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祸(GL) > 第10章 夜行游女

第10章 夜行游女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夫人抱着十贯钱乐颠颠地走了,越红莲伸展了一下身子困恹恹地打了个呵欠道:“小蛇,你去提桶水,屋子得收拾一下才能住,将那些灰尘都抹干净了才行。”

    “提水?上仙,我是你的家仆么?”

    “哎呀呀……遥想当年十二灵妖是何等的威风,蛇妖沈玉更是大战天庭十大罗汉,那等潇洒在妖界也是难得一见,今时今日依然记忆犹新,但除了本仙君之外,见到当时场景的还有几人?又与谁人说……哎哎小蛇,你这就去提水了?记得再帮我去烧一桶热水,一会儿你收拾屋子的时候我要去沐浴,这两天风尘仆仆都没来得及洗个澡,这身上也不知沾了多少尘土。那披帛我暂时解开了,你可以多行几步,但是别妄想逃走哦,仙君的仙法可是变幻无穷,定能千里之外将你捆绑回来。”

    沈青颜提着两个木桶来到井边,将木桶缓缓沉入井内的时候脑子里是放空的。

    她不知要和这仙君牵扯到什么年岁,也不知师父办完事之后多久会回来接她。这种被胁迫的感觉真是再糟糕不过。

    沈青颜正在发愣,突然井内发出轻微的沉浮声响,沈青颜往里一看,太阳西晒,正好在井洞里留下了一半阴影一半光亮,在那光亮之处浮着一张人脸。人脸已经泡的发白,眼珠子挂在眼眶上随时都会往下坠,一张嘴向沈青颜长着,几丝黑发贴在嘴角处,飘飘荡荡……

    “越红莲!”沈青颜提着空木桶夺门而入,撞开屋门惊叫的当下已经脱去裙子和半臂,只着一件齐胸的越红莲叹了口气,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你可知院内水井中……”沈青颜说了一半,看见越红莲j□j着一半丰胸,腰线窈窕,肤白胜雪,一时间紧张感全都化作了羞赧,迅速将目光移开,想要镇定如常,可惜说出的话语调都拐着弯:“那、那井中、有,尸体。”

    “尸体?”越红莲也不急着捞衣衫,趁机嘲笑一下沈青颜才是首要念想的事情,“你一蛇妖害怕尸体?认识你之后真是日益更改我对妖界的认知。”

    “你!”沈青颜道,“你分明就知晓这李府诡异偏偏还要住进来,到底按的是什么心!”

    “便宜啊,上次从蒋公那边才捞到九两黄金,够吃够喝么?还要租屋,这仙君啊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哟,下个界也不给提供盘缠,天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正好遇见如此便宜的鬼宅,舍它其谁?更何况,那些妖啊鬼啊的,在方圆十里之外嗅到本仙君的气味早就作鸟兽散了好吧?也就只有你,这愚钝小蛇跑也不跑的,让本仙君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真是够了,这每句话都要被戳脊梁骨骂成蠢货的日子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沈青颜将水桶一摔:“快快将衣衫穿好!现在没水给你沐浴!你要沐浴且自己去临宅借水去!”

    越红莲道:“哎呀呀,遥想当年十二灵妖是何等的威风,蛇妖沈玉更是大战天庭十大罗汉,那等潇洒在妖界也是难得一见,今时今日依然记忆犹新啊……”

    沈青颜卖了笑脸去临宅借水,临宅是某王爷旁系亲属,被皇上困于京师世代不能出京造反,正是抑郁,邻里突然来了位年轻貌美的小娘子来借水,主人亲自迎了出来,带沈青颜到后院打水。

    屋子的主人是位三十出头的少妇,府中有十位家仆,她独身带着一婴孩。少妇说她姓姜,家中排行第五,孩子刚刚生下来郎君就被调去护送公主吐蕃和亲,一走就是大半年,期间就只捎回来一封家书,她想要联络对方却不知该如何投递。

    说到动情处姜五娘泪眼婆娑,沈青颜浑身不自在,她最是害怕应付这种场面,随意说了几句安抚的话,打了水便回去了。

    沈青颜这回学聪明了,进屋前先敲门,不想再撞见浪荡仙君暴露身子的场面。

    “自己家,敲门作甚。”越红莲倒还怪起她来了。

    沈青颜将一桶冷水倒入屏风之后的浴盆内,另一桶拎去厨房,生火烧水,一边烧着水一边将剩下的一桶水倒出,浸了抹布开始擦地擦窗。

    越红莲倚在门边说道:“方才我去水井看了,将尸首捞了出来细细检查过,那尸首泡在水井里已经有一月有余。”

    “……”沈青颜觉得胃中不适,那张如死鱼一般的脸庞又漂浮在她脑海之中。

    “不过这也是一桩怪事,你猜那尸首是谁?”

    “我怎么会知晓!”沈青颜擦窗的力气一大,将窗纸给桶出了个窟窿。

    “那人你也见过。”越红莲故意压低声音,轻幽幽地说道,“正是收了我十贯房钱的房东,李夫人。”

    “啪”地一声,沈青颜手里的抹布掉在地上,“你是说……李夫人早也死了?那我们看到的是……”

    “自然是小妖的幻术。”

    “我一丝异样都未察觉……这施幻术的妖者道行一定在我之上!”沈青颜说完这话,回想起先前越红莲大步来到安仁坊,径直去了布告栏撕下写有出租房信息的麻纸,这一气呵成的举动分明就说明她早就明了这李府怪异,根本就是直奔这里而来的!

    “倒也只是小妖一只,不足挂齿,我倒是等着它快些现形……”越红莲道,“哎哎,那水可烧好了,快提到我房中来吧,等沐浴等得好心急哟!”

    “……”沈青颜看越红莲在卖傻,突然又不太确定越红莲事先已经知道李府有妖一事了。

    将热水掺进浴盆内,拒绝了越红莲一同沐浴的邀请,沈青颜自行坐到院中的石凳上,对月沉思。

    师父说不管身在何处,每日都需腾出时间来潜心修行,不可偷懒。禅坐于月下是最好的修行方式,可以食月之精华,事半功倍。

    沈青颜盘坐在石凳之上,凝神合目,感应到体内妖珠之所在,吸食月之精粹,包溶于妖珠之表,继而……

    “噗!”一口黑血急速上涌,沈青颜来不及反应,黑血已然从唇间喷出。

    沈青颜用手背拭去嘴角的血渍,莫名地盯着那口血看着——她这修行方法已经用了三百年,每夜都是如此修行,从未呕过血。沈青颜正疑惑,腹间痛楚大作,她晃晃悠悠地从石凳上下来,弓着背压住腹部缓不过气来。

    “我知道你是小蛇,可你中的偏偏就是蛇毒。”

    沈青颜想起越红莲的话,大惑,用手指在腹间轻揉,剧痛顿时袭遍全身。

    这种疼痛感还有方才呕出的那一大口黑色的血,难道真的中了蛇毒?沈青颜想起初到长安城内的那段时间,师父曾经夜夜叫她侍寝,说是变作人形后总是怕冷,两人睡在一起比较暖和。师父说和她一同睡觉可以全身心地放松,有她守护着定不会出差错,所以师父变回蛇身,卷着沈青颜的身子,偶尔还会咬她的脖子……师父是真咬,有时候咬得沈青颜疼得急了却不敢动,一晚上都睡不好。

    沈青颜倒是从来没有想过师父会给她注毒,但若不是师父的话,还能有谁有机会注入蛇毒?

    沈青颜百思不得其解师父的意图,这时越红莲在屋里唤她:“小蛇,你真的不要一起沐浴吗?”

    沈青颜有气无力地回应:“不必了,你自己洗就好。”

    “啧,你们这些小妖竟如此肮脏,在野外打滚了一整晚也不要洗去尘土吗?一会儿教我如何抱你入睡?”

    “谁要你抱着入睡!等你洗完我再去洗!”

    “真是,每日都凶巴巴的,一点都没有妖的妖媚之感,就你这个样子如何迷惑人类吸食他们的精气?妖力虚空,拳脚缓钝,脑中无一物,你这些年到底从沈玉那边学到了什么?”

    “……”沈青颜被她气的好似又要呕血,冷静了许久才将那一口火气压了回去,不再搭理越红莲。

    腹内的痛楚过了一阵没了感觉,沈青颜继续将屋内全数打扫干净。

    “那越红莲,沐浴多久了还没出来。”沈青颜都全部打扫完了越红莲还在浴盆里待着,正想要进去叫她,突然一阵劲风,妖气大盛,一团事物从屋顶冲出直入云霄!

    沈青颜抬头望去,方才冲出屋顶的竟是越红莲!

    月光之下越红莲身上蒙着水雾,脚趾尖在往下滴着水,除了一条半透明的白色披帛缠绕在她身上之外,不着寸-缕!

    越红莲身边围着一群乌鸦,且数目越来越多,一身诡异的嘶叫后乌鸦集体向她啄来,越红莲被黑色的羽毛包裹在内,顷刻间竟不见人影!

    沈青颜站在原地不动,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但若是能借对方之手将越红莲杀掉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沈青颜的如意算盘还没打完,突然万丈黄光闪得她睁不开眼!沈青颜抬起衣袖遮光,脚边扑到无数的黑色羽毛和乌鸦的尸体,她心中一惊,再往越红莲的方向瞧去,越红莲已然站到了她面前。

    披帛被越红莲身上的水气浸湿,更加透明,越红莲的身体几乎全然呈现在沈青颜的面前。沈青颜的目光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越红莲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可是沈青颜却被一股摸不着的力量捆绑住,内心中莫名的渴望在横冲直撞,目光贴着越红莲的肌肤来回摩挲,摩挲到最后却是自己心里痒得发空,似乎只有狠狠将越红莲揉到怀里去才能止住内心的蠢动。

    “小乌鸦真是讨厌,都要洗好了却选这时候贴上来,看来我要重新洗过了……”越红莲抱怨了两句,见沈青颜瞧她的眼神都直了,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沈青颜才如梦方醒。

    “你们这些修为浅薄的小妖可真是麻烦。”越红莲将沈青颜的半臂扯下来裹在身上,见屋檐之后突飞漫天乌鸦,将天际遮了个严实。

    “我方才,怎么了?”沈青颜还在疑惑,越红莲就已经不知从何处抽出了她的小木剑说道,“我知道你很想要借刀杀人,但很可惜这种小妖是杀不了我的,顶多让我多沐浴一次。但今夜我定会像先前一般折磨你,好好将你的妖气吸个精光。”

    沈青颜还在琢磨越红莲的真身到底是何物,听到她这话立刻从腰间抽出了蛇骨剑:“何方妖孽竟敢放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妖祸(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远并收藏妖祸(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