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祸(GL) > 第29章 神鸟白鸢

第29章 神鸟白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越白一战,巫白鸢也是使出了全力,她未曾想贾墨怀会挣脱炼妖笼而偷袭她。

    贾墨怀道,“你最好别再动弹,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手中的笔可是不留情。”

    巫白鸢虽被制于地,却没有任何的怯意,神鸟之风不减,“哦,你想要知道什么,”

    贾墨怀加重语气,“你就告诉我,你我是否认识,你真的……是我一直要找的人吗,”

    “你自己心中不是早有答案?”

    贾墨怀画笔往下一坠,将巫白鸢肩头的伤口撕得更大:“想要活命就别油嘴滑舌,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巫白鸢却是不答:“要杀要剐,随意。”

    “你……”

    连沈青颜都看出了贾墨怀不过是要个答案,并非想要杀巫白鸢。只是这巫白鸢到底在坚持什么,让场面这番尴尬……所以她和越红莲是要走呢还是留下看戏呢?看戏什么的好像不太过意得去啊。

    但越红莲明显不是这么想的,她不仅要看戏,还要掺和进来。

    “嘿,贾娘。”越红莲招呼她。

    贾墨怀不耐烦地看她一眼。

    越红莲指着自己的太阳穴问道:“贾娘被我仙丹穿脑,倒也这么快就痊愈了?”

    听这话中有话,贾墨怀在意起她的话来——的确,那夜在长安城内一战,越红莲的仙丹将她爆脑,又受沈青颜真身全力一咬,当时她直感魂不附体似要死去,但现在却站在此处安然无恙。

    “你所有的伤口都愈合了,还能一招将上仙制服,贾娘,你可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贾墨怀执笔之手缓了力气,说道:“那炼妖笼实则不是炼药之用,是……是助我痊愈之所。”

    “炼妖笼?可是一顶如鸟笼般的巨笼,笼中附有经文,热度极高?”

    贾墨怀点头。

    越红莲对着巫白鸢笑道:“白鸢上仙,你可真是天大的好人,竟将自己修行御用之笼给贾娘疗伤。”

    巫白鸢横了越红莲一眼,双唇紧闭。

    “什么修行御用之笼……狐狸,你将话说明白了。”贾墨怀催促她。

    听到“狐狸”二字,沈青颜想起方才趴在越红莲背上的舒适感,真想再趴一次啊……

    越红莲起身,走近贾白二人:“吾辈登仙之后玉帝都会赐修行金丝笼一顶以供仙班精进修为,金丝笼上的经文乃是用天露所写,每当仙君在笼中修行,这金丝笼不仅可促修为,亦能吸取外泄仙气,若是某日仙君受伤,也可躺入笼内吸收笼内仙气以疗伤。这御用金丝笼每位仙君只有一顶,平日除了自己外谁也不给用。我那顶嫌麻烦就丢在天阙莲花池内了,没想到白鸢上仙竟带下界来,还取名为炼妖笼以蒙骗贾娘……这番情深意切,贾娘,白鸢上仙恐怕正是你要寻的人了。”

    听完越红莲的一番话,贾墨怀将笔收回,扶起巫白鸢:“我一直觉得我要寻找的人比你温和,对我一番情深也与你不符。但现在……你且与我说个明白,无论真相如何,我也不会纠缠你。”

    巫白鸢从她身边走开,坐到远处的地上,合眼:“你真的想知道?”

    “自然。”

    “好不容易忘记了,又何必想起。”巫白鸢再睁眼,看着贾墨怀的目光变得异常柔和,“若是想起了,只怕你又要不开心了。”

    这番神情,竟和梦中人一模一样!

    贾墨怀奔到她身前握住她的手,急切道:“无论如何,请告知!”

    巫白鸢含笑低语:“我与你的孽缘,要从八百年前说起。”

    八百年前,贾墨怀还是天阙上仙,佛主身边的神笔,而巫白鸢不过是一只流浪在人间的灵妖。巫白鸢修炼千年,却不知自己为何修炼,没有登仙之志亦无一统妖界之心,每日去暮雪峰上采集天露,偷喝两口,便是最快活之事。

    一日,贾墨怀被差下界办事,路遇暮雪峰正巧见着偷喝天露的神鸟。巫白鸢发觉有仙人造访,立刻提高警惕想要与她斗个你死我活。

    贾墨怀一身黑衣却飘逸柔美,对她笑道:“不必害怕,你没做坏事身上亦无戾气,我不收你。我不过路遇此处想找个地方歇脚,郎君可知这雪山之上有安歇之地?”

    那时巫白鸢为隐藏身份正是一袭男装打扮,见这上仙和她曾经遇见过的所有神仙不同,不是见到妖类就不分青红皂白立刻收服,竟还对她笑得心无城府……

    “这暮雪峰上只有自住寒舍一间,上仙若是不嫌弃,就来寒舍歇息吧。”一个人太久,巫白鸢都有些忘记如何与人说话,也有些腼腆。就算对方是仙君,但以自己男子打扮去邀请一位孤身娘子前去自己府上……这种事一说出来巫白鸢就知道说错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仙君都一脸惊诧了,看来肯定是要被当做奇怪的人了……

    正想要再解释扳回一城,就见贾墨怀微微偏着头对她笑:“那要多谢郎君了。”

    那个笑容让似乎整个暮雪峰都放晴了。

    那一夜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巫白鸢让出了她温暖小屋给仙君安歇,自己蹲在柴房里生火取暖。

    那时暮雪峰还没有峰主,峰顶的气候狂暴,入夜后更是极度寒冷。巫白鸢不停地往柴堆里吐火球,直到柴火烧尽夜也才过去一半,她就只好在掌间抛雪球玩……

    贾墨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张口说话还将她吓了一大跳。

    “郎君心底纯善,想必不会做糊涂事。柴房极寒,且来屋内同住吧。”

    到很久很久之后巫白鸢想起初遇之时还会念贾墨怀两句:“那时我可是男装打扮你就与我同床共枕了?万一我对你图谋不轨呢?你的清白可有地方寻回?”

    贾墨怀为她捏肩消气:“白鸢说的是,贾娘谨记教诲。”

    “根本没往心里去嘛……”

    贾墨怀坐到巫白鸢的面前捏她鼻子:“小白鸢,你身为火鸟就还真的火气那么大?你要记得我是上仙,普天之下四界之中能伤到我的屈指可数,不用为我担心了。”

    巫白鸢自然知道贾墨怀的厉害,曾经亲眼见她站在暮雪峰顶,只是一挥手,雨雪便散去,天空清亮,她站在蓝天白云的天幕前,犹如仙子……

    不,她分明就是仙子。

    一颗心蠢动,巫白鸢知道自己爱上了贾墨怀,但妖仙之恋是大忌,若是被天官知道了恐会给贾墨怀引来大祸。

    想要疏离,一颗心却早已赴在她的身上,想要割舍,却又不舍。

    好在贾墨怀不能在人间逗留太久,她办完佛主交代的事之后就要返回天阙。

    那些夜晚,巫白鸢都会坐在暮雪峰的峰顶往九天神阙仰望,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她却坚信贾墨怀就在那里,她爱的人就在那里。

    出乎意料,贾墨怀回来了。

    “你……你不是回天阙去了么?”见到日夜思念的人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巫白鸢有些惊慌失措。

    贾墨怀什么也没说,只是走过来紧紧将她抱住。

    巫白鸢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问:“仙君,你是私自下界来的吗?”

    “我只是想见你一面。”

    “可是,私自下界是触犯天条的吧。”

    “我不在意。”

    贾墨怀一向温和,很少对什么事下绝对的定论。

    但在要和巫白鸢在一起这件事上,她却表现出和之前不同的坚定。

    足以让人倾心。

    暮雪峰之上风雪不息,小小的屋子里一仙一妖正愉快地融为一体。

    妖的滋味毕竟美味,出乎贾墨怀的意料。她抱着巫白鸢玲珑玉体,在她耳边柔声问:

    “你可愿与我长相厮守?”

    巫白鸢自是愿意,但她知道,若她答应了,摆在贾墨怀面前的是一条无比艰辛的道路,或许还要赔进数千年辛辛苦苦的修行……

    爱是一回事,自私地占有又是一回事。

    巫白鸢放开贾墨怀:“仙君,你我不是一路人,你回你的天阙吧,别耽误在人间,耽误在一只小妖身上。”

    聪明如贾墨怀,立刻就拆穿了巫白鸢的口不对心。

    “你真的舍得我回去天阙?若我回去,今生再无相见可能。”

    巫白鸢狠下心,别过头朗朗笑道:“仙君,你是第一次与妖缠绵吧?我们妖与你们纯净仙君可不同,床笫之事随性而来,只要是合衬心意的来者不拒,更何况像你这样道行高深的仙君,与你交合一次亦是助进妖气啊。”

    贾墨怀:“你一定要说这样的话将我赶走?”

    立刻就被拆穿,巫白鸢咬牙下床。

    “仙君走吧,今夜之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贾墨怀从来都是不善言语,更多时候她选择沉默。

    贾墨怀离开暮雪峰一百年,巫白鸢就病了一百年。

    在恍惚的梦中她无数次梦见仙君,梦见她们俩在风雪中饮酒吟诗,梦见她们坐在妖界最高的万年松上赏月,梦见她们上天入地去寻觅最美的地方。

    她们手牵手,从没离开过……

    梦境总是美好,但醒来之后,依旧是满目铅沉,清清冷冷独身一人。

    身体被大雪覆盖,无法动弹……

    会死吗?

    只希望死了之后,下一世转世不再为妖。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新年好。

    昨天到今天说了太多的新年快乐,但祝福还是要说的^

    虽然真的要快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但总是要去努力,不是吗?

    祝新的一年各位万事顺心,新年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妖祸(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远并收藏妖祸(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