吻她的小嘴:“不找你我现在就会死!”

    甄珠斜睨着他,冷笑:“你未婚妻这么漂亮年轻,你舍得死?”

    陈启明的手只是在她胸前腰臀流连:“……她算什么,她怎么和你比……”

    ps:岑安苏岩,两个好姑娘,终于也卷进了漩涡之中,她们的故事重心放在番外,但是为了推动某些情节,正文必须穿插一丁点片段,今天加更,猪哥求月票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