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祸(GL) > 第31章 殊途

第31章 殊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月十五上元节,九日驰驱一日闲的繁华上都长安迎来了举国休憩一日的国假。

    大唐盛世,灯市璀璨。

    圣上命人于都城门处燃灯五万盏,巨型灯楼广大二十间、高作一百五十尺,从长安城内任何地方举目而去都能见那金光璀璨,无比壮观。

    不止各大城门处架起灯火,坊间也可见彩画玻璃灯四处流转,坐于屋顶瞧去,整个长安城的大街小巷被流火灌满,正月里的喜气洋洋似乎暂时看不到头。

    从王公贵族到平民百姓,百万人口的世界顶级都会里的居民无不走出坊门,彻夜观花灯。虽已入夜街头依旧人群攒动,众人夜游车马塞路,“足不躡地浮行数十步者”甚。

    就算万人拥巷,但依旧有人待在家中厨房被烟熏火燎痛苦难当……

    沈青颜看着眼前的面团傻眼,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粉果”什么叫“焦糙”!

    ……

    半个时辰前,沈青颜正在后院拍衣服,刚拿起皂角就发现身后有异样,回头一看,见越红莲扒着护栏脑袋搁在手背上,委委屈屈的样子蹲半天也不说话……

    沈青颜看她一眼就像是什么也未瞧见,将头转回来了。

    “小蛇!”越红莲耐不住,跑到她面前,“你怎么可以无视我呢!”

    沈青颜用皂角用力抹衣衫,头都不抬:“我哪敢无视仙君,只是仙君往那儿一嘟,小蛇哪知仙君想要做甚?仙君有嘴,有话自然会说。”

    越红莲蹲下,眼睛雪亮亮地凝视沈青颜:“小蛇,你知道粉果和焦糙吗?”

    “不知。”

    “就是小圆团,面做的往油里一炸,上元节各家各户必备的吃食!”

    “那仙君去买啊。”

    “外面卖的怎么好吃。”

    “……那仙君要怎样?”

    半晌越红莲都不说话,沈青颜已知道她的想法了。

    “要我给你做?”

    “呐!”越红莲欢呼。

    “那衣服你洗?”

    “衣服这种东西需要洗吗?”越红莲指尖一点,一道黄光掠过,那些衣衫自动拧干挂到了绳索之上。

    晚风吹来,皂角的清香飘飘荡荡……

    “瞧,多方便。小蛇现在可以去帮我炸小圆团了吗?”

    越红莲正开心呢沈青颜却黑了脸。

    “哎?”

    “所以……仙君既然这么会变戏法,先前我洗了那么多天的衣服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小圆团居然得意忘形了,越红莲心惊,这根本不像自己,一想到吃的东西就完全迷失了人生啊。

    沈青颜一踢水盆,提了裙子大步就走,怒道:“仙君这么厉害自己变个小团圆出来吧!”

    “咳咳咳咳……”

    沈青颜的脚刚踏上走廊就听见越红莲剧烈咳嗽的声音……

    她头皮发紧,回头见越红莲咳嗽咳得身子都站不直了。

    “你少装腔作势了!哪有这么巧合!刚说你两句你就咳嗽!”沈青颜嘴上这么说,脚步已经往她这边移来了。

    越红莲拉住沈青颜的手臂,脸色苍白。

    “你、你真的又不舒服了?”

    自暮雪峰归来,虽仙丹归位,但那一场千年难得一遇的上仙大战让越红莲元气大伤,回到长安城几日了,每日都精神不济咳嗽不止,方才对话的状态已算是非常活泼,而现在……

    “我扶你回房歇息。”沈青颜搀住她,她却说:

    “光躺着是不行的……”

    沈青颜斜眼瞧她:“那仙君是想怎样?”

    “大概吃到小蛇做的小圆团就会好了吧。”

    “……”

    沈青颜在厨房待了半个时辰还是完全没有头绪。

    什么是粉果啊什么是焦糙啊!为什么她要在这里做什么鬼小圆团?!

    “就是里面包着馅儿的圆面点儿啊。”越红莲在将沈青颜推入厨房的前一刻告诉她,“我相信吃过小蛇做的吃食后,我的病马上就会好了。”

    虽然知道她在胡扯,可是沈青颜也不忍心逆她的意……

    毕竟她一位上仙现在弄得如此虚弱,沈青颜也肯定要负一些责的。所以,现在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么?沈青颜每每想起师父临去前嘱咐她的话对她的期待,她就只能哀叹连连。

    师父自然是想让她伺机杀死越红莲的,可是她现在却在帮她揉面团……

    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儿啊。

    好不容易琢磨出怎么炸面点儿,装盘之后却怎么都找不到越红莲的踪影。

    寻来觅去,终于在越府屋顶找着她。

    越红莲抱着小白兔躺在月光之下,脸庞被城中熠熠生辉的灯火照亮。

    “小蛇,你在四界之中见过最美的景致是什么?”

    小兔子窝在越红莲的怀里蹬了蹬肥腿,睡得三瓣嘴都不自禁张开了。

    “最美的景致?”很难得见越红莲这般认真,沈青颜也被她传染,端着盘子坐在她身边望着夜景,认真地说道,“四界里我只去过妖界和人界,见过的景致不多,要说出个最美……大概也没多少可以比较的地方吧。只能说最难忘的还是巫山之上的银河瀑布,那瀑布从高耸入云的巫山之巅倾翻而下,无数水珠在下坠的过程中撞击岩壁,泼洒于山间。夏日炎炎,巫山上的所有妖怪都往瀑布下避暑。我那时还是没化作人身的恒血蛇类,自然不懂酷暑严寒之苦,但瞧那番场景也是别致美丽。”

    “小蛇,你可是非常想念巫山之上的生活?”

    “吾降生于巫山之上,也是在巫山与师父相遇,巫山至于我……自然是特别的。”

    越红莲道:“你瞧那些烧遍全城的灯火着实好看,让我想起千年前在念雪山山上看过的鬼火,漫山遍野因战乱而死的冤魂集体投奔冥府伸冤。鬼火各种颜色都有,象征着人死之前的脾性,数万种鬼火融在一起划过天际,拱成半弧形往地下钻,从念雪山巅峰望去,就像是仙人无意间打翻了酒杯,一杯好酒从天而泄……”

    越红莲的模样像是回想起无比温馨的往事,她也不是第一次提及念雪山了。

    想必那座山上一定有她难忘的事物吧……

    对于越红莲的前尘往事沈青颜一概不知,她活了三千年,从妖到仙,一定有很多情缘,就像巫白鸢和贾墨怀那般……沈青颜不晓得自己该以怎样的身份去发问,若是问了恐怕也是无比唐突……

    正无所适从,感觉手里的盘子变轻,低头一看,盘中的炸面团儿早也被吃得一干二净!

    “喂!越红莲你……”

    人家在这儿伤感,你却趁机偷吃!

    越红莲称赞道:“小蛇的厨艺了得,就算是没做过的吃食信手拈来竟如此美味!”

    “……”沈青颜将盘子一摔下屋顶,“仙君自个儿好好吃吧!”

    “小蛇,小蛇,你又在生什么气?”

    明知故问!

    沈青颜不再理会越红莲,径直回到屋内将房门用力关上。

    “风清月明,正是双修的大好光景,小蛇怎地就怒了?良辰美景不可虚度啊!”越红莲的声音穿透屋门传入,听到这么不要脸的话沈青颜真想提剑一剑刺死这无耻上仙!

    沈青颜正恼,却见烛光之下一只黑蛇伏于案上,这一瞧让她定在原地无法动弹——这黑蛇不正是师父的信使吗?

    沈青颜盯着那黑蛇半晌,犹豫再三方踱步而去,那黑蛇嘴里叼着一块小石子,上面有字迹。

    沈青颜取下一看,只得一个“杀”字!

    黑蛇传完信便消失了,沈青颜将小石子握进掌心,磨得粉碎……

    她和越红莲经历过几番生死,束缚她的披帛早也撤去,现在的越红莲对她非常信任,甚至在她面前暴露真身。

    若现在杀之,趁她不备,或有希望。

    可,就像杀她的前提所言,她们已经经历过这么多的生死……

    “小蛇!”越红莲突然推门而入,沈青颜惊得将手边的烛台打翻。

    越红莲眉梢微挑,那一盏烛台便被冻住。她拾起凝结成冰的烛台放回桌上对沈青颜道:“身为妖竟这般胆小,若被妖类瞧见,定是要将你笑死。”

    沈青颜一颗心还在突突直跳:“我本就胆小……谁要笑就让他们笑吧。”

    小兔子伏在越红莲的肩头,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奇地盯着沈青颜看。沈青颜发现那目光,心中戚戚,就好像被那纯真的眼神拆穿了谎言。

    越红莲执起她的手道:“你们这些妖类就是心思太重,整日胡思乱想。不要再闷于屋中,今日可是正月大假的最后一日,城内各式花灯好不热闹,你同我一齐去瞧瞧。”

    “哎?都什么时辰了,还要出门?”

    “小蛇愚钝,愈是入夜,愈是快乐。”

    硬生生地被越红莲拉出门去,城内欢声笑语挤满了大街小巷,无论男女老少相识与否见面之时都含笑点头,这番天平盛世的景象让沈青颜也开始蠢蠢欲动。

    从安仁坊一路杀到西市,那儿更是热闹。酒肆前通宵达旦地歌舞唱作以招揽生意,饮醉的赴考学子望月举杯出口成章赠美人。

    酒肆门前横过一排木架子,架子上堆了几排酒杯,酒肆嫌屋内生意不够,都把酒搭摆到门口来露天卖酒。越红莲捞过一杯甩了钱就喝。

    沈青颜见她喝得太猛,酒溅湿了衣襟,想要过来扶住她反被她灌了一大口酒。

    “咳咳咳……”沈青颜第一次喝酒,没想那酒竟这么辣,辣得她眼泪直流。

    越红莲看她倒霉的样子反而大笑,将一直蜷缩在怀的兔子抛给她,继续寻觅美酒。

    “身为上仙竟然这么贪吃!”沈青颜抹去唇边的酒水,见越红莲很开心也不想扫她兴,没办法,只好抱住兔子跟上去。

    才行了几步就觉身后有异样,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她后方鬼鬼祟祟地飘来。

    沈青颜缓缓转回头,欢乐的人群在她眼前不断闪烁,有一粉裙女子矗于人潮间隙间,微低着头,压着眼眶从下往上看她,带着诡秘的笑意……

    浑身的血液似都凝结于沈青颜的脑内,她慌张撤步,拨开人群急速跟上越红莲的步伐!

    她来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青颜的脚步错乱,撞到了几个路人,那些路人却也不恼,反而对她善意微笑。沈青颜更加羞赧,一边道歉一边下意识地前后脚乱踩往前走。

    终于看见了越红莲,正要叫她却发现越红莲和一位浅绯长袍男子相对而立不知在说些什么。

    那是谁?

    沈青颜疑惑的当下,那男子一把握住了越红莲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不爱生气就能当受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妖祸(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远并收藏妖祸(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