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楼潜水妃 > 四月桃花

四月桃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烟,你这么用力,我不死也被你掐死了,嘶——”风澈津狼狈地咧嘴抽气,好笑地看着扯着自己衣领同样狼狈的人,她嘴里明明说着凶狠的话,脸上的神情却悲恸地好似失去了整个世界。

    她,不是厌恶着自己么?他死了,会让她这样伤心么?

    风澈津忽然迷惑了。

    慕容烟愣愣看着风澈津一张一合的嘴唇,半晌才反应过来,“风澈津,你醒了,你醒了,你……”

    “我没事了,所以,你别哭了。”风澈津凝视着她脏乱的小脸上,泪痕交错,迷惑的心莫名地一阵悸动,更叫他慌乱不安。

    慕容烟没想哭,可在确定了他还活着,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的时候,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掉个不停。

    不想承认自己的脆弱,慕容烟迅速擦干眼泪,口气生硬道,“谁哭了!”

    风澈津没有再说话

    调整好情绪,慕容烟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他们滚下来的地方是个又陡又深的山坡,前面是又是一大片密林,那里面有什么,难以预测,可他们只剩这一条路了,山坡绝对的没办法再爬上去了,穿过这片密林,也许就是猎场的外围,那里有士兵把守,他们也就能得救了。

    这么想着,慕容烟觉得又有了一线生机。

    她向风澈津伸出一只手,问,“你还能起来么?”

    “我,试试。”搭上慕容烟的手,风澈津强忍着疼痛,站起身。

    他试着向前迈了一步,刺痛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四肢百骸,他眼前一黑,又跪了下去,“唔——”

    慕容烟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自己,没有随着他一起倒地。随即,她迅速撕开他左腿上沾了血迹的裤管,看到的就是已经血肉模糊小腿,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话时却还是忍不住颤抖,“你的脚?是刚刚滚下来的时候撞到石头了?”

    “应该是。”风澈津不痛不痒地回答。他知道她在害怕,他只能尽量压制自己的痛楚,让她安心下来。

    可他低估了慕容烟的观察力。

    慕容烟瞪着他平静的面容,前额却不断冒出的冷汗,终于还是爆发了,“你是笨蛋吗?骨头都断了你会不知道?给我乖乖在这儿躺着。”

    “你去哪里?唔——”风澈津在慕容烟起身离开的第一时间拉住她的衣袖,却因为过于急切,牵动了腿上的伤口。

    慕容烟满腔的怒气还未消,没打算理他,用力抽回袖子,大步朝前面的密林走去。可没走两步,她又黑着脸扭头回来,没好气地说,“……给你的断腿找骨头,笨蛋。”

    直到慕容烟消失在视线里,风澈津也没能回神。

    她明明是在凶自己,他心里却暖暖的,觉得,这一刻的她,很温柔。

    他果真是得癔症了吧。

    慕容烟在林子里转了很久,才捡齐了足够用的树枝,还用石头砸了好几根老树藤,离开的时候她走错方向,却无意中发现了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正午的阳光洒在荡漾的河面上,波光粼粼,慕容烟的心也跟着荡漾起来了。

    有救了。

    虽然知道怎么回去了,可是这里离营地有多远,她不确定,如果天黑之前他们还不能走出去的话,可就麻烦了。

    所以慕容烟不敢耽误,抱紧怀里几根短的树枝,她飞快地往另一个方向回去找风澈津。

    到了地方,慕容烟先用树枝固定好风澈津的腿,然后再从身上扯下几条布带绑上,细致地绑好最后一条布带后,她还好心情地打了漂亮的蝴蝶节。

    又满意地看了看自己包扎效果,慕容烟才背过身在他面前蹲下,拍拍自己的肩膀,略显豪迈地说,“上来吧。”

    风澈津愣住。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后,他沉默着,双手撑住满是砂砾的地面,费力地,以最狼狈的姿势站了起来。

    慕容烟听见后面动静,回头时,他已经是站着的,被刮了好几道口子的脸涨得通红,额头上挂着大颗大颗的汗珠,慕容烟知道他是疼得。

    休息了一会儿,他动了动左腿,想往前走。

    慕容烟睨着他,双手叉腰,做茶壶状,“你敢动一下试试。”

    开玩笑,刚才她给他做的简单处理就是为了防止他的腿伤加重,他倒好,卯足了劲儿地想把自己搞成伤残人士。

    风澈津装着没看懂她其实生气了,笑着抬高了左臂,“过来扶我。”

    慕容烟摇头,坚持,“我背你。”

    风澈津笑,也坚持,“过来扶我。”

    僵持了片刻,慕容烟眼尖地发现他唇色已经开始泛白,狠狠瞪他一眼,却很小心地把他的胳膊架到自己肩上。

    他们走得很慢,几乎走几步,都要休息一下,短短一刻钟的路程,他们却花了半个时辰。期间慕容烟虽然赌着气没给他多少好脸色,可每次喊停休息一点都不含糊。

    到了目的地,慕容烟扶风澈津坐下,又明令禁止他不许再动,才去摆弄她刚才拖到河边的粗长粗长的树枝,不一会儿就摆出了担架的雏形,现在就差一样东西了。

    看看自己身上的装备,又看了看风澈津的,慕容烟果断选择扑向他。

    风澈津正在闭目养神,一睁眼就看见慕容烟双手趴在自己身上,吃了一惊,“你要做什么?”

    许是他真的被自己吓到了,慕容烟觉得他瞪着眼睛茫然的样子,像极了被恶霸调戏的美人,玩心一起,她一手托起他腰带多出来的部分,另一只手的手指绕着它转圈玩,倏尔暧昧一笑,“这里是荒郊野外,我们又是孤男寡女,王爷觉得,我要做什么?”

    风澈津被她眉眼的风情惹得浑身一热,明知道她又在使坏,他却抵不住从内心深处不断涌现的某种渴望。别过脸,不去看她足以勾魂的媚眼,故意冷下声,“你若想要,本王乐意奉陪。”

    啧啧,就这宁死不从的小模样,还乐意奉陪?

    慕容烟也怕玩出火来,见好就收。把人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最终决定从袖子开始,于是,她再一次向风澈津伸出锋利的爪子,仔细把衣服撕成一条条布带。

    为了担架足够牢固,慕容烟尽量多地就地取材,撕得简直不亦乐乎。等她觉得差不多了,拍拍小手站起来,俯看坐在地上的人,慕容烟更加觉得,这美人被恶霸欺负惨了。

    慕容烟一边绑布带,一边又总忍不住偷瞄那边衣衫褴褛却始终云淡风轻的人。而当他不耐终于看过来时,慕容烟忙笑着打哈哈,“男人嘛,凉快点没什么,对吧。”

    “本王说过,乐意奉陪。”

    人家如此通情达理,慕容烟当即无比豪爽地说了一句,“呵呵,那下次我还你一件。”

    知道风澈津没把自己一不小心把他变成乞丐的事放在心上,慕容烟干活一专心,三下五除二就把担架搞定了。

    扶着风澈津躺上去,慕容烟把老树藤搭在肩上,拖着风澈津沿着河开始往回走。

    和风沅宸骑马来西山时,他们逛了几个幽静的地方,她记得,离营地不远就有一条河,所以,沿着这条河就一定能回到营地。

    没想到风沅宸,也能给她带来一次好运。如果能死里逃生,回去就请他喝酒,也带上风澈津,虽然也许会有那么一点诡异,可该谢的还是要谢的。毕竟,这一次的刺杀,是冲她来的。

    没错,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刺杀!花斑虎出现的时候,她听见了笛声,那不是偶然,花斑虎的一举一动全是由笛声控制的,否则花斑虎又怎么会弃倒地的马,而一直追他们不放。

    究竟是谁要杀她?

    “你还有多少本事,是我不知道的?”

    慕容烟想得入神,乍一听这话,她还以为是风沅宸。

    她失踪了,风沅宸,他会来找自己么?

    慕容烟,你又在乱想什么。

    拍拍脑袋,慕容烟加快了步伐。

    想到还没回答风澈津的话,慕容烟不觉好笑,“木青是你教出来的,你会不知道?”

    风澈津一字一顿,“我说的是你,慕容烟。”

    “你信我不是木青了?”慕容烟吃惊不小。

    “是,也不是,这话是我一位大师朋友不日前才告诉我的。”借尸还魂,无忧大师告诉他的那一刻,他便信了。在他看来,她们根本是两个人,所以,这是最好的解释。

    大师?

    慕容烟来了兴趣,“这么厉害,改天介绍我认识认识。”

    “木易,他也已经知道了。”他没有隐瞒他,木易应该要知道。

    脚步一顿,她多少会不舍,以后他不会再把自己当妹妹了吧。“……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抱歉,占用了她妹妹的身体。”

    “嗯。”

    风澈津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再说话,慕容烟心情低落,就只想着快点赶路。

    一路沉默着,走了三个时辰,慕容烟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每次落下脚,再抬起来都十分艰难,身体像是要散架了一样,她怀疑自己随时都会倒下。树藤已经把她的肩头和脖颈磨出一条血痕,每动一下,都疼得像在割她的肉。

    即使这样,她也没想过放弃,再坚持一下,再过一会儿也许就到了。

    慕容烟走得越来越艰难,风澈津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既然你不是木青,你又何必这样费心救我,若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拿着解药远走高飞了。”

    慕容烟轻哼,“如果我真的救了你,你可以让我走么?”

    “不可能。”风澈津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很清楚,他不想放她走,无论如何都不想。原因有很多,他不敢细想。

    可现在,他更希望她能立刻离开。“把我放下吧。”

    慕容烟笑了一声,有气无力,“你不怕死?”

    风澈津也笑,一瞬后才说,“很怕。”

    “我一个人出去了,不一定来得及找人救你,你可能会死。”慕容烟冷静地说着事实。

    风澈津比她更冷静,“你这样拖着我,我们两个可能都会死,而你一个人走,至少能活一个。”

    听他说完,慕容烟反而笑得愈加轻松,“没错,确实最大程度的降低损失,你又变聪明了。”

    风澈津却皱眉,“什么意思?”

    “笨蛋才专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你刚刚才做过了,你忘了?”

    “救你不算,我说过,你现在还不能死。”

    这人……

    慕容烟又想笑,可没有多少力气了,她只好停下休息。

    过了很久,她才叹着气,似好笑又似无奈地说,“救我也没必要让自己遍体鳞伤吧。”

    风澈津无言以对。

    最终,他闭上了眼睛。

    慕容烟双手紧紧抓着担架,用力地往前挪,他们俩一种蜗牛般的速度前进,每蹭一点,都以慕容烟的血泪,为代价。

    又前进了十几丈,风澈津忽然用力翻身,从担架上滚了下来。

    慕容烟着急,却又不实在没力气过去扶他,只能瞪着眼睛凶,“你在干什么!”

    风澈津再一次艰难而狼狈地爬起来,抬高胳膊,“过来扶我。”

    慕容烟简直要被他气死了,“躺回去,少婆婆妈妈了,天就快黑了,我可不想陪你死在这儿。”

    刚才是为了面子,就是疼死也不肯让她背,现在尼玛又是为了什么?大少爷,你要不要这么难伺候!

    “不想死就过来扶我。”

    同样的僵持,认输的总是容易心软的人。

    慕容烟最后看了一眼简陋的担架,慢慢挪向风澈津。

    他们互相扶持,一起用力地抬腿,落脚,再用力地抬,依然缓慢地向前移动,可是很奇怪,慕容烟觉得轻松了很多,是因为死亡的恐惧由两个人扛比一个人扛好吗?

    此时慕容烟不知道,外面已经为他们闹翻了天。

    原来在他们之后,有不少人都遇到了老虎,由于他们人多,老虎便也不敢轻举妄动,遇见了,对峙片刻,便安然离去,所以没有几乎造成人员伤亡,向上禀报了之后,决定取消比赛,先彻查为何猎场之内会出现猛虎。

    可所有人都回到营地后,也不见慕容烟和风澈津的身影。

    “不见了意思?”

    风沅宸向风云陌问慕容烟的去向,她说和他们两个走丢了,他立刻就派人去找,风临知道后又增加了一倍的人去找,可西山实在太大,找了一圈愣时,没找到。

    消息报来,风沅宸当即变了脸色,带上人准备亲自去找。

    风泉昇立刻拉住他,安慰道,“七弟你不要太紧张,没有消息不一定是坏消息,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他们不一定会碰上那只猛虎。”

    风临叹了口气,“老四说的没错,你是关心则乱,这么盲目地找不是办法,你要先冷静下来,想好对策了再去找。”

    “是,父皇,儿臣明白了。”风沅宸心里虽然乱作一团,也强迫着自己保持镇静,说出自己想法,“我和杜笙各带领一队,四哥、小九,你们也各自带领一队,我们同时沿四个方向搜索,各队之间保持联络,找到第一时间发信号通知,看见信号立刻回到营地。”父皇说是没错,他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尽快地找到他们。

    未时二刻,所以的队伍都集合完毕,开始搜索猎场。那时的慕容烟和风澈津正在往回走,可是他们在猎场的下面,十分偏僻,根本没人发现他们。

    三个时辰后,所以人再一次回到了营地,依然什么也没有找到。

    “他们会不会被老虎吃了?”

    “极有可能,不然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

    风沅宸听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心里顿时揪作一团,难受得紧,那样的结果,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他要再去找,他必须去。

    风沅宸站了起来,风泉昇再一次拉住他,说的却是,“七弟,东路方向有一个山坡,又深又陡,所以当时我没有派人下去找,如今找遍了西山都没有找到他们,他们或许会在山坡下面。我们一起去。”

    风沅宸重新燃起希望,立刻点头同意,“好。”

    远远看见营地正门时,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慕容烟声音发颤,却还是带着笑意,“你救了我,我又救了你,咱们谁也不欠谁。”

    风澈津凝视着慕容烟,笑而不语。他是该说她太精明,还是该说她太傻?

    “好吧,你的酒不错,你的人也挺好。”憋了一路的话,她终于说出来了。他没她想得那么讨厌。

    答应和平相处的风沅宸也是,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了。

    “你似乎,很喜欢我的酒。”风澈津其实明白慕容烟的意思,他很高兴,却无措地不知该如何表达。

    回味着桃醉的酒香,慕容烟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似乎还能闻到丝丝桃花的幽香。她没想到他竟然会酿酒,好吧,她承认,她喜欢。

    “桃醉,是用桃花酿的?”这个问题她昨天就想问了。

    “是。”桃花,他住的冷宫种遍了这种花,他亲自种的。因为有人说,桃花开的时候很热闹,他信了。可是,四月桃花开遍时,冷宫还是一样的冷清,他也还是一样的寂寞。所以,他摘了桃花来酿酒,醉了,也就忘了。

    “明年四月,我带你去看桃花,很热闹。”

    “好。”

    又一次艰难地落脚,她的脚就像被粘在地上,再也提不起来了。风澈津也没好到哪里去,索性他们就在这里等人来找。

    很快就有人发现他们,派回去禀报的人正赶上要出发的风沅宸。听到消息,风沅宸强制着没有让自己失态,策马向营地正面方向疾驰。随着彼此之间距离的缩短,他看着那人慢慢映入眼帘,他看着那人对着自己微笑招手。

    他下了马,慢慢向她走去,神情间是失而复得的欣喜和挥之不去的心疼。

    慕容烟看着风沅宸策马疾驰到眼前,看着他下了马,慢慢像自己走来,恍惚她又回到了漫天飞舞着绯色花瓣的校园。

    她笑问,“你喜欢桃花么?”

    风澈津看着她嘴角的笑,莫名心疼了,“谈不上。你喜欢?”

    慕容烟闭上眼,摇头,“……我不配。”

    她晕了,倒在风澈津怀里,面色惨白。

    控制了那么就的情绪在那一霎那还是完全崩溃,风沅宸急奔上前,在风澈津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将慕容烟从他怀里拉到胸前,紧紧抱住。

    这一刻,他只想紧紧抱在怀里,再也不愿松手。

    这一刻,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都要明白,他不能失去这个人。

    薄唇贴近她的耳鬓,即使知道她听不到,他依然深情低语,“慕容烟,你说对了,本王就是喜欢上你了。”

    风沅宸抱着慕容烟飞身上马,转向风澈津说,“六哥,我先带烟儿去医治,你随四哥回去,他稍后就到。”

    风澈津点点头,宽慰道,“你放心,她只是累坏了,并无大碍。”

    风沅宸感激一笑,“谢谢。”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风澈津攥紧了手心,指甲掐进了肉里也不为所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被冲动湮灭他的理智。当风沅宸把慕容烟拉出他的怀抱时,心头就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生生灌进一股冷风,一种难言凉意充斥着四肢,叫他无所适从。

    那一刻,他想过,把她抢回了。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一种情绪,叫作冲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楼潜水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斯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斯年并收藏青楼潜水妃最新章节